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杨竞莫名其妙:“啊?”

      “刚才他喊了什么?”卫凌耐心地又问了一遍。

      “你说老陈吗?”杨竞刚才根本没仔细听,回想了一番:“哦,应该是,处理好了吗?我在这儿。怎么了,这句话有什么问题吗?”

      半晌后,卫凌目光沉沉看着变换的楼层数字,脸上不再有什么表情:“没事。”

      电梯里静得只有杨竞的嘀咕声:“你今天怎么一惊一乍的。”

      楚林的烫伤确实没什么事,她让陈经理把她在超市放下,买点日用品。

      下车的时候还在落雨,她收起伞,走进超市。

      与之擦肩的行人被她的身高吸引,纷纷对她行注目礼。

      只是她长腿阔步,走路带风,身旁的人只来得及见到一支细白的长颈,精致的下巴,身姿摇曳的美人便已走远。

      只少数有幸惊鸿一瞥,望见乌发红唇,一张姣若朝霞的脸。

      楚林进入人流量不低的超市后,就开始后悔没戴帽子。

      在连着婉拒了三位搭讪的男士后,她有些不耐烦了,视线在货架上快速掠过,找到了自己常用的牌子。

      身后有人窃窃私语:“你去。”

      “胆小鬼,你去你去!”

      “不是你先说人家漂亮的?跟一路了都,别半途而废啊。”

      “我不行,让沈公子去,他最讨女孩儿喜欢。”

      然后声音一时小了下来。

      楚林似有所觉,眼风扫向身后。

      果然,几个个子高高的男孩穿着球衣,满头大汗,看着她的眼神闪躲,又暗含期待。

      见她望过来,却同时不自然地看向他处。

      只有被围在最中间,抱着球,似乎刚才被叫沈公子的那个,与她对视后目光不移。

      他五官俊美,个子尤其高,估计一米九往上。

      瞥见其胳膊上一层不薄的肌肉,楚林不免多看了两眼。

      这个身板和体格,倒是挺适合打职业篮球,只是不知道球场表现怎么样。

      这样想完,楚林先摇了摇头,她这才刚上任,就有职业病了。

      不过这一眼,似乎给了他们错误的信号。

      “哇,她看沈公子了!”

      “有戏,赶快去要联系方式。”

      再一细看,那几人身上的球衣印着盛大的字样,楚林这时才想起,盛京大学就在这附近。

      算算时间,又到每年大学生篮球联赛的时候了。

      这一出神,那个被称沈公子的男生已到跟前,嘴角带笑,桃花眼一晃,打了记直球:“姐姐,有男朋友吗?”

      她不答,下巴轻抬,指了指他的球衣:“盛大篮球队的?”

      男生眼一亮,很快反应过来:“是学姐吗?”

      楚林既不承认也不否认,红唇一弯,在对面的男生看愣神之际,拢起货架上的两支洗面奶,另一只手轻拍他的队标:“比赛加油。”

      说完转身离开,带起一阵香风。

      “沈公子!电话要到没啊?”

      “得了,人都走远了,还看呢?”

      见楚林没影了,在后头焦急等待的几人迫不及待上前,勾着他的肩问。

      男生怔忪的表情已恢复正常,笑意散去,随意将汗湿的刘海梳向脑后,眼神淡淡:“没有。”

      其余人脸上难掩失望,“连最帅的沈公子都折戟了,啧啧。”

      “唉,美人果然只可远观。”

      他指尖弹了弹篮球,挑眉:“就算要到了,也不给你们。”

      “沈公子,怎么这样!还是不是好兄弟了!”

      “还有,下次叫我沈、躬、自。”

      雨下了一天,终于在傍晚时分停了。

      多年没回盛京,变化不小。

      楚林出了超市,又在周边逛了逛。只是逛来逛去,总也躲不过盛京大学的招牌。

      她轻叹一声,驻足。

      从这个角度往里看,围栏里是一大片足球场和跑道,因为刚下过雨,绿茵场湿滑,几乎看不到人影。

      盛京大学,是盛京这座城市最好的大学,除了优秀的文理工科专业,每年拨在体育项目上的经费也不少。

      男篮是盛大的强项之一,久负盛名,多次拿下大学生联赛的冠军,是其他大学难以望其项背的存在。

      而相比之下,女篮就要黯淡得多,自成立之后,数年间几乎从未参加过任何大赛。

      楚林入队那年,是盛大女篮转折的一年。

      事实上,陈经理说得没错,盛大的女子篮球队,确实是她一手带出来的,她是球员,是队长,更是教练。

      那几年里,她带着她们一路往上,披荆斩棘。毕业时,球队拿下了第一个联赛冠军。

      而那场总决赛,是她入队以来,唯一一场缺席的比赛。

      楚林回过身,朝来时的方向走去。

      接下来的几天,她忙着安顿下来,每天早出晚归,只偶尔遇见几个球员,要么依旧不屑,要么犹犹豫豫不知如何称呼她,要么干脆躲着她。

      虽然没了带头起哄的,大部分人理智起来,态度比第一天好了许多,但还是没把她当成助教看待。

      这天晚上,楚林难得提前了吃饭的时间,去了食堂,没想到那帮球员恰好都在。

      楚林瞥了眼,人还挺齐全,坐得泾渭分明。

      她一来,交谈声都小了。

      她走到窗口,打了一荤两素,环顾一圈,挑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看似平静无波。

      却有数道余光偷偷追随着她的身影。

      路过钱强那帮人的时候,她明显听到了一阵阴阳怪气的哼声。

      楚林没分半点眼神给他,慢条斯理吃起自己的晚餐。

      快结束时,面前落下了一片阴影。

      她抬头一看,是林友谊在对面坐了下来,眼神明亮,脸上挂着腼腆的笑,只是略显不安。

      再看之前跟他一起吃饭的几个人,也在看着他,像是不想让他来,不过倒没阻拦的意思。

      她放下筷子,“有事吗?”

