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2、第十二章 ...

  •   向晚薇入了汤池,毛发漂浮在水面,激烈抗议,“我是女孩子,才不要跟你一起沐浴!”
      
      荒月解下黑色绣金腰封,外袍松散褪去一半,神色古怪地看着她,“你是只灵兽,一身绵密的毛发覆盖,在害怕什么?”
      
      这么一说,向晚薇醍醐灌顶。
      
      是啊,自己现在只是个毛球,要啥啥没有,沐不沐浴没有任何区别,但荒月不同啊,那可是要脱掉衣裳的,这事说起来吃亏的可不在她,而是荒月。
      
      作为本书里的三界第一绝色,脸都这么美了,身材肯定也不差。
      
      “既然你热情相邀,那我就勉为其难答应了。”向晚薇瞪大眼睛目不转睛,汤池的热意似乎穿透进她的每个毛孔,浑身燥热。
      
      看异性洗澡什么的,她尚没有任何经验,又期待又脸热,激动到耳朵都开始泛红。
      
      深色外袍褪去,内里是薄透的月华色丝质单衣,向晚薇眼睁睁看着荒月背过身去,将衣衫搭在架子上。
      
      清劲润白的脊背就这样落入眼底,宽肩窄腰,线条精实完美,腰窝更是一下就勾得她心脏怦怦乱跳,不看脸就已美得惊心动魄。
      
      荒月转过身,只着一条中裤,踱进温池里。
      
      向晚薇把小脑袋埋了一半在水里,只露出一对大眼睛,瞳孔越放越大,兴奋地在水里吐泡泡。
      
      缭绕水雾里荒月的肩颈一片胜雪的肤白,她就没见过白到这么通透的,比女孩子都白,如同毫无杂质的美玉。
      
      锁骨平直分明,往下是健硕胸膛和块垒分明的腹部。
      
      向晚薇咕噜咕噜吐泡泡的频率越来越快,不只是耳朵,现在她热到浑身发烫,银白色毛球整个都泛起了粉。
      
      她就快要疯了,没想到荒月看起来清瘦,实际有着恰到好处的肌肉线条,让她一个坐怀不乱的少女硬生生看得血脉贲张。
      
      磕纸片人哪有这般身临其境来得爽,她现在觉得哪怕活不过几集就要炮灰掉,那也是值了。
      
      以前看书看历史,总是各种君王亦或英雄爱美人爱的连江山和命都不要了,其实向晚薇觉得互换一下,女子也是同样爱慕美色的。
      
      随着荒月慵懒地倚靠在池壁边上,温池的水掩住了他的腰腹,只余半截胸膛。
      
      “过来。”
      
      向晚薇像喝了酒似的晕晕乎乎摊在温池里,全靠毛发的漂浮让她不至于沉下去,听到清冽之声,慌得失了脑子的清明,向来神思敏捷的她只剩一片混沌,四条小短爪谁也不听谁的七手八脚一通乱划。
      
      荒月见她原地打转,靠过来捞住她,拿了胰子在她柔软的毛发上轻搓,丰盈绵密的泡沫很快就把向晚薇整个包裹起来,只露出一双乌溜溜的眼睛。
      
      向晚薇无意识地咽起口水,看着近在咫尺的绝美风光。
      
      黑棕色长发浸湿,水珠顺着发丝滚落至脖颈和胸口,晶莹剔透地映着精实的肌肉纹理,让她的心也跟着淌下的水珠悬空滚动。
      
      纤细苍美的手指在泡沫充足的毛发里穿过,很快就把向晚薇清洗成一团白中透粉的柔软棉花糖。
      
      “怎么还红了,水温太热?”
      
      听着大佬给出的关怀,向晚薇愣是憋得说不出一句话。
      
      她好歹也是见过世面的,却没想到在真正的绝色面前,一切都成了浮云。
      
      见没有答话,荒月也不甚在意,双目微阖,手臂反向撑在池沿小憩。
      
      倒是向晚薇憋不住了,她觉得自己目光贪婪的像个女流氓,“你在我面前沐浴,不会别扭吗?”
      
      如樱薄唇弯起一丝笑意,荒月微仰起头,水声哗啦,凸起的喉结清晰,说话时微微滚动,“别扭?”
      
      语调里也噙了笑意,他微侧头看过来,乌沉若羽的眉眼少了往常的冷戾阴寒,非常放松,“你若在鸡鸭猫狗面前沐浴,能有什么别扭?”
      
