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第 9 章 ...

  •   第九章
      
      选秀的画像在内务府存档,只要有心人去翻,这桩偷梁换柱的把柄,必定藏不住。
      
      上回出逃,陛下能因着她一手熏香的本事,赦免了她的死罪,这回又不同。
      
      欺君之罪,是家族大罪。
      
      姜漓大半年一直提心吊胆的东西,没曾想,竟被姜夫人,埋了这么大个隐患。
      
      她该如何躲。
      躲不过又当如何。
      
      申时,姜漓从直房里出来,一张脸依旧毫无血色,偏西的日头落在身上,如同灼进了皮肤,愈发地焦躁不安。
      
      快到门口,周恒和高沾却从里头出来了。
      
      黑色的身影,从对面的一束余晖下走来,瞬间,姜漓只觉那一块的光线似乎也跟着暗了些。
      
      姜漓立在那,周恒看了她一眼,同她错身而过。
      
      落后几步的高沾轻声道,“姜姑娘,晚些时候再来当值吧。”
      
      这是又要出去了。
      
      往日还好,姜漓今日却松了一口气。
      
      两人离开后,刘贵的脚步从台阶上下来,又给姜漓透露了消息,“太上皇后适才派人,请了陛下过去。”
      
      皇上是去了福宁殿。
      
      姜漓道了声,“多谢公公。”
      
      回头见刘贵正张罗着门前的太监,随口问道,“公公,这是要去哪。”
      
      刘贵笑着说,“前几日梅雨,内务府库房里都长上了蘑菇,高总管吩咐,调些人手过去,将屋里的东西清理一番,也好除除霉。”
      
      姜漓的心口突地“咚咚”跳了起来,道,“那我也去搭把手。”
      
      刘贵忙说,“这可使不得......”
      
      “横竖我也闲得慌。”
      
      刘贵知道皇上这会刚出去,一时半会儿也回不来,猜想姜姑娘不过是想凑个热闹。
      
      内务府的库房,谁不好奇。
      
      “那就有劳姜姑娘。”
      
      内务府的库房,比姜漓想象的还要大。
      
      存放的物品归了类,分布了好几个屋子。
      
      大件的东西,刘贵也不会让姜漓一个姑娘去清理,便派了一个小太监同她一道,指派到了存放书画的库房。
      
      刘贵回头问,“姜姑娘可觉妥当?”
      
      姜漓点头,“成。”
      
      刘贵笑了笑,交代了一声,“当心上头的灰,派不上用场的东西,都给一并清理出来。”
      
      姜漓跟着小太监,进了库房。
      
      心下突突直跳。
      
      今日她是瞎猫撞到了死耗子。
      
      小太监立在门口上,瞧了一眼满屋子的字画,回头问她,“姜姑娘瞧瞧什么容易上手,先挑,剩下的活儿,就由奴才来做。”
      
      御前当差的人,个个都是人精,谁都清楚姜漓是个特殊。
      
      陛下登基以来,御前就没进来过宫女,况且还是日日上夜。
      
      说不定哪天就翻身成了主子。
      
      姜漓也没客气,“那字我也瞧不懂,整理整理画卷还行。”
      
      小太监点头,指了一下库房最后面的那一排木架,道,“这两年库房存放的画卷都搁在上头了,库房每回两年一清理,上回清理还是陛下刚登基那会,你先去瞧瞧,有何不懂的,再来问奴才。”
      
      姜漓点头,“好。”
      
