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黄蔷薇革命, ...

  •   祐巳:呜哇迟到了,我来晚了
      
      祥子:你以为现在是几点?
      
      祐巳:那个是七点五十二分
      
      祥子:比三年级的姐姐们,
      还要迟,到底是怎么回事?
      
      白蔷薇:哎呀,
      祥子也变得了不起了呢
      抱歉抱歉完全忘记了,
      还是按平常的时间来了!
      不过八点才是集合,也还不算迟到吧?
      
      祥子:嗯但是祐巳她...
      祐巳:啊!
      白蔷薇:哎!祐巳这是什么?
      哼哼是什么时候给的啊?
      
      红蔷薇:唉呀真是的
      
      黄蔷薇:该出手就出手呢?
      
      蔷薇:嗯~~
      
      祥子:开检讨会的时间越来越少了
      姐姐们
      
      白蔷薇:哎呀,别说那种话嘛,
      稍微给大家一点时间服务啦!
      到底是什么时候在哪里进行的仪式?
      
      祥子:[服务]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我要给姐姐们服务啊!
      
      黄:啊也对,那就问祐巳吧,
      祐巳这么纯洁一定会告诉我们的
      
      祐巳:啊那个...
      
      白蔷薇:为什么呀?那么不想说吗?
      
      是那种无法言语的美妙回忆吗?
      
      祐巳:那个
      众人:呵呵呵呵呵呵
      白蔷薇:真好祐巳太棒了!
      还想着你怎么摆脱祥子的危机
      呀真是绝妙的时机啊!
      
      红蔷薇:为了向祐巳,
      的天生愚钝表示敬意,这次就放过她真
      
      聚集在圣母玛莉亚庭院的少女们,
      今天也带着天字般的无垢的笑容,
      穿越与其身同高的门,
      覆盖住纯洁身心的是深色的制服,
      不要让裙子摺痕乱掉,
      不要让水手服领结外翻,
      舒缓的行走成了这里習俗
      私立的莉莉莉安学院,
      在这里是少女的花园,
      
      红蔷薇:大家都有杯子了吗?
      那么干杯吧,
      首先是庆祝校庆的成功
      接着就是纪念祥子正式把祐巳
      变成自己的所有物
      
      祥子:闭着嘴,
      把嘴角擦一擦太难看了
      
      白蔷薇:哎你不帮她擦吗?
      
      祥子:如果是白蔷薇大人,
      会连志摩子的觜也照料到吗?
      
      白蔷薇:是志摩子的话我倒不会,
      不过祐巳的话我倒是很想帮她擦啊!
      
      祥子:借此机会我先说清楚!
      请不要娇纵我的妹妹
      黄蔷薇:啊对了令我有话有你说
      
      令:有话?
      
      黄蔷薇:新闻部说
      这两天采访一下由乃与令!
      令:新闻部吗?我和由乃?
      
      祐巳:哎说起来由乃同学呢?
      
      令:从昨天开始
      就一直发烧不退所以!
      
      祐巳:发烧?
      
      志摩子:听说由乃同学,
      的身体不太好
      
      祐巳:倒真是那种感觉
      
      红蔷薇:听说你与由乃在新闻部的
      全校问卷调查中,得到了最佳姐妹奖
      因为是正式的请求,所以不太好拒绝!
      
      令:但是姐姐由乃
      什么时候康复还不知道……
      
      白蔷薇:说得也对,
      那这么说就只回答问卷调查吧!
      
      祐巳:祥子大人,
      大概一来就让她的梦想幻灭了吧
      难道她会让我把念珠还给她吗?
      
      祥子:祐巳掌心向上伸出手来,
      我知道你,
      连早饭都没来得及吃就赶过来了!
      不要让自己太丢脸
      
      祐巳:祥子大人
      
      祥子:另外这个[祥子大人]
      的称呼也该停止了!
      你是我的妹妹啊
      分清区别好好地叫我[姐姐]吧
      回答呢?
      
      祐巳:是,姐姐
      总觉得[姐姐]这个词对我来说,
      太过奢侈了!
      
      真美:太漂亮了不论是外表,
      连文章都这么完的美
      真美:姐姐,请别拿着上周那期,
      看得那么入迷!
      新闻部:真美你啊
      真美:如果不赶快,
      检查一下次期的报道,
      到明天也印不完!
      
      新闻部:明白了!
      真美:得到[最佳姐妹]奖的,
      [莉莉安先生]支启令大人
      与最想认为妹妹的岛津由乃同学!
      虽然采访被拒绝了!
      不过却得到了问卷调查!
      快点写报道吧
      
      新闻部:至少能有一半像
      島津由乃一样即天真又柔顺就好了!
      
      啊呀这个问卷调查没搞错吧?
      真美:哎?
      
      新闻部:由乃同学爱读的书是
      池波太正郎
      喜欢的话是[先手必胜]
      兴趣是看体育比赛?
      令同学爱渎书是所以的少女小说,
      喜欢的话是[真心]
      兴趣是编织衣物
      
      好像这两个,
      问卷调查应该颠倒一下才对吧
      
      真美:的确是这样呢!
      还是去确认一下比较好吧
      红蔷薇过后是黄蔷薇吗?
      或许能行
      
      新闻部:哎早退?
      武术道:嗯,今前辈今天早退了!
      
