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5 ...

  •   
      景涵一愣:“认识。”
      他小心地看了看柳克寒,柳克寒脸上扬起和善的笑:“我刚才看他给你刚发的那条状态点了个赞。”
      景涵一听,本能低头去翻朋友圈。
      
      给他点赞的人实在是太多了,眼花缭乱,一时间难以辨认。
      景涵怕冷场,只得暂时先放弃:“柳老师您也认识他呀?”
      
      柳克寒笑了笑:“我老婆也姓梁,是本家。”
      说完这句,他便结束了这个话题。
      彼此并非太多熟悉的关系,有些话题点到为止即可。
      
      景涵上了车,再次点开朋友圈。这一回,在一大片人名里面,他终于找到了那个极其不明显的“liang”。
      
      景涵握紧了手机,点进那几个字母里,将对方空空如也的朋友圈看了又看。
      他说不好自己做这些有什么意义,但刚才因为徐立新的话凝在胸膛口的某种情绪,好像一下子就淡了。
      
      ·
      
      景涵回家,从客房的箱子里翻出陶亦佳学校的家长证,匆匆下楼。
      临出门的时候,想起这个小区门禁严格,外卖之类的很难送到里面,便走到冰箱旁,拿起便签纸匆匆写了点目前缺少的做饭的必备用品,准备回来途中去超市买。
      
      楼梯上传来一阵脚步声。
      景涵抬头,看到梁靳林正从楼上下来。
      男人换了一身较为休闲的西装,这使得他身上那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弱了很多。
      
      两人对视了片刻,梁靳林的目光往下,落到了他的手上。
      景涵低头,这才意识到握在手里的笔并不是自己惯常用的那支。
      
      那笔他用了挺久,昨晚写到最后几笔的时候没什么水了。
      本打算今天买只新的。
      
      这难不成……是梁靳林的笔?
      可是他的笔怎么会在这里?
      
      景涵没多想,匆匆将便签塞到口袋里后,他走向梁靳林:“你要出门吗?”
      梁靳林:“嗯。”
      景涵提起背包:“方便带我一下吗?”
      那学校的地址貌似和这个小区在同一区里,想来应该不大远。
      
      梁靳林看着他,眉头慢慢拧了起来,那样子显然就是很不方便的样子。
      
      OK,Fine,此路不通换下一条:“或者,你借个车我,我自己开过去也成。”景涵解释了一下原因,“我妹在学校里出了点事,要我过去解决一下。”
      
      这边小区住户并不多,每一户都有专属的地下停车场。
      景涵那天来的时候看到属于梁靳林家的停车场上停了好几辆车。
      其中有两辆看起来很低调,开一辆去学校应该问题不大。
      
      梁靳林闻言顿了几秒,转身从门厅橱柜的抽屉里取出一个车钥匙:“走吧。”
      
      到车库后,梁靳林走向其中看起来最毫无特色的一辆。
      灯闪了一下,解锁了。
      
      就在景涵以为梁靳林的下一个动作会是将手中的钥匙丢给他的时候,梁靳林按开车门坐了进去。
      景涵:“???”
      梁靳林手撑在方向盘上:“在不确定你的技术如何之前,我是不会让你开车的。”
      
      言外之意,怕景涵把他的车撞坏了。
      景涵承认,他开车技术确实不咋的,上半年还因为追尾的事情上过热搜。
      
      “愣着做什么,上来。”
      “好。”
      “地址。”
      景涵飞快报了一个地址。
      
      男人踩着油门的动作顿了一下,转过头来看了下景涵。
      景涵眼里一片茫然:“怎么了?”
      梁靳林薄唇动了一下,最后还是没有说话,安静把车开出了地下车库。
      
      两人这么干巴巴坐在一辆车里,梁靳林还没有开音乐,气氛实在是有些尬。
      景涵的手指摩挲着手机的外壳,不由自主又点开了微信朋友圈。
      
      目光再次落到“liang”上,他忍不住勾了勾唇角。
      
      梁靳林看到了:“你在高兴?”
      景涵唔了声:“是么?”
      “你在笑。”
      
      景涵愣了一下。
      他确实在笑,虽然不大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忍不住笑。
      他不好描述这种心情,沉默地在脑中组织着语言,想着该如何给梁靳林解释自己这种突然的情绪。
      
      愣怔间,男人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到了。”
      景涵本能往外看:“这么快?”
      感觉才出了小区两三分钟。
      
      四处张望过后,景涵发现了一件极其尴尬的事情。
      这学校离自己现在住的这个小区,只隔了一条马路,平面垂直距离大概只有……500米吧。
      
      景涵回忆起刚才梁靳林那个表情,心道对方一定觉得自己又矫情又事儿逼。但这事真不能怪他,上次陶亦佳办报到的时候,他正在赶戏,是徐立新帮忙去的。
      
      梁靳林手搭在方向盘上,转过头来看他。
      景涵越发不好意思起来,只得随便说些什么来打破这种尴尬的局面:“谢谢你送我。”
      
      话音刚落,就看到男人皱了下眉。
      他心里哎呀了一声,但来不及再说些什么,梁靳林已经比他更早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你也去吗?”景涵飞快下车,三两步追了上去。
      “我不能去?”
      
