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8、捐款 ...

  •   几天后,郁惜收到了一条短信,上面是个图,顾诚发来的。
      点开看了一下,是捐款,捐了49521.21,精确到了分。
      
      郁惜回复短信:这家机构没听过,不会是你伪造的吧?
      郁惜:而且你行骗多年,收益居然还没你酒吧一月的营业额高,你以为我会信?
      
      顾诚没有回复她。
      郁惜是真的不信他,满嘴的谎话,还搞了这么一出,更像是在糊弄她了。
      
      之后郁惜直接去找了顾诚,看到了她的捐款收据,还去那个机构看了一下,才确定这家机构是真实存在,而且确实有帮助到贫困山区的人。
      但她还是不信这个数额,精确到了分也太做作了,就像是故意为之。
      
      郁惜又回到了天天去找顾诚的日常,得知他骗人的招数,居然是卖黄片……那种限制级别到了不能付费观看的程度。
      用顾诚的话来说,那就是买的人都是些不正常的人,他骗了也没啥羞愧感。
      郁惜猜测了一下,没猜对,顾诚说了才明白过来,那些人是想看真人真事,各种题材的真人真事……俗称各种不和谐事件的偷拍视频。
      
      顾诚被她烦的受不了,就直接说:“我骗的都是网友你懂吗?拉黑了之后我根本找不到他们。这个数额也是真实的,精确到分是因为利息,那些是利息,利息你还想要整数的?你想什么呢。”
      
      郁惜更疑惑了:“不是,你骗了钱却不花,还存起来吃点儿利息,你到底图什么?”
      顾诚做到这个程度,郁惜也不好说什么了,虽然他骗过人,但如他所说的,也找不到那些人是谁了,其实在郁惜看来那些人也必要管了。
      
      郁惜又问:“那你又为什么要开始骗老人?搞不懂你。”
      “因为无聊。”顾诚如此回答,然后就让陈晃把她给叉出去了。
      
      郁惜倒也不想管了,反正都知道该知道的了,她也相信了顾诚了。
      其他的事不想多管,她觉得现在这样就挺好的。
      
      年后她又被拉去跳广场舞了,从嘻哈青年八卦的嘴里,郁惜明白了顾诚新年那会儿为什么那么难受了,因为他前妻再婚了,那男人要去海外工作,所以她前妻就带着孩子出国去了。
      他知道这事儿的时候,前妻和孩子已经不在国内。
      
      人间惨剧。
      郁惜同情了一秒之后,就投入了广场舞大业。
      
      嘻哈青年这位待业青年在二月份的时候找到了工作,就不再来充当教练玩,陈晃也回酒吧去了,郁惜也没人管了。
      她也就不去跳了,主要是真的累,天天腰酸背痛的。
      而那些老人倒是觉得很有意思,所以就天天准时准点去跳舞,还吸引了一些年轻人来围观,只是这样的人不多,断断续续的。
      
      郁惜很少再想起去死这件事,一件事在被搁置之后,在之后的时间再想起,好像就有点不合时宜了起来。
      但那种度日如年的感觉却一点都没有减少,在平静的时光下,并没有随着时间而流逝。
      
      于是,郁惜又染上了酒瘾。
      她又去了流浪酒吧,常客换了一拨,她再来的时候,都没遇到几个认识的。
      郁惜稍微惆怅了一下,就去点酒喝了。
      
      还没喝上几口,顾诚就来了,他一看到郁惜,就一脸不耐烦:“你又来干嘛?”
      “安心,这次不是来找你麻烦的。”郁惜晃了晃手中的酒杯说,“只是来喝酒而已。”
      顾诚松了一口气。
      
      下午的时候人不多,喝完了酒人就都走了,于是就剩下郁惜和顾诚。
      顾诚坐下喝酒,说:“我前两天回去了一趟。”
      郁惜问:“结果呢?”
      
      “一切都好,除了被催再婚。”顾诚扯扯嘴角,带着一种放松下来又有点苦恼的表情。
      郁惜也笑了:“你看看我说什么了……”看到他投过来一个带有烦躁的表情,郁惜就改口了,“再婚也挺好的,你说说你天天没事干那么无聊,有了老婆再生个孩子,生活也就不会无聊了。”
      
      “或许这样也挺好的。”他叹息一声,一瞬间没了那种放荡的气质,反而多了点儿沧桑。
      郁惜感觉现在的他,好像有点莫名的颓废,但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就笑着点了点头。
      
      后来顾诚就去相亲了。
      再后来,顾诚相亲失败了,问起原因,他一概说观念不符,早晚离婚。
      
      于是顾诚陷入了每个月都会被拉去相亲一次的境况,都是他妈妈张罗的,偶尔一个月会高达三次。
      年中的时候,顾诚一听到相亲这样的字眼,都会手脚发抖,显然是怕了。
      
      年中这段时间顾诚很忙,到了九月份的时候才慢慢缓下来,到了10月份就轻松很多了。
      郁惜的日子就简单多了,天天就是吃吃喝喝,她越发觉得自己和那错失的40年里的自己,越来越像了。
      
