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

  •   飞船降落在沙丘上。
      当我们一行人踏下这个荒僻的星球时,几乎就被眼前夹杂着不明金属的红砂风暴原路送回太空去。
      阿麦一边诅咒着一边查看飞船机体,回到中舱时他幸灾乐祸地宣布:“我们将在此星度过愉快的时光,直至本船导航系统完全修复为止。”
      “这真是一个好消息。”随行员之一的乐团经纪人——杞子小姐,无论何时何地,都能准确无误地摆出她的职业笑容,并迅速找出她要嘲讽的对象:“当初是谁提议要走季氏航道的,就由他负担起此次延误的所有损失好了。”
      我在众望所归的视线里低下头去。此时在心中千次万次地咒骂这个恶毒的女人也于事无补。即使我愿意向每个人道歉也不能挽回事实。而事实是,他们扫射我的目光如此坦白,就像这场事故是我策划已久的阴谋一样。
      “古连希望早日到达姬磨星系的心情是和大家一样的,当初他提出要走季氏航道也是基于大家一致通过的决议,杞子小姐有先见之明,为什么那时我们却听不到你反对的声音?”
      我感激地看看站在我身边的里见,他会意地一笑,拍拍我的肩。“现在抱怨也改变不了我们被滞留的困局,还不如努力想出离开的办法。”
      里见是乐团里唯一的特约歌手,地位不容置疑。三个星际周期之前他的身价已超过六卡安星兆币,名列银河排名前五位。有足够资格受领宇宙娱乐事业总局所颁发的星际代表荣誉状。
      他是我们地球的骄傲。
      杞子小姐打个哈欠,索然无味地说:“希望我一觉醒来之后可以看见自己已重返太空。”
      “你何不睡进冬眠舱?”阿麦嘲讽地说:“我只能告诉你,短时间内谁也别想离开这里。”
      “今晚要吃什么呢?”乐团助手小A已经抵受不住现场充满□□味的气氛:“我还以为今晚可以在姬磨享受到充满原始风味的晚宴。”
      “如果你希望,我不介意你用任何方法联络姬磨星的餐厅,叫他们把外卖送到这里来。”阿麦一边走进闲人不得进入的控制室,一边不停地发着牢骚:“别忘了顺便叫他们通知太空交通队,派救援来把我们的飞船拖走。”
      直至阿麦完全离去,小A才咂了咂嘴说:“这么凶干嘛呀,又不是我弄坏他的飞船。”
      “我去通知其他舱里的工作人员,”里见说:“大家看看能帮点什么忙吧。”
      “你别指望我会读懂那些乱七八糟的仪表数据。”杞子小姐嘟着嘴把头偏到一边去:“我们早该换个技术好点的旅航师,阿麦真是一点也信不过。”
      里见走了。杞人小姐回到客房去睡觉。小A兴致勃勃,自愿接下尝试与姬磨取得联络的任务。她手握通讯仪,努力探测信号——她念念不忘姬磨餐厅的原始风味宴。
      我走进控制室。阿麦和其它监控人员已在分头工作。我好不容易在二楼的机房找到满脸不驯的阿麦。
      “我能帮点什么忙吗?”我在下面抬起头大声地问。
      阿麦停下动作,看我一眼。“你以为你能帮到我们什么忙?”阿麦的语气充满不屑:“或许你愿意在这里为我们唱首歌?”
      我听到自其它空间传来浅浅的笑声,只得噤声走开。
      他们并不喜欢我。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虽然同样身为歌手。我却没有里见那王者般的吸引力。里见仿佛天生属于音乐,抱着破旧的吉它在后巷酒吧一路唱至灯火辉煌的大型舞台,仍那么的风采逼人。
      我出生自一个音乐家庭,却浑身上下没有一粒艺术细胞——这个事实我早在第一次站在麦克风前就知道了。
      一直努力了三年,却得不到丁点的成绩,连一份基本的合约也签不到。直至我在心情极度低落的时期写了一首歌,却在偶然的机会下被里见看到。
      他只哼了几声,然后问我:“这歌可以让给我唱吗?”
      我没有反对。与其让它在我手中埋没,倒不如让闪亮的天才去全情演绎。结果因为这一首歌,里见为我赚到第一笔无可估计的银河版权税。
      那时开始,我便加入了里见的公司,成为他旗下的其中一名音乐制作成员。里见是我的贵人。但我却总是给他添麻烦。即使里见总是一副不拘小节的大度,一次又一次地原谅我,对于我花样百出的错失还是会让他感到头痛吧。
      回到内舱的时候,正看到里见的助手们正围在一起研究下一场演唱会的舞台设计,我问:
      “里见先生呢?”
