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3、22.悬壶济世悬济堂 ...

  •   悬壶济世悬济堂/图苏,首发时间:2020/06/24
      
      他们一行人穿过热闹的街巷,来到了一条较为破落萧瑟的街道,道路两旁,只有三三两两的买菜翁在摆着菜摊,低矮破落的老房子连墙皮都有些脱落,斑驳不堪,丝毫没有方才街道的繁华喧闹。
      
      不多时,他们就来到了一间医馆门前,一间开在贫民窟的医馆——悬济堂。
      
      但凡是南山所到之地,都在贫民窟开着一间悬济堂。待他离开,他会招一些医术尚佳的大夫代为管理。他外出游历这些年,大大小小的悬济堂在南宸大抵开了四五十间。若不是他这个南山亲王还有旁的营生,这四五十间入不敷出的医馆早就把他耗死了。
      
      “感觉如何?”南山带着花悠然来到悬济堂门前,顿下步子,扭头问他。
      
      花悠然抬眸仔细审视了一番,眼前这间医馆,单单从外面看,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一间门面,若不是有悬济堂这块招牌在,甚至与周边的民居无异。唯一与这条街道格格不入的,就是悬济堂这块牌匾。
      
      花悠然收回打量的目光,说:“字写得很好,苍劲有力的同时又不失潇洒飘逸。”
      
      南山听完,嘴巴都要咧到后脑勺了,轻哼了一句:“算你识货。”而后,迈着嘚瑟的步子踏进了悬济堂。也难怪他如此兴奋,南宸所有的悬济堂,都是他亲自提的字,可这是他第一次听到有人夸他的字。南宸学子大多推崇的是平和端庄又中规中矩的楷书,他这种自成一派笔走蛇龙的的飘逸潇洒的风格倒真没几个人懂的欣赏。
      
      可今天,花悠然懂他,这让他很感动。
      
      花悠然跟在他身后也走了进去,房间里却是大有玄机,与他方才想象的老破小丝毫不沾边,三间房子打通成一大间,看诊抓药很是宽敞,里面的墙面明显是翻修过的,也并不像外面那般斑驳破落。这是让花悠然眼前一亮的。
      
      悬济堂里有三五个排队抓药的,南山进去径直走过去,用手指敲了敲柜台的桌面,弄出了些声响出来。
      
      负责抓药的王医官看到了站在柜台前的南山,喜出望外的喊道:“主...”
      
      主子还没喊出口,南山就拍了拍他的肩膀,打断了他的话,而后对他挤眉弄眼一番,才开口说:“你们主子呢?”
      
      王医官看到站在南山身后不远处的花悠然,心中当即明白,他家主子这是不愿在此人面前暴露自己的身份。
      
      “我们主子在里面施针,公子稍等片刻。”毕竟跟在南山身边好几年了,这点默契还是有的。他反应的还算迅速,就连嗓门都特意大了几度,足以让正在里面施针的郑医官和一旁的花悠然听个清楚。二则,也可以给郑医官一个反应的时间。
      
      郑医官自是听懂了王医官的提示,可他此时却当真抽不开身,他现在正给一位重病患者施针,稍有不慎,便有性命之忧,故而他万不可分心,所以迟迟没有回应。
      
      没有等到郑医官的回应,王医官便将南山和花悠然领至一旁休息。“二位公子,稍待片刻,我们主子马上出来。”
      
      南山微微颔首,他才又返回到柜台,继续抓药。给病人抓完了药,郑医官还没出来。南山倒没有半丝不耐烦,他正在逗花悠然怀里的花浓。王医官站在柜台处,借着整理药材,时不时就朝着南山所在的方向瞟一眼。
      
      让他惊讶的是,他家主子那个万年冰山竟然对着那个小娃娃展露了笑颜。更让人惊讶的是,那个小娃娃还伸手揪了他家主子的胡子,他家主子还乐呵呵的,丝毫没有想要躲避。
      
      南山亲王不喜孩童。这是京城里所有的达官显贵都知道的一件事情。
      
      相传,南宸一年。
      
      皇宫御花园设宴,受邀官员携妻眷参加。赏花途中,盛丞相家的小儿子盛安调皮捣蛋,趁着盛丞相和旁人寒暄,自己一个人不知溜到了哪里。后来,盛安是被南山亲王冷着一张脸揪着他的衣领扔到了盛丞相面前。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他尿到了南山亲王的衣袍上。
      
      从那日起,南山亲王极其厌恶孩童。
      
      王医官看着此时正在与孩童逗趣儿的南山亲王,眼神里尽是不可思议。
      
      王医官想的正入神,郑医官搀扶着一位病人从里面出来了。
      
      郑医官看了一眼南山,并没有马上赶过去。他将那位老伯送到门口,高声道:“老人家,明日还是这个时间,你来寻我,我继续为你施针。”
      
      送走了悬济堂最后一位病人,郑医官洗了手,才朝着南山他们走去。
      
      王医官见状,连忙上前接过郑医官擦手的帕子,而后对着郑医官说:“先生,这位南公子有事寻你,已经等候多时了。”
      
      郑医官这才朝他们走过去。
      
      花悠然将花浓安顿在凳子上,自己站起身,南山也跟着站起来。
      
      郑医官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南山,而后问道:“不知南公子寻我可有要事?”
      
      “这是必然,此次我是带了好宝贝来的,郑先生不若给掌掌眼?”
      
