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10 ...

  •   第十章
      
      翌日。
      热烈的阳光烘烤着密不透风的寝室。
      
      蓝色的窗帘柔顺的垂在那,
      一点都没有动。
      
      呼的一下长喘口气,
      林筝猛的坐起来,
      抹了一把黏湿在额头的碎发。
      
      带着睡意小声呢喃,
      “卧槽,这是蒸笼吧?”
      
      给她热的,刚刚梦见自己变成小龙虾了,
      活活被下到锅里。
      她拼命的往外爬啊。
      
      可锅里的每一只小龙虾,居然都他娘的是她!!!
      就,吓醒了。
      
      缓了一会儿侧身回头看另一头,
      宋灿规规矩矩的躺着。
      
      蓝色冰丝毯严丝合缝的从胸口盖到脚。
      额头上一滴汗都没有。
      真乃奇人也。
      
      滋滋滋。
      林筝怕吵醒宋灿手忙脚乱的从床边的白色的金属框里把手机拿出来。
      
      打开一看是表哥的电话。
      “哥?”
      
      那头说了句什么,
      林筝下意识瞥了宋灿一眼,然后连忙应了。
      
      “那你等会,我们马上下去。”
      挂了电话看一眼时间,
      都十点了,
      好家伙,她俩可真能睡。
      
      晒的有些发黑的胳膊越过床头铁栏杆,
      林筝轻推宋灿的身子,
      “醒醒,我们出去吃饭。”
      
      十分钟之后。
      站在宿舍楼下,
      宋灿有些发蔫,“干嘛去啊?”
      
      刚刚被林筝捅醒之后就被她拖着去卫生间洗漱,
      换了衣服直接把她拽下楼。
      连头发都没来得及梳。
      
      “我哥说请咱俩去吃烤肉。”
      宋灿看了眼时间,面瘫状反问,
      “这么早吃烤肉?”
      
      结果刚问完,林筝就转过身,端正肃穆的看着她,
      “必须得吃,我要压压惊,而你得补补身子。”
      
      “压什么惊?”
      一听这个,林筝瞬间想到梦里的情境,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小声的给宋灿讲了一遍。
      
      没想到宋灿听完居然轻笑一声,
      然后一脸坏笑的打趣她,
      “那你不应该吃锅吗?”
      
      林筝一怔。
      觉得灿灿说的有道理,但是不必了。
      眯眼冷哼,“你现在可是醒觉了是吧。”
      
      两个人站在宿舍楼下一边等林筝表哥邢靖一边斗嘴。
      
      “宋灿,林筝!”
      听到低沉的嗓音一扭头就看到宿舍前银杏树下的男人。
      
      金黄色的银杏叶被风吹落,
      邢靖利落的寸头配上蓬勃有力量的肌肉,
      即使穿了白色T恤也没有减少他扑面而来的男人味。
      
      “说真的,每回看见你哥,我总觉得他一定瞒报年龄了。”
      太成熟了,
      而且名字起的又非常别致。
      
      宋灿对着邢靖摆摆手,勾唇微笑,
      然后侧头继续吐槽,
      “你哥真的不去当警察吗?”
      
      邢靖,刑警。
      不去当警察,有点可惜。
      
      林筝大概是从小到大听过太多次这个疑问了,
      无奈耸肩,
      “我也说呢,可惜他立志当码农。”
      
      说话间已经走到邢靖面前,
      林筝直视他,礼貌微笑,
      “好久不见啊学长。”
      
      之前高中的时候,他们三个就在一起。
      只不过隔了一层楼,平时相处时间不多。
      
      “宋灿你好”,说完对林筝点头,“走吧,我们去吃饭。”
      一板一眼的模样不像是大二的年轻人。
      
      林筝跟在后面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她哥已经看不到她了!!!
      
      难得的中秋假期,
      十点多的宿舍区没有多少人。
      
      漫长的林荫路上,
      三个人并肩而行。
      
      “最近适应吗?听筝筝说之前你晕倒了,现在感觉怎么样?”
      “那两天我在外面实习,不在学校。”
      “专业想好怎么选了吗?”
      
      “哥……你能不能,别跟三堂会审似的。”
      “让灿灿起码想回答一个问题啊……”
      林筝简直要跪了。
      邢靖瞥了一眼林筝,噤声不语。
      
      宋灿偷偷伸手,感激的轻捏林筝的手。
      
      她一直不知道怎么跟邢靖相触,
      虽然只大一岁,
      但特别有长辈的感觉。
      
      刚刚有那么一瞬间,
      宋灿觉得邢靖是不是被宋烨魂魄附身了。
      
      不一会儿就到西区了。
      西区是滨大研究生的聚集地。
      
      好多饭店也在这边。
      比本科生那边多。
      
      这还是宋灿第一回来这边,她好奇的来回打量。
      明明就隔了条马路,隔座天桥。
      感觉还差挺多的。
      
      这边的宿舍楼紧挨着居民区,
      烟火气更足了。
      楼下各种小店,街边还有小卡车卖水果的。
      
      “烤肉店就在前面。”
      邢靖在前面领路,不时的回头看两个小姑娘跟没跟上。
      
      进店之后,邢靖做主点了一桌招牌肉。
      又点了两杯常温可乐。
      
      “学长……我想要凉的,可以吗?”
      宋灿乖巧举手。
      
      一旁的林筝想阻止来不及,
      绝望的闭上眼睛,小手啪的一声按在额头上,
      小声嘟囔,“完蛋了,又来了。”
      
      “女孩子喝太多凉的是不好的。”
      邢靖蹙眉,认真的盯着宋灿,
      “现在这么热你都没有出汗,应该是有些体寒的。”
      
      林筝按在额头的小手往下移,
      遮住双眼无奈摇头。
      
      “身体健康第一,口腹之欲我们先放一放,可以吗?”
      
