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9、是不是梦 ...

  •   
      海啸袭来淹没了无数的房屋,许多侨民的护照连同房屋也一起被海啸卷走了,从灾区回来的温若桦没有来得及休息又一头栽到了办理签证护照的大军。
      赵律接电话的空隙还不忘絮叨他:“你可要注意身体啊,万一要是累垮了,我可没有办法去面对小队长啊,到时候我去哪再给她找一个你这样的如意郎君啊。”
      
      正在办理签证的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小姑娘,红着脸鼓起勇气刚要向温若桦要联系方式的时候就听到了这么一句,眼神突然黯了下来,敲好章的一瞬转身就跑,连准备好的一大段话都忘在了身后。
      
      “你又胡说什么啊!”温若桦偏头小声埋怨。
      
      刚要说话,一个询问回国手续的电话又打进来,赵律只好摆手暂停,而后好不容易从一堆电话里找到喘息,他又忙跑过来:“别说你没看出来刚才那小姑娘的意思,那眼睛都快贴到你脸上了,我要是再不说话,她可能马上就要投怀送抱了,我这可是替小队长看着你,不给你作案的机会。”
      
      温若桦埋头核对、敲章,头也不抬:“你是嫌工作太少么?”
      
      大厅熙熙攘攘,赵律没有听清温若桦的话,自顾自的说:“我昨晚看了一下小队长的比赛,啧啧,那力道……什么愁什么怨啊,两局打下去对面三个攻手,我现在有点替你担心了,你说就你这体格,会不会被家暴啊!”
      
      温若桦刚刚送到嘴边的水差点被吐出来,但是“家暴”这个万恶的词,他此刻却听的格外顺耳,他又想起前几日木白打电话说的那句话。
      
      “等到我下一场比赛赢了的时候,你会回到安全的地方么?”
      
      余震已经不再明显了,身处东京,几乎感觉不到震感,他回答的是“会”,因为他知道木白也一定会赢。
      
      办理签证护照的人络绎不绝,他偶尔抬头看到排成一列的长龙,原本竭尽的精力又会振奋一些。
      他频繁想起赛场上的虞木白,她也一定是这样吧,在看到无数双充满期待的眼睛的时候,不舍得喊累。
      
      *
      
      联赛结束已经到了二月中,农历的腊月已经过了大半了,木白赶回家的时候已经过完小年了。
      虞木亦在阿根廷的比赛也早已结束,虞木秋带着项项在娘家住了也有小半个月了,虞木白的回家使老虞家迎来了许久未有的小团圆。
      
      进门后,木白放下行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看项项,她拿着半决赛举办地深圳买回来的小吃,一路欢欣鼓舞的跑去找坐在地上玩玩具的小肉团子。
      事实上,现在叫小肉团子已经不太贴合现实了,三四岁的小孩子总是一天一个样儿,项项基因又比普通的小朋友要好一些,不到半年的时间已经长高了十几公分,体重却没长几斤,脸瘦了许多,身体却看起来更结实了。
      
      木白把东西递过去,张开手臂等着拥抱,却只等来了一声干巴巴的“谢谢小姨”。她讪讪的收回胳膊,又在旁边逗了很久,项项始终都是低着头不说话。
      木白不再自讨没趣,跑到卧室去问大肚婆。
      
      虞木秋孕肚七个月,肚子大的堪比怀项项快要生产时,脸却尖瘦紧致的不像个孕妇。她半躺在床上抚摸着肚子,听完木白的描述之后冷笑一声:“他已经很给你面子了,还能和你说话。”
      
      “诶?项项这么乖的小孩,怎么会无缘无故不搭理人呢?是不是你们说错什么话了。”她搬了个小板凳坐到床边。
      
      “叛逆期吧。”虞木秋吃着阿姨做的月子餐随口说。
      “也……太早了一点吧。”木白歪头去看客厅的项项,虽然个子有别家小孩七八岁那么高了,但毕竟还是个不满四岁的小孩啊……
      虞木秋:“不知道谁和他说,爸爸妈妈有了小弟弟小妹妹就不再疼他了,从那以后就开始闹别扭谁都不搭理,已经有两个多星期没和我说过话了。”
      
      木白踮着脚走到项项旁边坐下,仔细看了一下,项项正在摆弄的是一个智能编程机器人,地上一地的零件,项项正一个一个的拼接搭建。
      其实项项和虞木亦的性格有点像,什么事情都不愿讲出来,只等着别人来发现。这种性格放在虞木亦这个年纪就是讨人嫌,但放在项项身上只会惹人心疼。
      
      “项项长大啦,都会玩机器人啦,真厉害!”木白蹲在项项旁边,语气宠溺讨好。
      项项还是不说话,闷头装好了机器人的胳膊,然后说了一声:“我早就会了,”项项去够另一个零部件,“谁让你都不在家。”
      
      木白被堵得哑口无言,又一阵心酸,她能想象到最近这半年家里话题围着那个还没出生的小孩转的氛围,即使没有人在旁边吹耳边风,项项这种内心敏感的小朋友也会默默的不舒服的,而他渴望关注的方式就是沉默。
      
      “那小姨陪项项把机器人搭建好好不好?”
      项项抬头看了她一眼,木白拿起两块零件又说:“项项教教小姨该怎么组装啊,小姨都不会。”
      
      项项叹了口气:“好吧,我只教你一次哦。”
      
      虽然这种玩具对于三四岁的小孩来说是堪比奥数的东西,但对于一个二十几岁的成年人来说,摸透门道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她虽然极力拖慢进度,但也很快失去了兴趣,机器人组装好的时候,项项拿着手机开始操控,她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已经到了晚饭的时间,不知道有没有她爱吃的大闸蟹,她起身准备去厨房看看。
      
      “拜拜项项。”她跟项项告别。
      原本还沉迷在操控机器人中的项项突然站起来,手机也扔到了地上,又差点把刚组装好的机器人踢倒,他急着大喊:“你别走!”
      
