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1章 ...

  •   每日寅时整,是薛盈雷打不动的起身时间,作为汴京小有名气的瓠羹店店主,她必须提早准备好食材。
      
      薛家瓠羹店门口长年摆着一锅老汤,是用羊腿肉加草果、茴香熬制而成的。薛盈雇来的帮厨兼行菜沈瑶比她起的更早,已经将老汤再次加热烧开了,奶白色的汤汁翻滚,羊肉特有的香味扑面而来。
      
      沈瑶见薛盈起身,忙上前道:“薛娘子,汤中的浮沫我刚才已经撇去了,羊肉、嫩瓠子和葱白也洗净切好了,就等您下厨了。”
      
      “真是辛苦你了。”薛盈很庆幸收了沈瑶这样一个徒弟,别看老实话不多,可勤奋好学,是她不可或缺的帮手。
      
      为了方便干活儿,薛盈一向打扮得很利落,头挽高髻,身着淡紫色紧袖宽领衫,越发显得面色莹白如玉,身材高挑匀称。
      
      薛盈开始烤制胡饼。将事先准备好的老面取出来,待起发后,混上新和好的面等到再次起发,然后将面团揪成大小适中的剂子,用面杖碾开后刷上菜籽油、花椒粉和盐,又粘上一层密密的芝麻,面粉的清香与芝麻的油香混在一起,让人期待它入炉烤制好的样子。
      
      薛家瓠羹店位于御街南侧,临近州桥码头,是汴京城不折不扣的黄金地段。都人一向起得早,这个时候,赶早做生意的商贩和工匠们都已经出门了。
      
      薛家瓠羹店也迎来了第一批客人,这些人多半是回头客。“沈娘子,像往常一样来一碗瓠羹加胡饼。”一位商贾打扮的中年男子道。
      
      “好嘞。”沈瑶忙招呼客人入内就座。这边薛盈也开始烹制瓠羹。起锅加少许菜籽油,将刚才准备好的葱段、瓠子和羊肉片下锅加醋翻炒,断生后倒入大锅内的羊肉汤,熬制多年的老汤已经足够鲜美,出锅前只需要撒一点点盐和胡椒粉就可以了。
      
      等到食物端上来,那中年商贾想是饿极了,也顾不上烫,拿起汤匙便开始喝汤,他不由眯起了眼:果然还是自己熟悉的味道,汤头鲜美,又丝毫没有膻气,在寒冷的早晨喝上一口,顿时觉得五脏六腑都熨帖起来。
      
      他随口尝了一片羊肉,已经煮得很烂了,入口即化,而瓠子清爽脆嫩,又咬了一口胡饼,混着芝麻的外皮又香又脆,里层软嫩扎实,与瓠羹简直是绝配。
      
      风卷残云间,中年商贾便把面前的食物一扫而光。他满意地擦了擦额头冒出的汗,笑问薛盈道:“薛娘子,我也算是这里的老主顾了。你家的瓠羹真是绝了,我回去让贱内仿做,却总是差了点味道。你能告诉我有什么诀窍吗?”
      
      薛盈一面忙着处理羊骨,一面笑道:“是羊肉的原因,我家瓠羹店选用的是河西羊,吃当地的沙葱,自然而然解了膻气。”
      
      中年商贾又问:“我尝着这汤头味道也很好呢,是有另加什么调料吗?”
      
      坊间有特色的食铺都有自己的配方,一向是秘而不宣的,他却要打破砂锅问到底,沈瑶暗自皱眉,刚要上前说些什么,却见薛盈已经麻利地给他添了些汤,笑笑道:“这瓠羹家里做起来确实麻烦,客官要是想吃,随时过来就可以,我会给您加料的。”
      
      中年商贾见薛盈这样一个年轻俏丽娘子对自己温言软语,当下也顾不得寻根究底,笑笑道:“薛娘子好口才,怪不得生意这么红火。”言罢便埋头喝汤了。
      
      这时店里的客人已经快坐满了。一位身着狭身短衣的青年男子领着一个六、七岁的孩子走入店内,犹豫着问道:“贵店除了卖瓠羹,还有别的便宜点的吃食吗?”
      
      沈瑶看他的打扮,八成是卖苦力的劳工,忙道:“还有血粉羹,一碗只需十五文钱,配胡饼吃最好,客官要不要尝一尝?”
      
