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换从前,这句话简直是闻韶的雷池。
      他十九岁在酒吧驻唱那会儿,因为长得好,总有不怀好意的人想花钱买断他一整晚。
      他当场甩着脸骂回去,骂到全酒吧的人都过来围观,对方只得悻悻离开,再也不敢露第二次面。
      后来出道后,也见识了娱乐圈光鲜亮丽的表面下埋藏的不少腌臜事,依旧我行我素。
      想潜规则他的人不是没有,被他一杯红酒浇头,还拍照留下把柄,对方恨他恨得牙痒,宣称要全平台封杀他,却依旧没有阻止他的歌以迅猛之势席卷。

      他一身傲骨,即便心知过刚易折,却也想着宁折不弯。

      直到现在这一刻。

      闻韶心想,原来如此。
      许子深之所以愿意帮他,就是在等这一刻。
      他分手的时候话说得难听,骂他没钱骂他没用,许子深这次干脆就做得更难看,拿捏他最在意和最骄傲的两个点恶心他。

      但他没有其他选择。
      哪怕许子深这么做是要利用他,报复他,甚至是想将他当时送出的羞辱尽数还给他,至少现在眼前这个带他逃离星灿的机会,他没办法拒绝。
      纵使前方刀山火海,他也先跳为敬。

      闻韶起身将衬衫穿好,重新扎好散掉的小辫:“那你准备用什么方式帮我?”
      “先提醒你一句,星灿可不是这么好对付的。”

      他这么说,就算是答应了。

      “我知道。”
      许子深也不紧不慢地戴上表,“一步一步来。”

      “首先先解决星灿给你泼的这桶脏水。”
      “一开始因为你那个助理号称破釜沉舟的爆料,先入为主信了的人也不少。”
      他语气平稳,思路清晰,就像在闻韶上门找到他之前,已对这件事有相当清楚的了解,“但我觉得,他指控你的歌是枪手写的,绝对是他们这场算计里最大的败笔。”

      闻韶稍稍一想就明白了。
      音乐,尤其是流行乐常常带有浓烈的个人风格。
      闻韶写歌自成一派,且每首歌只要发布就是当月甚至当季热曲,如果真有这种水平,对方枪手不单立门户,却甘心隐名埋名去捧红这位乐坛新星,图什么?
      而现在站出来爆料的竟然不是原作,而是这个闻韶身边的助理,且拿不出半点石锤。
      这一看就不不对劲。

      而如果这点站不住脚,其他的爆料完全可以顺理成章地全部推翻。

      闻韶心下松一口气,面上却道:“不用你提醒,我本来也打算亲自澄清这件事。”

      许子深问:“你原本打算怎么做?”

      闻韶理直气壮说:“自己写一份声明啊。”

      许子深:“你微博账号还在你手里?”

      “当然不在了。”
      闻韶轻飘飘道,“但注册个小号也不是什么难事,到时候我开个直播直接把星灿做的所有破事抖出来,应该会有人信吧?”
      就算官方账号在公司手里也没关系,要证明自己是自己总不会很难。
      他如果真做到这种地步,路人也难免动摇,重新思考一下这件事的原委。

      能赌赢的概率是五五开。
      但既然有概率,就值得他赌一把。

      许子深拧眉:“那你的歌手生涯呢?”

      一般的人为了脸面,为了下家,为了还能在娱乐圈混,总会给前公司留点体面。

      闻韶嘁了一声,很无所谓的样子:“我都被逼成这样了,职业生涯算什么,大不了重新回酒吧唱歌。”
      体面是做给要面子的人看的。
      但他闻韶向来就不怎么要脸,体面两个字对他来说就一文不值。

      “我都想好了,到时候没人信我就敲着锣鼓去街上巡游,写歌骂星灿,就算坐在街边讨饭也得把这公司的名声给搞臭了。”
      他说着还笑了声,语气像在玩笑,却带着两分凛然而溢的冷意。
      这种正常人想都不敢想的事,却是他闻韶真有可能做的事。

      当然,星灿有水军造势,他又势孤力薄,即便到了这种地步,恐怕也是以卵击石。

      但就算以卵击石,也要溅他们一身蛋液。
      他不介意将事情闹大,甚至希望将事情闹大,最好闹到举国皆知的地步,到时候他就算以性命为赌注,也要让全国人民来当法官判一判公理。
      舆论压得死一个人,也压得垮一个公司。

      闻韶体内近乎邪念的疯狂想法在迅速发酵,几乎只差一步就要脱口而出。
      却被许子深不太赞同地打断:不是个好方法。”

      闻韶怔了片刻,收住想法,在床边沙发坐下,翘了个二郎腿:“那请问您还有什么高见?”

      “注册小号声明,可以。”
      许子深说,“但不至于开直播,更不需要这么快就指控星灿的所作所为。”
      “当下之急,是先反驳所有造谣言论,并强调一点,你正在和星灿进行解约。”

      闻韶眯了下眼,大致明白了他的想法。
      先辟谣,然后留句话给大众,引导他们去想象究竟是谁给他泼的这桶脏水。
      只是想了想后,他又说:“但星灿会买水军把控舆论方向。”

      “这有什么难的。”
      许子深道,“他会买,我就不会吗?”

