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2、11.采灵芝 ...

  •   第三次了/图苏,首发于2020/5/12.
      
      南山像一只野猫一样,身形矫健,很是敏捷。
      
      他起身后,朝着花悠然走近了两步。
      
      花悠然趁机从头到尾打量了他一遍,他很高。花悠然已经很高了,可是与他一比较,他也才到他的鼻尖,再加上他满脸的胡髯,抬眸望过去,竟有几分压迫感。
      
      南山在离他一臂距离的时候,停下了脚步:“方才可是在寻我?”他又问了一遍。
      
      花悠然听着他带着尾音上翘的话语,依旧没有回答他,只是将盛着饭菜的餐盒递给了他。
      
      南山接过,花悠然转身便要离去。
      
      南山冲着他的背影喊了一声:“为何要送我这些与我?”
      
      花悠然没有回头,只是顿了顿步子,说道:“今日做的有些多了。”话落,他又继续前行。他要赶紧回去,花浓一个人在家睡着,若是醒了见不到他她会害怕。
      
      南山望着他渐行渐远的背影,鼻息间还萦绕着饭菜的香味儿,胸腔里忽然感觉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原本他打算着,喝完玉葫芦里的酒就回溪川郡好生休息几日的。可现在,他改变主意了。
      
      就在花悠然的背影消失在拐角的时候,南山快步的跟了上去。
      
      第二日天蒙蒙亮,花悠然又伴着鸡鸣声睁开了眼睛。他身侧的花浓睡的正熟,花悠然轻轻的起身,下床,离开。
      
      前些时日他上钩吾山采药,在山上发现了一些拳头大小的灵芝,如今已经过了好些天,那些灵芝应该又长大了些,他要去采回来,拿到溪川郡去卖。
      
      宿在桌子下面的小白休息了一整夜,闹腾的厉害,花悠然走一步,它就摇摇尾巴跟一步。
      
      他蹲下来,顺了顺小白脑袋上的毛,低声说:“乖乖帮我看家。”
      
      小白哼唧了两声,又重新回到桌子下面趴着。
      
      花悠然从院子里拿了背篓,带上门,刚转身一个跨步,他就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一个趔趄往前了好几步才稳住身形。随之而来的,是一声吃痛的喊叫:“嘶。”
      
      花悠然盯着那个半躺在地上倚靠着自家墙院和衣而卧的男人,蹙紧了眉头。因为有花浓在,家门口一直被他收拾的很干净。所以方才他也没注意脚下,就被他的腿的绊了一下。
      
      南山吃痛的睁开眼睛,伸出手揉着方才被花悠然踢到的小腿:“你是不是踢我了?”
      
      “第三次了。”花悠然蹙着眉头,冷不丁的说了一句,说完,他就往钩吾山方向去了。
      
      “什么第三次了?”南山见状,连忙起身,跟了上去。
      
      花悠然停下来:“你已经吓我三次了。”
      
      南山失笑,花悠然有些赧然,一只手紧了紧背在背上的背篓,抿了抿唇,加快了脚步。天快要大亮了,他要赶紧上山去,免的那几株灵芝被旁人摘了去。
      
      南山本来就是冲着他来的,见他加大了步子,他也调整了步伐紧紧的跟在他身后。感觉到身后那人跟着自己,花悠然的脚步微滞片刻又恢复正常,继续往钩吾山上爬去。
      
      他快,他也快,他慢下来,他也紧跟着就慢下来。不过一会儿的功夫,花悠然已经有些气喘嘘嘘了,可他身后的那人,竟还能悠闲的哼着小曲儿,这让花悠然心生挫败,以他现在的脚力,根本就甩不开他,这般想着,一股无力感袭来,早知道他如此粘人,昨晚就不该给他送吃的。
      
      终于,花悠然有些按捺不住了。“你总跟着我做什么?”
      
