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断绝关系 ...

  •   姜芸本来紧张又担心,生怕小儿子不选自己,就想着他不选自己也得要过来,回头再慢慢哄。
      
      没想到俩孩子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她,让她一颗发胀的心越发胀痛起来。
      
      她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感情,蹲下一把将他们抱进怀里,挨个亲亲他们。
      
      宋婆子愣住,随即就气得跳起来破口大骂。她在家里作威作福惯了,张口打骂那是家常便饭,骂得要多难听有多难听。
      
      郑毕臣等人就开始起哄嘘她。
      
      小河扭头看她,还跟她笑,“奶你别生气,我选你的。以后要是我后娘打我,你可得护着我点啊。”
      
      啧啧!
      
      看热闹的人们直接被逗乐了。
      
      原本严肃的气氛一扫而空,不少人哈哈笑起来。
      
      宋槐花却舍不得了,她喊道:“小海小河,你俩糊涂,你们娘一个女人,咋养活你们?你们跟着她是要饿肚子的!”
      
      小海小河异口同声道:“我们会挣工分养娘的!”
      
      郑毕臣:“好,有骨气!”
      
      杨晴悄悄捅他,“你别起哄。”
      
      虽然她也觉得姜芸跟着宋占刚不值得,可这时候一个妇女要想养活自己不容易,更何况还有俩孩子呢?
      
      她们这些知青从城里下来,能够自己靠工分养活自己的都寥寥无几,大部分都需要家里补贴。
      
      那边宋婆子见俩孙子都不想跟着自己,而她又不能像以往那样打骂,简直要气死了。
      
      可孙子总是比不上儿子的,儿子回城有大好前途,她也只能暂时忍气吞声。
      
      既然孩子选择跟着姜芸,那他们就没有什么理由再阻止,只能同意离婚,孩子跟着姜芸。
      
      接下来就要谈抚养条件。
      
      宋书记觉得两个孩子都还小,单靠一个女人肯定养不活,所以宋占刚要负责孩子的口粮。
      
      宋占刚不耐烦道:“孩子不跟着我,到时候还不定姓啥,我干嘛要养?”
      
      姜芸:“没事,你不养我就去城里政府问问,看看谁管这事儿。”
      
      “你——胡搅蛮缠!”宋占刚咬牙切齿,若不是大伯大娘刚平反现在根基还不够稳,他会怕她?
      
      原本他想着先稳着她,等一切定下来,也不怕她闹腾,哪里知道她居然突然不蠢了。
      
      可他不想给心爱的女人带去一点麻烦,所以坚决不能让姜芸进城。
      
      姜芸用白月光威胁他交出儿子,他也用儿子拿捏她不能过问城里的事儿。
      
      宋书记肚子已经开始叫了,有心要先回家吃饭下午再给他们断离婚官司,但是看宋婆子他们一副要吃人的架势,他只好委屈委屈自己的肚子。
      
      “小孩子的口粮就按大队的规矩来,教育费也按照学校来,就这样吧,也没什么好说的。”
      
      宋婆子见要孙子无望,立刻不哭了,“她自己把俩孩子都弄去,她就得自己养,起码也得养一个!教育费?什么教育费?上什么学?也不是谁家娃娃都能读书的!”
      
      她的意思摆明只出一个孩子的口粮,其他的不管。
      
      而这时候一个7岁小孩子,一个月的口粮也只有十几斤。
      
      福爷爷这才开口:“出一个孩子的口粮也过得去,钱一年也得给几块。占刚在城里一个月工资好几十,一年给十块也不多。”
      
      宋婆子却不依,“占刚他们在城里也要吃饭的,吃喝拉撒样样要钱的呢。”
      
      然后就开启了卖惨大法,各种说如何如何不容易,怎么怎么养不起多余的。
      
      宋槐花见离婚和丢孩子不可挽回,也不劝姜芸了,开始附和她娘说老宋家不能做冤大头,管不起那么多人吃饭等等。
      
      还没正式离婚呢,宋婆子刚才还和俩孙子打感情牌,这会儿看没用居然就翻脸无情。
      
      看热闹的人都有些无语。
      
      姜芸冷眼旁观,见观众都同情她,宋书记和福爷爷也对宋婆子一家露出不屑的神情。
      
      她便把两个儿子护在身后,起身对宋婆子和宋占刚道:“既然你们这么无情那咱们就无情到底。离婚后我一分钱不要你们的,也不稀罕你们为孩子出口粮!”
      
      一个月十来斤粮食,就想把她儿子硬生生和宋占刚扯上联系?
      
      她不允许!
      