      新闻部:这样啊,
      明明比赛就快要到了
      竟然还会早退…由乃同学又还在休息
      让人头痛啊!黄蔷薇大人
      如果是黄蔷薇大人的话,
      应该会知道妹妹们的事
      黄蔷薇大人!
      
      黄蔷薇:有什么事吗?
      
      新闻部:那个,突然叫住你很抱歉!
      只是想询问一下令同学,
      与由乃同学的兴趣而已!
      
      黄蔷薇:兴趣?
      直接去问她们本人如何?
      
      新闻部:啊
      
      黄蔷薇:已经问完了吗?
      
      新闻部:啊,对不起耽误您时间了
      
      黄蔷薇:在河上
      
      新闻部:啊?
      
      黄蔷薇:在河上乘一条小船漂流,
      而前方有一个大瀑布吧!
      但是不行下这个瀑布的话,
      就到达不了我的家啊
      
      新闻部:啊我有船,
      你觉得该向那边划?向哪边吗?
      你的意思是说应该向上游划!
      还是该下游划吗?
      白蔷薇:嗯没事了
      我是真的干嘛要对别人有意见…
      
      新闻部:贵安黄蔷薇大人
      
      祐巳:由乃同学?
      由乃:祐巳同学!
      
      祐巳:你来上学啦
      
      由乃:嗯从今天开始
      结果还是休息了整整一星期
      虽然让人帮忙抄了笔记,
      但还是很麻烦!
      祐巳:被称为最想忍为
      妹妹的人也不是不可理解
      如果我是二年级的话,
      也会想找一个
      
      像由乃同学般一年级生作妹妹
      哎?不是没什么事啦!
      
      由乃:祐巳同学真是有趣
      脸上的表情又变来变去了吧
      
      由乃:祐巳同学在心里对我是
      什么印象呢?
      
      祐巳:哎,由乃同学的印象?
      
      由乃:是不是有点身体软弱,
      很想给予保护的那种类型?
      
      祐巳:就是那个,
      那个倒不是说[身体虚弱]了...
      
      由乃:没关系不用在意
      身体虚弱也是事实
      
      由乃:然后呢?
      祐巳:有种[真是女孩子啊]的感觉
      待人礼貌,气质沉静,外表可爱
      简直就是我弟弟喜欢的类型,哎呀
      
      由乃:真让我光荣!
      
      祐巳:在家里穿着褶边的围裙!
      烤烧饼干,编编蕾丝的桌布
      由乃:喜欢的饮品是奶茶?
      对了对了!
      然后还养了一只白色的猫
      
      由乃:不过这些全错了
      我完全不是那种类型的女孩子
      
      祐巳:真的吗?
      
      由乃:我总被看成是那种女孩子呢
      祐巳:要去蔷薇馆吗?
      由乃:就快要到姐姐来接我的时间了
      我得跟她一起回去!
      
      祐巳:令大人吗?
      哎她不是有社团活动吗?
      
      由乃:说是我好久没来上学了
      所以...我姐姐就是爱瞎操心!
      
      祐巳:啊
      
      由乃:再加上性格仔细
      
      祐巳:这倒是一点也看不出来!
      
      由乃:因为她在练剑道,
      所以看出来很强吧
      祐巳:由乃同学真是亳不留情啊
      
      由乃:不过是因为我们生下来
      就一直在一起所以什么都清楚!
      
      祐巳:哎
      
      由乃:啊祐巳同学不知道吗?
      我与令是表姐妹!
      家也紧挨在一起
      祐巳:哎?
      
      由乃:祐巳同学从祥子大人
      哪里得到了念珠了吧?是什么感觉?
      
      祐巳:什么感觉啊...
      
      由乃:有心跳加速吗?
      
      祐巳:有
      
      由乃:我们却没有那种感觉
      
      祐巳:没有?
      
      由乃:你也知道我与姐姐一直都在
      莉莉安读书吧?
      [上了高中后就成为姐妹]
      我们之间就像是这种无言的默契!
      在入上学式时
      我因为身体不好没有参加
      结果姐姐就回来了!
      将念珠放在仍躺在床上的我手中
      就只有这样而已!
      祐巳:我倒是觉得
      是一个美好的故事
      
      由乃:也是呢不过,
      跟心跳加速是无缘了
      就像是先看了
      推理小说最后的结局一样
      别在意只是发牢骚而已
      不知为何就是说给别人听听
      祐巳:光听着就够了吗?
      
      由乃:足够了我到在为此,
      还没上有这种朋友呢
      
      祐巳:原来如此
      
      由乃:哎?所以祐巳同学对我
      说是宝贵的
      令:由乃让你久等了,
      啊祐巳也在一起啊
      
      祐巳:啊我只是路过而已,
      马上就要离开了
      
      由乃:祐巳同学干嘛怕打扰我们?
      
      令:是啊我们
      又不是昨天或今天才成为姐妹的
      才不会粘得很紧呢
      
      祐巳:哎粘得那么紧?
      
