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6、准备年夜饭 ...

  •   
      “你之前不还搞直播嘛。”顾诚看她清醒了一些,连忙撺掇道,“连直播都能做好,证明你很有潜力,多尝试一下,你一定可以找到一些会让你很高兴的事儿。反正你现在也不缺钱,也不缺时间。”
      
      他是真心希望这老太婆赶紧找点儿事做,免得一无聊就来消遣他。
      
      郁惜继续沉默。
      彼时,她很混乱,大脑里堆积着一大堆的念头,关于未来,关于恐惧,关于生存。也有一腔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激情,并没有考虑太多,觉得自己必须要做点什么才可以。
      但现在情况不同了。
      她的思维已经不如当初那边单纯直接,也不再有当初那股冲劲。
      
      但到底是不甘心的吧。
      对于那些错过的时间,错过的事。
      郁惜看了一眼酒保,说:“再来一杯。”
      
      顾诚也不劝了,他只是起身离开,去找了陈晃。
      他可以看出来,这个老太婆很喜欢陈晃,似乎很认可陈晃,所以他给陈晃安排了一个新工作。
      
      两天后的一个早上,郁惜被陈晃喊了出去。
      郁惜跟着他,猫咪和狗子则是被陈晃牵着。
      
      “去干嘛?”郁惜是真心好奇,陈晃一向不会和她说太多话,这个人很不擅长和人交流。
      “你去了就知道了。”陈晃说。
      
      郁惜被带去了小区后面的一个公园,公园被收拾了一顿,一些杂草都没了,垃圾也被清理掉了,这会儿正聚集着一些人。
      有个看上去很嘻哈的年轻人,在和他们说话,郁惜走进了才听到他们在说跳舞的事儿。
      
      郁惜傻了。
      猫咪戒备了。
      狗子快乐了。
      
      “哎,郁惜来了。”那嘻哈青年连忙过来把郁惜给拉了过去。
      郁惜:“……???”
      
      然后郁惜就被拉着排练起了舞蹈来,她想起了以前每天晚上,经常会在各种角落里看到广场舞大妈的画面。
      
      她本来想走,但却被抓着,老太太老头子们觉得十分新鲜,也不让她走。
      郁惜就傻了,这些人都没跳过广场舞吗?
      
      郁惜还抽空问了一下嘻哈青年,得知以前是有的,但后来投诉的人多了,渐渐就没有了。
      毕竟大家的压力都很大,谁都不想下班回家,还要被广场舞神曲给吵到,这里能跳是因为太偏僻了,附近也是老人家多,耳朵不灵光,也无聊,还可以过来围观一下。
      
      这一点,陈晃昨天去家家户户发了调查问卷,经过了一致同意。
      并且由顾诚交到社区管理处那边,获得了允许之后才将这一帮有兴趣的小老太婆和小老头们聚集在这里。
      而嘻哈青年,是顾诚一个朋友,一个自认为怀才不遇的天才,因为找不到一起编舞和编曲的小伙伴,所以对他们这群老人下手,打算试试自己的实力。
      
      于是这一波“老弱病残”就被聚集到了这里来。
      
      对此,郁惜只能说,顾诚的行动力还是一如既往的迅速啊……
      
      嘻哈青年对郁惜很不满,因为她太弱了,跳个七八下,就气喘吁吁,整个人都抖个不停,活像是犯了心脏病。
      
      一开始他还吓到了,生怕自己编个舞,充当一下临时教练都能给闹出个人命来。
      然后他发现郁惜就是体虚给累到,顿时傻眼,他是真的没想到这个老太婆体质会这么弱。
      
      于是得到了休息时间的郁惜,就坐在一旁的小石凳上看着他们跳。
      
      几个老人家跳了一会儿老是出错,一些人觉得不行,活了一把年纪,不能连这点儿事都做不好,就算累的一头汗,还咬牙继续。
      还有几个觉得很害臊,想放弃了,给嘻哈青年一顿安慰给拉回去了。
      
      于是画面又其乐融融了起来,老人们成功的做了一个动作之后,虽然腰酸背痛,但也高兴了起来。
      
      无聊的老人们找到了新玩具和老伙伴们,一个个的,高兴的就想是要去春游的小学生。
      
      郁惜看着他们,居然看到了生命滚滚流动的活力。
      她不免羡慕,照理说,她年纪还要小很多,为什么就没有那样的活力呢?
      
      郁惜又陷入了迷惘,但这东西,就想是进入了迷雾里,分不清方向,只能到处乱走,运气好的话,很快就出去了。运气不好的话,大概这一生都会困在里面。
      
      既然开始了,郁惜在摸鱼了几天之后,还是调整好了心态,打算好好学完跳一跳。
      只是在闲暇之余,总是不免会去想。
      想活着的人,和不想活着的人,到底差别在什么地方?
      
