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04 ...

  •   “我刚刚回来的路上,听见秦阿姨打电话了,她说要把小白给赶出去,还说不准小白抢家产,你说她怎么能这样子。”
      
      老太太揉了揉她的头,“乐乐,要是你突然间多了一个哥哥,或者一个弟弟,你会担心他们跟你抢东西吗?”
      
      “不会啊,开心还来不及。”颜乐仰着脑袋问:“奶奶,爸妈他们要给我生弟弟了吗?”
      “没有,奶奶胡说的。”老太太眸光有些黯淡,心疼地将颜乐护在怀里。
      
      颜乐嘀咕道:“奶奶,你喜欢小白吗?如果秦阿姨不喜欢他的话,我能不能经常带他来家里玩。”
      
      “当然能呀,乐乐不管带谁回家,奶奶都会很欢迎。”
      “唔……奶奶最好了。”
      
      夜里,老太太跟颜乐的母亲打电话。
      “馨兰,让乐乐在这边上完高三,再把乐乐带走吧,行吗?”老太太待人向来和善,对杨馨兰这个儿媳妇也是呵护有加,这么多年连重话都未曾说过一句。
      “妈,到时候您还是一样会舍不得的。”
      
      “就算舍不得,我也不会拦着你的。”
      “行,既然您都这样说了,我可以再等一年。”
      挂断电话,老太太重重地叹息了一声。
      
      ***
      颜乐第二天照常上学,临近期末,各科老师都跟打了鸡血似的,恨不得把所有知识全部灌进他们的脑子里。
      颜乐只觉得自己的脑袋有些超出负荷了,嗡嗡地疼。
      
      下午放学,赵霁还叫她去他家打游戏,颜乐横铁不成纲地看了他一眼,“你能不能像我一样成熟点,都期末了,就知道玩。”
      “你每次期末都复习,也没见成绩超过我。”赵霁语气十分欠揍。
      
      “绝交吧,我没你这样的儿子!”
      “有本事当着我爸的面这样说?”
      “滚滚滚。”
      这人怎么这么讨嫌,烦死了!
      
      颜乐收拾东西就准备回家,偏偏赵霁跟个跟屁虫似的,还非要去她家蹭饭,拦都拦不住。
      路过周家时,颜乐下意识地往里瞄了一眼。
      
      “看什么呢?”赵霁问。
      “关你什么事,话那么多。”
      
      “颜乐,你特么今天吃了□□是吧?”
      “对呀,还是重磅□□,一下子就能炸死你那种,滋啦~”
      “……”
      
      两个人跟小学鸡似地吵了一路,周亦白在身后看着他们两个欢快的模样,默默收回视线,回到家里。
      家里空荡荡的,秦秀仪又带着周苒出去吃了。
      
      最近两天周绪林出差,秦秀仪连演都懒得演一下,饭也不做,任由周亦白一个人自生自灭。
      好在有了昨天的教训后,周亦白提前在外面吃了点东西才回来。
      
      周亦白回到房间,开了灯,然后坐到书桌上,掏出作业本来,十分自觉地准备写作业。
      但一抬头,目光就落到前面的那户人家。  
      
      他的窗户正对着颜家,隔着玻璃,依稀能看见他们在客厅吃饭的影子。
      
      颜乐平时吃饭就话多,今天赵霁也在,两个人跟弹珠子似的,噼里啪啦根本就停不下来。
      
      最后颜乐委屈巴巴地说:“奶奶,赵霁他又欺负我。”
      赵霁连忙摆手:“我可没有,奶奶,你看她自己先起的头,还要冤枉我。”
      老太太被他们逗得直乐呵。
      
      颜乐不想理赵霁了,余光胡乱地瞥,正好瞥到周亦白窗户这里的一抹亮光,她突然站了起来。
      “乐乐,饭还没吃完呢,干什么去?”
      
      颜乐问道:“奶奶,你今天做的这个软糕还有吗?我想给小白送点过去。”
      “有,厨房里,你让孙姨帮你弄一点出来。”
      “好咧。”  
      
      颜乐跟着孙姨去厨房了,赵霁疑惑地问道:“奶奶,她说的小白是谁呀?”
      “就前面周家新来的小孩。”老太太知道乐乐心地善良,这不是什么坏事,所以也从来不拦着她,只会偶尔跟她提一提,善良可以,但是也不能委屈了自己。
      
      都是一个大院,赵霁之前自然也听人八卦了周家的事情,不过他倒没什么想说的,他没颜乐那么喜欢管闲事,只是提了句:“那小孩长得还挺好看的,以后不知道会祸害多少女生。”
      
      颜乐从厨房出来,还特意用了一个小篮子装着,开口道:“奶奶,我出去一下,马上就回来。”
      “嗯,路上小心点。”  
      