      “有人看见他在简教授的工作室里。”他们头也不抬。
      我一个人慢慢走在通道上的时候,看到了小A,她还是那样的兴致勃勃,向我扬了扬手里的古怪仪器,她说:“今晚能不能吃到姬磨的大餐就看这个了,这是我从简教授那里借来的,说不定真的可以联络到姬磨星的通讯系统!”
      走了一半她又回过头来问我:“对了,古连你要去哪里?”
      “没什么事。”每个人都有事在忙,好像只得我一个在闲着让我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走走而已。”
      “哦,难得来到这个特别的星球,不尽情观赏一下就可惜啦,说不定你有兴趣到外面去拍几张照片留念?”小A哈哈地开着玩笑,一扭头就跑走了。
      我自密封的窗外,看着这个星球强劲的红砂风暴,这真是一个好提议。我想小A大概也是讨厌我的人之一吧?
      取出太空衣,我带着相机走出外舱。中途经过通讯室,小A看到我的一身打扮毫不惊讶,她带着一只滑稽的耳机还不忘一边向我挥手:“你真的要出去呀。那顺便看看有没有可以用做晚餐的材料吧?”
      我没好气地戴上头罩。步下机舱。
      外面强劲的风速持续着。我走出数步,四处张望这个别无景致的星体。苍凉的土地厚厚地积着一层红砂,远看就像一个无垠的红色沙漠。
      风砂中的景致显得模糊而单调,我并不敢走得太远,只在周围略微转了转。
      远处地上一抹闪闪发光的东西吸引了我的视线。我猜那是什么金属的光泽,这对于这个充满金属风暴的星球来说应该不算奇怪吧?我不禁走近,低头一看,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是一棵小草。极小极小的一株,立在那里,苍翠的绿,上面还凝着数滴露水。
      光线经由水折射而来。我无法解析这个极不合常理的场面。我抬起手来放在眼前,强劲的风砂掩盖了远处的视野,我甚至没来得及想到,为何在这种疾速的砂暴下,草上的水没有被立即被风干掉。
      我跪在砂地上,小心地把草整棵挖出来。
      回到船上的时候,正看见里见站在简教授的工作室门外,两人似商量着什么。我径自走过去,跟他们打了个招呼。
      “古连……?”里见看见我时有点意外,随后看到我手上的东西,好奇地问:“那是什么东西?”
      “我想这是草……”我看了看手上的东西,抬起头来兴奋地说:“在外面发现的,整个地面只有这一棵,是不是很神奇?”
      简教授沉吟了一下,走近细看。
      “而且它是活的。”我又特意地申明,看着简教授,他一头花白的发极浓密,眼前闪着光的镜片使他看起来充满权威。“这个星球有植物。我想我们应该可以在这里找到水源。”我说。
      小草被移植到特别的培养土中。简教授看着我兴致高昂地摆弄着这小小的盆栽,语气颇带忧虑:“我也很希望早日找到水源,但我更希望在我们找到水源之前能离开这个星球。”
      我明显地听到他的叹息,只得细声地道歉:“都是我不好,又给大家添麻烦了……希望阿麦能早点把飞船弄好,或许我们还能赶上姬磨为里见举行的颁奖礼……”
      “我们没有在怪你。”里见打断了我,他顿了顿,又说:“简教授所担心的是,这个星球可能并不安全。”
      “啊?”我抬起头来,有点茫然:“因为这里有风砂暴?”
      “并不单单是这个。”简教授微笑地看了看里见,说:“不过要跟古连解释的话,大概要花点时间吧?”
      “并不止古连。”里见说:“我想我们也没有多少时间跟船上的其他人解释,教授,一切就按你的意思进行吧。我得在这之前去跟阿麦谈一谈。”
      “好极。”简教授把我们送至门外。“请尽快回复我。”
      里见面色凝重,我跟在他后面,不知该说些什么。
      “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了?”我问。
      “古连,你在外面还有没有看到什么?”里见问。
      我想了想:“什么也没有啊。”
      除了漫天的红砂。
      “就只有一棵草?”里见质询的眼神有点凌厉。
      “就……只有一棵草。”在那眼神里,连我也几乎以为自己是在说谎。
      “简教授已经查出我们的飞船坠落的原因。”里见说。
      “真的?”我问:“那我们是不是就可以走了?”
