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第十章 ...

  •   佛陀番外/图苏
      
      容尔盯着那束被冷落在一旁的彼岸花,旁敲侧击的与花浓搭话:“这束彼岸花开的倒是异常惹眼。”
      
      花浓正抱着玉碗大口大口的吃着冰莲炖雪蛤,听见他这样说,抬眸看了看那花,又垂下眼睑,说:“本想地府和一位故人道别,没承想,他根本没入轮回。许是登往西方极乐成佛陀了吧。”
      
      花浓的情绪明显失落了许多,就连手中的冰莲炖雪蛤都不香了。
      
      容尔静静的看着有些悲伤的她,一时没有忍住,走到她身边,伸出手去顺着她的头发。“若是有缘,日后定会再相见的。”
      
      花浓点点头,继续吃起来。
      
      容尔寻了一个阳光照射不到的地方,将那束彼岸花种了下去。
      
      花浓侧目:“师傅,不是说彼岸花只开在忘川嘛,栽种在这里,能种的活嘛。”
      
      “未尝可知。”容尔一边说着,一边又给她盛了一碗。
      
      花浓看着碗中的膳食出神,她与他结识了已有千年,可她竟然一次都没有见过他的面容。再加上,她没有在冥界寻到释然的魂魄,他们二人又都唤做容尔。这些疑惑,让她想要迫不及待的确认意见事情。
      
      容尔见她出神,伸出手指敲了敲石桌:“想什么呢,再不吃,就凉了。”
      
      花浓听到声响,仰头,问他:“师傅,你可识得九重天上的月下仙人?”
      
      容尔呼吸一窒,莫不是当真让她发现了?“为师...在万年前的蟠桃会上见过一次,不过与他并无交集。为何这样问?”
      
      “前段时间,我下凡历劫,跳入缘机盘的时候,隐约听到了师傅与那月老在交谈。”花浓顿了一下,又说:“许是我意识朦胧,听岔了。”
      
      听她说完,容尔才松了一口气。还有一句话,她没有说出口。这八荒之中,还有谁的声音会和师傅如此相似呢。“师傅,我还有一个问题。”
      
      “何事?”
      
      “师傅,我都认识你上千年了。可至今为止我也不知那个授我课业为我解惑的师傅究竟生了怎样一副面孔。为何师傅从不再我面前显露真容?”
      
      容尔被她问怔了。
      
      一开始的时候,为了维护师傅尊严,便没有在她面前显露真身。他不想让她认出,自己就是那个昔日被她护在身后的‘小怪物’。索性,他便一直在她面前隐了身形。慢慢的,他也就习惯了她出现,他便隐了身形。一直到现在,他也是习惯在她面前隐着身形。
      
      再加上,下凡历劫的时候,他用的似他原本的面貌,便更不可能再现在让她瞧见自己的容颜了。
      
      得不到容尔的回应,花浓对着空气大喊:“师傅?”
      
      容尔回神,有些结巴的说:“为...为师...貌若无盐,丑陋无比。若是让你瞧见为师的面容,会吓坏了你的。”
      
      听着他这般结巴,花浓的脑子忽然浮现出她在人间历劫的时候,初次见小和尚,他紧张起来,说话也是像他这般结巴。想到这里,花浓心中更坚定了一定要看看师傅真容的念头。这么多相似,定然不会是巧合。
      
      “师傅,您是我的亲师傅。古语有云:一日为师,终身为父。阿浓是只野狐狸,自小便无父无母,幸得师傅搭救,收我为徒,授我术法,说您是阿浓的亲爹也不为过。阿浓不会嫌弃您老的面貌的,师傅,您就让阿浓看看吧。”
      
      容尔本想默不作声,就此打消她的念头。可花浓先他一步,从石凳上站起身,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而后,对着空中喊了一声:“师傅,阿浓知道您听得见,今日,您若不让阿浓看看您,阿浓便在这里长跪不起了。”
      
      容尔无奈勾唇,站到她面前,说:“你这是何必。”
      
      花浓轻哼了一声,转过头去,挺着腰杆跪在那里,不再理他。
      
      千年来,她心里也明白。师傅是有些宠她的,否则,她也不会在他面前耍这些小性子。
      
      容尔垂着眸子,眼底尽是无奈。他叹了口气,妥协了。他摇身一变,沟壑的疤痕占据了整张脸。他又从衣袖里拿出一张银质面具,带在了脸上。
      
      他来到她面前,背过身去,留给她一个背影,解开了隐身诀。
      
      他问:“当真这么想看我?”
      
      花浓看着站在不远处的背影,蹭的一下站起身:“想看。”
      
      容尔一袭白衣,头上除了一根玉簪,再无其他装饰。一头乌黑的秀发垂在腰间,微风吹过来,发丝随风飞舞。
      
      花浓慢慢的靠近,来到他身后。
      
      正要跑到他面前的时候,容尔忽然转过身来,垂眸望着眼中满含狡黠的她。
      
      花浓看到他脸上的银质面具,微微怔神。他的眼神很清澈,抬眸望去,有一种愈发熟悉的感觉。
      
      她慢慢的伸出手,想要去摘下他的面具。容尔就这样站立着,静静的垂眸望着她。
      
      眼看就要触碰到面具了,花浓又怯懦了,蜷回了手指。若是...师傅长的,正如她想的那般,她该如何?若是师傅只是师傅,她又当如何?
      
      容尔见她踌躇,一阵低笑,伸出手揉了揉她的脑袋,说:“怎么了,方才阿浓不是还想看的紧,怎的师傅如今就站在你面前,你倒犯怯了。”
      
      听着他温润的话语,花浓渐渐的安心了。她抬头问:“师傅,我可以摘嘛?”
      