      到了那木架子前,姜漓扫了一眼。
      
      所有的画卷存放处,都贴了标示,姜漓并非不识字,小时候父母教过她,后来到了久财崖,清师傅想要她帮忙瞧医书,也教了她不少字。
      
      姜漓蹲着身子,从架子最底层开始寻。
      
      两年前秀女备选的画像,当也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
      
      当瞧见那行字时,姜漓心头一喜。
      
      几十副画像,一一翻开,从开始的紧张到后来的疑惑,在瞧完最后一幅画像时,姜漓眼里就只有了慌乱。
      
      姜姝的画像不在。
      
      可这么重要的事,姜夫人不可能记错。
      
      姜漓又忙地翻了旁边的几处,均是没寻着。
      
      姜漓心头的慌乱更甚,手上的动作渐渐地加快,也顾不得再去瞧那贴着的标示,从架子低端开始,挨个的翻。
      
      每一副画像均是匆匆一瞥,又放回了远处。
      
      架子最里头的一处落满了灰。
      
      姜漓勾着身子将落在夹层里的一副画像取了出来,本也只是匆匆一眼划过,姜漓却是突地僵在了那,捏着画像的手,迟迟没有松开。
      
      半晌,姜漓重新摊开了那副画像,手微微有些发抖。
      
      画像上的人,蓝白缎子,头戴金冠,腰间挂着一枚玉佩。
      
      玉佩通体雪白,正是她从何顺那里讨要回来的那枚。
      
      姜漓的呼吸突地有些急促。
      
      那年太上皇后,还是后宫的皇贵妃,拉着她的手,对着画像上的人,笑着说道,“皇儿,这就是你未来的王妃,瞧瞧生的多标志,还不快去备份礼?”
      
      男子当即取下了腰间的玉佩,弯腰递到她面前,含笑唤了她一声,“秦姑娘。”
      
      那年她八岁。
      二皇子十四岁。
      
      同年五月秦家因卷入私藏炸|药的案子中,被先皇亲自查办,抄家灭族。
      
      秦家灭族后的第六年,二皇子战死在沙场。
      
      之后太子登基。
      便是当今陛下。
      
      姜漓攥着那画像,越攥越紧。
      
      小太监整理好了一堆字画,回头见姜漓立在那,久久未动,担忧地唤了一声,“姜姑娘?”
      
      姜漓回过神,忙地将画像卷了起来。
      
      小太监走过来,往她手里瞧了一眼,“那画像就不用翻了,沾了不少灰,也不知放了多少个年头,应是上回漏清了。”
      
      姜漓应了一声,“好。”
      
      等小太监转过身,姜漓才偷偷地塞进了袖筒。
      
      片刻,刘贵走了进来,“姜姑娘先回去吧,若是陛下提前回来,被高总管知道我差使了你,非得砍了奴才的脑袋不可。”
      
      他越想,越觉得不妥,终于还是忍不住过来赶人。
      
      姜漓没再留。
      
      内务府的这条路,姜漓最为熟悉。
      
      过了那口井,姜漓拐过个弯,上了甬道,没走几步,前头突地一顶撵轿抬了过来,姜漓立在宫墙边上背过身子,等着撵桥过去。
      
      半晌,撵桥却是停在了她身后,严嬷嬷上前掀开了帘子,里头的人伸出个头来,唤了一声,“姜姑娘?”
      
      姜漓转过身,见是娴贵妃,忙地行礼。
      
      “这是去了哪儿。”
      
      姜漓道,“奴婢去内务府当了一阵差。”
      
      娴贵妃瞧了她一阵,又望了一眼天色,道,“午前见了一回姝妹妹,有姜夫人在,本宫倒没同姝妹妹说上话,如今天色尚早,姝妹妹可愿意去本宫那坐坐?”
      
      姜漓垂头,“奴婢不敢。”
      
      娴贵妃同严嬷嬷使了个眼色,严嬷嬷走到姜漓跟前道,“贵妃娘娘邀请你叙旧,那是抬举你,你可得知福。”
      
      姜漓依旧没动。
      
      “怎么?请不动你了?”严嬷嬷声音有了不耐烦。
      
      姜漓突地跪在地上,心一横,道,“陛下适才来了旨,传话要奴才回含熏殿当差。”
      
      头顶上一阵安静。
      
      娴贵妃笑了一声,“倒也是,本宫忘了,你是御前伺候陛下的人。”
      
      娴贵妃斜斜地瞟了她一眼,放下帘子,“走吧。”
      