      她也不免会延伸出不少的想法来,比如自己为什么不想活,只是因为自己太老了,缺憾太多了,而且知道不可回头吗?
      好像也不只是如此。
      最终她还是回到了原点:自己没有热爱的东西。
      
      无牵无挂,又无所热爱。
      于是剩余的时间,就变成了无尽的折磨。
      
      喝酒带来的快-感,也渐渐递减,如今的效果甚少。
      无数的回忆又时不时的翻上来,落在她的大脑里,心里,关于她自己的,关于她那“错失”的40年,关于自己的胆怯,关于自己的懦弱,以及关于自己的不在意和轻视而造成的一些错事。
      不能挽回,不可改变,只有缺憾。
      
      非要说不甘心的话,好像自己从未有过自己想做的事,不管是什么事,都是被裹挟着去做的,带着一种冲动的,恐惧的情绪,被常理限制,被常识拖拽。
      而这份不甘心又很无力,因为她是个没有所爱之物的人。
      
      于是,又回到了原点。
      反反复复,她被困在了原点。
      
      -
      顾诚还是习惯性的会在中午去一趟酒吧,喝上一杯酒。
      只是没有了郁惜,他觉得非常爽。
      
      “今天那郁老太婆怎么没来?”常客问。
      他们主要是想看郁惜的猫咪和狗子。
      
      “跳舞去了。”顾诚总是会如此回答。
      
      一开始常客们都会露出怪异的表情,并表示:“跳舞?她能跳得动吗?”
      
      后来,他们的问题变成了:“郁老太婆又去跳舞了啊?”
      顾诚总是回答:“对,在后面公园那边。”
      
      再后来,有些常客无聊就过去溜达一圈,围观回来之后,还会和大家分享,表示:“我的妈,我只想刺瞎自己的眼睛。”
      
      尽管如此,无聊的时候他们还是会过去溜达一圈,因为郁惜的猫咪和狗子就在那边。
      
      关于那群老人家跳舞的样子,常客们的评价,也从“想刺瞎自己的眼睛”变成了“还不错”“有模有样了”。
      
      顾诚对此,总是笑笑,并不说什么。
      他很久没去骗人了,其实他骗人也骗的不多,基本上就几十块,几百,但累积起来也不少。
      所以他才不敢让郁惜去报警,虽然郁惜没证据,但万一被盯上就不好了。
      
      他太无聊了,而郁惜来了之后,他没那么无聊了,就是烦的不行。
      而如今,倒是又开始有点无聊了起来。
      
      顾诚觉得有点手痒。
      但他克制着,他可不想被郁惜给抓到把柄,那太麻烦了。
      
      -
      
      训练了好几个月,他们这群老东西,才把动作给练习成了一个有模有样的动作,至少不是群魔乱舞了,看上去有点像是在跳舞了。
      而这会儿已经是年底,他们放了假,就好像是正正经经在做某项事业一般。
      
      郁惜也是没想到,自己会一拖再拖,她不免想,自己是不是又在冲动了,其实并不想去死,只是……对于自己内心的无力感,在做出某种求助般的呐喊?
      
      郁惜觉得自己脑子越来越不灵光了,屁大点儿事,想了好几个月都没想出个结果来。
      
      但日子还在继续。
      年底的时候,郁惜打算喊陈晃来吃饭,陈晃对此一点都不意外,郁惜已经不是第一次请他吃饭了,他也会帮忙带宠物,以及给郁惜拎东西,这是因为郁惜最近有点喜欢在线下的商店买东西,陈晃充当了拎东西工具人。
      
      顾诚还是照常给他发工资,他的主要任务就是看着郁惜,别让郁惜去酒吧。
      
      不过不喝酒之后,郁惜的身体也有好转,不会食不下咽了,也不会动不动就吐一把,睡觉都香甜了许多。
      
      “晚上五点就到我那边去。”郁惜说,“你要是有朋友也可以喊着一起去,还有顾诚那小子,也喊过来吧,如果他要去陪老婆孩子就算了。”
      “嗯。”陈晃点头。
      
      郁惜又叮嘱了一句:“确定好人数啊,我看着人数做饭。”
      “要帮忙吗?我可以切菜切肉。”陈晃说。
      “不用了,去玩吧。”郁惜说。
      
      这次郁惜早有准备,早一周的时候就准备了做佛跳墙,一直到今天终于进行到了最后的步骤。她先处理了佛跳墙之后,又去做了其他的菜,她准备的菜有金汤肥牛、姜子鸭、海鲜沙拉、清蒸鱼、东坡肉、几盘小炒菜、重约三公斤的烤猪排,已经准备了很久的佛跳墙。
      
      一些食材是她在29号就处理的,一些是留到大年三十,比如海鲜拉沙,本来就是冷菜,在冰箱里留一天还可以让沙拉汁更入味。
      而猪排也是提前一天腌制上,毕竟这东西味道重,腌制一下还能去去腥味。
      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也是提前弄好的,剩下的部分大年三十再弄,就轻松很多,一个下午的时间绰绰有余。
      
      郁惜做的时候,猫咪和狗子在边上盯着她,她耐不住,就给吃了一点肉,于是他们盯她盯得更狠了,几乎是一刻不离。
      郁惜:“……”
      早该知道的,他们是怎么吃肉都不够。
      但谁又能耐得住两小只水润而纯真的目光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