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做事就要做绝 ...

  •   顾岩等章择明上楼后才问:“你们两去哪里了?”
      章辛因为那陈玉生送她的那单生意,对方已经给他推荐了名片,并给她发来了简介,她要开始作准备的。
      回头见爸爸已经上楼了,她没有回答顾岩的问题,而是问:“你们认识的自媒体博主多吗?给我介绍几个。”
      顾岩因为她车祸的事情,挺愧疚,这段时间对她百依百顺。他之前觉得章辛说的分手也不过是赌气,可这段时间看来,章辛是来真的。

      但是他在外面玩的开,朋友也多,章恪看了眼顾岩,才说:“岩哥认识的比较多吧。”
      顾岩确实认识的主播比较多,章恪只认识一些游戏玩家。
      之前章辛和他怄气,所以后来总不能好好说话。
      但是顾岩是可以做朋友的,他这个人比较义气。
      她才说:“那就给我介绍一些。”
      她说完又改口说:“还是算了,我到时候直接找你,你那些妹妹要不然会起乱,到时候闹出风波更麻烦。”
      顾岩被她说的尴尬,急着狡辩,“没有的事,你的事最大。”
      章辛笑起来,一双眼睛奇异的发亮:“你不用急着狡辩,我当初甩你耳光,但是你也哄我了。我们其实从那开始就分手了,后来不过是为了彼此不丢面子而已。不要和我记仇吧?不过你那是什么眼光?那姑娘捂着下巴像牙擦苏,真的不好看。况且她还故意气我。”
      章恪噗嗤笑出声,没想到姐姐这么损。
      顾岩也无奈笑,只是笑的有些勉强。

      她一句话就把两人的关系定性了,十六岁喜欢的人,情窦初开的人,她最后都没有得到,强求过,哭过闹过,最后没完没了的闹,和好也不过是说一句软话,花钱买开心,直到最后,老死不相往来了。
      实在是没意思。

      李珩是教训她最多的人,而顾岩是容忍了她所有的坏脾气,虽然顾岩从来都是道歉,即便他辜负了十六岁的章辛,但是不得不说他是个合格的朋友。
      顾岩平日里花丛留恋花言巧语,最讨人喜欢,此刻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因为章辛眼睛里静的看不出一点波动,对他竟然真的没有一点情绪了。
      爱慕一个人,喜欢一个人的眼睛是藏不住的。
      他心里泛苦,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才让自己不这么尴尬。
      章辛见他一言不发,故意问:“真不愿意帮我?好歹是初恋,一点都不讲情面了?”
      顾岩这才抬头看着她笑起来:“怎么会,要月亮我都给你摘下来。”
      章辛看着他,突然笑起来。

      她和顾岩,可以做一辈子的朋友。
      顾岩见她终于笑了,和她相视而笑。
      章辛开门见山:“我要拍一支广告,后期的广告投放需要宣传,你们说我该怎么做?我一定要一鸣惊人才行。”
      章恪这个废柴看着她一脸懵。
      顾岩问:“怎么突然想起做这个?”
      “我大学毕业了,总要自己赚钱了,这有什么不能理解的?”
      她见章恪只是盯着她,就问:“你东西卖完了吗?不会一直指望着卖我的旧东西吧?”
      章恪就算是个败家子,也知道要脸,看了眼顾岩赶紧说:“怎么可能。”
      但就是不说把钱给她。
      章辛看了眼弟弟说:“那你帮我办好,我到时候赚了钱分你。”

      章恪眼神都亮了,姐姐从小就打他骂他,但是有一样好,她有的他肯定有,从来不会舍不得给他。姐弟两个说相依为命都不为过。
      章恪知道姐姐的意思,满口答应:“没问题。”
      顾岩见她好一些了,自然要哄着她为主,问:“那什么时候给你组个局,庆祝一下你出院。”
      是了,她以前钟爱各种聚会,用各种名义,好能晒她的新购的名牌衣服、包包,像个暴发户一般,身边狐朋狗友一大群,没几个正经的,大家都一样,所以她自己也多是笑话。

      “算了,都不够丢人的。不办了。安安生生等着毕业。”
      顾岩也知道她这回真的吓着了,安慰她:“要不要出去散散心?我给你定好。”
      章辛没好气:“你钱多是吧?直接打给我不就好了,何必让中间商赚了?”
      章恪听的噗嗤一声笑出声,见姐姐阴着脸看他,赶紧收起笑。
      总之三个人又像小时候一样,说说笑笑。

