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原主出身自南方的一个省会城市.....下面的县城郊区农村。

      现在还是个货真价实的农村,去一趟市里,都会说“进城去”的地方。

      但在几十年后这里的村民富得流油,因为发展晚规划得也更好些又有大片的空置土地,未来大学城就在这里。

      前世楼小乔就是在这个城市读的大学,对这边算是了如指掌。

      以前经常听同学议论这一带的拆迁户怎样的幸运,出生在这里要比别人少奋斗一百年,没想到如今她穿书,竟然穿到了这个地方,楼小乔当时就是大笑三声,很快意识到如果一离婚,这房子跟她就没半毛钱的关系了。

      从原主的记忆里看,这房子的主人现在是王四顺。

      在外人看来,楼小乔是真命好,但她心里的苦到底谁财能知道,嫁给王四顺的时候王家还穷的响叮当,却不想王四顺在外头折腾了几年,竟发了财,从此以后就看家中的这个黄脸婆怎么看都不顺眼,自小女儿亭亭出生以后,甚至连家都不想回,生活费就更是不想给。

      但如今的王家只是个表面光,去年王四顺为了充面子,花了十几万买了台桑塔纳,几乎是掏空了全部的积蓄。

      车贬值的速度可怕,就算是卖二手也不是很好出手,她看中的也不是王四顺的这部车。

      值得她谋划的,就是王家这块宅基地了。

      这屋子的宅基地大概有一亩半,也就是千吧平方米,现如今盖着房子的地方只有一百五十来个平方,门口一条大马路,要是放在几十年后拆迁的时候,光这块地皮就值上千万,地皮上的房子一万多一平米的赔偿款也不少。

      但现如今农村的宅基地连女儿继承都难,更别说她这个外来的媳妇。

      刚嫁过来的时候,王四顺还只是个泥瓦匠,后来跟着人出去包工程,渐渐做出些名堂,这日子过得好了,花花肠子是藏都藏不住,渣男经常去歌舞厅跟人混,交好的女人不少,后来更是好了个固定的小情儿,对方是个娇妹子,没几天就哄得渣男服服帖帖,恨不得把命根子都系在她裤腰带上。

      后来小情儿处心积虑,怀上了他的孩子,两人看王家老太太也死了,负担都没了,就朝着原主逼宫来了。

      这年头嘛可不是几十年后,女人离了婚,日子可就难过了,原主自是不肯。

      王四顺就打人,不光打大人,还要打孩子,一发起疯来谁都没好日子过,不光自己打还带着小三一起揍原配,王四顺的那力气了得,一巴掌呼下来能拍残一个小朋友,原主觉得这日子要天天这样过也没什么意思,但王四顺总是能刷新人的认知下限,不但翻脸不认人,一个孩子都不要,还想骗人净身出户。

      在他看来,家里的钱都是他挣来的,实在是不想分给楼小乔。

      另一则,他那个小情儿花销也不小,整的他肾也空空,腰包也空空,也实在是拿不出钱来。

      要知道早些年王四顺都在外头,他那个瘫了几年的老娘,也都是楼小乔伺候着送终。

      这老太太可不是个什么好相与的,就算是瘫在床上手段也了得,这几年没把儿媳妇给磋磨死。

      王家原本是老屋子,原主嫁过来后一场大雪压塌了,也是楼小乔咬牙把屋子重新给盖了起来。

      那小情儿的也很鬼精鬼精,老太太活着的时候从不上门,这不是把原主当免费的保姆,还把原主当成个傻子。

      楼小乔拿着离婚协议出了房门,叫上小帅把妹妹带来。

      俩孩子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但见到妈妈表情严肃,小脸一跨,几乎是要吓哭出来。

      村里头早就传出风言风语来,这俩孩子多少也听到过,但从没有在当妈的这里听到过只言片语。

      楼小乔知道,六岁的孩子已经很懂事了。

      她的父母就是她五岁那年离的婚,家里长辈以为她什么都不知道,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大人捂着瞒着,还真不如跟孩子老老实实的讲,孩子是天生敏锐的动物,很容易就能捕捉到大人的情绪。

      先让俩孩子在面前排排坐好,楼小乔才在他俩跟前蹲下。

      小帅已经被吓的神情严肃,亭亭更是快要哭出来。

      “妈妈。”

      “妈妈~~”

      楼小乔把自己放在跟孩子一样的高度,这是为了让孩子们有跟她平等相处,这才开口说:“爸爸要跟妈妈离婚了,但这不是你们的错,你们还是妈妈的孩子,也是妈妈的宝贝,如果让你们选,你们自己说以后要跟着谁?”

