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8、第 18 章 ...

  •   “那我先回去了,等下我让人送几个菜来,几位哥哥可要吃的舒心啊!”眼看已经午时,云娘无奈站了起来,再不能像小时候那般无所顾忌的和几位兄长混在一起了。
      今天练武场的事她相信没人敢说出去,因为守着练武场的人则是他们兄妹自己人,这点自信还是有的。但是留下来和表兄妹吃饭,那就没办法捂住了,毕竟知道她来练武场的人不少。
      “云娘,回去我就给你挑一匹最温驯的好马,到时你就骑着它学习骑术。”
      六哥叫住云娘,等她回头时说道。
      “好。”
      云娘没有拒绝,这是哥哥对妹妹的关心,因为现在卫侯府没人在军中任职,这好马就算有也轮不到他们去分。
      六哥则不同了,他那里好马不少,还人专人照料。
      朝几位兄长挥了挥手,云娘带着她身边的人缓缓离开练武场,直到再也看不到她的身影,几兄弟这才携手回前院卫贤的院子。
      “来人,上酒。”
      桌上已经摆满了菜,就在他们收拾自己的空隙,云娘已经派人把菜送来了。
      “果然全是六哥喜欢吃的。”
      卫礼有气无力的坐在下方,连看都不想看摆在面前的菜了。
      “六哥难道来一次,三郎还要做出这副样子,是不欢迎我来吗?”六哥脸上露出一抹哀伤,让卫礼立即坐直了身体。
      “六哥,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其实这些菜我也很喜欢吃的,只是我想吃小妹那里的糖醋鱼,又香又脆的鱼肉加上酸甜的酱汁,那滋味别提有多好了。还有开水白菜,我都不知道看上去那么简单的一道汤,居然有这么多花样……”
      一提起吃的,卫礼滔滔不绝的讲了起来,几位兄长不约而同的抚额,这绝对是小妹口中的吃货不解释了。他们不知道前世云娘为了背这些菜谱不头发不知道掉了多少,因为她也是个吃货。
      不提前院几位兄长听着卫小弟的美食演讲,云娘刚回暖心居用完午膳在院子里散步,正院大舅母便派人来唤她。
      “容我换身衣裳。”
      云娘看了对方一眼,并不是大舅母身边的人,之前没有见过。不过这也没什么,丫环们到了年纪就会放出去,或者配了侯府中的小厮,所以这人换的也多。
      换了一套蓝色长裙,外面加了一件黄马甲,头上珠钗也换成了一朵黄色绢花。
      正院是大舅母与大舅居住的地方,这里的气氛比慈心院还要让人容易紧张,毕竟是管家夫人住的地方。
      见到表姑娘,院内的丫环婆子立即停下手中的活向她行礼,动作流畅标准,可见正院在大舅母的掌控下,没有人敢偷懒,规矩那是绝对的好。
      “大舅母日安,云儿来了。”
      云娘微屈膝行礼,不等她起身,立即有一双细白的双手扶起了她。
      “快起来,怎么到大舅母这里还如此多礼。”
      显然扶起她的便是卫侯夫人。
      “大舅母慈爱照顾小辈,外甥女也敬爱大舅母啊。”
      云娘小嘴平时可甜了,家中的长辈没有一个不爱她的。
      卫侯夫人看着态度和之前一样的外甥女,心中闪过一抹愧疚,要不是父母双亡,确实是绝佳的儿媳妇人选。
      可是身为母亲,她不能只顾自己喜欢,她还要考虑儿子们的未来。
      “大舅母知道,咱家最孝顺的便是云儿了,你的几个哥哥都比不上你。”卫侯夫人用来表达心中愧疚方法就是给给给,这不今天又到了裁夏衣的时候,虽然时间上还早,但整个卫侯府的主子那么多,不早点准备,待到入夏时难道还要让众人穿去年的旧衣吗?
      一个好的当家夫人,要懂的适时变通,不要真等到事情来临时才去做,只会让人手忙脚乱,最后出篓子的。
      “大舅母这般夸奖,小心哥哥们听了会生气哦!”云娘偷笑,似乎想到什么好玩的事。
      “他们才不会呢!听我这么说只会点头,一点意思也没有。”卫侯夫人才不担心,儿子们加侄子全都是妹控,只要是夸云娘的,全都只会说对对对。
      相反,要是有人敢说云娘半点不好,他们就会暴怒,连平时稳重的卫贤都如此,所以卫侯夫人才会这么说。
      “才不是呢!哥哥虽疼我,但最爱的还是舅舅们和舅母们啊!”
