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3、X先生 ...

  •   训练结束回到房间,她迫不及待的打开袋子中的礼物,袋中又是一个盒子,盒子是长方形的墨绿鹅绒外表,四周还用着水钻镶边,打开以后里面铺着和袋子一样的烟紫色缎子,祖母绿的边夹在里面被衬得古朴又韵味。这盒子里面应该是洒了些香水,盖子一打开的时候就是一阵铺面的香气,她噙着笑拿起发夹对着镜子比了比。她原本肤色就比别人白些,椭圆的绿石在她发间显得格外大气。
      
      她想,他可真是个细致的人啊!
      
      古人有云:哪个少女不怀春?哪个女子不爱美?
      
      即使是运动员,大前提也是性别女啊!但一年365天,她们有360天是在训练场和比赛场度过的,镯子项链耳环都是想象中的东西。可发夹不一样啊!她们运动量大,即使是短发也会被垂下来的碎发影响到,所以每次都要用发带或者发夹固定刘海,这样一来发夹就成了唯一可以满足女孩子爱美之心的小饰品。
      
      圈圈闻着味道凑过来,把自己的一份礼物扔给她,又说:“又是X先生?”
      
      她摇摇头,“不是啊,是一位朋友送的。”
      
      圈圈敷着面膜,嘴巴不敢动作太大,含含糊糊的念念有词:“今年是第一年X先生没有送来礼物呢。”
      
      “人家也是有自己的生活的嘛,”她小心翼翼的把盒子收好,又把发夹摆在了桌子上,“还是自己的生活比较重要,况且支持中国女排也不一定要送礼物才是的。”
      
      “人家哪是支持中国女排啊,分明就是支持女排队长。”圈圈笑。
      
      X先生是位匿名的球迷,第一次寄过来礼物应该是五年前了,那时候她刚从国青转入国家队,人生新纪元的开篇,她收到了来自X的第一份礼物。
      之后每一年的这一天,木白只要在国内,都会收到这个代号X的球迷的礼物。中间她也试图顺着电话去找这位X先生,毕竟她心里还是觉得不太好浪费别人的钱的,但是每次的回音都是: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是空号……
      
      一天的训练忙碌充实,要不是圈圈提起,她几乎忘记了这件事。不过就像她说的,人家也是有自己的生活的嘛,哪能总是围着她绕。
      
      洗漱完毕,是她的训练笔记时间。她伏在案边认真的写着:
      
      9月1日晴无风
      
      防守训练的时候,安宇说我的力量角度还是把握的不够精确,明天着重练习吧
      斜线球的得分比例65%,较之昨天进步5%
      抛球……
      ……
      今天有个人陪我过了生日,还送了一个可爱的礼物。
      他笑起来很好看,不笑的时候也好看。
      他的名字很好听。
      他说明天他就走了,希望我好好养伤,好好练球。
      
      她打开手机,微信里躺着一个新的联系人——木华。
      
      “听说你们现在都用这个聊天,让赵律帮忙申请了一个。”他说。
      
      朋友圈是空白的,聊天记录也是空白的。她犹豫了又犹豫,手搭着手揪了半天,才发过去一行字:【谢谢你的礼物,我很喜欢。】
      
      不一会儿,对面回:【你喜欢就好。】
      又回:【早睡,晚安。】
      
      这就是不想聊了呗。原本兴奋翘起的耳朵又耷拉了下来,果然是我的吃相吓到他了……但是人家都这么说了,还能说什么呢。
      
      【晚安zzZ~】
      
      她回复。
      
      可是——
      
      晚安晚安!哪里能安的了!!
      
      像是背上长了刺,她翻来覆去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姿势,又拿起桌上的发夹开始翻看。迎着台灯侧着看,有剔透的光亮投射过来,分散成五彩的颜色,像是穿过树叶打在他身上的光。
      用惯了黑色发卡的她,对于品牌之类的研究匮乏,所以她打算求助一下涉猎广泛的荔枝。
      
      一张图片发过去,很久之后荔枝才回复。
      【上面的玛瑙是几个月前被拍下的展品,应该是定制加工成发夹的。】
      
      然后是一个拍卖的网址。木白顺着网址点过去,数了数价格后面的零——
      
      !!!??
      
