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7、钱府 ...

  •   钱府上上下下挂起了白绫,来往的下人也都白衣素裹。
      快到正宅,一美妇人迈着步子急切走来,快到庞统面前时停住,委身行了个礼。
      “得知庞将军今日来府上查案,但前来吊唁的宾客众多,未能去前门迎接,望将军恕罪。”
      庞统抬手,“无妨。”
      小蛮猜到是钱府的夫人,又见她面容憔悴,眼眶仍红,想必自钱有余出事,一直在处理府上事务。
      钱夫人起身时看到尉迟二人,衣着装饰,皆非常人,轻声询问,“二位是?”
      尉迟一笑,向夫人解释了来由。
      “如此,只怕要对公子不住了。这些事都是我家相公在世时亲自打理,如今他突遭横祸,布庄上上下下都在处理后事,若公子不嫌弃,可在府上小住几日,等丧事办完我让管家给您调货。若您有要事,想要退了这订单也无妨。”
      尉迟装作一副体谅的样子,“不急,那我就和舍妹在府上叨扰几日。”
      钱夫人又委了委身,带几位往主宅里去。
      
      假“小蛮”步步紧跟庞统,不时拉拉他的袖子,和他相视一笑,看得真小蛮好不气愤。可一进门,真小蛮的目光便被别的东西吸引过去。
      灵堂里跪着五位年轻貌美的女子,大概是钱老板的小妾。
      昨夜钱有余被害,尸体被带回来。
      可灵堂里,却放着两副棺材。
      庞统显然也感到奇怪,“府上还有其他人出事?”
      钱夫人闻此,眼眶又红了些,“是我相公的小妾,前几日落水,感染风寒,不治而终。”
      尉迟情真意切地安慰道,“夫人节哀。”
      季夏翻了个白眼,小声嘟囔,“假惺惺。”
      尉迟抬手轻轻弹了一下季夏的额头,季夏假装吃痛,重重踩了尉迟一脚。
      尉迟为了维持风度,面上没有多大动静,仍是痛得轻哼一声。
      庞统离他们有一丈多远,听不清二人的话,只见他们举止亲密,虽也合乎礼仪,却让他心里有些许说不清道不明的不适。
      这时有下人进来,领来了昨夜的侍卫。
      此人依旧是风风火火的样子,眼神中带着千年不变的笃定,一进来便径直朝庞统走去。
      “启禀将军,银针上的毒已查清,是箭毒木。”
      “箭毒木?”季夏惊呼,所有人都朝她看去。
      尉迟见她一惊一乍,没好气地问道,“有什么问题吗,季夏?”
      最后二字读得缓慢有力,季夏听出了他刻意的提醒,收敛了情绪,平静地说道,“箭毒木又名见血封喉,中毒者瞬间血液凝固,窒息而亡。”
      但钱老板当时突然倒地抽搐,明显和箭毒木中毒症状不符。
      庞统也发觉不对劲,“确定是这种毒?”
      “千真万确。”
      “那钱老板的尸体有没有仵作检查过,死因为何?”季夏询问。
      侍卫虽不知这人是谁,但还是认真答道,“是毒发身亡。可具体是什么毒,尚不可知。”
      听罢,季夏又陷入沉思。
      原本该破案的嫌疑人“小蛮”此时愣愣地盯着季夏,她的容貌身型都和真正的小蛮别无二致,嬉笑玩闹的时候让人完全辨不出真假,可惜有的东西,不是几个月的时间内就能模仿的来的。
      “我有些不舒服,想先回去休息。”“小蛮”弱弱地朝庞统说道。
      庞统点头,并未询问原因,他的确觉得今天的“小蛮”话比往日少,不过昨夜甚凉,女子瘦弱,生病也不足为奇。
      钱夫人见此,客气地询问,“既然姑娘身体不适,何不在府内住下,这样查案也方便些。”
      “小蛮”甜甜地答道,“好啊。”便跟着下人往外头去了。
      
      见季夏仍眉头紧锁,尉迟打趣道,“可别和我说你在破案子。”
      季夏不理他,盯着两副棺材出了神,尉迟一只手捏住她的下巴,硬是对上了她的视线,“我和你说话呢!”
      季夏连忙拍掉他的手,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再动手动脚当心本姑娘对你不客气!”
      不远处的庞统看到这幅景象,不自觉皱起眉头,他自己也没有意识到心中的不快在暗自生长。
      “看来你兄妹二人关系不错。”庞统本想将话题引向季夏,可没想到话说出口却变了味儿。
      一旁的钱夫人也注意到他们,顺着庞统的话往下说,“兄弟姐妹间的情感,是最真挚最令人怀念的。”
      尉迟补充道,“也是最让人头疼的。”
      庞统想到自己的妹妹,扯了扯嘴角。
      季夏没有同胞,没有体会过这种情感,便问钱夫人,“夫人您也有姊妹兄弟?”
      钱夫人脸上的伤感愈加深重,“家中兄弟夭折,同乡的发小倒更像同胞,一同长大,亲如姐妹。”
      “那她现在何处去了?”
      “自我出嫁,便断了联系。现在也不在人世了。”
      身边亲近的人接二连三地离开自己,一定受了不少打击,季夏不再继续这个话题。她的余光突然瞟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匆匆从门口走过。
      “高管家?”他不是楚朝歌的人?不在绫罗绣馆办事,怎么跑到钱府来了。
      夫人虽不清楚她是如何识得高管家的,但也耐心解释道,“高管家原是我娘家的仆人,随我嫁到钱府,后因精于珠算被楚老板看上,我相公和楚老板一直是生意上的伙伴,关系甚好,便答应了楚老板的请求,让高管家去他那边做事。相公出事以后,高管家怕我一人应付不来,过来帮我。”
      一直拿着铜锣的高管家原来是个珠算高手,季夏在心里偷笑,但他对夫人忠心耿耿,也不失为一个忠仆。
      
      查案人“小蛮”不在,也没有新的线索出现,他们几人不便再打扰钱夫人,先各自让下人领着去休息了。尉迟为了监视季夏,竟编了个借口说妹妹身子虚弱需要人照顾,要了间大房,与她同住。
      下人虽见季夏面色红润,不像是有大病的样子,可碍着下人的身份,不敢多问,只默默怀疑二人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大户人家衣食不愁,保暖思欲,什么乱七八糟的事都能干出来,下人在钱府待的久,已经见怪不怪了。
      季夏也是有口难辩,自己小命在他手里攥着,只求他看在自己顶着他亲妹妹这张脸的份上,不要干出什么过分的事情。
      

  • 作者有话要说:  抱歉各位,最近更迟了 ,但我一定不会弃坑的!(flag立起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