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7、16.扒皮抽筋熬汤喝 ...

  •   扒皮抽筋熬汤喝/图苏,首发于2020/06/07.
      
      花念浓一边哼唧一边将那赤蟒引到了离凤峙不远的地方:“救命啊小师叔,我打不过它。”
      
      不待凤峙回应,那条赤蟒就趁着花念浓向凤峙求救的这个时候,对她发起了猛烈的攻击,用身体紧紧的缠住了她。
      
      花念浓瞬间呼吸困难,一边挣扎一边将目光挪道凤峙站的方向哼唧个不停。
      
      “小师叔,小师叔,快救我。”
      
      南山和花悠然也听到了她惨烈的哼唧,顾不得害怕就跑了过去。
      
      花念浓又惨叫了一声:“小师叔。”
      
      话落,花念浓再次看向他的方向,已经没有人了。凤峙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那条赤蟒的身侧,一个挥袖过去,一团火红的光团将她包裹着保护起来,而后,凤峙转了转掌心,那团光团发出更加耀眼的光芒,随即传来赤蟒一声吼叫,南山和花悠然听到声响,抬眼望过去的时候,刚好看到那条赤蟒化成一片一片的碎片。
      
      他们诧异的顿下步子,看向对方的眼神里充满了不可思议。他们没有想到眼前这个白团子又这么大的威力。
      
      待在结界里的花念浓也被眼前的这一幕给惊呆了,那么大一条赤蟒,他仅仅是动了动手指头,它就灰飞烟灭了。想到这里,她望向凤峙的眼神里多了几分崇拜、和讨好。
      
      俗话说,背靠大树好乘凉。而她这位小师叔,在这八荒六合,不仅地位尊崇——一代天君,而且法力高深莫测。她决定了,以后,她一定紧紧的抱住她这位小师叔的大腿。
      
      凤峙察觉到她的眼神,没有理会。他隐着身走向花念浓,褪去了包裹着她的结界。而后,他拿出方才刚刚净化过的赤蟒的妖丹,趁她不备,一把塞/入了她口中。
      
      “唔。”花念浓哼唧了一声,咽下去了。
      
      “小师叔,你给我吃的什么呀?”她吧唧吧唧嘴,试图品出一点味道来辨别她方才咽下肚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凤峙的唇角微微勾起一抹弧度,对着她莞尔笑道:“补气血的丹药罢了。”他方才落下来的时候,便隐隐觉得钩吾山上有一丝莫名熟悉的仙气。就连那赤蟒体内,也有几分那人的气息,直到他探查到花悠然背篓里的那几株灵芝,心中才约莫猜到了大概。
      
      几万年前,师傅鸿钧老祖还在的时候,钩吾山里的上古凶兽饕餮凶性大发,吞食了附近好几个村子的人,此事上达天听,师兄容尔奉命前来钩吾山诛杀妖邪。钩吾山一役,上古凶兽饕餮虽然被容尔封印于蛮荒之地,可容尔的面容俱损,养了好些年才恢复如初。
      
      钩吾山地势奇特,山上盛产玉石,山下盛产铜矿,很少长出千年灵芝这样的神草。可如今,钩吾山上的的确确长出了一簇一簇的千年野灵芝。凤峙好奇,便特意查探了花悠然的背篓,通过那株破碎灵芝的碎片,他查探到了一丝容尔的气息。
      
      钩吾山之所以长出了千年野灵芝,应是当年容尔与饕餮一战,残留下来的仙气促成的。如此这般,一切就能都说的通了。容尔残留下来的仙气滋养了钩吾山上的灵芝,所以灵芝里会有他的些许气息。而那赤蟒体内容尔的气息,大抵是它无意间食用了灵芝,所以灵力大增。南山踩碎了那株灵芝,赤蟒嗅到了味道,前来查探,发现了采摘灵芝的花悠然和南山,所以有了后来他们在水镜里看到的画面。
      
      白泽是上古神兽,体内的气息不仅独特,且滋养万物。而花念浓是容尔的子嗣——白泽幼崽,秉着不浪费的原则,所以,那条赤蟒灰飞烟灭之际,凤峙顺手收了它的妖丹,净化之后,给花念浓服了下去。
      
      花念浓随即便运气查探,即使现在她体内有凤峙种下的封印她法术的结界,可她运行法力的时候,依旧有一股充盈的真气从丹田遍及全身。她满心喜悦,一把跳到凤峙的胳膊上,蹭着他的胸口哼唧个不停:“小师叔,你真好。”
      
      凤峙垂眸看了一眼粘在他胸口撒娇的白团子,唇角的弧度发散的更大了。他伸出手,摸着她的小绒毛,低声说了一句:“好好照顾自己,我走了。”
      
      不待她回复,凤峙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仿佛从来没有来过一般。花念浓哼唧着四处张望一番,都没能寻到他半缕痕迹,一时间,她有些说不上来的失落。
      
      就在这个时候,南山和花悠然跑到了她面前。因为凤峙的离去所产生的一抹感伤,因为花悠然的到来,在花念浓的心中尽数消散了去。不待花悠然反应,她一个跳跃,便跳到了花悠然的肩头。
      
      “小舅舅。”花念浓蹭着他的脖子,哼唧哼唧。
      
      花悠然自是听不到她的哼唧声,将她从肩膀上抱下来,将她从头到脚看了一遍,见她身上没有伤口才松了口气。
      
      南山也好奇她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揪起她脖颈处的绒毛一把将她从花悠然怀里抢到了自己怀里。
      
      花念浓正软趴趴很是享受的趴在花悠然怀里小憩,忽然感觉背上皮子一紧,她吃痛哼唧了一声,再一抬眼,就落入了南山的手里。
      
      她怒目圆瞪,发出哼唧哼唧的抗拒声,一直用头上的角抵着南山的胸口,不想离他太近。
      
      南山发觉出她的抗拒,握住她头上的角一把将她提起,悬在半空,眼睛微微眯起,口中说着威胁的话语:“小东西,信不信我将你扒皮抽筋熬汤喝?”
      
      花念浓听了他的话,爪子扑腾的更厉害了,奋力挣扎着想要逃脱他的魔爪。
      
      “混蛋,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若是没有我,你早被那赤蟒吞入腹中了。早知如此,就该让那赤蟒一口吃了你。”花念浓一边挣扎一边哼唧。
      
      他们虽然听不懂她的兽语,却也能感受到她的急切。
      
      南山以为方才她再求饶,便得意洋洋的说:“害怕我了吧?”
      
      而花悠然漠然转过身看了他一眼,将悬在半空中的白团子又抱回了自己怀里,而后,对着他说了一句:“是它救了我们,你别吓它。”

  • 作者有话要说:  南山:扒皮抽筋熬汤喝。
    凤峙:拉出去砍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