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7、赛场 ...

  •   17:25?
      
      不是阿根廷17,而是她们17。
      
      她坐在场边座椅用力的掐着小指,按住还在颤抖着的双腿,深吸数次使自己平静来复盘自己上一局的几个球。
      
      前几分拿的理所当然,阿根廷几乎没有人能够挡住她的扣球和进攻,但就是这么猝不及防的,4号位球打过来的时候,她本能的转腕扣球,余光瞥到耳总在左前侧低身准备救球,短而利落的黑发让她不合时宜的想起另一个人,并且脑海中叮叮当当的回荡起五个字。
      
      “你好,温若桦。”
      
      他好像很擅长和别人做自我介绍,还是他本身声线的原因,说起来既流畅又温柔,让胆怯的人都能立马放下紧张防备之心。她又想到自己,即使面对过无数媒体,在对着陌生人说起自己的名字的时候,都要掐着指尖做片刻的心理建设。
      
      这大概和小时候的经历有关吧,姐姐总是告诉她,无论何时都要落落大方,所以她总要拿捏着那哪句话是不是说的不合时宜,哪个字吐得过于随意,久而久之,面对生人说起话来都要掂量一下,确定是百分百合乎仪态标准才会说出来——
      
      越想越远,就在击球的瞬间,她提肘翻转手腕,手掌冲击球体的时候,却意外的错过了正确的触碰角度,球脱离手掌的瞬间,原本计划可以避开拦网手的球正跑到了对方一个球员范围内,对方小抡臂击回,大概身后的队员也没有想到她的这球会错失,一个不怎么漂亮的扣球就这么落到了后场区。
      
      圈圈小跑过来拍拍她的肩膀,“没事啊!一个球,让她们了!”她勉强笑笑点头。但只有她一个人知道,这不是一次普通的技术失误,而是因为她上一刻的心思已然飞到了不该去的地方,她深吸一口气,迫使自己不去想……
      
      不去想本来就一件不可能发生的事,你若是想要不去想某件事,你就要给自己下一个不要去想某件事的指令,若是执行这个指令,就要想到这个指令的内容……
      
      她此刻像是追着自己尾巴跑的小猫,越是想要,就越做不到。
      
      排球本来就是个需要时刻配合的运动,配合就需要高度的精神集中,即使全神贯注也还需要临场的随机应变加持,又何况是她现在这种心有旁骛的状态?她仿佛回到了那个被汪指导狂虐的午后,被对方抛来的球打得满场乱跑,连最擅长的快攻都很难得分,一直到局点的一球,心态彻底崩塌。
      
      她转头看向垂头丧气的队友和惨淡无比的比分,她们像是战败的战士,所有的狼狈在破败的战场上无所遁形,而她这个本应作为队伍主心骨的将军,却连一句打气的话都没有底气说出。
      
      这次的挫败感比挑战赛要高上十倍,她从没想到自己可以在一场比赛中发挥的这么差,她甚至觉得,一个刚入门的学徒都可以轻易打败现在的她。
      
      这时,原本在一边沉默了许久的汪指导蓦地起身走过来,她坐在木白身边,打开一瓶水递给她,“还记得我有说过,为什么会在这么多人中选择你进国家队吗?”
      
      她自然是记得的。
      
      国青的好苗子不止有虞木白一个,不算后来加入的耳总,另外两个主攻身体素质也要比她好的多。虽然身为队长,却是队里最矮的主攻,她天赋不算突出,又常年患有胃病,在一众队员中显得弱小又没有存在感。就是这样的她却被汪指导一眼相中,在一场友谊赛后,被选入了国家队。
      
      “为什么是我?”
      
      这个问题她纠结很久才鼓起勇气问出,她知道老虞和汪指导是多年老友,如果是因为这个原因,那么这个位置她自己坐的也不舒服,她会觉得对不起原本应该拿到这个名额的另一个队友。
      
      “是的,你的身体素质可以说是很差,”汪指导毫不留情的指出,“又没有极高的天赋。”
      
      虽然自己知道,但是这话从自己敬重的人嘴里说出又是另一个滋味,她开始后悔自己问出这句话来,就这样安安静静的享受一切,努力的证明自己不好么?
      
      “但是你基本功很好,身体协调性比起现有的国家队员也不逞多让,最重要的是,我在你的眼中看到了两个字——”说到这儿汪指导顿了一下,脸上挂上笑说道,“狼性!”
      
      “狼性?”
      
      她从来没有在别人口中听到这个词,大概在此之前,谁也不会把这种不羁又冲击的词汇和她这种长相身体都还没长开的小女孩联系到一起吧,她不懂为什么汪指导会把这么一个词用在她的身上。
      
      “一个不起眼的小不点,在拿起球的一瞬间,眼中迸出的光像是要把对方吞掉一样,”汪指导笑着鼻哼出气息,“没想到这么一个瘦弱的身体里竟然有这么强的爆发力,给人感觉一人就能抵挡千军万马……很像我的一个朋友。”
      
      她厚脸皮又骄傲的想起自己的老爹老虞,犹豫的问出:“是……我的父亲吗?”
      
