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我比你强 ...

  •   餐厅有片刻的寂静。
      
      见父母不说话,林昕镇定地道:“以前爸爸和我说过,做人要脚踏实地,自力更生,不能贪图富贵,迷失自我。我现在虽然是Omega,但实力没有下降,不比Alpha差,凭自己的双手,依然能赚到钱,所以……”
      
      “够了!”林父大喝一声,重重地拍桌,碗盘往上一跳,发出清脆的碰撞声。
      
      林昕没有丝毫惧意,执着地凝望林父。
      
      从小到大,父亲教导他,鼓励他,爱护他,在他的生命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而他也以成为父亲的骄傲努力着。
      
      可是,当他分化成Omega后,父亲对他的态度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暴怒、责骂、固执、无情、贪婪……
      
      如此陌生,陌生得他都不认识了。
      
      还是说……这是父亲的本性,之前那个和蔼的爸爸不过是他的伪装?
      
      因为自己失去利用的价值了吗?
      
      然而,林昕不甘心被摆布,据理力争,用事实来证明他并非一无是处。
      
      少年的眼睛过于清亮,清亮得林父一阵心虚,属于Alpha的权威被挑战,他恼羞成怒,本能地释.放信息素,企图压制忤逆的儿子。
      
      刹那间,一股浓烈的龙舌兰酒味弥漫在餐厅里,带着磅礴的气势,排山倒海地扑向少年。
      
      林昕脑袋一蒙,身体好像被束缚住了,动弹不得,呛鼻的气味从四面八方涌来,皮肤灼烧了般刺痛。
      
      “啊!老公——”林母大惊失色,受信息素的影响,情不自禁地瑟瑟发抖。
      
      林父见林昕在自己的信息素威慑下,低头一动不动,冷哼一声。
      
      过去把他当A培养,自然爱护有加,如今成了无用的男O,待遇自然一落千丈。
      
      Omega不过是Alpha的附属品,竟敢跟他谈条件?
      
      突然,一缕清幽的兰花香势如破竹地冲开霸道的龙舌兰酒香,如万花怒放,充满张力,渗透得无声无息,那龙舌兰信息素被反弹、包围、压缩,一鼓作气,奉还回去。
      
      林父来不及反应,只觉脑中神经一崩,呼吸骤然困难,鼻间尽是清冽、醇正的兰花香气。
      
      他欲反击,但兰花信息素伴随着可怕的精神力,令他惊慌失措,整个人向后倒去,“砰”地一声,他连人带椅仰倒在地。
      
      林母不敢置信地捂住嘴巴,看看林父,又看看儿子,蒙了。
      
      林昕缓缓地起身,双手握成拳头,一步步走到林父身边,居高临下地看他。
      
      “爸爸,我比你强。”
      
      他语气平淡,一字一字地说,灯光照在身上,像打了一层朦胧的光晕,墨发如丝,肌肤细致似白瓷,眼神淡漠,隐隐透出一丝妖异,美得惊心动魄。
      
      这副模样落在林父眼里,只令他感到骇然。
      
      怎么可能?
      
      Omega怎么可能压制住Alpha?
      
      林昕的信息素是定向攻击,仅针对林父一人,所以林母闻到兰花香却没有压迫感。看到儿子将丈夫击得无还手之力,她尖叫一声,冲过去护住林父。
      
      “小昕!你要干什么?他是你爸爸!”
      
      林昕一怔,顷刻间,餐厅里的兰花香味消散得无影无踪。
      
      林母扶起气喘吁吁的林父,严厉地斥责儿子:“我们辛辛苦苦地把你拉扯大,你就这样回报?攻击自己的父亲?大逆不道!”
      
      林昕有些茫然地望着面目狰狞的母亲。
      
      为什么……连妈妈都变得陌生了?
      
      “刚成年的Omega根本无法独自度过发情期,抑制剂治标不治本,只有被Alpha标记才能在社会上立足。你爸爸是为了你好,才想方设法地找有钱可靠的优质A!你不领情就算了,竟然出手伤人,还有良心吗?啊!”
      
      林母歇斯底里地质问,无情地否认了林昕的一切。
      
      林父缓过劲,恶狠狠地瞪眼怒骂:“养条狗都知道感恩,你连狗都不如!”
      
      “我们焦头烂额地忙活啥?还不是为了还那两百万债?”林母一脸失望。
      
      “归根究底,这钱该他自己还!”林父摸着摔疼的尾.椎,脸红筋暴。
      
      “若是不爱你,我们何苦拉下脸求人?”
      
      “多少人看我们家笑话?老子出门都抬不起头!”
      
      “早知你是Omega,我就不避孕了,多生几个孩子,也好过被你气死!”
      
      “就他这性子,看哪个Alpha敢标记他?”
      
      林昕耳边轰隆隆,听不清任何声音,看着父母的嘴巴一张一合,疾言厉色,他的心一点点地下沉,被无尽的黑暗淹没,眼睛渐渐蒙上一层灰,失去了所有的高光。
      
      “还不给你爸爸道歉!”林母骂够了,恨铁不成纲地喝斥。
      
      林父板着脸,目光冰冷。
      
      “……”林昕动了动嘴,哑声,“对不起……爸爸……对不起……妈妈……”
      
      见儿子还听话,林母缓和神色。
      
      “下不为例。”
      
      林父重新坐下,拿起筷子,戳了戳桌面。“站着干嘛?吃饭!”
      