      向晚薇心梗,“我会说话,也许不日之后我还能幻化人形!”
      
      竟然把她当成鸡鸭猫狗看待,要说生气倒也不至于,毕竟荒月打死都想不到她灵兽体态内是人的魂魄,他这么看待,活该他吃亏。
      
      荒月轻嗤,“以你圆滚滚的五短身材,幻化人形也好看不到哪去,丑东西断然不敢肖想本座。”
      
      “这不是美丑问题,你没有羞耻心吗?”向晚薇问。
      
      “羞耻心?那是人族才有的东西。”
      
      听到这个回答,向晚薇三观都快被震碎了,“难道在魔族,是男女共浴?”
      
      “本就如此。”荒月理所当然,然后又奇怪地瞥她一眼,“以前六天魔君同本座说你有些古怪,我不曾在意,如今看来,从异世空间召唤来的你,本就同魔族生灵大不相同。”
      
      向晚薇觉得他的身体也没那么香了,嘟囔道,“原来早就被许多人看过了。”
      
      荒月抬手一招,向晚薇便感觉一股无形之力强劲吸附,等她反应过来,已经到了对方掌间。
      
      他弹指扫过毛绒耳朵,冷冷道,“尚还没有谁敢与本座同浴。”
      
      向晚薇这毛球身体的耳朵最为敏感,轻弹下就像过了电一样,她慌慌张张抬起手爪捂住耳朵,虽愤愤但也莫名有股得了优待的喜悦,“那我岂不是第一个看到你半身的?”
      
      其实荒月的大长腿,她也挺想一观。
      
      “你不是第一个。”
      
      “那还有谁?”
      
      “儿时,我的母亲。”荒月说完这句话,似有些意兴阑珊,松了手,自行从汤池里起身,拿过架子上的棉丝长巾披至身上。
      
      身体被长巾遮挡,向晚薇目光便落在荒月脚上,劲瘦的脚踝毫不意外也有着踝窝,抬步间可见匀称的脚掌白皙红润,直至荒月绕过屏风进了卧房瞧不见了,她才念念不舍收回目光,回味起方才的话来。
      
      荒月的母亲,魔族圣女,原本该是终生不能恋爱,却未婚诞子,生父不详。
      
      圣女出了这档子事,被视作魔族之耻,母子遭到所有人排挤,颠沛流离,如同过街老鼠。
      
      后来,在荒月尚还是个孩子时,他的母亲毅然决然要去寻找他的父亲,离开了他。
      
      书中对此着墨不多,但向晚薇想,那对荒月来说,一定是最灰暗的时日。
      
      没见过父亲,母亲也抛下了他,整个魔族都排挤厌弃他。
      
      他只有自己。
      
      向晚薇看书时怜惜这个反派角色,并非因为他孤零零的凄凉身世,而是他长成少年后,杀向魔宫,用无数枯骨鲜血登顶魔尊之位,为的并不是自己的野心。
      
      是他母亲离开时的夙愿,她说,身为魔族圣女,使命本该是守护魔族子民,但她并没有做到,这个遗憾,希望他有朝一日能代替她弥补。
      
      所以在书中,荒月成为魔尊后的每一天都在真正为子民殚精竭虑,一心一意搞事业。
      
      向晚薇认为,荒月即便是被母亲所抛弃,也依然深爱着他的母亲。
      
      一边乱七八糟想着这些,一边往温池边游,她伸了手爪正要爬上去时,浸着香气的巾布兜头裹在了身上。
      
      仰头去看,荒月已经换了身宽松的紫色丝绸寝衣,正拿巾布给她擦着毛发。
      
      他身上那股像极了Clive Christian香水的沉郁幽香再次撞进鼻腔,没来由勾得向晚薇的心晃悠悠颤了下。
      
      荒月以前应该是从未做过这种事情,手上的动作并不轻,重重地又搓又薅,忍了又忍,向晚薇实在是忍不下去了,嘶嘶吸气,“好痛,要秃了!”
      
      她声音不小,甚至还有点谴责的意味在,但荒月并未发怒,只是蹙眉看着手里的长巾,似乎在苦恼,要怎样擦才会更舒适点。
      
      向晚薇怔怔看着这样的荒月,难以把他同书里描写的暴戾冷郁联系起来。
      
      真正靠近他、相处下来,她感受到了他温柔的一面,虽然做得有点糟糕。
      
      

  •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猫捂住眼睛~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