      宋灿:“……”
      哑口无言。
      
      见宋灿没有异议,邢靖满意点头。
      侧头继续跟服务员点单了。
      
      宋灿侧头瞪大眼睛看着林筝,
      眼里写满了震惊。
      ‘原来你哥是这样’?
      
      怪不得高中的时候,
      每次邢靖说要带她们吃饭的时候,
      林筝都拽着她跑……
      
      等肉上来,
      宋灿就看着邢靖拿起干料瓶,
      像做化学实验一样,左手握瓶,右手敲击手腕。
      
      一板一眼,一丝不苟。
      
      “我觉得你哥,应该去做学术。”
      宋灿凑近林筝小声嘀咕,
      林筝不住的点头,“实不相瞒,我也这么觉得。”
      
      说话间,邢靖已经拿着烤肉夹开始烤肉。
      蜜汁肥牛一条挨着一条的铺在火炉上。
      跟铺地砖一样严丝合缝。
      
      “宋灿大二的时候想选什么专业?”
      烤肉间隙邢靖问道。
      
      滨大在全国能排十名左右。
      文学院第一年大类招生,所有专业课都会上。
      等第二年的时候才会根据成绩和意愿分专业。
      
      管理、新闻、广告学都比较紧俏,
      中文系相对没那么吃香。
      
      但是中文系出过名人。
      现在国内女演员top1林钰就是他们学校中文系毕业的。
      
      “可能会选中文系吧。”
      邢靖嗯了一声没再说话。
      
      “全年成绩前5%可以转学院。”
      过了一会儿,邢靖冷不丁说道,
      “我们学校还有很多专业都能排国内前三。”
      比如他所在的计算机科学。
      
      “你那么聪明,一定能做到。”
      “……”,宋灿盯着噼啪作响的炭火,嗯了一声。
      
      后来三个人说了些有的没的,
      林筝大概也知道她哥不太正常,
      积极的活跃气氛。
      
      等邢靖买单的时候,宋灿还是没忍住,
      “你哥……好厉害。”
      突然让她感受了父爱的光辉……
      
      同情的看了一眼林筝,
      她这种爹娘不爱的人,
      真受不了被人这么管着……
      
      突然觉得她那个钢铁直男的哥哥还挺好的,
      什么都她说的算,
      就知道给她打钱。
      
      想到这里宋灿垂头心中叹气,
      前两天哥哥又给她打了三千块钱。
      
      而她那对狠心的爹妈真是说到做到,
      一分钱都没给她。
      
      算算她的小金库里还有点钱,
      可一直拿哥哥的钱也不是办法,
      毕竟她还有嫂子……
      
      “好了,我们出去吧,都吃饱了吗?”
      邢靖结账回来,一只大手拿着两罐可乐,递给她们。
      “老板送的。”
      
      宋灿接过来,居然是微微发凉的,
      抬头猛的看向邢靖。
      就看他微微侧头不看她,
      “送的不能换,但是凉的还是少喝点好。”
      
      微微瞪大眼睛,
      宋灿心中惊叹,
      这是什么直男矫情怪啊!
      
      一旁的林筝避过他们两个,
      忍不住回头做了个鬼脸,
      
      呕!神tm老板送的!!!
      
      出了烤肉店,换条路往寝室走。
      
      顺着马路三个人慢悠悠的晃悠,
      “时间还早,我们要不要去看个电影?”
      
      跑车轰鸣而过,
      最后两个字宋灿有点没听清。
      
      侧头看着邢靖想问时,
      突然觉得他脸上古铜色的皮肤有些泛红。
      
      “嘿!那个美少女!”
      听到声音,宋灿回头一看,
      黑色轿跑悬下窗户,时朵正趴在那里慵懒的对她摆手。
      
      随即眼神一转,探究的看着浑身紧绷的那个大男孩。
      勾唇笑的意味深长。
      
      “走啊,姐姐带你去个地方。”
      
      本来今天就跟时朵约好了,
      没想到这么巧还遇上了。
      
      宋灿连忙转身跟林筝和邢靖小声说抱歉,
      然后转身打开车门。
      
      刚坐进去才发现有点不对劲,
      高斯坐在后面对她咧嘴一笑,非常热情。
      前面陈启臣坐在驾驶位上。
      
      待宋灿坐好,
      陈启臣扬声,“准备好,我们出发咯~”
      
      没想到突然多了两个人,
      宋灿拿出手机准备给时朵发个信息。
      
      然后就听着时朵突然带着笑意说道,
      “诶,咱们带灿灿去南山酒吧,
      是不是得给慕哥打个电话,问问他来不来呀?”
      

  • 作者有话要说:  西慕:呵呵,你慕哥不来,你们已经背叛我了!!!
    ---
    来看看我基友的古穿完结文呀~
    《穿成暴君的短命宠妃》桃苏子
    景心穿进了一本暴君小说里,
    反派暴君无恶不作,朝臣敢怒不敢言,
    而她恰好是侍奉暴君的那位妖孽宠妃,
    脸蛋美心思毒,也是朝臣痛恨的对象。
    有一日诸侯杀进皇城欲取暴君狗命,
    原主景辛花容失色,
    私下投奔造反的诸侯帐中,保命要紧啊。
    不曾想这一切都是暴君设的局,
    造反平息后景辛也被暴君无情地弄死了。
    而景心穿来第一天,
    镜中的人花钿贴眉、妆发精致,
    打扮得妖艳妩媚正欲前往造反的诸侯帐中。
    景心:……
    敢动吗?我不敢动!
    一句话文案:在古代训狗(狗皇帝)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