      林母一摸碗,皱眉道:“饭菜都凉了,我去热一热?”
      
      林父道:“热什么热?就这样吃!”
      
      林昕回到自己的位置,沉默地拨着冷硬的米饭,喉咙发紧。
      
      饭后,林昕回自己的房间,锁好门。
      
      捂着隐隐作痛的胃,无力地靠在墙上。
      
      灯未开,房间里一片漆黑,月光透过窗户玻璃照进来,染了一层银霜。
      
      不知过了多久,林昕打开灯,房间一下子亮了起来。
      
      他眼睛红红的,睫毛湿润,沾着细小的水珠。
      
      抬起手揉了揉眼睛,擦去多余的水份,他来到书桌前,拉出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长型的金属盒。
      
      打开盖子,一支装满蓝色药水的针管静置其中。
      
      这是出院前,医生送他的发情期抑制剂。
      
      一支维持五天。
      
      ‘Omega成年后,生.殖.器.官成熟,引发繁殖本能,从而进入发.情期,信息素浓度是平时的数十倍,会诱.惑附近所有的Alpha对自己进行标记。因此,单身的Omega必须随身携带抑制剂,以防不备之需。不过……’理性的Beta医生推了下眼镜,警示道,‘抑制剂有副作用,超过十针效果减半,身体也会承受不住,所以请务必谨慎使用。’
      
      想起医生的话,林昕合上盖子,将金属盒放回原处。
      
      他坐到光脑前,开启可视模式,打开网购页面。
      
      客厅里,乍然响起林父惊喜的叫喊声。
      
      “真的吗?黄先生!四百万!”
      
      隔着厚厚的门,那发颤的尾音出卖了他激动的心情。
      
      林昕眼里的犹豫消失殆尽,面无表情地罗列购物清单。算计出所需的星际币数额,戴上感应头盔,进入机甲世界。
      
      .
      
      距离还债的期限还有八天,昨晚黄先生一通电话过来,林父林母仿佛吃了定心丸,整个人都容光焕发了。
      
      林昕从房间里出来吃早饭,林母和颜悦色地给他盛粥拿肉包子。
      
      “黄先生对你很满意,同意给四百万彩礼。”
      
      林昕专注地喝粥,没有任何反应。
      
      林父咬了口包子,冷冷地瞅他。“你不同意也得同意,人家已经先转了两百万给我们应急了。”
      
      林母笑容满面,夸道:“黄先生的人品真是好得没话说!”
      
      这些天,她在亲戚群里受尽冷嘲热讽,连门都不敢出,生怕被人说闲话,如今攀上富贵又还了债,腰板都直回来了。
      
      等小昕嫁过去,她和老公再多生几个孩子,反正有钱,养得起。
      
      “哑巴了?”林父质问。
      
      林昕捏紧筷子,开口道:“我还没正式十八岁。”
      
      林母道:“黄先生的意思是先带你去蜜月旅游培养感情,回来再办婚礼不迟。”
      
      林昕眉头轻蹙:“生日过后再说。”
      
      林父不满地道:“不就一个生日?你们小俩口在宇宙飞船上过不更浪漫?”
      
      林昕坚持:“我想在家过生日。”
      
      眼看林父又要发火,林母用商量的语气劝道:“要不……就让小昕在家过完生日吧?毕竟未成年出门在外限制多,不差这十二天。”
      
      林父退一步,同意了。
      
      林母见儿子对婚事没那么抗拒了,心情欣慰。
      
      父母喜气洋洋,林昕面无表情,吃完饭,直接回房。
      
      “这混小子!”林父甩筷子,“男O有人要就不错了,摆脸色给谁看?”
      
      “行了,行了,小昕还小,闹情绪正常。”林母安抚。
      
      .
      
      机甲世界——
      
      林昕熟门熟路来到训练场,坐在大厅偏僻的角落里等待。
      
      “滴——你的好友‘玄冥’已上线。”
      
      设了特别关注,好友一上线,系统同步提醒。
      
      不一会儿,一个戴面具的银发男人步入大厅,几乎没有停顿,径直地朝林昕走来。
      
      “很准时。”玄冥笑看躲在巨形花盆后的小孩。
      
      林昕起身,乖巧地向他行礼:“教官好。”
      
      玄冥屈指一弹他的额角,道:“都说了,不用喊我教官。”
      
      小孩性格有点固执。
      
      林昕抿了下唇,改口:“大神。”
      
      玄冥一怔,额抚。
      
      “算了,还是喊教官吧。”他伸手揉了揉少年细软的发丝。
      
      见一次就被摸一次,林昕从一开始的别扭到现在的习惯。
      
      男人的手掌宽厚温暖,指间的硬茧蹭到头皮,有点发痒。
      
      “走,我带你去训练室,今天教你几招独门的必杀技,别人想学都学不到。”玄冥拉起小孩的手,触感柔嫩,不禁握紧。
      
      手突然被握住,林昕愣了愣,没有抽回来,迈开大步子,跟紧他。
      
      

  • 作者有话要说:  某攻:今天又是愉快RUA崽崽的一天。
    林昕:快教必杀技,我正有用。
    ————————
    攻受现实中相遇快了。以后会狠狠打脸回来~莫急~
    ————————
    感谢在2021-02-19 00:46:13~2021-02-19 23:50:2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江离、冷月星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