      里见笑了。他看了我一会儿,又叹一口气。他说:“古连你的想法一向都很简单,有时我想,如果事情也是那样简单该多好。”
      我不出声。我早就知道我是个思维简单的人,无论在什么情况下我都形同废物,一点忙也帮不上。里见并没有发现我的阴郁,他继续说了下去:
      “简教授探测出,在这个星球上,有一个强大的生物磁场,我们的飞船因意外跌入它的受制范围而坠落。导航仪也受到干扰而无法正常运作。”
      “但阿麦不是已经在修理了吗?”我问。我知道自己的问题一向让人感觉无知:“会修好的吧?是不是?”
      “简教授现在正致力解读它的数据密码。”里见说:“只是我们找到的资料还不足够。”
      “如果大家一起努力的话……”
      “我们对这个星球一无所知,现在我们仅有的信息是它上面存在着一个巨大的生命能源,我们甚至不知道它是否具有攻击力,杀伤的可能性有多大,我们不能让任何一个成员随意地去冒险。”
      就算再笨,我也听懂了。
      我好一会儿,才轻轻地开口:“你的意思是,我们这次是真正地遇难了?”
      里见苦笑一下,说:“我想是的。”
      “这是因为我……”我低低地说。
      里见还是保持着他温柔的笑,到这种时候他还是那样的光明开朗:“别担心,困难一定可以解决,我们也一定可以顺利离开这里。”
      事实上困难并没有解决。
      我们停留在船上的时间一天一天过去。简教授的结论一直没有出来,我们并不能确定船上食物是否足够支撑到他把答案送到我们面前为止。唯一可以确定的是,里见前往姬磨受勋的原定计划彻底泡汤。今天的这个候,本应站在姬磨星际舞台的里见,却埋头在简教授的工作室里,帮忙分析处理数据。
      大家都有点厌倦了。对着只会呼呼吹着红砂的星球,实在让人无法产生出什么欣喜的情绪。
      或许是感受到大家的无趣。第四天,星上的风砂很意外地停住了。
      一缕淡淡的橙色光线照射在窗外,轻舞在空中的红色浮尘也显得耀目而且软绵绵,到了下午,连外面的空间也仿佛变得明亮起来。
      对于这种异象,船上所有人都带着莫名的兴奋,像被禁足已久的孩子们,他们露出好奇渴望的神色,所有人停下了手中的工作望着窗外发呆。
      事情似乎并没有想像中那么坏。当先行的探测小队回来时,他们甚至带来令人鼓舞的消息。
      “看来这个星球挺适合人类居住。”某一个队员说:“我们在一公里外发现草原和湖泊,而且这星球上有充足的氧气。”
      简教授并没有发言。里见一脸沉重。杞子小姐惯性地打个哈欠,她懒洋洋地说:“适合人类居住又怎样,你们不是打算在这里定居吧?”
      “但至少我们不必担心食物。我们可以尝试种植。”
      “你要我吃那些用速生剂种出来的草吗?”杞子小姐一脸嫌弃:“拜托!”
      “教授你认为如何?”所有人的眼光落在简的身上。
      简教授与里见对望一眼,与大家期望相反地,他说了一个完全不相关的话题,他说:
      “请各位下午分批到医务室去一趟,船上的所有人必需接受一个简单的身体测试,请大家务必配合。”
      这个要求自船上贴出了公告。
      所有人都得接受一次慎密的全身检查,并抽取血液样本作存证,没有人知道这次的行动有何目的,他们得到的解释是:为预期在本星活动的所有成员免受感染,每个人都必需接受疫苗的注射。
      一切的工作在事后热烈地展开。大家合力在船外建造一个临时基地,当然也得建造一个人工种植园。船上所带的简易建材不太够用,我们并不太期望造出宏伟的空中花园,但至少我们可以为仅余库存的种子划出空间,多种出几个品种来。
      因为并不太清楚这个星球的风暴周期,所以大家总是担心着天气,但一直到所有工程完成,风暴一次也没有出现过,完全从这个星球上消失,仿佛从来就不曾存在过。
      简教授一直蹲在远处,专注地研究着泥土,是了,现在这片土地已经完全变成了湿润的泥土,红砂一层一层退去,它们像水分一样慢慢渗入土中,几日前所看到的贫瘠土地,转眼长满青葱的细草。一切迅速得不可思议,就像有人直接把铺满绿草的地毯盖在沙漠上面似的。
      大家对于这奇怪的转变也啧啧称奇,小A高兴地告诉我,她以前到比达多多星旅游时,就曾亲眼目睹季节在短周期内转换的奇迹。显然她对比达多多星的浪漫幻想与这个星球重叠在一起了,看她一脸仰慕的眼神,就知道她已经爱上了这里。
      我不知道应不应该打断她危险的臆想,除非她做好了打算,一辈子生活在此处并乐于从早到晚欣赏红砂变成青草。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