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3、第 33 章 ...

  •   天色已不早,云娘等没有再进去,直接招呼着大家下山。云娘转身前和玉成挥了挥手,看着对方学她的动作,云娘笑了。
      下山比上山快,这一次中间没有任何人要求休息,所以很快应当到了山脚。太虚观在京城还有些名声,山下自然有一些小贩聚集。
      云娘看着买酒酿丸子的小摊,目光落在了卫礼的身上:“我想吃。”
      “我买。”卫礼老老实实拿着钱袋去小摊,他把小摊都包圆了,不仅几个主子一人一碗,连下人们都有份。
      先给傅砚与卫仁,然后再送出云娘那份,最后才是自己的。
      “多谢小哥。”云娘端起自己的那一碗吃了起来。
      “好吃吗?”卫礼看着缩水不少的荷包,如果味道难吃他这银子算是打了水漂了。
      “好吃。”
      这丸子做的不大,三四颗才一小勺,云娘一口一勺很快就吃了三勺下肚。
      “老板的手艺不错。”小丸子很糯很Q,酒酿的味道也很纯。不怪能在太虚山上摆摊,没两把刷还真不行。
      “那就好。”卫礼一听好吃,端着自己的那份吃了起来,毕竟论吃他排第二,妹妹才算第一啊!
      一碗酒酿丸子下肚,云娘立即就不馋了。
      “今天出门运气不错,除了给爹娘上香祈福外,还摘到了迎春花,吃到了好吃的食物。”
      “可怜我的荷包啊!”
      卫礼是现在最不高兴的那个,虽然小吃很好吃没错,但是他的荷包也很受伤。
      “行了啊,不过是一点银子,看把你心疼的,回去我补给你就是。”卫仁实在看不过眼,直接说道。
      按理说卫礼有分红,不应该这么抠才对。但架不住上到两位兄长,下到表妹都对他实行了控制政策。银子他是有不少,但暂时都不在他在手里。
      用兄妹的话来说就是:“怕你乱用,暂时先给你存着。”
      我的人品究竟差到什么程度,让你们这么不放心?
      这句话卫礼只敢在心里说,现实中他是一句也不敢吭声,默默接受这个事实。
      “还不是你自己不争气,要是你像大哥和二哥那般有自控力,我们也不会对你采取限制。”云娘提到这个就上火,这个哥哥太禁不住引诱了。好吃还说的过去,毕竟民以食为天。
      可是好玩呢?不认真读书呢?这些都能毁掉他。这个时代不是文就是武,文不成武不就那他就一辈子没出息。
      所以为了他好,得严格的控制他手中的银子,没有银子他就没地方可去,没地方可去也就只能看书了。
      为了上他上进,云娘几个也是操碎了心。卫侯兄弟心也大,居然放心的把管教卫礼的权利交到他的兄长们手中。
      “这都几百年前的事了,为什么还要提?我现在都改了啊!”卫礼不是不委屈的,他都改好了可兄长和妹妹就是不信他。
      “是的,他现在已经变了好多,你们不知道他在王府可认真学习了。”
      这时候傅砚站出来替他作证,主要是他不希望看到他们兄弟妹因这事而生出间隙。
      “行吧!既然六哥都这么说了,我们就信你一次。回去我就把银子交回给你,不过我每个月都要查账,要是让我发现你乱用钱,以后这钱我都不会交给你了。”
      云娘还是决定相信小哥一次,其实银子对她来说是其次的,主要是怕卫礼学坏。
      马车一路往京城行去,这一次由傅砚三人护卫在马车的周围。傅砚身为亲王,本身就有皇帝派给他的护卫与仪仗,再加上侯府的车队,一行人浩浩荡荡回城。
      路上几兄弟侃大山,什么都聊,偶尔云娘在马车里插上一两句,整个路上气氛都很欢乐。可惜在半路补人破坏了,让云娘很不爽。
      当他们再次路过上午出城时看到放马的地方时,他们的队伍被一个身着锦衣的男子拦住了。
      “麻烦你们了,我们的马丢了,马车倒是没丢,可是没马也跑不了。我们几个男子走路倒没什么,可我们还有女眷,能不能借一辆马车,一辆就好。”
      看向拦住队的男人,长相不差衣着更不差,傅砚手中拿着马鞭,把他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
      “锦阳侯家的方世子?”