      宋书记提醒她:“小海娘你可不能置气。”两个孩子可不是那么好养活的,否则那些寡妇也不会那么难熬。
      
      郑毕臣也跟着喊:“对啊,你这样不是便宜了他们吗?”
      
      姜芸感谢大家为她着想,但是她想的更长远,她道:“今日书记和福爷爷在,大家伙儿也给做个见证。我和宋占刚离婚,是他们不想要孩子、不想抚养孩子,既然这样那我自己养。”
      
      她神情依然恬静无波,没有悲苦也没有怨恨,理智又冷静。
      
      她感受得到在场人的情绪倾向,也将宋婆子的得意看在眼里,她继续道:“不过我也有个条件,从此以后俩孩子和他们家再无半点瓜葛,孩子长大后对宋占刚也没有任何血缘义务。”
      
      她这话掷地有声,将有些目光短视的人震得一个激灵。
      
      现在很多人只看到她一个女人养俩孩子不容易,却没想到以后会如何。
      
      大部分年轻人,都想不到自己老去时候的样子,更想象不出自己需要人照顾的光景。
      
      更何况宋占刚厌恶她和孩子,巴不得和他们断绝关系,正好成全了姜芸。
      
      她早就存着把俩孩子彻底带出来的想法,根本就不是真的要管宋占刚要抚养费。
      
      以后宋家不管有什么变故,宋占刚也别妄图跟儿子们打感情牌,也不能以任何借口纠缠她儿子。
      
      多少人渣父母生而不养,以为孩子喝风就能长大,等孩子历经千辛万苦长大工作,他们又蹦跶出来要求孩子负担赡养义务的?
      
      她可不能给俩儿子留下这样的隐患!
      
      而且按照书中的剧情,宋占刚白月光的女儿根本不是他的,后来他们也没有生过其他孩子。
      
      等他年纪大了以后,很想和俩儿子亲近,可惜他们早就对他失望透顶,一个视他若仇敌,一个视他若无物。
      
      等他知道女儿不是他的之后,哪怕跟儿子痛哭流涕地忏悔也没得到原谅。
      
      今生她会带着俩儿子脱离原剧情的桎梏,过自己的幸福日子,远离女主那一家子,让别的什么反派和女主玩伪骨科狗血去。
      
      宋书记还想劝姜芸别冲动,那边宋占刚已经抢着答应,“一言为定,反悔也没用!”
      
      用两个不稀罕的儿子换心爱女人的平安,值得!
      
      他还想和姜芸击掌为誓,姜芸根本懒得看他。
      
      带着儿子离婚成功!
      
      姜芸感觉浑身陡然一轻,就好似原本压在肩上的一座大山被甩出去似的。
      
      她道:“既然这样,那把家分一下吧。”
      
      宋婆子跺脚跳骂:“都离婚滚蛋了,还想分我的家,你他娘那么会做梦?”
      
      宋书记:“你别激动,媳妇嫁过来这么多年,上工做饭伺候老的小的,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现在离婚,她的口粮工分还有家什儿,该分的应该分给她。”
      
      宋婆子不肯:“才过了年大家伙儿都没分口粮,她分个什么劲?”
      
      她这就是故意刁难,因为大队的规矩就是去年挣今年的口粮,今年挣来年的。
      
      她开始胡搅蛮缠,说什么姜芸第一年来的时候可没带口粮,都是吃了她家的,这会儿滚蛋也不能带走。
      
      宋书记直接拉了脸,“怎么着?我主持离婚,你们想让我直接把娘三个赶出去?让人家戳我脊梁骨,说宋家庄宋占刚仗势欺人,书记宋长城助纣为虐欺负孤儿寡母?”
      
      孤儿寡母都出来了,宋书记真是气得不轻。
      
      宋婆子哑巴了。
      
      宋书记有个毛病,不顶饿,一饿肚子就脾气不好。他也不等下午,当即让福爷爷拿出工分册子,噼里啪啦一顿打算盘,把下一次分口粮之前姜芸和孩子们还剩下的口粮给算出来。
      
      除了娘三个的口粮,按照姜芸的工分她应该分到八块钱,之前宋婆子一分没给她,现在要拿出来。
      
      可把宋婆子给肉疼坏了,死活不肯给只说家里没钱,还想要回小河拿走的两块。
      
      宋书记一改慢条斯理的性子,拉着脸:“你们没有也不怕,大队先贴上,回头从你们今年的口粮和分红里扣!”
      
      娘的,治不了你们这些鳖蛋。
      
      他本来因为姜芸是外姓人,他和宋占刚是一家子而有些偏心想和稀泥,这会儿彻底被宋占刚恶心到了。稀罕别的女人算你爱情自由,这是男人都会犯的错误,可你做人做爹的底线不能丢吧?
      
