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4 ...

  •   第四章
      
      火红的火苗舔舐白色砂锅。
      在空中萦绕着的肉香米香味瞬时被冻住,温馨潮热气氛消失不见。
      
      厨房透明的玻璃拉门被风吹的哐当一声撞到门框。
      灶台前的小姑娘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唤回神,抬眸怯怯的看着对面满脸郁色的男人,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哗啦。
      放在黑色大理石台子上的两个白色瓷碗掉落在地。
      炸开碎了一地。
      
      “对不起,对不起。”
      宋灿连忙俯身慌乱的要把地上的碎瓷片捡起来,动作微微发抖。
      
      像突然受惊似的。
      也不知道是被他突然出声吓到了,还是他的问题太突兀。
      
      “诶,你别!”
      隔几步远的西慕开口阻止,果然没来得及,眼看着小姑娘白嫩的小手被割了一个浅浅的口子,红色的血从伤口往外渗。
      回身拿起扫帚,“你起来。”
      
      小姑娘垂着头没有动静。
      恰此时她的手机铃声响起,满屋子都是滴滴答答的下雨声。
      
      “你先去接电话。”
      话一落就看到小姑娘没有抬头,起身之后快步走到外面的转角处接起电话。
      
      唉,收起玩世不恭的神情,
      西慕恼怒的抓了抓浓密的头发。
      
      --
      
      “宋灿!你个女孩怎么报复心那么重啊?”
      “不就没送你去报到吗,你就故意发朋友圈害我跟你爸吗?”
      “还买彩票中奖了,你可真能编!怎么那么不要脸啊你?”
      
      电话一接通,江淑云就在那边扯着嗓子喊,愤怒尖刻。
      如果人在面前,恨不得拿刀捅宋灿似的。
      
      那天被宋煊打了一巴掌之后,宋灿没有善罢甘休。
      宋煊是她舅舅的儿子,为什么被送到她家的呢?
      
      因为她妈是扶弟魔,对娘家和弟弟可谓是大爱无疆。
      因为她舅舅软泥扶不上墙又嗜赌如命。
      还因为,她爸妈说家里冷清,想再要个孩子。
      
      从宋煊被接到家里的第一天开始,她的生活就开始崩塌。
      一开始不解难过,她不就是他们亲生的孩子吗?
      
      为什么还要别人呢?
      后来委屈讨好父母,到最后牙呲必报。
      
      那晚她发了那个朋友圈。
      【小煊好棒,选的彩票中了大奖呐~】
      配图是宋煊被养的白白胖胖的照片。
      仅对在外逃债的舅舅可见。
      
      果不其然,几分钟之后就听到舅舅的电话。
      他就跟嗜血的恶狗似的,闻着味就来了。
      
      大概这几天终于摆平了这事,江淑云才倒出空要收拾她了。
      
      “你不是想知道我和你爸为什么不喜欢你吗?你小小年纪心思就那么狠毒。谁敢喜欢你啊!”
      
      电话那头江淑云连气都不带喘的,一口气宣泄自己的不满。
      
      “我告诉你,你现在成年了,以后生活费自己挣!我跟你爸仁至义尽了!”
      
      一字一句跟把刀似的。
      故意往她的心尖上插。
      
      垂眸盯着手上的伤口,宋灿勾唇冷笑。
      听到身后的动静之后,宋灿默了默,拉平唇线。
      
      声音低浅带着轻颤。
      “好,我知道了。”
      
      挂断电话之后,宋灿站在原地垂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等再回身的时候发现厨房已经没人了。
      灶台上的火也关了。
      
      还有新拿出来的白色瓷碗。
      里面盛满了热腾腾的皮蛋瘦肉粥。
      本还心中有些波澜酸涩的宋灿看着眼前的热粥。
      
      突然就觉得一下就淡了。
      为那些人伤什么心呢,有他就行了。
      抬头直直的看着二楼,眼中闪着势在必得的光。
      
      --
      
      西慕落荒而逃。
      不经意往前走了两步听到小姑娘电话里的怒吼。
      明明白白的说以后再也不给她生活费了。
      
      嘶。
      他刚刚问的问题也怪让人尴尬的吧?
      
      再问一次岂不是火上浇油?
      恼怒不已的抬手搓脸。
      
      咚咚咚。
      “哥哥,粥已经凉了,下楼吃饭吧。”
      是宋灿的柔和嗓音。
      
      敛了神色,起身大步走到门口拉开门。
      结果小姑娘连看他都没看,垂着眼帘转身就走了。
      
      西慕:……
      
      她个子挺高,可是在他面前还是小小的一只。
      放慢步子跟在她身后。
      
      两个人沉默的走到楼下餐厅,相顾无言的坐下开始喝粥。
      
      刚喝了两口就看宋灿突然站起来,小跑到厨房又回来。
      手里捧着一个白色的马克杯。
      默默放到他面前,“按王奶奶说的弄的。”
      
      闻言微怔,迎着小姑娘期待的视线西慕端起杯抿了一口。
      这才知道她刚刚说的是什么意思。
      微波驴热三十秒再加一勺糖,他最喜欢的牛奶口味。
      
      莫名其妙的心情一下就沉重了,放下杯子。
      “谢谢你。”
      
      宋灿微微点头,扯着唇角勉强笑了一下。
      被刚刚那通电话打击了的样子。
      
      西慕觉得尴尬极了,不知道该说一句什么好。
      想安慰又无从说起。
      
      跟人家也不太熟悉。
      所以说他不理解别人为什么要与一个陌生人建立亲密关系,哪有自己一个人潇洒自在。
      
      更坚定了他心中的想法。
      还是一个人过。
      
      餐厅里只有瓷勺碰碗发出的清脆声。
      “你身体怎么样了?”
      西慕随口问道。
      
      “说起来还要谢谢哥哥。”宋灿坐的直挺挺的,有些不好意思问他,“中午我给哥哥做鱼吃可以吗?”
      “麻烦哥哥这么多,我只会做点菜…”
      