      她猛地坐起身来,这是个古董!?
      
      这还怎么敢戴出去?
      
      不对,这么贵的礼物,怎么能收啊?她再次打开手机想要和温若桦说什么,触到刺目的 “晚安”二字最终又放弃。
      
      她从来都不是个爱主动的人,对于外界来的一切,只会应激性的作出礼貌的接受回应,但遇到他以后,一切都有了例外……
      
      还在走神的时候,荔枝又发过来一条消息,只看了一眼,像是一股电流传遍全身,眼角跟着狠跳了两下,心头闷闷的不明意味。
      
      【我和白西就,在一起了。】
      
      荔枝和白西就……白西就和荔枝……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今天这两个人都没有给她发生日祝福的原因了,以及昨天白西就支支吾吾要说的就是这个了。还有……今天,虞木亦也没有发来生日视频。
      
      虞木亦喜欢荔枝,这是谁都知道的事。
      
      荔枝的父亲是虞木秋的主治医生,从小,她、荔枝和虞木亦三人,几乎都是在荔枝家医院的大院里长大的。对于虞木亦喜欢荔枝这件事,她在十五六岁之前还没有这个意识。
      后来,她才慢慢明白,有意无意的专属欺负、不准别人说她一句坏话、平日嘴贫十级的人一谈到她就无言……这所有的种种,叫作喜欢。
      
      但是荔枝不喜欢虞木亦,虞木亦比谁都知道。
      
      所以他把所有的喜欢埋在心里,因为不说出来就不会被拒绝,不被拒绝就可以一直在她身边。
      
      应该已经说了吧,她猜。
      
      他们都说了。
      
      三个人,最多只能有两个人能得到圆满。不,是四个人。
      
      白西就是初一下学期转校过来的,同样是校队、省队的运动员,白西就很快就融进了三人的圈子。
      
      虞木亦五官凌厉又霸道,平时不爱亲近人,嘴毒又傲慢,要么不开口,开口就是讽刺人。据木白不完全统计,虞木亦那厮一个月曾经骂哭过五个来表白的小姑娘,所以后来的女孩子们就算是有心思的也都被扼杀在了传说中。
      但是白西就不一样,他天生一副天然无害的脸,嘴巴鼻子精致的比女孩子还要好看,一双小鹿眼下垂的惹人怜,很多年以后木白在电视里看到片寄凉太的时候还吓了一跳。总之,如果不认识的人第一眼看到肯定脑海中只有两个字:纯良!
      
      白西就就凭着他这极具欺骗性的五官骗过了一个又一个小姑娘,但其实也不能说是骗,郎情妾意,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罢了。
      
      白西就招致的桃花无数,总要有人帮他擦屁股,不仅要在老师那边撒谎,还要作为传声筒负责传话。
      
      周五的下午木白做值日,拎着勉强到她大腿的拖把在走廊拖地的时候,被隔壁的班花夏冉一把拦住,看这通红的我见犹怜的小脸,肯定又是白西就的风月债了。班花把一张纸条赛到她手里,软糯糯的小声说:“帮我递给白西就,谢谢。”
      
      还没等木白说话,班花就捂着脸跑了,留下木白一个人在风中凌乱:姐姐,我一会儿要去训练啊……
      
      巧的是这个时候,白西就正好路过,她连忙跑过去拦住他,把小纸条向他手里一塞:“白西就!我没有自己的事情的吗?你有话能不能自己说,而且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上周刚买了一只手机,是做摆设的吗?”
      
      白西就挠挠头:“我不能让其他人知道啊,你知道的,我妈很凶。”
      
      木白腹诽:你的事全世界都知道了好伐!
      
      “那也不要老找我啊,换个人不行吗?我最近比赛越来越多了,还要准备进省队的事情。”
      
      白西就笑:“谁让我就认识你一个女生啊!”
      