      顾岩走后,章择明还是将姐弟两教训了一通,章辛左耳朵进右耳朵出,根本没放在心里。章择明通知:“过几天回老宅吃饭,别以为你躲在家里就没事了。”
      章辛听着他这话,觉得十分别扭,她从前从来没有这么怀疑过爸爸的用心,可现在等她回过神后,后知后觉才发现,她确实没有感受到爱。

      第二天陈玉生那边的人真的联系她了。
      和她对接的是一个部门经理,叫夏艺,二十几岁的小姑娘,看着十分干练,因为没有见面,只是加了联系方式,夏经理打电话来和她沟通。
      章辛不知道陈玉生是怎么介绍的,但是夏艺的态度不像是对乙方那么咄咄逼人,但也有几分敷衍的意思,更多的是有点劲儿劲儿的,好像很看不上她的意思。

      她想着自己是凭借李珩的关系才拿到的这个生意,人家可能自己有自己合作伙伴,她横空插入,态度难看一些也是正常,所以从头到尾都是好声好气。

      但是她现在不可能出去跑业务,最后在手机翻着了很久,都没找到几个正经做事的朋友,最后在宿舍群里犹豫半天,还是问了句:现在有个兼职,谁愿意干?
      其实她和舍友有点陌生,舍长杨清是隔壁市,家境不错,性格挺开朗的。另外两个,一个叫袁姣姣家境不怎么好,一个叫于丽是本市人。
      她问了后好久都没有人回复,其实她也不抱什么希望。
      结果舍长问:干多久?
      章辛:几个月吧。毕业前肯定能完成。
      舍长回复后,于丽也立刻问:能兼职吗?我就在本市!
      舍长单独问她:是你们家的生意吗?
      宿舍里都知道她家里有钱。因为她平时太高调了,狂得恨不得上天,但是大家并不知道她家里干什么的。

      章辛:不是,我也缺钱,自己找的项目,一个广告。
      舍长听了她介绍,有点退怯:我不会啊。
      她看得笑起来,刚毕业的人确实什么都不会。
      章辛:有人教我们。
      舍长:那我就干,谢谢啦。
      章辛回复了一个表情,没有说什么。她晚上睡不着,就研究完夏经理的东西,连夜起草了策划,章恪天不亮被消息吵醒,起来喝水看到她房间灯亮着,章恪推门进来,见她还在工作,吓了一跳问:“你一夜没睡?”
      章辛因为睡不着,身体就不舒服,除了那天和李珩躺在一起她睡的很安稳,其他时候要不是睡不着,就是做噩梦。
      章辛一边揉眼睛,一边招手叫他进来,给他看了自己的策划,问他:“你能当好我的助理吗?按照这个执行,我给你分红。”
      章恪下意识拒绝:“我才大二。”
      章辛炯炯有神看着他,问:“大二赚钱犯法吗?你要是不干,我就让爸爸断了你的零花钱。”
      “你这就不讲武德了。断人财路……”

      章辛才不会和他讲道理,她弟弟她太了解了,就是个傻蛋富二代,胆子不大但是爱凑热闹,跟人去泡吧,打游戏,谈恋爱,慢慢胆子也就越来越大了……
      她一定要盯紧了他,绝对不能让他出去和人鬼混,更不能去赛车。
      见他坐在自己床上,她又说:“我的车回来后就卖了,你要是帮我做,卖了钱给你,到时候我给你买辆新的。”
      章恪被她的大手笔震住了。
      “你哪来的钱?”
      “我正在赚。”
      家里给的零花钱都是有数的,章恪一直怀疑爸爸多给章辛钱了,因为章辛比他有钱太多了。
      但是也没多到随手买一辆车的地步,尤其他看上的车不便宜。
      章辛才不会解释,她包里有李珩的卡,只要她看上的,当场就能买。

      “你就说你帮不帮?”
      “那肯定是帮的。”
      章辛把资料发给他,然后重新建了群,将他拉进群里,并且介绍以后有跑腿的全都给他。
      天已经快亮了,但是她依旧睡不着,感觉到心脏砰砰跳,心率很快,依旧睡不着。

