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第 20 章 ...

  •   第二十章
      程月鸾坐马车到红河马庄,按照庄头的指引,叫两个护院在马车边随行,穿过树林往陈水马庄去。
      
      寻常内宅女子,不常出门,走这样一段远离内城的路,定然是怕的。
      但程月鸾养父母是生意人,她自幼也跟着四处行走,尤其热闹佳节,街上肯定少不了她,出行在外,她一贯是不怕的。
      
      待入树林,乐莺觉得太过僻静,一时有些紧张,竟抓住了程月鸾的胳膊。
      程月鸾拍了拍乐莺的手背,说:“天子脚下,有护院随行,没事的。”
      
      话音刚落,马匹嘶鸣,马车顿然止行,一阵摇晃颠簸,车夫连忙说:“太太,有人拦车。”
      程月鸾在帘内问:“何人?”
      
      她的声音清凌凌之中带着些女儿家的媚,却又不娇气,像一捧带香气的温水灌进耳朵,舒服极了。
      李伟德这厮,在对面的马车里,一听到便浑身酥倒,忍不住跳下车,站在六个强壮的家丁之中,像模像样地冲程月鸾的马车作揖,道:“某李伟德,听闻夫人自此而过,特来拜见。”
      
      程月鸾眉头皱着,她出门的消息,倒是传得够快,至于李伟德是谁,她压根不认识。
      她低声吩咐车夫:“不必搭理,走。”
      
      车夫驭马想走,李伟德的人就拦在前面,一动不动,他们有六个,而戚家只带了两个人,加上年至不惑的车夫,也不过是三个男人,气势都比对面短一截儿。
      
      车夫为难道:“太太,他们不放行。”
      这便是要起冲突了。
      护院亦不敢轻举妄动,等程月鸾发话。
      程月鸾挑起帘子,往外打量了一眼。
      
      她这一露面,可叫李伟德看了个真真切切,凤眼香腮,唇若桃瓣,眸光会射冷光一般,带着一股子不好拿捏的架势,寻常女人哪有这种气质,他咽了咽口水,暗道这江南瘦马,温顺倒看不出来,可也算是调|教到极致了。
      
      李伟德窥探着对面的车帘子,讨好笑道:“夫人,某只想晓得夫人住处。”
      商人重利轻别离,这位夫人既是富商外室,肯定闺房寂寞,只要知晓她住处,再去勾搭不迟。
      
      一护院上前,挡住李伟德视线,抱着臂道:“我主子乃威国公府世子夫人,你若想上门,随时等你!”
      李伟德轻嗤道:“唬谁呢!”
      他又不是不知道威国公府世子夫人,逢人提起,便得“端庄庸俗”四字,方才他明显瞧见,车内美人华贵娇美,眼睛会说话,哪里就“庸俗”了!
      
      李伟德贯行下流之事,竟大胆上前,他身边六个家丁围着他,像一堵人墙逼迫过去。
      戚家护院都没想到,会遇到这种没有眼力见的蠢人,一时色变,举棒挡在马车前,紧张兮兮地护着车内人。
      
      程月鸾端坐车内,语气一丝不改,从容道:“郎君既想知道我家住何处,且靠近些,附耳说与你听。”
      她袖中带着一只精致的连发小弩,一次可射三人,擒贼先擒王,待对方慌乱之时,再可抓紧机会连射两发。
      至于剩下四人,以戚家护院的能力,完全打得过。
      
      李伟德喜色难抑,快步靠过去,小心翼翼伸出手,怀着期待之心,一点点地挑开车帘。
      就在此时,马蹄阵阵,一支冷箭从百米之外射到车框上,羽尾铮铮,吓了李伟德一大跳,他没注意到柄上一个暗纹的“戚”字,登时恼怒转身,大声骂道:“谁他妈搅和老子……”
      话音未落,蹄声逼近,一支冷箭又射过来,一举碎掉他头顶的翡翠蝉扣,长发披散,无比狼狈。
      