      得,这还是位熟人。同时卫家兄弟俩也认出来了,两人也没下马就这样居高而下看着这位向来不与他们兄弟多说话的方世子。
      听到对方准确的叫出自己的来历出身,方淮抬起头看向马上之人。
      “六王爷?臣方淮参加秦王殿下,臣冒犯王爷,请王爷恕罪。”方淮不曾想自己拦的是秦王的王驾,行礼时同时为自己请罪。
      “免了,恕你无罪。”王驾被人拦截,傅砚真要计较的话哪怕方淮是侯府世子也得获罪。
      所以傅砚一挥手,方淮便往路边站去,不敢再阻拦车队。至于借马车的事,他现在也不敢提了。至于没了马车他们又该怎么办?现在天色还不算晚,方淮想总能找到愿意借马车的人。
      “留下一辆马车给他们,六哥我们走。”
      还是云娘发话了,丫环婆子们迅速空出一辆马车,其余的人挤到另一辆马车和两辆行李车
      中,护卫把马车拉到了队伍外,方淮立即派人去接手。
      “多谢王爷。”
      方淮不好跟马车中的女眷搭话,只能朝傅砚拱了拱手。
      “不用,谁让我妹妹心善呢!”能被秦王称一声妹妹的,想来是卫侯府的表小姐,整个京城就没人不知道这件事,六皇子也就是现在的秦王拿卫侯家的人当母族亲近。
      “是,小臣明白。”方淮是个明白人,今天要不是这位表小姐发话,他肯定是借不到马车的。至于他那同胞妹妹,估计等人走了还有的闹腾。
      傅砚看了被丫环和婆子团团围住的人一眼,在心中冷笑一声。因为他刚才听到了对方不满的声意,嫌丫环们坐的那辆马车太差,倒是想换云娘坐的那辆,有本事你就坚持到底,他还能高看一眼。
      最后看也不看方淮,手一扬车队再次起程,这一次倒是没有人敢再来拦车。毕竟是亲王的王驾,平常人躲都来不及呢!
      “哥,你干嘛不让那车上的人下来,我才不坐这下人乘坐的马车呢!真要坐了,我都没脸见人了。”
      方秀看着远去的马车,对着自家兄长叫嚷。她可是侯府嫡长女,身份比一个不起眼的侯府外孙女高贵多了。居然敢坐在马车上不下来给她见礼,还敢丢一辆下人乘坐的马车给自己。方秀发誓,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
      她今天丢的脸,迟早要从那个女人身上讨回来。
      “方秀,你就消停点吧!要不是你非要在这边玩,还让人把马扔在这边放养,说什么想看草原上的景色,也不至于让马跑了。我好不容易借到辆马车,你却挑三捡四,甚至还想让主人家把自己的马车换给你,你哪来那么大的脸呢?你没看那是什么人?你都敢说这样的话,谁给你的勇气?”
      方淮对这个妹妹是一点也不喜欢,要不是母亲发话他今天也不会陪她出来。出来就出来吧,她还捅了这么大的篓子,偏她自己还不知错,行为半点也不知收敛,嚣张的态度实在惹人生厌。
      他现在唯一庆幸的是秦王他们已经走远了,听不到他们兄妹的对话,不然他真的不敢想象冒犯一位王爷和他的亲属会是什么下场。
      “哥,你敢骂我?我回去一定要告诉母亲,你为了别的女人骂自己的亲妹妹。说,你是不是看上她了?一个从不出现在众人面前的女人,谁知道是不是什么丑八怪,你也不嫌丢人。我告诉你,她是绝对不可能进我们锦阳侯府大门的。”
      方秀跺脚,要是换成别的人敢这么说她,早就一巴掌甩上去了。但骂她的人是方淮,母亲虽说疼她,却更重视方淮这个世子。兄妹间只是单纯的争吵锦阳侯夫人肯定站在她这边,但要动手打了方淮,别说她爹饶不了她,连母亲都不会救她了。
      “方秀,你再敢胡说八道,回去我便让爹关你进祠堂。”
      方淮听到她这么说,脸上是全无掩饰的怒火。人家好心借马车,不仅没换来妹妹的感激,还指着人骂丑八怪,甚至是出言伤人。她的世家小姐教养呢?这要不是她亲妹妹,早就被他打死了。
      他一直都认为自己的母亲太过娇惯方秀,偏母亲自己不觉得。
      说什么女子也就在娘家这几年能松快一点,还让他不要太过约束方秀,结果就疼出来这么个玩意,方淮顿时对她和自己的母亲失望不已。
      “你就作吧,我不管你了。”
      方淮不再说话,马车就停在路边,坐不坐他也不管了,直接带着人离开。
      方秀见状哪里还敢嫌弃那是下人乘坐的马车,带着贴身丫头上了马车,别的丫环只能跟在马车的两边和方淮他们一起走回京城。
      幸好这里离京城也不是很远,走了半个时辰就到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小区的人来告诉我们还要坚持半个月左右,能不出门就尽量不出门,家中放和全是一些能放的食物,青菜是没有的,也就只有白萝卜和土豆、嫩南瓜,现在非常想吃一些叶子青菜。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