      两双黑黝黝的大眼睛都盯着母亲看,亭亭毫不犹豫的说:“我要妈妈。”

      她还不明白离婚是什么意思,但她知道妈妈问话的意思,不管谁问她要妈妈还是要爸爸,她都会毫不犹豫的要妈妈的。

      小手抓着妈妈的手,讨好的冲妈妈笑了笑。

      小女孩憨憨的,一笑起来两个浅浅的小梨涡,可爱极了。

      当初怀上二胎的时候,两人感情不好已见端倪,那时候王四顺连生活费都不常拿回来,原主本来是想打掉孩子的,但走到医院门口,突然感觉到孩子在里头翻了下身,母女连心,还是决定生下来。

      亭亭从小就表现出比别的孩子更乖巧,别的产妇一晚上睡不了一个好觉的时候,亭亭半夜只会醒来一次喝奶。

      小帅犹豫了一下:“我也要妈妈。”

      楼小乔叹了口气:“可你们爸爸说,妈妈要带走你们,就不能拿走一分钱,但养孩子是要钱的,没钱我也没办法给你们吃饱饭。”

      小帅一下子就紧张起来,他比妹妹更害怕妈妈不要他。

      亭亭还不懂这么多弯弯绕绕,奶声奶气的说:“亭亭可以少吃点!”

      小帅也很懂事了,他自出生以后就跟着妈妈,爸爸又凶又可怕,傻子才会要爸爸呢。

      但他们说妈妈要了他们,就没钱——

      楼小乔鼻子一酸:“但妈妈想要你们,也想拿到咱们应该拿走的钱,你爸爸生了你们,就要负责养大你们,这是他的责任,所以你俩要听好了,配合妈妈做一个游戏好吗?”

      做游戏?

      亭亭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

      小帅的也犹豫着点了点头。

      楼小乔便把自己的计划,跟孩子们和盘托出。

      亭亭听的入神,小帅听的认真。

      扮家家酒嘛,小孩子经常玩的,亭亭有些为难,喜欢爸爸要怎么演嘛,但还是勉为其难的点了点头。

      小帅则是一脸纠结,一脸的不敢相信:“妈妈,你不会骗我们的吧。”

      这小子心眼儿也太多了,楼小乔一脸的黑线,这样心思敏感的孩子,一旦养不好,以后可就是要走上弯路了,而且小情儿就是这样跟原主说的,她要了孩子就是故意往歪处养。

      “那你们说,妈妈之前为了你们,连家里一根针一根线都不要,图的是什么?”

      亭亭可爱天真:“因为妈妈喜欢亭亭!”

      楼小乔点点头,有自信的孩子她最喜欢。

      但这孩子在那本书里,也叫这一对狗男女给养废了。

      别人穿越捡了个人见人爱的脸蛋,可楼小乔不一样,她穿越前是个万人迷,可她那会儿心脏不好,在剧团演戏的时候更是要悠着点来,后来更是很年轻就挂了,穿越后得了人家健康年轻的身体,这是上天的馈赠。

      原主虽说没保养好,但年纪摆在这里,身体底子摆在这里,其实长相不算差,输就输在唯唯诺诺的气质上。

      对,别看王四顺对原主嫌弃的不要不要,但原主其实才二十七岁。

      二十岁刚满摆了几桌酒就把婚结了,二十一岁不到就生了老大。

      能伺候得了那样挑剔的老人,不但心性好,身体也是倍儿棒的。

      俩孩子总算是被楼小乔安抚了下来,听说妈妈要自己,小帅脸上虽说还有三份不信,但嘴上已经不闹了。

      楼小乔发现,原主可能是真没时间教育孩子。

      小帅被丢到幼儿园两年了,学到的东西一个巴掌都数不过来,随便抽查了几个算术题,这孩子还能算的乱七八糟,还生怕妈妈发脾气,一双大大的眼睛,谨慎而又小心的看向妈妈。

      “没关系,从今天开始,妈妈要开始教你们算术题和拼音。”楼小乔叹了口气:“但妈妈的时间也有限,我教你们就要仔细听,听懂了吗?”

      亭亭也叹了口气,小大人一样:“读书头疼的呢。”

      小帅见她不懂事,抓紧了妹妹的手:“我会好好学,会教妹妹的。”

      楼小乔:“那就从拼音开始教吧,你会读了吗?”

