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3、圣母在上春~第10章 ...

  •   由乃:我出门了!我是有预感会
      搞到这步田地,就算有预感,
      被这样明白的反对,
      反而让我更怒火中烧...
      令:你说什么?
      由乃:因为年级已经不同了,
      我想差不多该加入社团了...
      令:我问的是之前那句。
      由乃:之前那句?
      令:我并不是反对你加入社团,
      手术的结果也令人满意,
      但是...
      由乃问但是什么?
      令:哪里都好,竟然选上剑道社!
      由乃:重点是我选的是超严格的剑道社
      还是因为我选了令的社团?
      令:那是
      由乃:那假设我希望加入手工艺社
      只是令在那个社团就不行吗?
      麻烦给我加冰
      令:拜托你不要在我们讲正经事的
      时候加冰好不好?
      店员:还要离需加冰吗?”
      由乃:别理这家伙说的话...
      对自己都管不好的令用
      这家伙已经不错了...
      令:我很碍眼吗?
      由乃?因为我而慌手慌脚
      的令非常碍眼...
      令问不管怎么样都要加入剑道社吗?
      由乃:去学学也无妨啊
      令:由乃真是不懂运动型社团的严格
      不仅要晨间练习...
      冬天时还不得不用抹布擦道场
      是万年苦行的世界啊..."
      有去学学也无妨这种想法
      只会给人添麻烦啊”
      只是想消磨无聊时间的话,
      我可以在家里陪你玩
      由乃生的问消磨时间的游戏?
      陪我?不必了,还没到要令学姊
      亲自的出马的地步...
      令:由乃...
      由乃:“糟糕这个模式”不行...
      一定要忍耐,想是这么想~既然这样的话,念珠今天没带出来吗?
      令:由乃?
      由乃:我要回去了...
      这条路有这么长吗?好了,以前令
      一直跟我讲话...身体状况不好的时候
      还会帮我拿书包”所以才不感觉路长
      令,叹这么大口气是什么意思啊?
      感觉自己像是悲剧中女主角,
      由乃双手合十在圣母玛利亚像...面前
      希望能和好...
      我是绝对不会这样祈求的,
      就算我不这么拜托...反正有
      令:再见!
      由乃:没事什么啊...
      祐巳:由乃
      由乃:祐巳
      祐巳:你好,发生什么事了吗?
      由乃回你好,没事...只是在做
      天气预报而已...!
      祐巳笑问那你认为是怎样?
      由乃:两只都没有翻过来的话
      应该会是晴天,
      祐巳:晴天?应该不是晴天吧?
      由乃:为什么这么确定呢?
      祐巳回“因为这个东西不听话”
      由乃问这表示?
      祐巳:湿气很重,总之应该快要下雨了
      由乃:真是的...
      祐巳:由乃你发生什么事了吗?
      由乃笑着回没什么...什么事都没有!
      学生:还是先确一下,你加入剑道社
      不是想要当经理吧?
      由乃:不,我是想拿着竹刀格斗
      学生:这样喔?
      保科老师:剑道部喔?
      由乃问保科老师也反对我
      加入剑道社吗?
      保科老师:这个嘛,对了
      这件事情支启令知道吗?
      由乃:要是支启令说可以你
      就会安心吗?
      保科老师:她对你而言是个别
      具意的人吧,对吧?
      令:乃梨子来了真是帮了我们大忙啊
      由乃:要真是这样就太好了,
      令笑问祐巳也是这么认为吧”?
      祐巳回当然啰
      令:“大家都是这样认为的啊”
      由乃:令干嘛这样笑容满面的?
      原来如此,原来是因为我没进入
      她的视线范围啊?
      志摩子:太好了乃梨子...
      由乃:就像新婚夫妇一样,
      志摩子跟乃梨子"那样子真好”
      哪像我们,跟进入了倦怠
      期的夫妇一样"不管怎么说情
      况有些不妙,没有先告知令就交出了
      入社申请"还是和好吧!
      好,明天再去和她好好谈谈
      令:下次有机器到剑道部来玩玩吧?
      由乃:再怎么样令的笑容也太多了吧?
      人生是这样的东西吧?难得我想要和好
      令却缺席?令今天休息吗?
      部长:好像是忽然发烧的样子"
      难道是我说错了吗?
      为什么会是部长的错呢?
      部长:我昨晚打电话给令了,
      一开始是想跟她讨论昨天社团的活动
      讲着讲着就谈到了由乃的事,
      由乃:总之就是我擅自入社的事情
      被她知道了!果然是不说的好吧
      不反正她总是会知道的”
      部长:但是令知道你要入社后,
      震惊的说不话来”
      由乃:这样与其说是社长的错′
      还不如说是我害的,
      真是的,令也真太脆弱了
      部长:那个由乃…
      由乃:部长
      部长:是
      由乃:我绝对要入社,令请假了…
      已经没有人能阻止我了”
      部长:“那我来介绍今天指导
      你练习的社员吧”!
      由乃:请多多指教
      田沼智里请多指教,由乃:田沼智里
      你的头发?
      田沼智里:剪了清爽多了…
      由乃:这样啊,智里问你个问题好吗?
      田沼:智里问吧,
      由乃:你是什么时候加入剑道社的?
      田沼智里:一年级结束之后吧”
      由乃:一年级结束的时候不
      就是那个约会之后吗?
      田沼智里:也可以这么说
      由乃话说回来你的身体还真硬啊!
      由乃:痛
      田沼智里:不要勉强比较好喔
      首先要练出基础体力啊,
      剑道不是马上就能挥剑那么简单的!
      由乃:了解
      田沼智里:问一下令学姊的身体
      