      由乃:[粘行那么紧]是什么意思啊?
      
      令: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却又大声的斥责!
      又不是乱得
      很厉害的领结却帮忙矫正!
      还悄悄地交了糖果
      有了妹妹后祥子真是相当开心啊
      
      祐巳:那个令大人
      
      令:好了那么回家吧
      
      令:祐巳去蔷薇馆
      的话请向姐姐们转告一下
      [在比赛结束前
      请让我任性一下很抱歉]
      
      祐巳:是
      
      由乃:贵安祐巳同学!
      向你诉说了这些后心情轻松多了
      
      祐巳:心情轻松?
      由乃同学你有什么...
      
      由乃:也许吧
      
      祐巳:由乃同学...
      学生:听说黄蔷薇的花蕾两姐妹
      关系破裂了
      
      祐巳:哎?
      学生:就是在刚才啊
      由乃:也许吧
      
      学生:由乃同学
      今天预约了医生所以早退了
      然后令大人也要跟着一起去
      但是没道理让令大人也一起早退吧
      所以由乃像是拒绝了
      说计程车会来校门迎接没关系什么的
      嗯终就在走向校门的同时
      开始[去]还是[不去]的争论
      
      祐巳:是由乃同学提出要断绝关系吗?
      
      学生:说对了好像是令大人
      
      说因为自己负责的审批
      所以已经得到许可什么的
      像是被这件事激怒
      由乃同学把念珠退了回去
      恰好又是在圣母玛莉亚的面前!
      
      祐巳:在圣母玛莉亚面前关系破裂...
      关系破裂与绝交不一样吧?
      
      学生:倒不如说与离婚差不多
      
      祐巳:哎?
      
      学生:话又说回来真担心令大人啊
      在校园里像亡灵一样走来走去
      就跟说梦话是的叽里咕噜的
      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就快比赛了没问题吧?
      
      祐巳:令大人她,这个早说呀!
      学生:啊祐巳同学
      
      祐巳:在哪里了?哎随便找吧
      令大人
      
      令大人:啊祐巳,为什呢?
      祐巳曾有过将念珠还给祥子吗?
      
      祐巳:那个我...
      
      令:抱歉你们才成为姐妹不久
      怎么可能会有这种想法呢?
      真想去死
      
      祥子:喂请别给我随意去死
      
      祐巳:祥子大人
      
      祥子:振作一点令
      身为黄蔷薇花蕾
      怎会能这么轻易就去死
      
      祐巳:真不愧是...
      
      祥子:算了走吧
      祐巳:去哪里?
      
      祥子:蔷薇馆,
      让她在这里摇摇晃晃地走来走去
      反而会添我们的麻烦
      [蔷薇大人们一定不会坐视不理的]
      我内心的某处确实是这么想的...
      
      红蔷薇:不要抱多大期待啊
      
      白蔷薇:是啊是啊
      关于黄蔷薇家族的事应该交给
      黄蔷薇大人来解决
      
      祥子:就是因为那个黄蔷薇人不在
      才会像这样来找姐姐们商量
      也不是为什么生与死的问题吧
      
      红蔷薇:外人不插嘴家务事才是仪式!
      白蔷薇:不果令如果希望的话
      我们倒可以与你一起商量
      红蔷薇:对我们只是
      不想强行推销罢吧如何令
      我们有可以帮的上忙的事吗?
      
      祐巳:原来如此蔷薇大人们的用心
      是想让令大人能自己轻松地说出来
      
      令:到了那个时候
      我会找大家商量的
      现在连我自己也很混乱
      
      祥子:那么我们现在
      就只算是多管闲事的了呢
      朋友不就是为了
      干这种吃亏的差事而存在的吗?
      白蔷薇:不过祥子与祐巳,
      将令强找到,
      这里来这里来也许是对的呢
      说起来令是摇摇罢罢的走来走去
      也不管对方是谁就像说梦话
      一样唠叨个不停吧!
      
      令:我怎么可能...
      
      白蔷薇:对你做了
      
      祥子:如果说了连自己也都不知道,
      这可真的是重伤啊
      
      祐巳:志摩子?
      
      志摩子:因为令大人她们的事
      好像引起了更严重的问题
      
      祐巳:更严重的问题?
      志摩子:解除姐妹关系的学生出现了
      而且还不是一个两个
      
      祐巳:哎?
      志摩子:嘘
      学生:美雪同学真可怜
      真的呢,没办法只能这样做了
      祐巳:到底发生什么事?
      蔦子同学
      
      蔦子:看来你完全
      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呢?
      
      祐巳:的确不知
      
      蔦子:有这种外号出现了
      你不知道吗?
      
      祐巳:这是什么?
      
      蔦子:那是在效仿由乃同学!
      带着一幅悲伤的表情,
      将姐姐叫出来
      在圣母玛莉亚面前将念珠交还
      
      祐巳:那么美雪同学不是被甩了
      而是甩人的那一方了?
      自己把姐姐甩了
      还会哭得那么厉害吗?
      
      蔦子:就是啊!等着看吧
      这种还会增多的
      
      祐巳:怎么可能?
      蔦子:要打赌也行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