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第 7 章 ...

  •   “哥哥。”萧妙妙围着案几转了两圈,撒娇道。“裴先生可是有大才的。他帮我摆平了王掌柜和杨掌柜。”
      
      萧自清一手拿着棋谱,一手下着围棋。他的妹妹他当然清楚。这般替裴昀说话恐怕已经动心了。
      
      他叹了口气,“那两个掌柜是我处理不当。父母去世后,我一心处理朝堂的事,把家甩给你是不妥。我会派人帮你的。”
      
      “哥哥。”萧妙妙急的跺脚,她才不想要其他人,“府上那么多先生,你怎么就偏偏要把他留下来。留下来又不委以重任。不如放人家出去。”
      
      萧自清捏了捏眉心,轻笑了一声,“她自己愿意去的?”她是女儿身怎么可能自己要求出去?
      
      萧妙妙摇摇头,“他不肯去,肯定是哥哥你不许。只要你同他说,他就会去。”
      
      “她可不会去。”萧自清看着萧妙妙,说的十分肯定。
      
      萧妙妙趴在案几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萧自清。不知怎么的就想起了外面的那些风言风语。
      
      “哥哥,你告诉我,外面那些人传的是真的假的。你不会真的好男风吧。”
      
      萧自清放下了手里的棋谱,“这些你都是听谁说的。丫鬟还是小厮?”
      
      萧妙妙顿时没了底气,“是道听途说的。那你为什么不让裴先生走啊。”
      
      “我不但不让她走,还不让她待在内院。之前是我欠考虑了,内院都是女儿身。有些事误会了就不好了。”萧自清说完就吩咐人把裴若云带来。
      
      “哥哥。”萧妙妙站起身,拽了拽他的袖子。
      
      萧自清打掉了萧妙妙的手,蹙眉道,“女儿家像什么话,快回院子里去。”
      
      萧妙妙走了两步,远远的就看见承影领着裴若云进来。迈出门槛的腿又退了回去,躲在了屏风后面。
      
      萧自清刚想斥责她就听见裴若云向他问安,“王爷找我什么事?”
      
      萧自清只能打消了让她出来的心思,“我听妙妙说,你昨天查清了账册。”
      
      裴若云听他的话就猜到会有奖赏,“王爷无需夸赞,只是这差要接触许多内院女子,不如王爷给我换个差事吧。”
      
      “我正有此意。”萧自清歪着头想了想,“你想换到什么差事?”
      
      裴若云笑的开心,到了汝南王府这么久总算是有件正经事做了,“也不需要特别重要的职责,就让我待在你身边就行。”
      
      萧自清的脸红了起来,这话说的有些暧昧了。但他不动声色的点点头,“也不是不可。既然你想待在我身边,我身边正好缺个拟书的先生。”
      
      拟书的先生?说白了这不过是个传话的。
      
      裴若云愣了片刻,以为自己听错了。“王爷你说什么?我刚才没听清楚。”
      
      “拟书先生。”萧自清又重复了一遍。
      
      “哥哥!”萧妙妙从屏风后大步走出来,“你怎么能这样。裴先生,你若是不嫌弃来做我的谋士。”
      
      裴若云看着突然出现的萧妙妙,和被她握住的那只手还没反应过来。“郡主,你怎么在这。”
      
      萧妙妙瞪大了眼睛,颇有一副要带着她私奔的架势。“你不要问这个,你就说你愿不愿意。”
      
      裴若云挣开了双手。不为别的,就萧自清看自己的眼神,就像要把自己一刀一刀活剐了似的。
      
      “郡主,不必了。我觉得做个拟书先生也挺好。”
      
      萧妙妙撅着嘴,埋怨道,“裴先生,你怎么还帮我哥哥说话。你一定是被他胁迫了。”
      
      裴若云看着萧自清僵的不能在僵的脸,拽了拽她的衣袖,“郡主,别说了。王爷该生气了。”
      
      “你。”萧自清指了指裴若云,冷漠道,“出去。”
      
      裴若云也不想久留,但是留下一个柔弱姑娘有些太不厚道了。
      
      萧自清不会打人吧,这可是他的亲妹妹。她腹诽道。
      
      “还不走吗?等着帮我拟书?”萧自清抬眼看了看现在一旁不动的裴若云道。
      
      裴若云行了个礼,对萧妙妙小声道,“你别惹王爷生气。”
      
      裴若云出了房门,室内就陷入了一片寂静。
      
      萧自清的手指敲着桌面,发出哒哒的响声。在房间里显得格外明显。
      
      “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是郡主,你们两个身份,家世都配不上。更何况……”
      
      “更何况什么?”萧妙妙一脸的不开心。
      
      更何况她还是个姑娘。
      
      萧自清咳了一声,“更何况,我不允许。”
      
      萧妙妙插着腰别过脸,“可你答应过我的,我的心上人我自己定。”
      
      “我也说过,你要让我过目。”萧自清拿起桌上的那本棋谱。
      
      萧妙妙知道自己说不动萧自清,只能一个人坐在那生闷气。
      
      自从裴若云接了这拟书先生的活,每日闲的没事干。
      
      “王爷。”裴若云笑呵呵的行了个礼,“您不是说我是拟书先生吗?为什么您还自己写啊。”
      
      萧自清抬眼看了看她,又伏下身继续执笔。“你的字丑。”
      
      “字丑?”裴若云不敢相信的伸出食指指了指自己。她自小习的是行书。虽没有习得大家的风骨,也不至于难看。
      
      萧自清从书桌的一隅拿出一封信,举到她面前,“秦王给你来了信。”
      
      裴若云看了看被拆开的信封,“这信来时就这样?”
      
