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本文接《万千佛陀不抵你》。
      
      释然是老死的。无病无灾的活了九十九岁,在他生日的那天晚上,在睡梦中逝去了。
      
      他走的很安详。
      
      在他圆寂的一瞬间,一道白光闪过,容尔的神识从他体内飞了出来。
      
      容尔半透明状的飘在半空,怔怔的看着他的原身,脑内闪过他这一世所经历的种种。他时而莞尔,时而蹙眉。
      
      待他回味完这一生,外面已然天光大亮。
      
      “爹爹,起床了。”
      
      一声娇柔清脆的喊声使他回神,他转头朝门口望去,念浓推门进来了。
      
      念浓走过来的时候,他连忙侧身躲闪。他好似忘记了他如今只是一缕神识,念浓是看不见他的。
      
      他看着念浓穿过他的身体,径直走向床前。眼底闪过一丝无奈,飘了过去,静静的跟在她身后。
      
      花念浓来到他的床前,先是轻轻的唤了他几声。“爹爹?”花念浓一开始还以为他在与他闹着玩。
      
      见他没反应,又用手触了触他的肩膀。
      
      可他还是没有反应。
      
      花念浓这才有些慌了。
      
      她伸出手指探他的鼻息,无意间触到他的肌肤,已经凉了。
      
      花念浓打了个踉跄,容尔连忙上去扶她,却抓了个空。
      
      念浓是昨天专门来给他过生日的,自她及笄后,她就不住在芳华院了。
      
      偌大的一个芳华院,除了满院的桃树、杏树,就只剩下他和他亲手立下的墓碑。
      
      自念浓懂事以来,她就愈发的与旁的姑娘家不同。
      
      在别人家的小姑娘都喜欢胭膏脂粉的年纪里,她偏偏喜欢着戎装缠着花悠然去军营舞刀弄枪。
      
      说来也怪,她一个柔弱的姑娘家,偏偏抡的起那些个玄铁的刀枪剑戟。
      
      自打她及笄,就从芳华院搬到了军营里。如今,也是军中威名赫赫的姽婳大将军了。
      
      昨日是他的生辰,念浓特地从军营赶回来给他过生辰的。
      
      “爹爹...”花念浓悲痛的哭喊声让站在一侧的容尔有些鼻酸,怎么说她也是他亲手养大的。
      
      他不忍看她这般悲痛,当即捻了一个咒语,隐去了身形,离开了芳华院。
      
      随他一起消失的,还有案几上的一副画像,那是他前些时日刚画好的。
      
      画中的女子一头乌发,明眸皓齿,身着一袭红衣,正点着脚尖折一支桃花。
      
      *
      
      栖云山栖霞洞内,寒玉榻上打坐的容尔睫毛微动,而后睁开了眼睛。
      
      他撑开手里握着的那副画卷,指腹摩擦着画中人的身形,眼底一片暖意。
      
      不知是想起了什么。
      
      俶尔,他拂袖起身。拂尘洞口的结界开了一个约莫一人宽高的口子,他走出去,结界又恢复成原来的样子。
      
      他迫不及待的想要见一个人,不是他的小徒弟花浓,而是月老那个狡诈的老狐狸。
      
      他径直飞到月老的香火琳宫,周身的肃杀之气发散的愈发浓烈。一路上也曾遇到几位神君,见他煞气如此之重,连连退避三舍。
      
      香火琳宫的宫门口,有两个小仙童在值更。他们是月老刚从下界收上来的小童儿,自然不识得容尔。更何况,容尔神君一向深居简出,这天上大半的神君都是只闻其名,未见其人,更别说他们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