      南山见他终于停下来与自己说话了,顿时喜笑颜开,脸上的胡须都皱到一起,看的花悠然直皱眉。
      
      “圣人有云: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你赠我食物,我自然是要报恩的。”
      
      花悠然沉默了一瞬,又开口说道:“我不需要,上面的路不好走,你快些下山去吧。”
      
      南山仿若未闻,依旧跟在他身后。
      
      方才花悠然所说的上面的路不好走的话语,并非全是想要赶他走的托词,上面的路当真是不好走。饶是他自小生活在这里,每次爬上去,都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钩吾山长满了郁郁葱葱的树木,终年阴暗潮湿,越往上走,越不好爬上去,山上长满了青苔。稍有不慎,一脚踩空,便会落得个粉身碎骨。所以,纵然钩吾山就在溪上村的后面,村民们也只是敢在钩吾山的山脚采摘些什么东西,鲜少有人敢爬过半山腰。
      
      南山一直跟在他身后,爬过半山,他明显的感觉到花悠然的速度肉眼可见的慢了下来。
      
      花悠然知道身后的那人还一直跟着自己,可他如今分不出心思来应付他,他一手握着藤蔓,一脚踩着石块正在全神贯注的朝着峰顶爬。
      
      南山抬头望了一眼,没把花悠然方才的话放在心里。结果一脚踩上去,他就被石块上的青苔滑了个屁股蹲,若不是他自小习武反应机敏及时抓住了散落在一旁的藤蔓,他早已经和方才的掉下去的石块一样,被摔的粉身碎骨了吧。南山心有余悸的攥紧了手里的藤蔓。
      
      花悠然听到声响,寻了一处开阔的石块,站上去,才敢回过头去看他。
      
      “没事吧?”他眼神中带着几许担忧。
      
      南山几经挣扎,终于寻了一个落脚点。“没事儿。”他惊魂未定,额间都渗出了丝丝冷汗。
      
      “把手给我。”花悠然调整了一下姿势,小心翼翼的对他伸出了手。
      
      南山没有犹豫,两个人合力而为,终于,南山也爬到了花悠然所站立的那块较为开阔的石块上。
      
      “方才,你就不怕我将你坠下去了。”南山问道。
      
      花悠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自顾的说道:“我提醒过你,不要跟来。”
      
      他们又往上爬了一会儿,到了一处相比方才峭壁一般的山体平坦了许多的开阔地带。花悠然卸下背上的背篓,开始采药。
      
        
      
      南山素来喜欢游历山川,常年出门在外,难免磕磕碰碰,故而他对这些草药也十分的熟悉。他很不见外,纵然现在花悠然一句话都没有与他说过,他也很自觉的帮他采药。两个人一前一后,没一会儿就采了大半个背篓的草药。
      
      采完今日的草药,就在男生以为她该下山的时候,花悠然转身朝着另一个方向去了。南山有些不解,朝着她去的方向望去,尽是枯木杂枝。他抬脚跟了上去,带着些许疑惑问道:“此处一片荒芜,尽是枯木,一株草药都寻不到,来这里干什么?”
      
      花悠然没有理他,巡视着四周,寻找自己刻在树上的印痕。脚下的枯树枝被他们二人踩得吱呀乱响,南山就在他身侧打转,像小白一样。
      
      “寻到了。”花悠然低吟了一句。南山更加疑惑了,跟在他身侧,刚想问他在找何物?脚下下异样的触感让他止了声音。他好像踩碎了什么东西,因为他听到啪嗒一声。南山低头查看,刚要抬脚,花悠然清冷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中。
      
      “别动。”
      
      有了方才差点坠入山崖的教训,这次,他很听话,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有些紧张的盯着花悠然问道:“我踩到了什么?”花悠然没有理她,蹲下身来。用手扒开他脚边的枯叶。而后,一把将他拉到一旁的空地上,他继续扒拉着那些枯叶。三两下,一株株灰褐色的脸盘一样大的灵芝映入他们二人的眼中。
      
      就连南山,也被惊讶到了。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灵芝。
      
      “哇。”
      
      一声惊呼之后,他蹲下来,看着那株方才被自己踩得稀巴烂的灵芝心痛不已。花悠然小心翼翼的,将这些都采进了自己的背篓里,就连南山踩碎的那株也没有放过。
      
      采摘完这些灵芝,花悠然见他还捧着一块灵芝碎片惋惜,他顿下步子,对着他的后脑勺说了一句:“走吧。”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