      话落,南山卸下背上的背篓,掀开上面的麻布,一簇簇褐红色的灵芝映入郑医官眼中。
      
      原本漫不经心的配合南山演戏的郑医官忽然瞪大了双眼,一把接过他手中的背篓,而后对着王医官招手,两个人耳语研究了好一会儿,才道:“这...这简直是人间极品。不知主..不知公子是从何处寻寻得?”
      
      南山没有回答郑医官,反而对着花悠然挑了挑眉,才道:“那依二位看,这灵芝,多少银钱一株最为合适?”
      
      二位医官再次耳语好一阵儿,而后郑医官对着南山伸出一根手指,道:“白银一...一千两?”
      
      南山随即皱起了眉头,王医官见状,连忙改口:“这么大个头的灵芝,千年难遇。古语有云:‘物以稀为贵’,白银一万两一株。”
      
      南山这才满意的点点头,侧目望向一旁的花悠然。
      
      花悠然早已经呆滞掉了,在他听完郑医官出价一千两后就已经傻掉了。
      
      他知道此次采摘的灵芝与一般灵芝不同,可没想到,一株可以卖这么多钱。原本以为,这一株能卖一百两就已经到顶了。
      
      可现在,白银一万两。
      
      他长这么大,见过最多的钱也就是花飞白还在世时积攒下来的几百两银钱。
      
      “如何?卖不卖?”南山见他没反应,就用手肘戳了戳他的胳膊。
      
      花悠然回神,稳了稳心神,才道:“卖。”而后,他也卸下自己背上的背篓,白团子趁机一跃跳到了花悠然怀里。
      
      郑医官与王医官没想到花悠然的背篓里还有趴着一个毛茸茸的东西,正要伸手去接的时候,白团子忽然跳了出来,倒是吓了他们一跳。
      
      白团子漠然的瞥了他们一眼,在花悠然怀里寻了个舒服的位置轻声哼唧起来:“灵芝里都是我爹的灵力,一万两一株真是便宜你们了。”
      
      二位医官分别把他们二人背篓里的灵芝倒在了竹扁山,数了好几遍,十三株。
      
      南山似是等的有些不耐烦了,踢了郑医官一脚,催促道:“这都数了八百遍了有完没完了?拿钱去。”
      
      郑医官这才停了手,摸着后脑勺赧然一笑:“二位公子稍等,我去去就来。”说完,便朝着后堂跑去。
      
      十三株灵芝,每一株一万两,总共就是十三万两。悬济堂是没有这么大的银钱流水的,郑医官只能去从南山的府上拿钱。
      
      从悬济堂的后门出来,就是南山在溪川郡置办的宅子的正门。这是南山初来溪川郡时,特意选的地址。
      
      郑医官很快跑到了南山的府邸,素日里南山不在府上,府中所有的银钱开支都是由管家在负责。
      
      郑医官一路小跑到大厅,掐着腰喘着粗气对管家说:“福伯,快给我拿十三万两银票来,王爷在悬济堂急着要呢。”
      
      说完,他才拿起茶壶咕咚咕咚的喝了好大一通,像莽汉一般,丝毫没有斯文可言。
      
      “多少?”福伯像是没听清楚一样,瞪大了眼睛问。
      
      郑医官再次重复:“十三万两。”
      
      福伯听完立马跑去账房,一边跑一边嘟囔:“老天爷啊,王爷是又惹出什么祸事来了?”
      
      郑医官听见了笑着对福伯的背影喊了一声:“福伯放心,王爷这次没惹祸,是好事儿。”
      
      很快,福伯拿了银票过来,一张十万两,三张一万两,递给郑医官,并且再三追问:“王爷当真没事儿?要不要我与你一同过去?”
      
      郑医官:“福伯你就放心吧,王爷好的很,一根汗毛都没掉。王爷还等着要,我先赶过去了啊。”
      
      话音未落,郑医官已经跑出去好远。
      
      郑医官回到悬济堂的时候,没有马上冲过去,而是在后堂正了正衣冠,调匀了气息,才从容不迫的迈着步子走了过去。
      
      “二位公子久等了,这是我们方才谈好的价格,你们数数。”郑医官从怀里抽出还没攥热乎的银票递到了南山手里。

  • 作者有话要说:  预收文,《师大爷,被我拐跑了》,感兴趣的可以先收藏,这本完结开。
      桑漪,京城首富独女,顶顶有名的娇小姐,打小便是蜜罐儿里养大的,只是娘胎里带了病,自小身体便不好。她小时候,有个算命的说过,她活不过十六岁。
      眼瞅着桑漪就要十六了,身体越发的不好了。这个时候,当朝太子抬着聘礼来桑家下了聘。他要迎娶桑漪为太子妃。桑父一开始没想答应。可太子允诺,只要桑家助他顺利继承大统,他便差宫里最厉害的御医给桑漪瞧病。桑父这才同意了。
      不曾想,太子是个狼心狗肺的。挖空了桑家几辈子攒下的银钱不说,还眼睁睁的瞧着桑漪缠绵病榻、吐血而亡。
      新仇旧恨,养好了身体才能报不是。
      重活一次,桑漪早早的带着银钱和父母离开了京城这个虎狼窝,还拜了栖云山的神医为师。
      不过,看着那个日日为她煎药的谪仙一般的师大爷有点心动是怎么一回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