      他这句话说得很理所当然,以至于闻韶稍怔了一秒,接着笑了声:“没想到,你对我还挺舍得用心的嘛。”

      “你如果签了我们公司,就是我们公司的艺人,我当然要维护好你的商业价值。”

      闻韶眉毛一挑:“没有别的原因?”

      许子深看他一眼。

      闻韶脸上盛着笑意,语气里却满是嘲讽:“这不是还有我出卖我年轻的身体与灵魂换来的吗?”
      “对了,我们俩要不要签个私人合同?”

      许子深问:“有必要?”

      “当然有必要。”
      闻韶说,“万一你反悔怎么办?那我不是亏大了。”

      许子深定定望着他:“你应该知道我的为人。”

      闻韶又问:“那要是我反悔了怎么办?”

      许子深轻轻哼笑一声:“你有的选吗?”

      闻韶:“……”
      的确,他没有。
      他是纯粹的被动方,不抓住这根救命稻草,他就真的得去走街串巷地披露星灿是个垃圾。

      “不签就不签吧。那我还有个问题。”
      闻韶说,“你打算怎么帮我解约,真的出钱给星灿?太便宜他们了吧。”
      对于许子深来说,不是给不给的起,而是有没有这个必要。

      “一会儿把你的合同发来我看看。”
      许子深说,“我认为星灿对你的行为肯定构成了违约,你不仅没必要付违约金,还应该以此反告他们。”

      闻韶摇头:“星灿也清楚这点,但我要是他们,宁愿拖着走诉讼流程,耗掉我所有的热度,确保我这段时间无法以公开形象露面。”
      走诉讼,少说也要一两年。
      在更新迭代极快的娱乐圈里,这一两年很可能拖掉一个当红艺人的前途。

      “他们会解的。”
      许子深语气平静道,“因为你手上还有星灿的把柄。”

      星灿能造谣他黑料。
      被逼急了的闻韶同样可以。

      闻韶怔然一秒,忽然笑了。
      对啊。
      他疯起来不要命,经纪人也见识过。
      谁敢留着一个疯子在身边。

      闻韶满意了,指尖敲了两下沙发,忽然说:“这倒很不像你的作风。”

      许子深反问说:“我什么作风?”

      温和,内敛。
      锋利刀刃始终向内,宁可自伤也绝不肯伤害他人。
      这种利益博弈,公开撕破脸的行为,是许子深以前从来不会做的。

      分开这两年,看来他们都变了很多。

      “没什么,走了。”
      闻韶站起身来,说,“接下来还有的是事情要忙。”

      许子深:“等等。”

      闻韶:“嗯?”

      许子深说:“把我微信加回来。”

      闻韶:“……”
      当初分手那天,他是当着许子深的面把他先拉黑又删除了的。
      他拿出手机,慢吞吞地往下翻,“等一会,等我从黑名单里找找。”

      许子深微微挑了下眉:“你拉黑了这么多人?”

      “那没办法,我看世人多傻逼,料世人见我应如是。”
      闻韶重新把许子深加了回来,将手机揣进口袋,“还有事没?没事我走了。”

      “还有一件事。”
      许子深说,“以后少抽烟。”

      闻韶:“怎么?”

      许子深很直接道:“我不喜欢亲起来有烟味的感觉。”

      闻韶轻啧了声:“事儿还挺多。”
      其实他以前也不抽,毕竟作为歌手都懂得爱惜嗓子。
      只是这段日子,他本来以为自己再也当不了歌手了,才放纵自己两三回。

      “行呗。”
      他很没正经地笑了起来,“反正您现在是我金主,您要求我做什么都行。”

      ……

      闻韶走出大厦的时候,又刷了刷微博。
      他依旧挂在热搜前几位,热度极高,只是下面的评论风向有渐变趋势。

      为他说话的人渐渐变多了。
      不知道是他的粉丝想通了,还是许子深买的水军下场了。
      闻韶看了一眼他们的留评时间,觉得如果是许子深的手笔,那他也太自信了,总不会在见他之前就知道他一定会同意这笔交易吧?

      闻韶又看了一眼微信。

      经纪人发过来消息。
      【看到热搜了吗?】
      【我劝你乖乖听话,否则你能去哪儿都摆脱不了这一身黑料。】
      【想好了就回来吧,72小时以内还来得及做黄金公关。】

      【想好了。】
      闻韶打出一条。
      【我要解约。】

      他发送后,立刻把经纪人的消息设置成免打扰,重新退出去,翻开置顶和许子深的对话框。
      他看着停留那在两年前、已被自己看过几百遍的聊天记录,在心里轻轻说。
      可惜了,久别重逢,我却都没来得及问一句。
      好久不见。
      你好吗。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评论区小可爱捉虫qvq把原本出现在这里的bug情节改掉了(滑跪)
    紧急搜索了一下部分苹果机在拉黑删除对方后依旧能保留聊天记录和对话框,所以改完后采用了这个设定~

    提前写个预警,所有娱乐圈舆论战或是商战行为都是为了情节需要在扯淡,不要根据现实对号入座。

    感谢读者羊璇璇璇y、丞哥家的小兔子乖乖灌溉的营养液~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灌溉营养液]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