      她再次被白西就的笑迷了心智,心软的忘记了自己之前发下的坚决拒绝当“人声传话器”的誓。“最后一次咯我和你说,哎,你是不是也该好好学习了啊,虽然你也不用好好学……”她又开始嘟嘟囔囔起来,很奇怪,她也不是个话很多的人,但就是很容易被白西就逼得婆婆妈妈。
      
      “你希望我不要和她们在一起吗?”白西就问,“其实我和夏冉……”
      
      “也不是啦,”木白低头捻着拖把上的穗子,“这是你自己的事,我也不好过问,反正你不管怎么样都能学好。”
      
      “这样啊。”白西就低声念叨一声,把手里的纸条捻成团,“那我给你个奖励作为安抚好不好?”白西就冲她眨眼。
      
      她抬头:“什么?替值日?还是请我……”
      
      白西就:“我。”
      
      木白再次扯着手中的穗子,一根一根的顺好,“我什么我?”
      
      “如果这次数学测验你能考的过我,我就给你当奖励,你知道的,我很抢手。”他挑眉,语气里都是玩笑。
      
      她反应过来,脑袋嗡的一下。
      
      她到现在都一直记得那天的天气,风缓云舒,空气中还氤氲着水汽,白西就倚在走廊上说出那句话,她有一瞬间的分神,眼神怎么也找不到焦点,需要很努力才能看清、听清对面的人。
      这一瞬间过去,清醒过来的她慌张的去观察周围人的反应。但幸好路过的女孩子都被白西就一张脸吸引了注意力,剩下的男孩子,似乎沉迷在篮球、游戏的讨论中,没人留意方才有些人的世界发生了怎样的惊天动地。
      
      不远处荔枝还在和谁说闹,瞧见她冲她挥手打招呼,她敛住慌张不再去看白西就。
      
      “你脑子坏掉了还是我脑子坏了?您这是奖励还是惩罚?”她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尽量轻松,然后把拖把向白西就怀里一扔就向荔枝跑过去,手里还有几根掉落的天青色穗子。
      
      但不管怎么样,再面对这场测验的时候,一切都变了味道。
      
      他们两个都是训练馆、学校两边跑的人,她常常需要花很大的功夫才能把落下的功课补上,可是白西就却是个例外。
      木白经常想,如果人在出生前都要抽个签来决定自己的命运的话,白西就肯定是抽了个特等奖。
      运动么有天赋,十二岁就成了省队主要培养对象;读书么又不费力,基本上学过的东西看一遍就能举一反三,一周上三天的课都能几乎门门考第一。所以,老师也不是真的傻到会相信有的人的父母会一年四季都出差吧……好学生保护守则了……
      
      但是好在木白作为后天型选手也是很争气的,虽说没有白西就这么夸张,但班级前三还是比较稳的,数学又正好是她的拿手科目,所以其实,超过他并不是一件没有可能的事。
      
      可是,她是什么感觉?
      她好像从没有敢认真去正视过自己和白西就这件事,她一边不理解为什么漂亮又可爱的女孩子被甩了还要满脸的感激,另一边更搞不懂自己为什么一次次会答应他去做这些无礼的事。
      
      考试的那天,白西就坐在她后面,两个高个子在教室的角落各怀心思。考试之前白西就有意无意的踢了两下她的凳子,不知道是在提醒她记得,还是提醒她忘记。
      
      一节课加上一个课间操,考试一共80分钟,失去了平常心的她看着每一道题都觉得别扭,80分钟像是80小时一样漫长。
      
      考试进行到一个多小时的时候,白西就起身交卷,路过她的时候扔给她一个纸团子。
      
      她紧张的快要窒息,怕老师看到,更怕自己看到。
      
      一直到交卷的那一刻,她都保持着同一个姿势,紧攥着手中的纸团。手心里已经满是汗,浸透了半张纸。
      
      她跑去厕所偷偷打开,褶皱的纸上字迹已经被汗渍晕开,但清晰可辨,上面没有写任何一题的答案,只有三个大字:
      