      景涵带了口罩,微长的刘海半遮着眉眼,眼里印着夕阳细碎的光:“我的意思是,这并不是什么好事,搞不好还要挨骂,我一个人去就好了。”
      
      梁靳林则背着光,目光显得特别深沉,他看了景涵好一会,久到门卫从传达室里探出身,用好奇的目光望着两人,疑惑他们到底怎么回事。
      
      “你妹妹是你的家人。”
      梁靳林抛下这么一句话,比他更先一步踏进了学校。
      
      ·
      
      陶亦佳正在班主任办公室门口等景涵。
      一看到景涵,她原先惨淡的脸生动了起来,只一双眼里,布满了委屈。
      
      仿佛只要景涵说她一句什么,就能滚下泪来。
      景涵走过去,揉了揉她的脑袋,小姑娘立刻把头靠到了他肩膀上。
      景涵的手顺着滑下来,拍了拍她的肩膀。
      
      陶亦佳并非他亲妹妹。
      她是母亲离婚再嫁的男人带来的孩子。
      
      景涵和继父关系很一般,和这个妹妹却还不错。
      上半年继父醉驾撞死人后,他便成了这个小丫头唯一的“亲人”。
      
      “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吗?”
      老师在电话里已经简单说过陶亦佳打架的事情,是因为有几个女生当面嘲讽她是劳改犯的女儿。
      感情上景涵并不觉得陶亦佳有很大问题,但是在学校里确实不可以这么冲动。
      
      “我没错。”陶亦佳站直身体,双唇抿的紧紧的,“反正我是不会向她们道歉的。”
      
      景涵:“……”
      他压着嗓子,轻声却不失严厉说,“不管何种情况,先动手打人就是不对。”
      
      “谁让她们骂我,难道我活该被骂?”
      “你可以选择骂回去。”
      
      陶亦佳:“……”
      景涵:“说不过就动手,这算什么?你不是最讨厌你爸爸的行为么,可他为什么会做出那样的事情,还不是因为那人趁他喝醉挑衅他,他一时没忍住就冲动地撞了过去?”
      
      “你这样,和你爸爸又有什么区别?”
      陶亦佳这一回没有嘴硬。
      
      被戳到最软的肋骨,她眼眶里一直凝在那没有落下来的泪终于滚了下来。
      景涵:“……”
      僵持了会儿,景涵慢慢从背包里拿出一颗糖,递给陶亦佳。
      
      陶亦佳吸了吸鼻子,嘟囔着说:“哥,我不是小孩子了。”
      景涵抓住她手,把糖放了进去:“大人也是要吃糖的。”
      陶亦佳瞪他。
      
      景涵曲拳,微微俯身过去,凑在陶亦佳耳边:“下回要打架,至少让她们先动手,就找不到你的错了,对不对?”
      陶亦佳:“……哥你这样是在带坏我。”
      话虽这么说,她还是擦掉眼泪,对着景涵弯了弯眼睛,然后拨开糖纸,开始吃糖。
      
      刚才围绕在兄妹两周围的那种僵持瞬间没了。
      景涵微微松了一口气。
      
      回忆起刚才小言的话,他不由烦恼起来,如果不用这样的方法,该如何跟这些处在青春期的小姑娘相处?
      
      “那个家伙是谁啊?”陶亦佳拉回景涵的思绪,在他的目光中用下巴点了点站在远处的梁靳林。
      
      男人目光淡而薄凉,半倚在距离他们七八步远的地方,许是感觉到了陶亦佳的目光,抬起眼皮冷冷看了他们这边一眼。
      景涵极明显的感觉到陶亦佳因为这一眼,身体哆嗦了一下。
      
      这时,办公室的门从里头打开了,陶亦佳的班主任吴群站在那:“陶亦佳你家里人来了没?”
      陶亦佳指指景涵,景涵只得扯了个笑容,上前。
      
      吴群是个上了年纪的中年男人,这个年纪的男人很少关注娱乐圈,并不知道站在自己面前,这个眉眼分外俊秀的小伙子是个当红明星。
      他瞥了下景涵:“进来吧。”
      
      吴群看景涵的时候,景涵也在观察他。
      对方头有些微秃,眼皮耷拉着,眼尾都是深深的皱纹。
      但眼睛却出奇的锐利,看人的目光中透着精明。
      
      看着就不好应付。
      
      景涵高中毕业后直接参加选秀进了娱乐圈,彻底告别学校。
      即便后来学习表演,也都是公司专门安排老师集中培训,可以说,他离这种正儿八经的学校环境非常远了。
      
      这是他第一次用“某人家长”的身份来学校。
      即便非常有表演经验,但人生不是演戏,面对着这种看起来贼严肃的老师,他感觉自己又回到了那段被训被教育的高中时光里。
      
      景涵紧了紧垂在一旁的手,往办公室里走去。
      
      刚迈开腿,手腕突然被握住,景涵扭头看过去,身旁突然多了一道高大的身影。
      原先距离挺远的梁靳林不知什么时候已站到了他身旁,甚至比他更早一步踏进了办公室。
      
      吴群:“这位是?”
      景涵来不及回答,梁靳林已沉声开口:“陶亦佳家长。”

  • 作者有话要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