      容尔点点头,依旧用温和的眼神望着她。
      
      日光照在面具上,发出一丝冷光。花浓吸了一口气,再次把手指伸到他面上那张银质面具上。
      
      她慢慢摘下来,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漏看了一丝。
      
      面具下的面容让她心惊胆颤,就连拿着面具的手都带着些颤抖。若不是容尔及时握住了她的手腕,她手里的面具怕是早就掉在地上了。
      
      原本预想的俊朗的面庞没有出现,入眼的反而是遍布伤痕的一张沧桑的面容。整张脸上,除了眼睛是完好无损,其余的地方再无一丝完好。花浓一开始还以为是师傅施的幻术,她对着他的脸捻了太清诀,又上手摸了一下,还是一丝变化都没有。
      
      他脸上的伤痕是真的。
      
      花浓看向他的眼神中带了些自责、懊悔。早知道是这样,她断然是不会闹着要看他的脸的。“师傅...你的脸...”
      
      容尔看着她没有因为害怕后退,笑了。
      
      “十几万年以前,你师祖身归混沌后,他老人家封印在钩吾山的上古凶兽饕餮冲破了封印,跑到人间作乱,吃了四五个村子的人,我一路追赶,最终将他封印于蛮荒。而我,也变成了这般模样。”
      
      容尔此时用的面庞,是他十几万年前刚刚制服饕餮后被他抓伤的那副,花浓自是瞧不出端倪。
      
      “师傅,都是我不好,我不该闹着非要看你的脸。”
      
      容尔看着自己面前的这个满眼都是自责的小徒弟,有些心虚。“无碍,是为师不好,早该让你看的。”
      
      “师傅,你疼不疼啊。”她抚上了他脸上的沟壑,心疼的问他。
      
      容尔的喉结上下滑动,吞了吞口水,说:“不疼。”
      
      自打他受伤,还从来没人问过他疼不疼。就是凤峙那小子,也只是丢了几颗草药给他,从此再无问津。
      
      他的声音很好听,似清风,似暖阳,温润又和煦。可配上他如今的这幅面容,总有些不甚匹配的感觉。所以,这便是他一直不在自己面前显露真容的原因嘛?花浓心中涌起一股涩意。
      
      花浓握紧了拳头,下定决心,说:“师傅放心,阿浓日后定当全心研习医术,一定想法子治好你的脸。”
      
      “好,那为师等着。”容尔笑着将面具重新带回脸上。
      
      “师傅,那你等着我,我现在就去找月老把剩下的劫给渡了。等我早日飞升了神君,一定想法子治好你的脸。”花浓说着便要离开。
      
      “那我送你出去。”容尔一把揽起她的腰身,将她带到了自己怀里,带着她飞出了栖霞洞的结界。
      
      他的肩膀很厚实,轻而易举的就将她揽了起来,花浓紧紧的揪着他的衣角,看着他清澈的眉眼,她的心跳的很快
      
      她也不清楚,心中那股异样感从何而来。
      
      容尔感受到她的眼神,紧了紧胳膊,将她又往自己怀里带了带,唇角勾起一抹弧度。
      
      容尔一直带着她飞上了九重天,南天门外,他才带着她落了地。
      
      待花浓站稳,他宽厚的手掌才从她的腰间撤下。
      
      而后,顺了顺她被风吹乱的发丝,才说:“到了,师傅在栖云山等着你,早点回来。”
      
      花浓点点头:“师傅放心,我一定会早点回来的。”说完,她转身朝着香火琳宫方向飞去。
      
      容尔一直望着她的背影,直到看不见了,他才转身。他伸出手,一根发丝垂在他掌心里。他刚刚趁她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拔了她一根头发。
      
      他拿出盛着她那滴清泪的青玉琉璃坠,用她的那缕发丝穿起来,带在了他脖颈。而后,朝着凤来殿的方向飞去。
      
      花浓去历第二世的劫了,他自然也是要去的。
      
      可是,下凡之前,他还有一些事情放不下心来。
      花浓来到香火琳宫的时候,月老对她比往常还要客气。这让花浓有些诧异。
      
      上次容尔在他的宫中那么一闹,他很是忌惮容尔神君的余威。后来,九重天上盛传着一个这样的传闻:这八荒六合惹了谁都可以,独独不能惹青丘一只姓花的小狐狸。她的师傅护短的很。若是她师傅晓得了,非拆了你的宫墙不可。
      
      花浓在香火琳宫受到了上上宾的待遇,跳进缘机盘之前,月老还给了她一颗丹药。
      
      “这是太上老君刚刚炼就的丹药,有强根固本之功效,老夫一把年纪,用不上这些了,不若老夫将它赠与花姑娘。”
      
      月老一脸的惋惜,这是他好不容易从太上老君那里磨来的一颗,据说,吃了它可以增长至少几百年的功力。可他又实在畏惧那容尔神君,只能狠下心来忍痛割爱。
      
      花浓谢过月老后,即刻将那丹药填进了口中。刚吞下去,就觉得丹田处有一股热气涌出。
      
      她试着运了一下功,而后惊喜的说:“太上老君的丹药果然名不虚传,这方刚吞入口中,身体便轻盈了许多。”
      
      月老强颜欢笑,对着她道:“如此,甚好。花姑娘,时辰不早了,还是早些下凡去吧。”恕我按,他从袖口里拿出缘机盘。
      
      花浓点点头,跳了进去。
      容尔从凤来殿出来,又去了一趟地府,带了些忘川水回栖云山,浇在栖霞洞口。
      
      希望他从凡间回来后,这些花还像现在这般生机勃勃。

  •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章,就开始第二个的故事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