      颜乐走到周亦白的窗户底下,用力朝他招了招手。
      周亦白的房间就在二楼,将她的动作看得清清楚楚,但他没有动弹,颜乐做了一个“我去门口等你”的手势。
      
      周亦白心里一直告诉自己,不要理她了,不要理她了,最后烦躁地抓了抓头,还是下去了。
      他下去开了门。
      
      颜乐站在门口,将手中的东西塞给他,语气兴奋地说:“这是我奶奶做的软糕,很好吃的,你也吃点。”
      “我不要。”周亦白淡淡开口。
      
      “小白,你怎么这么固执,接受一下别人的好就这么难吗,你再对我好回来不就是了。”
      颜乐的观念里,你对我好,我对你好,你来我往,这些都是再正常不过的小事。
      
      可都周亦白来说,不是。
      他受到了太多的恶意和嘲讽,以至于一有人靠近他,他都会小心翼翼地躲开。
      
      颜乐见他还是不肯收,赌气地将东西放在地上:“你要是不喜欢,就丢了吧。”然后气呼呼地走了。
      周亦白看着地上这一篮还热乎的软糕,人都走到了垃圾桶边上,想了想,还是没舍得扔。
      
      颜乐回到颜家,还鼓着嘴。
      “你这是好心被人当成驴肝肺了?”赵霁笑她:“一天天的,你操那么多心干什么,小心老得快。”
      
      “你再说。”颜乐瞪他。
      “行行行,不说了。”
      
      赵霁可不想再火上浇油,要真惹恼了这位姑奶奶,颜乐几个星期不理他这种事情也是做得出来的。
      
      周亦白提着东西回到房间,放到书桌上,做了一会数学奥赛题之后,还是尝了一个。
      甜的。
      
      颜乐正生着闷气呢,赵霁突然戳了她一下。
      “干嘛?”
      “你那小邻居吃了你送过去的东西。”
      
      “你怎么知道?”
      “看见了呗,你怎么这么傻。”
      
      赵霁指了一眼窗户,颜乐顺着过去看了眼,然后还看见了周亦白的嘴巴在动,周亦白有种上课偷吃被发现了的感觉。
      匆匆把窗帘拉上。
      
      颜乐心里忽而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赵霁不接地问:“那小孩吃了你的东西,你就这么高兴?”
      
      颜乐答非所问:“什么小孩,你就比人家大了三岁,你就开始卖老了,要不要脸?”
      赵霁:“?”
      到底谁先这么叫的。
      
      ***
      暨城进入盛夏,每天穿着短袖都能惹出一层汗来,弄得身上黏黏腻腻的,一点都不舒服。
      
      颜乐被同学怂恿进了理发店,到了门口,又死都不肯进去了。
      “乐乐,这么热的天,你留这么长的头发干什么?大家都剪了,你也剪了吧,凉快,而且洗起来也方便。”
      
      学校里不知道谁起了个头剪了短发后,突然间就掀起一股短发的热潮,班里几乎一半的女生都剪了短发。
      颜乐斟酌再三,想了想,还是不剪了。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她还没问过她爸妈同不同意呢,不剪了不剪了。
      于是就跑了。  
      
      匆匆跑回了大院,生怕下一秒就被同学抓进了理发店,到时候这一头头发就保不住了。
      
      路过周家时,颜乐听到一阵奇怪的声音。
      像是有人用鞭子在抽打什么,颜乐心里顿时闪过一个不好的想法。
      
      想想又觉得不可能,秦秀仪平时还是很注重自己名声的,这大白天的她要是敢打人的话,传出去也不太好。
      
      可下一秒,颜乐又觉得,这人什么都做得出来,于是也顾不上那么多,本来想先敲敲门的,但是门给关上,一推就开了。
      
      颜乐看着秦秀仪的鞭子毫不留情地落在周亦白身上,而少年眉头紧拧,一声没吭。
      
      眼看着鞭子要再次落下的时候,颜乐动作先是意识,直接过去讲周亦白护在怀里,紧实的鞭子落在小姑娘的后背上。
      
      颜乐整个身子都抽搐了一下。
      这也太疼了吧!
      
      秦秀仪怔住。
      她知道颜乐是颜家独女,老太太护在掌心里宠着的,这一鞭子落下去,到时候颜家的人万一跟她算账,只怕不是她能惹得起的。
      
      尽管心里已经慌了,但秦秀仪面上还是义正言辞地训斥道:“颜乐,我教训他,你跑出来干什么?”
      
      颜乐平时也不是骄横的性格,但是这会看着秦秀仪这样,颜乐不满道:“你凭什么打人?”
      
      秦秀仪吵架吵惯了,一张口声音就比颜乐大了不少:“怎么?他偷东西我还不能打人了?”
      “小白不可能偷东西!”颜乐气鼓鼓地说。
      
      “呵,我亲眼看到的,还能有假不成!”
      “我不管你有没有看到,总之小白就是不可能偷东西。”
      
      周绪林不在家里,颜乐怕周亦白一个人待在家里会继续挨打,拉着他就要往外走。
      
      周亦白不懂,颜乐生气地看着他:“小白,你要是不跟我走,我以后就再也不管你了!”
      “周亦白,你走一个试试!”秦秀仪也端出了架子。
      
      周亦白丝毫没有把她放在眼里,他看了看吃痛的小姑娘,后背都有血痕了,他动了动脚步。
      跟着颜乐走了出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