      萧自清低下头,一语不发。这话有些明知故问了,有人送信会不封蜡吗?
      
      裴若云扬起嘴角,“擅拆别人的信件,很不礼貌。”
      
      “我若是不拆开信怎么知道秦王在京城过的如此艰难。你出主意的时候没想到后果吗?”萧自清戏谑的道。
      
      裴若云看着信上的埋怨和哭诉撇了撇嘴,这样的真情实感,真是字字锥心,句句泣血。活像一个被人抛弃的深闺怨妇。
      
      裴若云把信装好,放回了桌子上。“这些我自然是想好了的。只是没想到王爷你会把我要走。索性有袁贵妃在,出不了太大的事。”
      
      萧自清哦了一声,“那你原来是怎么想的?”
      
      “原来吗。”裴若云走到萧自清对面,坐在了席子上,“秦王这件事其实好解的很。众人皆知,秦王这个人没有什么阴谋诡计,最是单纯不过。只不过是这次装到了枪口上,皇上心情不好才迁怒。只要让皇上心情好起来,这事自然就解开了。”
      
      “那你又怎么打算解开皇上的心结。”萧自清放下了手里的笔问道。
      
      裴若云挺直了背,坐的更端庄些。素手一指,“就是我啊。有我在,无论皇上怎么为难,我都会有办法。可惜你把我要走了,所以秦王只能吃些苦头了。”
      
      萧自清轻笑了两声,眼角扫过她,“你这是把秦王当成你向上爬的梯子。这就是我不肯用你的原因。你既然预料到了之后的问题,为什么不开始就避开。反而要等秦王身处囹圄,你才出主意。”
      
      裴若云皱了眉头,“王爷这话的意思是这件事怪我了。”
      
      萧自清笑着看她,一副不是你还能有谁的表情。
      
      裴若云正襟危坐,“王爷,若是我真把秦王当做垫脚石,我大可在一开始就投入太子门下。何必跟着秦王一个闲散王爷。我让秦王找道士,的确有赌的成分。但是我赌的不是秦王能不能得皇上青眼,而是这天下不下雨。”她顿了一下,盯着萧自清的眼睛道,“至于现在的情况,大家都没有想到。”
      
      “所以是怪我了。”萧自清被她盯着也不躲避,反而与她对视。
      
      裴若云郑重其事的点点头,“是。”
      
      萧自清低头不语,把手边的书信放好。“去吧,把周先生叫来我有事找他。”
      
      裴若云双手撑在桌子上,讨好的笑着,“王爷有什么为难的事,我也可以帮您排忧解难。”
      
      “排忧解难说不上。我倒是想知道秦王信里说的三个锦囊,你都写了什么。”萧自清问道。
      
      “如果我说了,你能让我和周先生一起议事吗?”裴若云想了想问。
      
      萧自清不置可否,“先说来听听。”
      
      裴若云拿起笔架上的笔,将锦囊里的妙计又写了一遍,放到萧自清面前。“喏。”
      
      “哭穷,装傻,找贵妃?”萧自清看了看纸上的七个字,又看了看裴若云疑惑道,“这是什么意思。”
      
      “很简单。”裴若云笑了笑,解释道,“京中水灾,皇上肯定会让户部拿钱。但前些年与陈国打仗,国库空虚,哪里有银子。皇上肯定就会让世家大族筹钱。太子是东宫,手下有多少人。所谓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他不缺银子。梁王体弱,这些年皇上给他的赏赐只多不少。他也不缺钱。只有秦王是三个皇子中最穷的。这一条,哭穷就是应付这个的。”
      
      “那装傻呢。”萧自清指了指纸上的第二个词问道。
      
      裴若云说的嗓子冒烟,拿起桌上的茶壶给自己倒了杯茶水,润了润嗓子又道,“既然没有银子,皇上肯定会让秦王监督发粮。下面的人多是阳奉阴违,见着秦王肯定借机贪墨。这傻也不算装的,秦王本就不知。至于最后一条,找贵妃。这才是万全之策。有贵妃的枕头风在,皇上不会把秦王怎样。”
      
      听完她的话,萧自清点了点头,“你这也算是算无遗策。”
      
      裴若云嘿嘿一笑,“那我现在能为您排忧解难了吗。”
      
      萧自清勾了勾唇角,“当然。”
      
      裴若云以为萧自清改变了想法,忙坐正了身子,就听见他的后半句。“去把周先生找来。”
      
      裴若云顿时蔫了下去,“说话不算话。”
      
      萧自清摆了摆袖子,“快去,允许你陪同。”
      
      裴若云又扬起了一张笑脸,作揖告辞,朝着门外走。刚走到一半有折返回来,“王爷,我和秦王殿下的字相比,哪个更好。”
      
      萧自清看了看信封上狗爬一样的字,吐出来四个字,“师承一派。”
      

  • 作者有话要说:  本书名《除了萧自清谁也看不出来我是个女的》
    萧妙妙:我要嫁他!
    萧自清:????她是你嫂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