      见箭不见人,李伟德等人自乱阵脚,慌慌张张乱作一团。
      “谁啊!是谁啊!”
      李伟德大吼一声,便往家丁身后躲去,蹄声越来越近,冷箭也随之而来,这一次,却从他嘴角擦过,赫然一道血印子。
      他已吓得魂魄不附体,乖乖闭上了嘴。
      
      稍息后,金戈铁马劈面而来,戚连珩坐在马背上,大红斗篷随风翻飞,他眨眼间便拔出锋利的宝剑,刃口一端,已落悄无声息地落在李伟德脖子上。
      一切发生得太快,李伟德仰望着高高在上的戚连珩呆若木鸡。
      
      程月鸾听见动静,挑开帘子,便看到了突然出现的戚连珩,其容清隽冰冷,其仪威严可畏。
      仿佛与当初远山亭上的他,重叠了。
      怪了,他不是在执行公务,怎么会来红河马庄附近?
      她放下帘子,退回马车内。
      
      李伟德瞧见戚连珩,双腿发软,站不住了。
      戚连珩身后陆陆续续跟来几十个兵士,李家的家丁个个抖如筛糠,不敢轻举妄动。
      李伟德头冒冷汗,煞白着脸望着戚连珩……原来车内那位,还真是威国公府世子夫人,她并不像传闻之中的那般“端庄庸俗”啊!
      
      戚连珩睨着李伟德问道:“你靠近我戚家马车干什么?”
      李伟德支支吾吾哪里敢说。
      程月鸾状似委屈的声音从车内传出:“夫君,他调戏我。”
      戚连珩眸光忽变深沉。
      
      李伟德脸色灰白,“世子、世子,我我我我祖父是李侍郎……”
      “侍郎?”戚连珩手中利剑往他皮肉里逼近一分,嗓音冷似苍岭寒冰:“侍郎我便不敢杀了吗?”
      “噗通”一声,李伟德哭着跪了下来。
      
      戚连珩吩咐手下:“全部带走。”
      程月鸾开口道:“等等。”
      
      戚连珩勒住缰绳,视线低入马车帘内。
      程月鸾挑开帘子,抬着下巴,瞧着戚连珩,道:“让他跪下给我磕三个头。” 
      戚连珩凝视着程月鸾,嘴角几不可见地勾了勾,目光又转到李伟德身上,下巴微微压了压,像是在问——你没听见?
      李伟德转身,朝着马车跪下,结结实实地磕了三个头。
      
      程月鸾这才满意地放下帘子,吩咐车夫:“走。”
      戚家马车,驶出树林,到了陈水马庄。
      一入马庄,程月鸾便看到了程家的马车,这次竟是程月柔亲自随程家管事来的。
      
      两人相见,程月柔惊讶了片刻,程月鸾竟然没有迟来!
      很快,她就知道了答案。
      戚连珩带着兵士,从红河镇出来,也到了陈水马庄。
      
      戚连珩让兵士留在庄外,他在庄子门口与程月柔和程月鸾打了个照面。
      程月柔看着戚连珩身后的兵士,怯声问道:“世子,您怎么来了?”
      戚连珩道:“抓人。”
      程月柔更怕了,绞着帕子问:“坏人就在这附近?”
      戚连珩一颔首。
      
      正巧,陈水马庄的庄头出来说:“不好意思,我们庄主身边的丫鬟过来说,庄主今日因故来不了,让二位白来了。两日后庄主必到,请二位两日后再来。”
      程月鸾顺势往马庄里头看了一眼,庄上院子门口站着一个丫鬟和一个婆子,两人正在用手比划着,像是在说哑语。
      怪了,陈水马庄庄主身边伺候的人,竟是哑巴?
      
      程月柔没注意那么多,她只是害怕地同戚连珩道:“世子爷,那您送我回去吧……我怕家中护院不堪用。”
      戚连珩指了两个手下,护送程月柔离开陈水马庄。
      程月柔在车内咬着唇,她的意思是让他亲自送!
      
      程月鸾面无表情地坐回马车,吩咐车夫:“我们也走吧。”
      却没要求戚连珩送她回家。
      她就说戚连珩今日怎么会过来,抓什么人,分明是打听了程月柔要来,才特地赶过来。
      他可从未这般体贴地对待过她。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