      青年男子迟疑片刻道:“那就给我们来二张胡饼,一碗血粉羹。”
      
      国朝疆域不及前代辽阔,优良的牧场大都归契丹和夏国所有,羊肉主要靠进口。偏偏本朝家法:饮食不贵异味,御厨只用羊肉。上有所好,下必趋之,一时间京城食羊成风,羊肉价钱高达700文一斤,而此时县尉的俸禄每月才七千七百文,刚刚够买十一斤羊肉。
      
      而对于平民百姓来说,羊肉更是奢侈品,只有逢年过节才会买一点打牙祭。薛盈为了招揽平民顾客,也兼卖价格低廉的血粉羹。
      
      薛盈听见沈瑶的招呼,把提前煮熟的羊血和粉丝放在碗里,浇上大锅里煮得滚烫的羊汤,加入适量的盐、醋、胡椒粉、蒜泥和芫荽,羊血暗红、粉丝晶莹、蒜泥洁白,芫荽青碧,看上去就很有食欲。
      
      羊汤的鲜香飘入鼻子,青年男子觉得自己更饿了,端起碗来喝了一口汤,只觉得又鲜又辣,格外有滋味,又夹起羊血粉条尝了尝,羊血又滑又嫩,粉条扎实筋道。他很快吃得停不下筷子。
      “爹爹。”做在一旁的男童急了:“我也要吃。”
      
      青年男子带着歉意看了儿子一眼,用小碗给他分了一点羹,又塞给他一张胡饼,笑着嘱咐道:“很烫的,你慢点吃。”
      
      男童却顾不上许多,急急地喝了一口汤,被烫得直哈气,眼睛却亮了起来:“这羹真好吃。”
      
      青年男子正在大口吃着胡饼,顾不上和儿子交谈,受到爹爹的感染,男童的吃相也越来越不收敛,开始大口吞咽起来,不出片刻,那碗血粉羹已是快见了底。
      
      “爹爹,我还要吃一碗。”男童擦擦嘴巴道。
      
      青年男子叹了口气,把自己的碗推给儿子道:“买两碗羹太浪费了,我的给你吃吧。”
      
      薛盈见状向沈瑶使了个眼色,她悄悄走过去道:“客官,我再给您添点汤吧。”
      
      沈瑶将碗交给薛盈,她除了加汤之外,还添了足量的羊血和粉条。接过满满一碗血粉羹,青年男子真的有些感动了:“娘子真厚道,多谢了。”
      
      薛盈笑笑道:“这不值什么,客官要是觉得满意,回头再来捧场就是了。”
      
      送走了第一批客人,已是寅时二刻了。上早朝的官员们也骑马赶了过来。这些常参官们必须五更天便去上朝,等到辰牌才能散朝回家,为了防止饿肚子,他们一般都是在上朝的路上吃早饭的。
      
      此时天还未亮,御街两旁灯火通明。翰林学士兼权知开封府李维和侍御史知杂事刘景年骑着高头大马并驾而来。
      
      刘景年和李维在薛家瓠羹店门下翻身下马,刘景年走上前笑对沈瑶道:“娘子,和往常一样来两张白肉胡饼。”
      
      薛盈注意到此人自半月前在店里吃了一碗瓠羹后,已经连续好几天在这里买早点了,她不敢怠慢,忙将两张刚出炉的胡饼从中间切开,塞入准备好的熟羊肉,又洒上特制的花椒盐。
      
      紧接着,薛盈又从灶旁一个大瓷罐里取出自己的一大法宝——芥辣瓜儿。
      
      芥辣瓜儿的做法很简单:把芥菜子碾细放到碗里,用温水调匀,再用细沙过滤掉杂质,加少许醋来调味,简易版的芥末酱便做成了,拿来腌渍黄瓜最是爽口。
      
      刚取出的芥辣瓜儿晶莹透亮,带着芥末特有的香气,薛盈把芥辣瓜儿切成细丝塞进胡饼里,一张荤素搭配的白肉胡饼便做好了。
      
      刘景年接过胡饼咬了一口,羊肉片切得飞薄,洒上粒粒分明的花椒盐,嚼起来别有一番滋味,再配上鲜辣爽脆的芥辣瓜儿和酥香的饼皮,这味道简直绝了。
      
      刘景年招呼同行的李维道:“子京,你要不要尝一尝这白肉胡饼,味道真的好极了。”
      
