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3、第 53 章 ...

  •   因为保罗的案子,华生的心情很不好,而夏洛克难得体贴的没有作,甚至大方的自认体贴的帮助华生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实验桌....餐桌。
      
      但显然,华生并没有察觉到夏洛克的这份体贴,甚至,现在的华生感觉自己更不大好了。
      
      “夏洛克,你不能这样。”脸上已经画了不知多少个乌龟的华生一脸郁闷的看着某位咨询侦探。
      
      “我亲爱的华生,是你说无聊,所以我体贴的陪你玩你提议的游戏。”夏洛克的脸上只有四个乌龟,很匀称的分布在额头、下巴和两边脸颊上。
      
      “是的,我真感激你的体贴,”华生假笑道:“陪我玩了围棋,五子棋,象棋还有棋盘操作游戏(OperationBoardGame)。”
      
      “不客气。”大言不惭的某只很坦然。
      
      “可你每陪我玩一个游戏,就只输一次,而且都是第一次,这也太明显了。”华生不满的抗议道。
      
      “亲爱的华生,我认为这是体贴。”夏洛克完全不为所动,“事实上,我只需要在知道游戏规则的时候,就能够....不输。”
      
      “那我还底谢谢你故意输了一把?”华生在故意的用词上加重了音。
      
      “不用谢谢。”夏洛克矜持的一点头,接着右腿翘左腿道:“还有什么是你想玩的吗?”
      
      一副我奉陪到底的作样,恨得华生牙痒痒。
      
      “你这是作弊。”华生有些胡搅蛮缠道:“我有一种教会徒弟,饿死老师的感觉。”
      
      “哦,我亲爱的华生,你并不是老师,这些游戏我只需要上网查一下就会知道游戏规则,”
      
      “夏洛克,有人说过你讨厌吗?”华生看着对面沙发上的某人,不爽的说道:“你真讨厌,明知道我心情不好,都不知道谦让。”
      
      “你这是撒娇吗,华生?”夏洛克想了想,接着补充道:“如果你承认,我可以考虑谦让一下。”
      
      “哦,你们可真是甜蜜,”赫德森太太端着装满饼干的盘子走了进来,在走到厨房的时候,看着干脆的桌子,一脸惊讶的表情难以掩饰,“华生,你可真厉害。”
      
      “明明是我收拾的桌子,为什么是华生厉害?”夏洛克表示不满。
      
      “当然,如果你能够让夏洛克不要半夜制造噪音就更好了,”完全无视某人的赫德森太太冲华生眨眨眼,接着快快乐乐的下楼了。
      
      “她上来干什么?”夏洛克不满的瞪着楼梯口,“就是为了无视我的吗?”
      
      “如果你停止半夜制造噪音,或许赫德森太太就不会无视你了。”华生想了想,建议道:“如果你愿意让我在你脸上画两个乌龟的话,我或许可以告诉你怎样讨赫德森太太的欢心。”
      
      “哦,华生啊华生,游戏规则可不是这样的,谁赢谁有画乌龟的权力,你不能因为我比你聪明,而耍无赖。”夏洛克挑挑眉,接着说道:“还是说需要让我用10%的脑容量或智慧来和你玩游戏,这样如果能够让你感觉舒服的话。”
      
      “上帝,闭嘴吧你。”华生很干脆的站了起来,决定给自己冲杯茶好好清醒一下脑子。
      
      “咖啡,两颗糖,谢谢。”夏洛克将翘的腿放下,一手解着身上的西服,一手伸展开,做出一个放松的样子。
      
      华生走到厨房门口,看着干干净净的餐桌,挑了挑眉,转头看向夏洛克说道:“夏洛克,你说这个桌子能保持这样整洁多久?”
      
      “哦,真高兴你终于注意到它了,我还以为这个屋子注意到餐桌干净的就只有赫德森太太一个人哪。”
      
      “所以?”
      
      “我原本想,在你想出下一个决胜负的游戏之前,如果你没有注意到它的话,我就让它恢复原状。”
      
      “不,这才是原状,明白吗?”华生指了指干干净净的桌子强调道:“另外,你知道的,我只会给自己和你各来一杯茶。”
      
      “请...”夏洛克挥了挥右手,做出了个请的姿势。
      
      在泡完茶,并把它们端到茶几上的时候,华生注意到餐桌依旧保持了它应有的尊严,干净..这很好。
      
      “夏洛克,我有一个问题,不两个问题。”
      
      “说吧,希望不要太无聊。”
      
      “你今天出去吗?”
      
      “不出去。”
      
      “那你为什么要穿得这么整齐,还穿西装。”
      
      “因为你。”
      
      “什么?”华生表示不明白。
      
      “假期,我的华生,瞧瞧你的假期是如何得来的,一个案子,瞧瞧你在假期里都经历了什么,一个两个案子,所以谁能保证不会有第三个哪?”
      
      “....”华生表示:我突然不想懂了。
      
      “那么,另一个问题。”夏洛克看着某个神游的人,提醒道。
      
      “什么是犯罪?”华生喝了一口茶,想了想,接着问:“人为什么要犯罪?”
      
