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第 9 章 ...

  •   汝南城外,一个个晒的皮肤发黑的百姓,挽着袖子,裤腿正在田里忙活着。
      
      裴若云坐在田垄上,无聊的看着一旁当差的两个官役。他们连个穿着官服站的也笔直。
      
      此时虽已过了正午,但是热气却还没散。裴若云用蒲扇遮住了脸,有气无力的问,“多少袋了。”
      
      官役也没有仔细数,用眼睛上下一扫,答道,“这不过二十袋。”
      
      裴若云站起身,拍了拍袍子上的土,细细数了一遍,的确二十二袋。“田垄上有多少人家。”
      
      另一个官役递给她一碗茶水,十分客气道,“这田垄上共有四十户人家。”
      
      裴若云仰头灌下了一大碗。虽说是茶水,但里面也只有些茶叶渣子,没什么茶叶的香气。
      
      “一户两袋,这还没有一半啊。”她叹了口气,翻起一旁放的搪瓷碗,倒了两碗茶水,又挽了袖子裤腿,“今天也收不上什么了,你们先回去吧。”
      
      官役看着她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向了田间,神色间有些焦急。上面可是有交代不让这位小先生和村民多往来的。“无妨,我们就在这等您。在这等您。”
      
      田间多是泥土,裴若云拿着两碗茶水,走的踉踉跄跄。
      
      一位大娘扶住了她的胳膊,“这小先生,你不在田垄上坐着,下来做什么?”
      
      裴若云绽开了一个微笑,把手中的茶水递给了她一碗,笑着问道。“大娘,你们这一年能收多少粮食啊。”
      
      大娘喝了两口茶水,用袖子抹了抹嘴,“我们这一个垄上都是给王家作工的,田间的粮食也都是王家的,自家留下的不过十余袋。”
      
      十余袋粮食,一户两袋也不多。
      
      裴若云点点头,又把另一碗茶水递给了她,“那为何我在这坐了一天,只收到了二十袋粮。”
      
      大娘拿着茶水没有喝,瞥了瞥站在田垄上的官役,把手里的两个碗都还给了她。“先生,我还得去忙,您也快回去吧。”
      
      裴若云顺着她的目光看了看官役,两个官役也正看着她。
      
      这暗示还不明显吗,看来有这两个官役在,也没有人会说实话。
      
      她淌着一脚的泥,又回到了垄上,把两个碗放好。
      
      官役看见她回来了,忙赔着一张笑脸,上前询问。“先生,他们说什么了?”
      
      裴若云抬起眼看了看他,自顾自的拍着衣摆下的土。“她什么都没有说。回去吧,今天勉强交差,剩下的明天再来取。”
      
      官役听见她的话笑的更加的灿烂,若是让她知道了什么自己的饭碗就不保了。
      
      他连连点头,“是,先生今天受苦了。要我说,先生何必到这来大太阳晒着,不如明天在县衙里喝茶,我们自己来。”
      
      裴若云没有理他,让两名士卒推着粮食向前走了。
      
      黄昏之后,丝丝的凉风送了些许的凉爽。趁着官役们不在,裴若云又一个人偷偷溜了回来。
      
      此时,百姓们正坐在田垄上吃着饭。大多数人的碗里是粟米,只有少数几个吃的是糙米。
      
      村民们见裴若云来了都躲的远远的,切切查查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只有那个大娘依旧招呼着她坐下。“小先生,你怎么又回来了。”
      
      裴若云撩起了下摆,坐在了她的身旁。“大娘,我是想来问问你,为什么一户只征两袋粮,你们却迟迟不交,可是有苦衷。”
      
      大娘低着头沉默不语。一旁的人说话的声音也越来越大,似是有意让她听见似的。
      
      裴若云从袖子里摸出来几两碎银子,递到她手上。“我是汝南王府里的。你不用怕他们。”
      
      大娘看着她手里的碎银子,皱了眉头,吞吞吐吐道,“不是我们不交。而是我们都交过了。”
      
      “交过了?”裴若云睁大了眼睛,心下却更加疑惑。“那为何县令却没有上报?”
      
      大娘叹了口气,放下了碗筷,“我们这有一大户姓王。这王家在京城中也有人为官,县令不敢得罪王家,也只为难我们。除了我们份内的两袋,还有王家的粮。”
      
      “这么说,王家不曾交粮?”裴若云倒吸了一口冷气。世家大族按理来说,需交粮百袋。这的确是难为这些农人了。
      
      “何止。”大娘的眼里噙了泪,“县令不仅要收粮,还得昧下一些,这一层一层都压在了我们身上。”
      
      裴若云听了她的话,又从怀里掏出了几两碎银子都给了她。气呼呼的顺着田垄往前走。果然不出预料,这哪里是征粮,这征的是命。
      
      裴若云径直走回了汝南王府,刚一进门却被周先生拦下了。
      
      “瞧你这气呼呼的样子,县令给你脸色看了?”周先生捋了捋胡子,笑眯眯的道。
      
      这周先生虽然资历久但一点也不托大。和她相处的也很不错。
      
      裴若云却没有心思玩笑,“周先生,你可知那县令瞒了我们多征了多少粮。还有那王家可是没有交粮的。”
      
      周先生笑了笑,一副了然于心的样子。
      
      “您都知道?”裴若云见他不急不躁,疑惑道。
      
      周先生拍了拍她的肩膀,“何止我知道,王爷也知道。只是这事管起来麻烦。”
      
      周先生顿了顿又道,“你在京城多年,可知道礼部尚书就是姓王。那可是太子的人。若是断了王家的财路,日后新帝上位,若有人为难,王爷的处境可就艰难了。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的道理你不懂?”
      