      这样的想法让她难受了一阵,然后又无能为力。
      她知道自己陷入了一种非常消极的状态,却又没有办法走出这样的困境,于是消极的选择任由自己越来越消极……
      
      某一天,她突然就心态爆炸,在家里对着沙发一顿疯狂输出,冷静下来之后,她想,人最恐怖的时候,大概就是在无聊的时候了,得找个事儿来消磨这样无聊的时间才可以。
      
      想到这里,她久违的上网发了一条动态:嗨。
      
      到了第二天才有三条评论。
      第一条:我什么时候关注的这个博主?被盗号了?
      第二条:反应了老半天才反应过来这个博主是谁……
      第三条:嗐,我怎么忘记取关老废物了……?
      
      郁惜:……好吧,她都忘记网友的记忆一向短暂这事儿了。
      郁惜没回复,起身出门喝酒去了。
      
      今天顾诚来得早,他面前的酒杯已经空了一半。
      郁惜过去坐下,点上一杯酒,看到他状态很沉闷,随口问了一句:“又相亲失败了?”
      “没,成了。”顾诚闷声回答。
      “那你为什么一副……嗯……便秘的表情?”郁惜又问。
      
      顾诚紧紧拧着眉头,一脸烦躁和混乱,一个劲儿的闷头喝酒。
      郁惜灵光一闪:“你这是……婚前恐惧症?”
      顾诚看了她一眼,说:“可能是,但也可能不是,我不知道。”
      “你也有迷惑的时候啊哈哈哈。”郁惜毫不留情的开始了嘲笑。
      顾诚:“……”
      
      店里没人了,酒保就去休息了,顾诚干脆自己进去倒酒喝,坐在酒保的椅子上,和郁惜面对面,他露出了某种破罐子破摔般的释怀感,说起了以前的事。
      
      7年前,某孤儿院有一个孩子受伤,凶手疑似某集团的一个经理,一开始并没有引起轰动,因为集团道歉,开除那个经理,那个经理也被抓了,而孤儿院方面也不追究,于是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
      后来有个年轻人带着那个受伤的小孩找到了顾诚,拿出了自己的全部身家,想知道要怎么才能让这个案件重启,并且调查出真凶。
      彼时,顾诚还是个刚出道的新晋律师,怀着一腔热血,看到了那个小孩,立马确定了小孩身上的伤并不是单纯的暴力所致,其中含有性-虐的成分。只是不太明显,只是他的猜测。顾诚带着小孩去做了一个检查,确定了猜测之后,就带着小孩打算翻案,结果小孩临时退缩,之后被火速领养,而孤儿院那边并没有告诉他是被谁给领养的。
      顾诚感觉到了阴谋的味道,自己继续调查,结果被人威胁,他家里人也被威胁,纷纷劝他不要做自己的不该做的事,但他那时候很是愤怒,根本听不进去,结果被辞退,家里人的工作也丢了,老婆找他离婚,当时他没有工作,一时间也找不到新的工作,被判定为没有抚养能力,孩子就判给了老婆。
      顾诚怂了,接受了幕后的人的钱,但老婆找不回来了,父母也生气不想见他。他就来到这里开了一间酒吧混日子,而陈晃就是当时找上他的年轻人。
      
      他说的很简略,郁惜也能意识到当初他该是如何的崩溃,毕竟自己以为是在为正义而战,结果,连对手是谁都不知道就稀里糊涂失去了一切。
      唯一的安慰也不过是施舍般的一笔钱。
      
      但郁惜没有给予安慰,而是说:“因为你被人伤害了,所以就去骗人伤害别人吗?虽然那些人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活该,但骗老人就过分了。”
      话虽这么说,但为什么总是有人会因为低劣的欲-望而做出一大堆的破事。
      
      郁惜觉得自己的世界观又碎了一次,以前看新闻的时候虽然觉得很残忍,但说实话没有太多的实感,而眼前的人却是真实的,尽管是好几年前的事,但那时候的伤害依然可以在他身上显露出来。
      好似一道不可愈合的伤疤,不断的溃烂。
      
      她意识到自己太过去渺小而肤浅了,完全没有去看到这个世界的黑暗处。
      以为自己成熟不过是个错觉。
      也意识到自己完全没有想过要担负起自己的人生来,只是不断的想着一些有的没的东西,不断的崩溃崩溃再崩溃,但实际上好像也不过如此。
      
      郁惜心情复杂,她猛地灌了一口酒,看到顾诚刹那间有点窘迫的表情,也明白,大概他自己也唾弃自己。
      只有弱者才对向更弱者挥刀。
      
      而她自己,好像也没什么资格去斥责顾诚。
      她并没有像顾诚一样有过为别人而抛弃一切的时候,甚至不断的逃避自己的过去。
      
      “我只是……”顾诚张了张嘴,后面的话却又咽了回去。
      郁惜却不打算深入这个话题了,而是说:“那你以后打算结婚生子,过好下半生吗?”
      “嗯。”顾诚闷闷回答。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