      严嬷嬷跟了上去,声音不大不小地说了句,“给她面子,倒是上脸了。”
      
      待桥撵彻底离开后,姜漓才直起了身,没心去顾着娴贵妃,只庆幸袖筒里的那画像没掉出来。
      
      姜漓不敢再也半点耽搁,急匆匆地回到含熏殿,适才那句皇上传旨,不过是她情急之下,斗胆编造的一句谎言,诓了娴贵妃。
      
      谁料,周恒当真就回来了。
      
      一进门,高沾就急急地迎了上来,“你这是去哪儿了,陛下都回来半个时辰了,赶紧进去。”
      
      姜漓,“奴婢......”
      
      “可耽搁不得,陛下已经问过一回了。”
      
      姜漓不敢再吱声,硬着头皮,被高沾催了进去。
      
      姜漓进屋同周恒行了礼,打算取了香炉子,在外焚好了再端进来,案前的周恒却是抬起头,说道,“过来。”
      
      姜漓只得低着头走了过去。
      
      周恒劈头就问,“今日去了福宁殿?”
      
      姜漓一愣,道,“是。”
      
      周恒看着她,脸色微沉,声音也比平时抬了几分,“朕让你去了?”
      
      姜漓正要往下跪。
      
      周恒又是冰凉的一声,“站着。”
      
      姜漓不敢再动。
      
      立了一阵,没有半点动静,姜漓脖子有些发酸,心里更是没底,一时也没察觉,藏在袖筒里的画卷,已经露出了一截。
      
      直到周恒的手伸过来时,姜漓下意识地躲开。
      
      四目对视了一瞬。
      姜漓惊慌地躲开。
      
      周恒的眸色突地凉了下来,“拿出来。”
      
      低沉的声音,姜漓到底是发了憷,不过一瞬,背心已蒙了一层细汗,“是奴婢的一副画像......”
      
      周恒没听她往下说,从案前起身,往她跟前走去。
      
      姜漓脚步就跟黏在了那,动弹不得,唯一的反抗,便是将那藏了画像的袖筒,放在了身后。
      
      此时,不过是些无畏的挣扎。
      
      周恒立在她跟前,盯着她,没有任何避讳地倾下身,手臂从她的身侧绕过,稳稳地抓住了她的手腕,将她的胳膊掰了回来。
      
      清淡的檀香入鼻。
      
      姜漓的呼吸似是停止了一般,认命地看着他一根一根地掰开她的手指头。
      
      画像被周恒展开的那瞬,姜漓双膝一软,终是跪了下去。
      
      屋子里静的可怕。
      
      唯有被周恒捏在手里的画像,发出了轻轻的“呲呲”声。
      
      “你认识他?”
      半晌周恒问。
      
      姜漓摇头,“奴婢不认识。”
      
      周恒将手里的画卷一郑,扔在了桌案上,沉声唤道,“高沾。”
      
      姜漓将头点在了地上,有些语无伦次,“陛下,奴婢当真不认识,奴婢今日同刘公公去内务府清理字画,只瞧着画卷上的公子生的好看,一时起了贪心,擅自带了回来,奴婢请陛下赎罪。”
      
      高沾进来就见到了这一幕,正疑惑,又听周恒道,“出去。”
      
      高沾走后,姜漓终于喘回了一口气。
      

  • 作者有话要说:  上章问宝宝的内容,有宝宝们已经猜出来了。
    目前女主的身份,已经全部都提出来了,给宝宝们整理一下,女主八岁被抄家,流离失所了一年,被清师傅接到了久财崖药谷,十四岁那年,遇到了男主,照顾了他几月,陪男主熬了最艰难的日子,男主离开后久财崖遭难,女主被姜老爷接到姜家,改名换姓,本来该嫁去韩公国府,阴差阳错进了宫。
    剧情会陆续地揭开,男主会一路护着女主。
    感谢在2020-10-20 08:23:28~2020-10-21 11:46:0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小天使呀、阿易的猫呀、或如卿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棉花糖糖 5瓶;常常似风、图图、33813889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