      木白转过头去,小朋友眼眶通红,眼看着快要哭出来了,她一阵心软,再次蹲下抱了抱项项:“小姨不走,小姨只是去厨房看看。”
      项项憋着嘴不说话,木白只好妥协:“好,小姨陪项项玩。”
      项项这才露出一点笑意,拿着手机一个键一个键的耐心给木白介绍所有的功能和操作。
      
      晚饭的时候,母亲大人给木白夹菜,随口问道:“西就那孩子前两天拿了个冠军是吧?呦呵!可真是厉害,从小学习好,人也有礼貌,打球打的也好。”
      木白蛮力咽下碗里她最讨厌吃的芹菜,道:“老妈,我也拿了冠军,你怎么不夸我啊。”
      “能一样吗?人家小就可是世界冠军。”
      
      小就小舅,我还小姨妈呢!
      
      木白只敢在心里腹诽,一旁的虞木亦已经发出了声音:“嘁!”
      
      老虞火气上来了:“你嘁什么嘁,别以为你拿几个冠军就沾沾自喜,吃着国家的饭,你就应该做这些!你上次比赛前是不是又偷偷溜出去玩了,你教练每次都打电话跟我告状,你让我老脸往哪搁!”
      虞木亦筷子捣着米饭震天响,小声嘟囔着:“一大把年纪了一天到晚就知道告状!”
      
      老虞看到他这个样子更来气了,直接扔下筷子:“快三十的人了,还没有个正形,哪个正经的好人家放心把姑娘嫁给你!”
      虞木亦:“虞木白不也是没有人要。”
      老虞差点一筷子撅在他脸上:“木白是女孩儿,她就是一辈子不嫁人我也愿意养着她!你要是明年再找不到女朋友就别回来过年了!”
      
      虞木亦把筷子摔到桌面上,转身就走:“我吃饱了。”
      
      “哎哎?干嘛呢这是?”母亲大人站起来又被老虞拉了回去。
      “来来来,快吃饭,不要理这个兔崽子!”
      他又给木白夹了个大闸蟹,虞木秋皱眉小声说:“老爸!木白已经吃了三个了!”
      “三个怎么了?又不是天天吃,好不容易回趟家,她想吃就多吃几个,大不了吃完了再吃点胃药不就得了!上次厉芷送的还有一些,让你妈再给你煎一副。”
      
      木白一股热泪差点洒落当场:“谢谢爸爸!!”
      
      虞木秋不满:“每次都惯着她,木白这一身的毛病都是您惯出来的!”
      
      “毛病?哪有什么毛病,我看都挺好的。”老虞伸手摸了摸木白的头,好像她还是个孩子,离二十三岁还差得远,“木白啊,你别把那个小兔崽子的话放在心里,你现在还小,不着急找男朋友,你就是一辈子都不找爸爸也能养的起你。”
      
      木白一个螃蟹爪含在嘴里嚼了半天……一辈子啊……会不会太远了……
      
      *
      
      决赛在沽津举办,赛后趁着还有很多人没有回家,年前的最后几天,几个队员按照惯例约着一起去看望汪指导。
      
      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总感觉这几年沽津的冬天越来越暖和了,连初雪都一直憋到年底才慢吞吞的释放出来。
      
      木白是从家里直接去的汪指导家,比其他人都早些,在门口按了半天门铃也没人开,她给汪指导打电话。
      
      “是木白啊,”汪指导那边熙熙攘攘的,还有小摊小贩的叫卖声,“我去买点菜,钥匙在门框上自己拿吧。”
      
      她踮着脚去够钥匙,进门后一股暖流扑面而来,屋里空调开的很大,暖和的像是热带地区。
      
      今天的风比往常都要大些,凄凄厉厉的带着雪花向人脸上砸,木白在门口抖了抖雪,把带来的礼物放在桌脚,坐在沙发上随手翻着体育周刊。屋内外温差巨大,暖风烤热了她的凉手和大脑,也让她眼皮渐渐沉重下来。
      看了看时间,汪指导应该还要过一会儿才能到,她侧躺在沙发上小憩开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门被打开,她睡得昏昏沉沉的睁不开眼,随后感觉进来的人脚步越来越近,最后在她旁边停了下来。
      时间仿佛静止了几秒钟,一床毯子随即被盖在她身上,她似乎才从半梦半醒中逃离出来。视线渐渐清晰,眼前出现了一个她朝思暮想,却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人。
      
      木白慢慢伸出手去,好像在眼前,又好像隔了千万里,她够了好几下也没有够到,最后终于放弃,只是呆呆的注视着眼前的人。
      
      饱满的唇珠,上扬的眼角,恰到好处的鼻尖痣,怎么做梦也能看的这么清晰啊。
      
      木白嘴边含笑,惬意的享受着此刻的幸福,她喃喃呓语:“以后,也请经常来我的梦中吧!”
      
      “好。”
      
      真好啊,还带回应的。
      木白心满意足的再次闭上眼睛,一秒钟后脑袋哄的一下,霍然清醒。
      这回声太真实了,不像是做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