      怎么样了?
      由乃:因为是发烧所以应该会
      休息个两三天吧,
      田沼智里:这样喔,
      由乃:令也真是的…
      竟然没跟我说智里的事情,
      不会是因为智里所以才不
      让我参加入剑道社吧?
      老是往坏里想,
      田沼智里:注意
      由乃:痛,
      祐巳:由乃剑道练的如何?
      由乃:还说的过去啦
      由乃嘴弯成了∧字的形状
      由乃:祐巳我只要对事务一专心
      就看不到其他东西了!
      难道说我这样已经引起
      别人的不快了吗?
      祐巳:我是没有感觉到啦!
      由乃:该去找个妹妹了吧?
      祐巳:为什么突然说这个呢?
      由乃:之前我就这样想过了!
      只有我们两个花蕾,
      是没办法完全支持蔷薇们的事务的
      祐巳:是为了做事情所
      以才需要妹妹吗?
      由乃:虽然志摩子好像不是这样想的
      用这种心态去想事情,
      也不失为一种选择吧!
      而且我也要把注意力分散一点
      令:早安
      由乃:早安身体状况如何?
      令:没问题的
      由乃:是啊
      令:由乃你已经正式加入剑道社了?
      由乃的人生是由乃自己的东西!
      我没有权力干预你对吧?
      由乃:令
      令:休息的这几天我考虑了一些事情
      剑道的事,由乃的事…
      还有我们姊妹的关系,我也反省过了!
      我们跟其他的姊妹总是有些不同
      所以才常常用冲突的方式解决问题!
      由乃:或许是这样也说不定…!
      令:由乃我做为姊姊要劝戒你放弃
      社的团活动”由乃:与其说是劝戒不如
      说是拜托吧!令:没错是拜托
      或许是这样,不过由乃是不会听的吧?
      由乃:正确的事情我就会听,
      但是令反对的理我由根本不能说服我
      令: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或许当初成为姊妹就是错误的
      也说不定!
      由乃:令说这种话什么都完了,
      总之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令:要是你继续我行我素,
      我不重新考虑这样一切的事情也行了
      由乃任性的行为已经太多了
      不要只动上半身,
      看你脚都没跟上…
      由乃:果然是在练剑的令最帅了
      令:由乃
      由乃:这算什么啊?
      田沼智里:差不多该结束了吧?
      由乃:但是还差一点就达到,
      今天的练习进度了…
      田沼智里:不要勉强啊!
      进度只不过是一个目标而已”
      由乃:智里先回家吧,我会打扫好的
      田沼智里:我帮你一起回去吧!
      由乃:没问题,我一个人就行了。
      田沼智里:可是...好像下雨了!
      由乃:我还想多练两下子”
      田沼智里:差不多就够了啊
      由乃:谢谢,好能认输吗?
      是不是已经输了?
      是自己吗?还是令?
      下雨了啊,难怪那么冷!
      不行不行...令你刚刚不是回去了吗?
      令:我是想回去,可是没回得去...
      由乃:我不会退出剑道社的!
      令:你的决心我了解,加油吧!
      由乃问但是令不想我这样做吧?
      令回不是不想,只是很困惑!
      由乃:困惑?
      令:困惑的自己都不知怎么办了!
      我一直在保护我自己的领地”
      由乃:你是说剑道社?
      令:由乃觉得我在社团活
      动时怎么样呢?
      由乃:超帅的
      令笑着回:我是很喜欢这样的自己的!
      由乃:那我在你身边看着这样的你
      不是很好吗?
      令:“如果由乃在这是里我就不行了
      会心烦意乱”
      由乃:令
      令:由乃有没有被打,有没有受伤?
      只是想着这些事情”
      我是故作镇定来指导学妹的。
      由乃:我知道啊,
      
      令是最温柔又是脆弱人!
      令:像我这种人,怎么可能,
      可以把其她学妹当成跟
      由乃一样指导呢?
      学妹虽然很可爱,“由乃却是不同的!
      想到非把你们平常对待不可!
      我已经偏心了”...
      由乃:也就是说;令怕会特别照顾我?
      令:又或是努力告诉自己
      不要照顾的过分,反而对由乃过于严厉
      由乃:这样啊?
      令:你可以笑我
      由乃:我不会笑你的,
      令:没关系就算被抛弃
      由乃:令,那是要我念珠还你吗?
      也对,那样的话令就不用
      管由乃的任性了”!这样比较好吗?
      你不需要由乃了吗?
      令摇了摇头说道:我怎么会不需要
      由乃呢?我对由乃的感情一点都没变!
      由乃:令,我为了令什么都做得到!
      令如果说;无论如何都要这样的话?
      我连剑道社也可以退出,但是...
      如果这样只会使令更软弱!
      “其实我是很希望两个人可以互相依赖”
      我不想输给这事情,
      所以我现在不能退出社团!
      剑道也好,妹妹也好两边都要努力”
      以上
      令笑着回或许是这样吧″
      由乃:怎么办?要用跑的到校舍吗?
      令:这已经放着很久没用,
      我就拿过来了!
      "雨停了人就忘了拿伞了"
      由乃:伞坏掉了或许挺运的。
      令:为什么?
      由乃:能一直和令样靠在一起,
      令:再多被你任性一阵子吧由乃?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