      裴若云气的脸色通红,世家大族,牵一发动全身。“那就不管百姓的死活?”
      
      周先生放缓了语气,安抚道,“不是不管,是换种方法管。你仔细想想,只要王家肯交粮,这事就算成了。”
      
      裴若云歪着头思忖,“可现在,王家不交粮。”
      
      周先生笑了笑,指着她道,“王爷了一直夸你机灵,你好好想想。”
      
      裴若云一夜没睡,第二天一早从箱子里翻出了一件华丽非常的常服。这常服还是在秦 王 府 时,秦王给他做的。
      
      绣橘看着他一身也是十分惊讶,“本以为先生穿着素衣好看,没想到华服更好看。先生这是去做什么?”
      
      裴若云系上了两个佩环,又从柜子里找出了一张汝南王府的拜帖。“我去替□□道。”
      
      王宅离汝南王府并不远,坐着马车不过一炷香的功夫就到了。
      
      裴若云整了整衣裳,端坐在马车里让随行的小厮上前敲了门。
      
      门房看了汝南王府的拜帖,连忙派了人同传,等着宅子里最体面的管家到了,裴若云才不慌不忙的下了车。
      
      “先生是汝南王府上的?”管家看她不过双十年华,面嫩的很,问道。
      
      裴若云自始至终没有看他一眼,“怎么?不像?”
      
      管家看着她这目中无人的态度,顿时话都不敢说,请着她进了正厅。
      
      正厅里,王家老爷正坐在上座上。
      
      裴若云没有行礼,径直的坐在了他的左手边。“我们废话不多说,今日来是想来问一问,府上的粮交了没有。”
      
      王老爷也是一头的雾水,他还从没见过如此无礼的先生。但念及汝阳王府也就忍下了。“交了,县令没有同王爷说吗?”
      
      “县令说你没有交。”裴若云扇着纸扇,一副目中无人的态度,“你或许不认识我,我姓裴,原是秦 王 府中的先生,这次来汝南也是秦王的意思。”
      
      王老爷听见秦王的名号,不禁背后一凉。前几日因着秦王发粮的事,不少人都被贬谪。
      
      王老爷拱了拱手手道,“秦王让先生来的意思是……”
      
      裴若云呷了口茶水,“一,当然是为了笼络汝南王。二,就是替秦王扫一扫前面的路。”说着她给王老爷递了一个眼神。
      
      王老爷立即心领神会的摒退了众人,“小先生有话请讲。”
      
      裴若云朝王老爷作揖,一改前态,十分恭敬的道,“您的堂弟是礼部尚书。按理,我是要避开您的。只是前几日京城的事,您也知道,查的严些。我也没法子,我一审问县令,他吓得就供出了您。我也是为了您的脸面,如今您把粮交出来就是卖了汝南王,秦王两位王爷的面子,日后的好处多着呢。”
      
      她说变脸就变脸让王老爷也摸不着脉。但听她这么说王老爷心里也明白了些,又见她此时十分的客气,才道,“此事,我知道轻重。我堂弟那边出了岔子,我这里落不下好。您不用多言,一会我就派人送到县衙里。”
      
      裴若云又重重行了礼,“王老爷真是明白事理的,一会我来押粮,阖乡谁不见,谁也别想造谣。”
      
      裴若云押着百来十袋的粮食上了马车,直接奔到了县衙。
      
      县令看着她后面带着那么多的粮食也是吃惊。忙上前问,“这些粮,小先生哪里来的。”
      
      裴若云看着官役运着一袋又一袋的粮食,笑着说,“这是王老爷找上我,说是县令忘了通告他征粮的事,特意不上的。这不,还多交了五十袋。”
      
      县令擦了擦满头的汗,“是不是搞错了,王家的粮在粮库里放着呢。”
      
      裴若云擦了擦衣裳前绣着的金丝,自说自话,“这衣裳还是我先前在秦 王 府时秦王赏的。可不能碰坏了。对了,您刚刚说什么。”
      
      县令听她提起了秦王,心下也清楚了。这就是京城特派来查贪墨的。当下就鞠了躬,“是,是,是我通知的不及时。这就把粮运到粮仓里。”
      
      裴若云举起扇子按住了他的手,“等等,既然这粮够了,多余的是不是要哪来的会哪去。”
      
      县令从袖子拿出了一张帕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先生说的是,我这就去办。只是秦王那边。”
      
      裴若云笑了笑,“你放心。秦王也只是不想落下个埋怨,给陛下一个交代。这事办完了我就当做没发生过。”
      
      县令忙不迭的点点头,“先生说的极是,日后还要请先生照顾。”
      

  • 作者有话要说:  小可爱们,多评论多收藏啊。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