      西慕抬头看到对面小姑娘依然泛红的眼睛,突然不忍心拒绝。
      “嗯。”
      那就今天一天,明天再赶她走。
      
      --
      
      中午果不其然,在二楼卧室还没开门的时候就有鱼香味从门缝里钻进来。
      
      咕噜,西慕闻着熟悉馋人的味道,吞了吞口水。
      光闻起来,就想起了小时候。
      
      因为玩音乐被他爸赶出家门之后,到奶奶家,奶奶给他做的第一顿饭。
      好像就是这个味道。
      
      那个温馨的香味好像刻到了心里。
      
      怔愣的时候,门外有人敲门。
      “哥哥,吃饭了。”
      
      又像早上一样,男人跟在女孩身后,放慢脚步缓缓的走着。
      等到餐厅看到盘中菜色的第一眼,西慕整个人就冻在那里。
      
      身体僵硬的坐下之后,顾不得看宋灿的神情,直接拿起筷子夹了一口。
      然后眼睛就有些潮热。
      这道红烧鲫鱼居然跟奶奶做的模样和味道都一模一样。
      
      “你这是……怎么做的?”
      他已经好久没有吃到这鱼了。
      
      奶奶年纪长了住在小叔家里,已经站不了那么久做这条鱼了。
      
      递给西慕一碗白米饭,宋灿小心打量着他然后轻声说,
      “先把鱼煎好,然后放上葱姜,加十三香。撒上酱油和料酒,最后加水收汤。”
      
      “我来之前,王奶奶给我打电话了,她听我奶奶说我做饭好吃,就拜托我给哥哥做一次。”
      “奶奶说,酱油一定要用海鲜酱油,鱼才更香,哥哥也更爱吃。”
      
      浓香的鱼肉混着鱼刺,西慕喉头哽着一口热气。
      垂眼直盯着碗里粒粒分明的米饭,细细咀嚼。
      
      一口又一口,最后吃了两碗饭。
      他已经很久没有食欲了。
      
      等饭后坐在餐桌上胡思乱想的时候,望着小姑娘的背影。
      西慕觉得自己可真不是各东西,上午还想着赶人家走。
      
      不知如何自处,直接起身上楼了。
      推开卧室旁音乐间的门,站在各色乐器前想了想拿起手机拨了个电话。
      
      嘟嘟嘟。
      “哎呦孙子,怎么给我打电话了?”
      “奶奶……”
      
      “宋家那个小丫头去你那边,我拜托她给你带你爱吃的肉了,你收到了没?”
      “嗯。今天她还做了您的拿手菜。”
      
      “那你多吃点啊,奶奶年纪大了,做不动了。小丫头挺好的,你多照看着点啊。”
      “过段时间我回去看您。”
      
      等挂了电话,西慕一下瘫在椅子上。
      胡思乱想又吃的太饱,昨夜未眠,不一会儿就坠入梦乡。
      
      睡了不知道多久,脖子酸痛的厉害,西慕才醒过来。
      抬手捶了捶脖子。
      中午鱼吃多了有点渴,迷迷糊糊的起身下楼准备倒杯水喝。
      
      踏下最后一个台阶,觉醒了大半。
      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
      屋里太安静了,转眸看到餐桌上摆着一张卡片。
      
      西慕抬步走过去,拿起来一看,是宋灿写的。
      字迹漂亮清秀,亦如她的人一样。
      
      【谢谢哥哥的悉心照料,我身体已经恢复,回学校了。怕打扰哥哥休息没有发信息,就留个字条。
      
      【哥哥好像很喜欢吃鱼,我又给做了一条放在冰箱里了。哥哥太瘦了,要多吃饭。宋灿。】
      
      可真够往他脸上贴金了,他哪照料了?
      他一门心思的想赶小姑娘走,结果人家还惦记他爱吃鱼。
      
      自己可真够混蛋的。
      
      西慕松口气,心里又觉得有点不舒服。
      摇头自嘲,反正是八竿子打不着的陌生人,估计以后也见不到了。
      
      有什么可想的。
      
      --
      
      公交车上,一身粗糙迷彩服的宋灿看起来怪异极了。
      
      车尾的小痞子看到宋灿衣领处白嫩的皮肤诱人极了,色眯眯的挤过去站在她旁边。
      “小妹妹,军训呢?”
      
      宋灿听到之后抬头,面无表情的收回视线。
      “哎呦小妹妹,还挺带劲儿的,小辣椒儿呀?”
      “哥哥不怕辣,跟哥哥聊聊天呀?”
      
      叮咚,“滨城大学站到了,请下车的乘客往后门走……”
      宋灿起身,小痞子眼睛一下锃亮,紧跟着挤过人群下车。
      
      车站离滨大还有段距离,要穿过一条狭窄幽暗的深巷。
      小痞子看宋灿走到巷口都没躲之后,整个人跟打了鸡血似的往前走两步拦在宋灿前面。
      
      定睛一看,宋灿这才看清。
      流里流气的小个子男人,白色背心又垮又黄。
      
      牛仔裤腰跨处黑的发亮,也不知道蹭上了什么。
      左肩大臂上纹了一条张牙舞爪的丑龙。
      
      “小妹妹,这前后都没人”,小痞子眯眼打量她,视线固定在她的胸口,夸张的用舌尖舔了舔嘴唇,“这么安静,咱们得好好聊聊,你说是不是?”

  • 作者有话要说:  慕哥:眼不见心静,再见啊~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