      云娘不认为这有什么不好,相反她觉得这样才对。舅舅、舅母们是给了表兄他们生命并且抚养他们长大的人,他们本身就有这个资格。
      至于那些非要丈夫在父母和妻子之间做出个选择的人,只能说她的心很冷,因为她忘记了父母的生育与养育之恩。也忘记了,要是没有父母,也就没有她的存在。
      云娘记得前世就有不少女性问自己的男朋友或是丈夫:我和你妈掉进水里,你先救谁?
      这个问题在云娘看来,问的人是白痴,回答的人也很傻。或许有人说这只是个问题,但是他们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不管男人回答先救的是谁,对另一位都是伤害。
      亲情和爱情本质不同,但是在危险的时候我们会选择救老人和孩子。这不是说老人和小孩子最重要,而是年轻人的体质要好一些,遇到危险承受力也要大一些。
      先救老人和小孩子,那么双方都有可能活下来,但先救年轻人,老人和小孩子必死无疑。
      云娘一直深信,只要年轻人大气,老人不做作,小孩子活泼可爱,这个家庭肯定会过的无比和谐幸福。
      她一直相信,日子是自己过的,好与不好其实跟人的性格也有很大的关系。
      像她,从不争夺长辈们心中最重要的地位,因为她一直认为这一种是无意义的行为。
      “好了,说话就到这。今儿唤云儿来,是想让你挑挑夏日的料子,顺便不觉有首饰花样。”
      卫侯夫人笑够了,这才说起正经事,一旁站了许久的布庄老板娘和银楼的老板娘走上前行礼,她们身后的丫环婆子们的手上拿着的是各种布料和首饰的样子。
      “大舅母替云儿挑就好了,你知道云儿对这些不太擅长。”云娘一看到这些便头痛,她真的不想知道平时用的料子有几百种,每一种有什么区别。更不想知道各种头首饰的材料有多难得,应该怎么做才好看。
      她在别的事情上已经花费了不少时间,这些事她就不想再费自己的脑力去记了。说到底她也不过是个普通人,没有过目不忘的能力,更不是天才,能省的就省点,她才有更多的时间做自己想做的事。
      “云儿,你可真是个懒丫头,我还没见过哪家的姑娘像你这般,以后嫁了人怎么持家?怎么与别家的夫人小姐相处?”大舅母那叫一个忧心哦!
      按理说她经常在处理侯府事物的时候叫云娘来旁观,教导她怎么管家。除此之外,云娘以后要与人打交道,这些不懂也不行啊!到时她怎么和那些夫人小姐们聊天?
      “大舅母,云儿有分寸的。值得我相交的,知道了也不会在乎我会不会懂这些。不值得我相交的,我连话都懒的和她们说。”还能省下不少口水,她才不担心会被人排挤。
      “可你要帮自己未来的夫君啊,要是她们对你的印象不好,回去跟自己的夫君提上一嘴,到时你可怎么办哟!”
      卫侯夫人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只是她忘记了一点。
      枕头风固然有用,可是在利益面前什么都不值得一提。有能力的人,不会受枕头风影响。
      男人只要有出息,那么他不管在什么样的环境下都能出人头地。再说了,没出息的男人只要不惹事,云娘觉得也没什么不好。
      总之,男人要么有出息能扛事,要不就老老实实待在家中不给家里人惹祸,这两种男人她都能接受。唯一不能接受的就是男人对家庭不忠,纳小妾置外室她都无法容忍。只要他们敢做,云娘表示她也敢出手。
      不要跟她说什么人命重要,在这个时代她只想过轻松一点的日子。男人有了二心就会想着让原配没命好给他的真爱腾地方,云娘岂能让他如意。
      到了这时,云娘会送他们一起去西天做对同命鸳鸯。
      后世女子坚强,不值得爱的人要懂得及时止损。可叹古代女子不能自主,连和离都困难。明明不是她的错,却背负了所有的流言蜚语,没有选择那就只能让男人去死方能解脱,做个寡妇挺好的。
      嗯,她就是这么一个无情的女人。
      但是现在这个无情的女人却被大舅母逼着认识了今年的流行料子和首饰,更可怕的是她还得每一样都要说出名堂来,不然大舅母都不放人。
      “心好累。”
      天快黑时,卫侯夫人总算放过了云娘,她被丫环们扶着回到暖心居,一进屋就躺在软榻上不动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