      小帅想了想,声母韵母都读了一遍,但到了拼读的时候,就各种搞不明白。

      这些都是幼儿园教的,学校的老师不可能教的多细致。

      “没关系,以后妈妈教你们。”

      听到妈妈这样说,小帅也松了一口气。

      楼小乔正教着孩子呢,家里就来了个不速之客。

      而且这个人,一进门头顶就冒着绿光。

      吓了楼小乔一大跳,还以为这是什么新把式,赶紧也让孩子们看稀罕。

      小帅叫了一声小姨姥,亭亭哼哼了两声。

      俩小娃居然没把来人当怪物看待。

      楼小乔就知道了,这绿光可能只有她自己才看得到。

      天啦,穿越大神给个金手指,这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来人一见面,就摆出一副长辈的姿态出来。

      “我说二妞啊,四顺再怎么不好,那也是你男人,男人哪有不在外头胡来的。”说话的女人瓜子脸,瘦瘦小小的个子,嘴皮子长得极薄,穿着打扮也很洋气,这是楼小乔的大姨。

      大姨一开口就有科任老师不想下课的架势,本着宽容和谐的目的,进行了一场思想政治教育课:“现在四顺混的好了,你好日子刚开头,就是咬死了也不能离婚啊,再说了你现在离了婚,带着两个娃儿,以后还能找着对象吗,我看你直接去城里,好好看着四顺,不行就再生一个,男人嘛总归看在孩子的份上,会回心转意的。”

      马上一副担心她担心的不得了的样子。

      楼小乔怒了,也就短短的一席话,戳到了两个大雷点!

      前世也不知道遇到过多少次这样的发言,未婚的催婚,结婚了的催生,生了的催二胎,生完二胎的催三胎,人家要离婚的就劝人别离......

      嗯,反正怎么让人不舒坦就怎么来。

      穿越前,楼小乔听多了各种对男人宽容的版本,一个比一个还圣母心,个个版本都很奇葩,她摸了摸熊熊跳动的心脏,这颗心脏果然很强大,换她本人早给这极品亲戚气死了。

      她这人气性大,很大!

      好吧,你膈应我,我也不会让你舒服的。

      楼小乔意味深长的看了大姨一眼。

      楼大姨一凛,这死丫头可怜她做什么,明明出轨的是她男人,她那看人同情的眼神是怎么回事?

      然后就见楼小乔摇了摇头:“果然头顶一片草原,世界无限可能,我大姨就是我大姨,心态好才能活的这样潇洒,可我做不到你这样啊。”

      楼大姨瞪圆了眼睛:“什么叫我心态好。”

      楼小乔叹了口气:“人要是太迟钝呢,吃屎都捡不到一口热乎的。”

      楼大姨:“你你你。”

      楼大姨的男人是个教师,人一向规矩还气管炎。

      在这会儿看来,大姨也算是嫁得好了,所以王四顺发迹还没闹腾那几年,这位大姨有事没事来刺她一下,甚至偶尔碰上了王四顺,也会说些有的没的,明里暗里都说原主配不上渣男,像这样最喜欢对别人家的家事指指点点的人真是太讨厌了。

      楼小乔捏着嗓子说:“我还以为姨父有什么情况,您是过来给我传授经验来的,要是没有就好最好咯。”

      这样阴阳怪气的,听的楼大姨心里头也不大舒服。

      人嘛一旦起了怀疑的心思,就不得了了。

      “二妞,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不知道啊,我哪能知道什么,您也知道我这一天到晚的不是待在家就是待在厂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姐就是个白莲花小可怜。

      “二妞,我想起家里还有点事。”

      楼小乔赶紧一把拉住她大姨,学着她大姨的样子絮叨:“大姨别走啊,咱两也好久没聊聊了,忘记问我旭宏表弟的事,他工作找的怎么样,听说这几年不包分配了,中专毕业也不好找工作吧,要是有为难的地方,可以跟我说说啊。”

      .......哼哼,说说嘛,让大家都高兴一下。

      楼大姨有个独生儿子,小时候成绩挺好的,到了初中突然就不读书了,中考没怎么考好读了中专,结果这几年包分配的事情黄了以后,新都县城考教师编制的底线都拉到了大专学历,现在进教育系统也难,楼大姨现在一提到这个儿子的事就有些头疼。

      不等外甥女留饭,跟见了鬼一样的回家去了。

      看着大姨一扭一扭离开的背影,楼小乔咬了咬牙,要你给老娘提男人,要你提!

      看样子娘家亲戚也不是很靠谱,离婚这事儿还是得靠自己。

      听说死渣男跟娇娇女就住在县城,两人跟两口子一样的过日子呢。

      这不就是重婚罪吗?

      虽然说这种抓奸她也是第一次来,但人活一世,谁还不是新手上道呢?

      废话不多说,抓奸去!
note作者有话说
第2章 第 2 章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灌溉营养液]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