      汪指导分散的瞳孔重聚,从回忆中抽回,而后笑着摇头说:“老虞的身体素质可是我们那一代的前几,不是他,是另一个。”
      
      瘦弱又有力量?她的脑海中闪过一个人,但很快自我否认。她还没有自负到把自己和一代传奇联系到一起去。
      
      “仕清。”汪指导淡淡的说出这个名字,正和木白的想法重合。
      
      “龙仕清前辈?”木白震惊。
      
      在上一个中国女排最辉煌的时代,队员们人人都是闪着光的金子,而龙仕清,则是一众金子中的金刚钻。那时候有个说法,一场比赛中如果集合了她和汪指导,那对手只有放弃的份。
      
      和司职主攻的汪指导不同,龙仕清可以一人身兼数职,主攻、一传、接应、拦网甚至是自由人,哪个位置需要,她都能顶上去并且完成的淋漓尽致。
      
      中国女排人才辈出,每一代都有各自的代表人物,却再也没有一个人能像龙仕清一样,在每一个位置都能做到极致。
      
      龙仕清前辈的比赛视频木白看过无数次,每一次都会有新的震慑。
      她个子不算高,爆发起来却能让人完全忽视她的身高劣势,跑起来仿佛周身浴火,空间差把握的无与伦比,常常对方还没反应过来,一个强攻就扣到对方防守脸上去了。
      
      “我还……”
      
      她下意识摇头否决,被汪指导打断,“我相信我的眼光,别让我失望。”
      “仕清她,从来没有说过自己不行。”
      
      “别让我失望。”在上场前,汪指导又重复了一遍。
      
      体育馆是半封闭式,空调开得不大,棚顶有风偶尔吹进来,她穿着短袖短裤,身上的汗被风带走缩紧着她的皮肤,而她的脸颊却矛盾的滚烫的出奇,连带着血液翻涌……她慢慢站起身走向队员,伸出手来,圈圈的手首先叠上来,再然后是蚊子、耳总……所有的人都聚了过来,用眼神和行动宣誓自己的信任。
      
      周围是喧嚣吵闹声,她的耳边却异常的安静,“把丢的都赢回来!!”她大喊。
      
      “下球!”队员呼应。
      
      第二局。
      
      阿根廷第一局赢得轻松,第二局时安排上局全员返场。汪指导斟酌片刻,调整战术,换下了一名二传。
      
      风不会无故停下,但可以筑墙。
      
      几名队员上场,汪指导站在场边负手看向她们,木白走到自己的位置,忽然回头冲她一笑。
      
      我回来了!
      
      她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而后慢慢睁开,嘴边弧度正好被摄像机捕捉到,是的,她回来了!
      
      不只是汪指导,有着多年默契的队友更是接收到了这束信息,上一局打得太憋屈,所有人都像是挤压到极致的球,蓄势待发一次触底反弹。
      
      “按照训练时来!”汪指导给出了最后的指示。
      
      阿根廷在击出第一个球时,对于现在的形势一无所知。对于这种状态下的中国队而言,甚至不用使出全力,就能轻易把对面打得溃不成军。
      
      球迷都知道木白最拿手的是快攻扣球,也就是他们口中的“山河破”,但内行一点的球迷却知道,其实木白最厉害的反而是排球中的“以柔化刚”,也就是被球迷称作“断水柔”的轻打扣球。
      
      没人能学会木白的快攻,她的快攻总是配合犀利的角度和随机应变的计算,即使好不容易分析出了技巧,也打不出她的力度。
      即使你竭尽力量终于打出了算是“山河破“的招式,又马上被她本人给化解了,制毒的人都会给自己留解药,能接得住她快攻球的人只有她自己。
      
      木白的滞空能力甚至比大多职业男篮队员还要久,她弹跳飞起,重扣作势,骗过前排防守,然后向前轻推一扣,球擦着网线0.1厘米的距离轻飘飘被球送到了对方空档区。
      
      对方的拦网手和围在后场区的球员都傻了眼,她笑嘻嘻的对着对面耸了耸肩,Sorry啦~
      场下的欢呼持续了十几秒,半数以上的人都在喊着她的名字。
      
      紧接着,她不停飞扑、暴扣,又和圈圈、耳总几个默契配合半快、小斜线,场上每个角落都是她踏下的脚步,很快优势明显,阿根廷队甚至来不及咬上就被狠狠的甩在了身后。
      
      25:16、25:17、25:13。
      
      经历了一次波动后,最终有惊无险的,以绝对的优势赢了第一场小组赛。
      
      她从来没有把一场小组赛打得这么累过,下了场,一半的心还在沸腾的滚烫,另一半,是告诉她要即使止损的冷静。
      
      比赛结束刚好六点过半,日暮交替,一种热闹褪去,又接上另一种精彩。而世界的另一个角落早已跨入夜半时分。
      
      休息室里,圈圈几个人搭着肩走进来换衣服,正看到抱着个手机一脸纠结的木白。
      
      “上场前就看你抱着个手机心神不宁的,现在又这样,是国内出什么事了吗?”圈圈问。
      
      “啊?没有。”她摇头否认。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