      姜芸见书记发话,知道这事儿妥了,起码刚分家的这段时间自己和儿子不用饿肚子。
      
      这有人撑腰离婚倒是有速度,可之后还有一个不小的问题——宋家的房子姜芸自然是分不到的,必须搬出来,搬出来以后住哪里?
      
      姜芸的户口已经在宋家庄好几年,当年为了嫁给宋占刚她和娘家决裂,大队也不能将她赶回姜家庄去。
      
      郑毕臣提议:“我们知青点旁边有个小屋子。”
      
      立刻就有知青提醒他,“那里有人住了,荆泽艳她们住不下,搬了两个出去。”
      
      其实姜芸早就想好要住的地方,虽然破败还有附加的传说,不过她并不在意。
      
      天气越来越暖和,只要能挡风遮雨就行,等她赚了钱就可以盖新屋子。
      
      姜芸对宋书记道:“大爷,我可以借住咱们大队牲口院后面空着的屋子吗?”
      
      听她说那地方,周围顿时鸦雀无声。
      
      片刻,有人开始嘀嘀咕咕,纷纷说姜芸胆子真大。
      
      郑毕臣笑起来,“其实你们不用怕,那屋子我们去看过,就是破点,修修可以住人,里面根本没有什么妖魔鬼怪的。”
      
      “郑知青,快别说了,瘆人!”几个迷信的老婆子赶紧打断他的话。
      
      想起那屋子发生的事儿,老婆子们赶紧让郑毕臣不要再说了。
      
      宋占刚盯着姜芸冷笑,“你这样恶毒的人,住那样邪恶的地方,正般配。”
      
      姜芸一改他熟悉的温婉良善模样,犯蠢讥讽:“在我看来,有你的地方才是最邪恶的。”
      
      宋占刚被她气得顿时说不出话,重重地哼了一声转身离去。
      
      宋书记还有些犹豫,不过福爷爷倒是支持,他也就同意,说吃过晌饭就找人去把屋子修修。
      
      找好住处,姜芸就想先把东西搬过去,她可不想再去宋占刚家。
      
      她哄着小哥俩和黑猫呆在大队玩儿,免得过去被老婆子骂。
      
      宋书记就打发自己儿子宋占国和另外一个青年去帮姜芸拉粮食和家什儿,郑毕臣见状也跟着去帮忙。
      
      宋婆子正双手叉腰站在门口当门神,见他们过来就破口大骂,骂姜芸扫把星又骂宋占国几个胳膊肘子往外拐帮衬外人。
      
      “我看谁敢搬我家东西!老娘辛辛苦苦一辈子,不能让你个小昌妇来毁我!”
      
      说着她就往门槛前的地上一坐,拍着大腿开始哭喊姜芸仗势欺人,带着男人打上门来不让她过日子。
      
      她这么一弄,宋占国可不敢动了,郑毕臣讲理又没用,跟这种无理搅三分的老婆子讲理,比秀才遇到兵还痛苦。
      
      宋占国和郑毕臣喊宋占刚和宋占强兄弟俩,可他们装死不露面,连宋槐花都躲家里装听不见。
      
      这是不要脸了是吧?姜芸要直接上前拖开她。
      
      宋婆子开始张牙舞爪,“你敢动我?你动我试试,我去公社告你!”
      
      她正嚣张着,红丰大队村口风风火火冲过来一群娘子军。
      
      为首的妇女五十来岁,短发女干部头,她们个个手里握着擀面杖,风一般冲了进去。
      
      到了胡同口,为首妇女暴躁地喝道:“那混蛋家是这里吧?”
      
      一个妇女立刻跑上来,扭头看了看,“丁大姐,奏是这里,没错!他们正闹离婚呢!”
      
      为首的妇女擀面杖一挥,一马当先就冲过去,正好在门口看到自己那蠢闺女,还有地上撒泼放赖的宋婆子。
      
      她断喝一声,“姜芸,你是不是真离婚了?”
      
      姜芸愣了一下,脑子迷糊一瞬才认出来,眼前这个妇女正是自己为了渣男断绝关系的亲娘——丁桂梅。
      
      姜芸眼眶唰得红了,点点头,哽咽着叫了一声娘。
      
      丁桂梅骂道:“我没有你这样的蠢闺女!”
      
      她一挥擀面杖,对身后的妇女们喊道:“姊妹们,我丁桂梅憋了这七八年的气,今儿非得好好出出不可!他宋占刚现在不是我女婿了,都给我使劲砸!砸坏了算我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