      “那个,楚,额,楚姐,我就是想提醒你一下,小心钱强他们几个,我看他们这几天一直在嘀咕什么,恐怕没安好心。”

      提到钱强的时候,他眼神黯淡,随即挠挠头,“不过您也别太担心,他们不敢太过分,陈经理对他们还是有点威慑力的。”

      楚林第一反应,觉得有些惊讶。

      不为他话中的信息,只是没想到,这些球员里,还有真心接纳她的。

      不,从称呼上看,或许也称不上接纳,但至少在朝她散发善意。

      于是不免多打量了林友谊几眼。

      他的年纪,其实比方才在超市碰见的几个大学生大不了多少,又长着一张娃娃脸,看起来更比实际年龄还要小几岁。

      跟下午发火的时候倒是判若两人。

      老实说,看到他们,楚林就越发深刻地觉得,曾经那段最朝气蓬勃的时光,在离自己越来越远。

      她注意力回到林友谊身上,笑了笑,“谢谢你,我会注意的。”

      “那,我就先走了,丁康健他们还在等我。”

      在他起身之前,楚林咽下最后一口饭菜,“那天下午在训练馆,为什么这么生气?”

      “啊?”林友谊呆愣地看着她。

      “我说,钱强要走,为什么这么生气?”

      “球员的流动很正常,更何况,方舟即将降级,雪上加霜,前途未卜。这时候离开,虽然名声不太不好听,但为自己的命运负责,足够理智。”

      楚林用平静的口吻说着残忍的话,“难道你从来没有考虑过吗?毕竟你的实力还算不错,会有更好的球队欢迎你。”

      林友谊听完,双目圆瞪,握紧拳头,“不是的,如果是丁康健要走,如果是周末要走,是队里其他任何人要走,我虽然遗憾,但肯定不会拦着,只会祝福他们。”

      “哦?”楚林十指交叉,“那是为什么?”

      对面的男孩胸口起伏,低着头,挡住发红的眼圈。

      “我跟钱强,是从同一个地方来到球队的。我们以前,都是球队资助过的贫困生,能进球队,也有这层原因。”

      他顿了顿,“从我爷爷奶奶去世之后,球队就是我的家。知恩图报,我绝对不会走,给再多钱也不走。”

      “我知道了。”楚林没再让他说下去,从包里抽了两张纸,在他面前的桌上放了一张,另一张擦了擦嘴,“既然如此,更没必要为他的离开耿耿于怀。”

      林友谊不解地抬头,“可是钱强是我们球队的主力啊,没了他……”

      “不,钱强这样的人,是球队的毒瘤,本就不应该留下。”她轻描淡写地说。

      “方舟这几年,除了赛绩垫底,还有非常多的负面新闻,而这些新闻,百分之八十来自钱强。”

      她收拾了一下桌面,“他给方舟带来了什么?胜利吗?”

      “他体格强壮,对抗能力强,打球有冲击力。”她端起餐盘,站起身,“他的强壮体格用来骂人打人,他的对抗能力用来制造球场冲突,他的冲击力用来顶撞裁判。”

      “恶意犯规、被罚下场、被罚款、被禁赛。”她大步朝餐盘回收车走去。

      林友谊也下意识跟了上去,走了半步,又赶忙跑回来把桌上的纸巾收起来。

      “有他上场的比赛,进攻效率最低,失误最多,失分也最多,因为犯规而给对手无数罚球机会送分,更多。”

      将餐盘放好,楚林犀利的眉眼刺向他,“就算如此,你们依然无比依赖他,只因为,他是所谓的主力。”

      林友谊张了张嘴。

      她将纸巾揉成一团,投进垃圾桶,“这样的‘人才’,换做是我,宁可不要。林友谊,方舟队在你眼里是什么?”

      “我……”他被问住了。

      她定睛望着林友谊的双眼:“你得记住,方舟再差,也不是黄昏时的菜市场,不需要包装些果皮菜叶,臭鱼烂虾来维持门面。”

      林友谊心里一动,“所以……”

      “所以,你应该感到庆幸,球队轻轻松松甩掉了这么个毒瘤,而且——”

      楚林唇角扬起:“不用付出任何违约费。”

      语毕,她已经开始朝外走去,林友谊下意识喊住她:“助教!”

      楚林脚步一顿,回过头,“还有事?”

      “没,没有,就是,明天,我们一定会好好训练的!”说完他还将惊疑不定的周末几人拉了过来,“快说,我们会好好训练!”

      “不是,林友谊你怎么了?莫名其妙!”

      “拉我干嘛?”

      “嘶嘶嘶,别拽,领口卡脖子了!嗷!”

      楚林目光滑过几人,轻笑一声:“小伙子们,明天不是谁说没有,就没有了的,但是,你们得往前走,才能看到明天啊。”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