      【逗你呢】
      
      数学老师的效率一如既望的高,当天下午,数学课代表就拿着批改好的卷子发了下来。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一套100分的题目,白西就只考了60分,第一名终于换了个名字,不是他,也不是虞木白,而是班中一个经常飘忽于三四名的男生。
      
      后来她从别人那里听说,白西就的卷子,所有的选择和填空题都是空白。她把自己的卷子藏了起来,那应该就没人看到她最后两道空着的大题了吧。
      
      两人很默契的再也没有提过这件事。她后来想了很久,也没有分清楚到底是谁在假装不用心。
      
      【恭喜啊,郎才女貌!】
      她回荔枝,由衷的祝福。
      
      直到这一刻,她才明白,少年的懵懂最不应当被回避,但那也只能是懵懂而已。
      
      她已经不再在意自己到底有没有对白西就动过心,也不想知道白西就的那句玩笑话里到底有几分真心。因为事实就是,他们谁都没有选择说出来,那就谁也别停在过去。
      
      已经十一点钟了,她打开虞木亦的对话框。
      
      两人基本不会在网上交流,记录里只有寥寥的几句“回家了”、“吃饭”、“下周一比赛……”这样的话。最后一次对话停在了三天前她问虞木亦什么时候回家,他没有回,她竟然也没有在意。她突然发现,她对自己这个双胞胎哥哥的关心,还没有对队员的多。
      
      【生日快乐!】
      
      她发过去。
      
      抱着手机快睡着的时候,虞木亦的电话打了过来,电话的另一头喧闹的听不清虞木亦的声音。
      过了几秒钟,他应该是出去了,或者是进了厕所,稍微安静了一点。
      
      “你……没事吧?”她试探性的问出口。
      
      虞木亦看起来没脸没皮,其实好面子的要死,太直接了恐怕会伤他自尊心。
      
      “什么没事吧?”虞木亦揉了揉被震的发昏的太阳穴,在里面的时候没有感觉出来,等稍微安静下来,才感觉到自己的耳膜在嗡嗡作响。 “我一会儿回队里,请过假了。”
      
      不是这个没事啊!
      
      木白尽量语气平和:“你,是什么时候回国的?”
      
      虞木亦:“你回来的第二天啊。”
      
      木白:“那你不和我联系?!”
      
      虞木亦:“不是你说的没事别和你联系么?”现在又反咬一口。
      
      “……下次和我说。”她确实吃瘪。
      
      “哦。”
      
      沉默了一会儿。
      
      “你……真的没事吧?”她又拉回正题,“荔枝她……”
      
      “我知道,挺好的。”虞木亦的回答迅速又简洁。
      
      这家伙还是嘴硬,她还不了解自己的亲哥哥么?
      
      她还真不了解。
      
      那边好像有人催他进去。
      
      “荔枝的事我知道的比你早,”虞木亦对出来叫他的队友应了声,“这么多年了我又不是不知道她的意思。”他抽出一根烟点上,“但至少确定她喜欢的是男的,我以前还以为她不喜欢我是因为你。”
      说到这里虞木亦突然笑起来,一缕灰白随着他的动作喷将出来,被楼道的风卷起,又慢慢稀释于空气中,混杂着不明来历的,认识的、不认识的人的气息。
      
      “呸!”她对着手机翻了个白眼,“亏我还这么担心你。”
      
      “况且你老哥魅力无限,想找个对象还不简单。倒是你,”虞木亦话锋一转,“长得丑就算了,脾气还这么差,啧啧啧,不知道以后是谁这么倒霉。”
      
      “滚!”她斥他一声,似乎听到什么动静,她又问,“你抽烟了?”
      
      “没有。”狠吸一口。
      
      “不要抽了,对身体不好。”
      
      “哦。”把抽到一半的烟扔到地上,狠狠的碾了两下。
      
      “没事就挂了吧,我要冷死了。”她穿着睡衣趴在阳台栏杆上瑟瑟发抖,白天还艳阳高照呢,晚上就妖风阵阵了,沽津的秋天真是反复的讨人厌!
      
      “虞木白。”那边又是吊儿郎当的声音。
      
      “嗯?”
      
      “生日快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