      李维皱眉敬谢不敏:“我在家中已经用了朝食了”
      
      刘景年知道他的秉性,当下也不多客气,因赶时间也顾不上坐,便站在灶台旁开始大快朵颐。
      
      李维无意间瞥向薛盈,倒是一位长相清秀的年轻娘子,正在灶旁熟练地切肉、舀汤、制饼,一套动作彷佛行云流水,丝毫不见慌乱。而自己和刘景年身后食客渐渐聚拢,已经排起了长队。
      想是年轻妇人当街卖羹比较少见,所以众人才格外捧场吧。李维暗想。
      
      谁知那小娘子抬头冲他一笑:“阁下不尝尝这白肉胡饼的滋味吗?薛家瓠羹店开了快十年了,在街坊邻里中一向有口碑,我们的食材都很新鲜干净呢。”
      
      薛盈手脚不停忙活了半天,额头都冒出细汗,粉面白里透红,不同于时下女子流行的瘦弱体态,倒有一种难得的健康美。特别是刚才抬头那一笑,明媚尽显,隐隐如美玉光华。
      
      李维愣了一下方道:“不必了,我一向不吃外面的东西。”
      
      薛盈不由留意看了他一眼,身着紫色云锦公服,头戴六梁冠,身形高颀,一双眸子异常清冷,岩岩若崖上的一颗孤松。她暗暗揣度:此人年纪轻轻衣紫袍,身居高位,可见绝非等闲人物。
      
      不过有句话实在不吐不快,薛盈好奇问道:“汴京城有七十二家正店,八百家脚店,还有数不清的特色食铺,阁下不吃坊间的食物,得错过多少美食呀?”
      
      李维淡淡道:“这世上有人耽于口腹之欲,有人却志不在此,本也没什么奇怪的。”
      
      薛盈无话可说了,暗暗腹诽:此人还真是不近人情。她继续专心做吃食,血粉羹出锅前要加大量的醋,偏偏那瓶醋就在李维那边,她伸手去拿,一不留神碰到他的袖子,醋洒了出来,李维的衣袖上也溅上了一些。
      
      薛盈吃了一惊,也顾不得许多,忙从袖中抽出一方丝帕,靠前要给他擦拭。
      
      李维长到二十六岁,还从来没跟年轻女子这样近距离接触过,脸微微红了起来,忙抽身避开,皱眉道:“娘子这是做什么,男女授受不亲,市井女子果然无礼。”
      

  •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了,欢迎大家来捧场。
    1.本文的食物大多出自两宋,改良版会特别标明。参考书目:《东京梦华录》《武林旧事》《梦梁录》《西湖老人繁盛录》《吴氏中馈录》《蟹谱》《山家清供》《饮膳正要》《玉食批》《宋宴》《宋朝饭局》《食在宋朝》
    2.关于瓠羹的做法,留存于世的宋代食谱都无记载。倒是元朝《饮膳正要》里提到的做法与本文叙述的相似,就是多加了面条。作者考虑到毕竟是羹汤,所以就把面条去掉了。反正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瓠羹是荤的,否则《东京梦话录》也不会提到:瓠羹店门口坐一小儿,叫“饶骨头”。
    3.好了好了不废话了,大家开心看文,说到吃的我就是个话痨。^_^
    接档文《金陵小食光》求收藏,文案如下:
    《金陵小食光》文案
    火肉调羹美,丹桂烧鸭香。
    鲈肥蟹可持,麦熟饼堪尝。
    作为金陵醉仙楼老板的独生女,苏青每日当垆买酒,生活还是很滋润的,直到爹爹收留了来历不明的穷秀才方陆。
    本着人尽其用的原则,爹爹礼聘方陆为西席教女读书。这位先生当真十分严厉,四书背不熟,罚站;大字写不好,打手心。怜香惜玉?对不起他不会。
    后来方陆考中探花,短短几年身居高位,苏青内心雀跃:终于可以解脱了!谁知方陆日日来醉仙楼买烧鸭。
    苏青忍不住道:先生这么爱吃烧鸭,学生可以多孝敬先生几只,不必日日往来奔波。
    一向严正的方陆脸忽然红了:傻瓜,我只是愿意每天都见到你。
    食用指南:
    1.美食文,大量明代南京美食出没。2.架空勿考据。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