      “哈,真真高兴你问了一个富有哲学的问题。”夏洛克端着茶杯,一脸的嫌弃,但在华生威胁的视线下,还是小小的抿了一口,“前者,或许麦克洛夫·福尔摩斯会愿意回答你这个问题,一切超越了法律的行为,或者法律上规定的某些行为是犯罪,那它就是犯罪。”
      
      “至于后者,我记得法国有一个法医学的教授名叫,亚历山大·拉卡桑,他认为每个社会都有他们应得的罪犯,犯罪是社会原因造成的。”
      
      “那么你认为哪?”华生更想知道夏洛克的想法。
      
      “我认为...认为这些犯罪份子都休假去了,还是说他们都已经在监狱里聚餐了,真幸庆我没有去他们那里混。”
      
      “....”华生表示,我真的是认真的在谈这个问题,你就给我来这个,认真的?
      
      “无聊,一个人的犯罪就像是人的心一样难以莫测,环境和心理原因可以造成犯罪,因为一次意外或是因为童年的不幸或许造成了一个人不健全的心理,也许这不能致使他去犯罪,但在某些特定的环境下,却会激活它并致始犯罪的发生。”
      
      “哈,这个我深有体会。”华生现在已经能够坦然的去面对关于博客和保罗的关系了。
      
      夏洛克说的对,□□能杀人,难道就不用了吗?
      
      汽车也能杀人,难道也不用了。
      
      只要有害人的心,哪怕手上什么都没有,依然能够犯罪。
      
      重要的不是□□,不是汽车更不是博客,而是使用者。
      
      “真高兴你总算搞明白了,所以...什么是犯罪,它也是与时俱进的,华生。”
      
      “犯罪的理由千奇百变,犯罪的人也并不会在脸上写着【我是罪犯】,而犯罪的手法也在不停变化。”
      
      “可真相永远只有一个,可我们就是为了找出它。”
      
      “记住华生,犯罪行为都有它非常类似的地方,如果你对一千个案件的详情细节都能了如指掌的话,而却对第一千零一个案件竟不能解释,那才真是怪事,明白吗?”
      
      “所以....”华生似懂非懂的看着夏洛克。
      
      “所以,或许你的理论知识很丰富,但你缺乏的是经验和历练。”
      
      “夏洛克,你知道吗?”华生看着某人,斟酌着说道:“这些话从你嘴里说出来,感觉很怪异。”
      
      “那你就不该问我。”为此夏洛克冲着华生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毫不掩饰的。
      
      “记住华生,犯罪调查的第一法则就是你必需寻找各种可能解释事情的方法,然后想办法看看能否试图推翻它。”
      
      “如果一个线索似乎和一系列的推论矛盾,那么,这个线索必定有其他某种解释,而当这一切都解释通的时候。”
      
      “我知道,”华生点点头,接着说道:“无论那个事实多么的不可思议,线索所指向的就是真相。”
      
      “很高兴你能记住这一点,”夏洛克一脸的愉悦,“当然,还有一点,人不要在说明事实的理论上打圈圈,应该配合理论的说明,才能慢慢解开事实真相。”
      
      “而当一切可能性都无效时,或许真相就保留在那些看起来并不起眼的事物之中。”
      
      “所以,案件的细节很重要。”
      
      “没错,而苏格兰场那些家伙往往并不注重这一点,甚至成了凶手的帮凶,帮助破坏现场。”想到这,夏洛克显得气鼓鼓的。
      
      “哦,夏洛克,”喝完茶看着夏洛克的样子,显得心情好一点的华生走到夏洛克的身边想将他喝完的茶杯收起来的时候,突然看到夏洛克手臂上贴着白色的胶布,“你受伤了?”
      
      “啊?”夏洛克顺着华生的视线看到自己右手臂上贴着的胶布,挑了挑眉,“哦,这只是戒烟贴,现在在伦敦,连烟都快吸不起了。”
      
      “夏洛克,你吸毒吗?”华生突然开口问道。
      
      “什么?”夏洛克被华生这个问题搞得有点蒙,“你这个跨度有点大,华生。”
      
      “你吸吗?”华生很平静。
      
      “曾经,也许...”夏洛克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显得有点不耐烦。
      
      “曾经有多久?”
      
      “无聊的时候。”
      
      “什么时候无聊?”
      
      “哦,没有案子的时候,日子过于平静,过于无聊...感觉罪犯们都去睡大觉了。”
      
      “所以你就去吸·毒?”
      
      “现在没有了,华生。”夏洛克看着华生,说道:“现在我可没有碰过它。”
      
      “最好这样,毒·品的危害我想你比我清楚,”华生一边说一边拿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并把它打开,在等待开机的时候,看着夏洛克,警告道:“如果让我知道了,夏洛克....也许你会在床上无聊一个月还要久,我是认真的。”
      
      “叮~”
      
      【我会帮忙监督的】
      
      “哦,天哪。”夏洛克生气的把手机丢到茶几上,冲华生抱怨道:“瞧,现在你还得到了一个帮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