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第七章 ...

  •   
      佛陀番外六/图苏著
      
      容尔从凤来殿出来后,没有立刻回栖云山。
      
      他想他的小徒弟了。
      
      他用隐神诀到了青丘,来到了花浓的狐狸洞。现在,还不是让她看到自己真身的时候。容尔如是想。
      
      没成想,他扑了个空。花浓不在狐狸洞。
      
      他用术法探了探花浓的气息,青丘方圆十里都没有她的踪影。
      
      容尔嘟哝了一句:“莫不是...她又下凡去了?”而后,捻了一个咒语飞回了栖云山。
      
      冰山雪莲本就生长在极寒之地,采摘下来极易损坏,如今又寻不见花浓。故而容尔将凤峙留下来的那些个珍稀药材放在了栖霞洞里的万年玄冰上。
      
      容尔的脑子里此时全是花浓在凡间生产那日的画面,鼻息间似是还能够嗅的到那日的血腥味。花浓苍白的面庞,因疼痛咬破的唇瓣,额头上冒出的冷汗都深深的印刻在他脑中。
      
      他慢慢的握紧了拳头,眼神变得坚定起来。
      
      无论如何,他都不要让她再经历那般苦楚。
      
      容尔用水镜寻她的身影。
      
      她果然是又下凡去了。
      
      *
      
      花浓上次从凡间回来,顺便挖了五坛桃子酒回来。许是桃子酒的诱惑太大了些,一个没把持住,将那五坛桃子酒饮了个精光。
      
      她喝的酩酊大醉。
      
      一觉睡醒,她已经不知道今夕是何夕。
      
      她睡醒之后,想着自打从凡间回来,还没有见过师傅,再加上她有一肚子的疑惑想问他,梳洗打扮了一番便去了栖云山。
      
      栖云山一如她上次来时那般,师傅没在。
      
      “莫不是,师傅又去游历人间去了?”
      
      “还是说,凡间那个释然,当真是师傅?”
      
      花浓嘟哝着向凡间飞去。
      
      好巧不巧,她刚飞离栖云山,容尔的神识就从凡间回来了。
      
      花浓轻车熟路的来到庆国境内,施了一个隐身诀,朝着芳华院飞去。
      
      离芳华院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花浓就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
      
      她顿下步子,用术法探了探芳华院的动静,隐约听得几声悲怆的哭喊声。
      
      那声音,好像是念浓的。
      
      花浓的心里一阵慌乱,身形似一道疾风般,朝着芳华院飞去。
      
      芳华院越来越近,哭喊声也愈发的清晰。
      
      花浓怔怔的站在芳华院门口,牌匾上挂着的白绫刺痛了她的眼睛、她的心。
      
      念浓悲怆的哭喊让她喘不过气来。
      
      她上次下来的时候,他的身体还是很健朗的。她不过是喝醉了酒睡了一觉,怎么一觉醒来他就...没了呢。
      
      花浓双目有些失神,踉跄着走了进去。
      
      芳华院里,杏花树下,那块墓碑上除了花浓,又新添了一个名字——容尔。
      
      念浓跪在墓碑前面,哭的不能自已。
      
      花悠然老态龙钟的站在一侧,脸上尽是悲悯的望着那块墓碑,嘴里喃喃道:“你个老秃驴,终究是比我先走一步。到了下面,对我妹妹好点。还有,别走太快了,等等我。”
      
      看着念浓哭的那么伤心,她心里也开始不舍、伤心起来。花浓隐着身,蹲在了念浓身侧,伸出手一下一下的抚着她的秀发。
      
      她始终没来得急见他最后一面。
      
      花浓想着,竟也流下了眼泪。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