      早餐的时候,章择明又开始教育儿女。
      章择明自认多儿女多有宠爱,但是两个孩子太让他失望了,语重心长问:“好好的,怎么就撞车了?”
      章辛知道爸爸只是想听她解释,或者是想听一个他觉得说得过去的理由。
      她已经从折叠五年时间的冲击中缓过来了,心里也觉得没什么和他好生气的,之水瓮声瓮气说;“我没开车,但是喝了酒,我再也不会了。”
      章择明愕然看着她,她哪次不是叫嚣着冤枉,虚张声势给自己开脱。
      章恪也以为她这次被吓坏了,赶紧说:“她刚开始连我都不认识,她真的知道错了。”
      章择明瞪他一眼:“还有你!”
      章恪嘟囔:“我好好的。”,而且还打扮清爽了。
      章择明见章辛低着头不说话,就改口教训儿子:“上学就住在学校,整天混来混去像什么样子!”
      章恪跟鹌鹑似的,他大学本来就上的混日子,这会儿更是不敢犟嘴,生怕章择明断了他的零花钱。
      狡辩:“我回来送我姐,她一个人在家不方便。”
      姐弟两个倒是相亲相爱,章辛也不介意弟弟拿她作挡箭牌。

      章择明吃完午饭站起身:“晚上回家吃饭。”
      章辛抬头看着爸爸,他不可能不知道自己在老宅闹了一场,依旧执着让她和弟弟去听闲话、挨白眼。

      章择明见她看着自己,教育她:“没大没小,眼里还有长辈吗?还有没有规矩?那是你爷爷。”
      章辛心里很憋屈,又是要她去认错服软,他们什么时候把他们当成孙子了?明明大家都一样,二叔家的章一帆和章楠甚至都不用毕业就能进地产公司实习,章楠可以自己创业,而她和章恪呢?没有一个人为他们考虑过。

      “我不去,医生让我静养。”,她犟的时候,谁也拿她没办法。
      章择明:“必须回去!”
      章择明狠狠盯着她,章辛辩解:“我去了也是挨骂,一家子都教训我一个,你脸上就好看了?”
      章恪生怕;两个人吵起来,赶紧说:“我去,我去。”
      章择明盯着她最后说了句:“我现在没空修理你。”

      章择明刚走,门外就有人来送东西。
      李珩那天给她抹的跌打损伤的药膏。他的助理说的很清楚。
      章恪看着来人气质不太像,问:“谁给你送来的?”
      章辛答非所问:“我买的药。”

      结果晚上章择明并没有回来。
      下午只有章恪一个人回家去了,等章恪下午走后,章辛和夏艺聊了关于这次东荆山景区的宣传。陈玉生的生意是景区外围的茶山和民宿。
      章辛也不知道他们发什么疯,怎么想起去做茶叶生意了。

      她琢磨了很久,最后还是决定先拍宣传片,和传统广告不同,她计划拍一个系列的片子,外加游客体验式的宣传方式。

      她一个人一直在写策划,晚饭后章恪一个人回来,章辛听到楼下车进来了,但是迟迟不见章恪上楼。
      等她写完东西就下楼看他们,结果没找到章恪,问了声阿姨,阿姨大约是见章恪了,眼神示意后面,章辛不明所以,进了后面书房,才看到见他脸上的伤,右脸都已经肿了,额头上还在流血,肯定不止一个耳光,脖子上也还在流了血……

      她定定看着章恪,好久了才轻声问:“谁打的?”
      章恪看着她,见她脸上居然还带着笑,但是眼睛里的怒意已经快喷出来了。
      章恪怕她生事,又怕她有个好歹,赶紧说:“没事,我也打了。”
      “我问你谁打的?”
      “曹平。”
      她听的甚至笑笑,点点头:“很好。”
      她伸手检查了一番,章恪左胳膊可能扭着了,他疼的直吸气,她检查完一言不发转身上楼去了,取了手机给李珩打电话理直气壮说:“我现在要两个保镖,不,五个,会打人的那种。”
      李珩问:“干什么?”
      “自己家里打架。现在就要。”
      一个小时后,院子里进来一辆黑色的商务车,两个穿冲锋衣的年轻人进来,章辛从沙发上站起来,章恪吓了一跳问:“你干什么?”
      她只说:“你跟我来。”
      章恪看了眼车上的几个壮汉,有些胆怯说:“你别胡来。我真没事,你们干嘛的?”
      章辛从头到尾都阴着脸不说话,一行人直奔老宅。

      进了院子,老宅的司机还在院子里,她带着人兴冲冲进来,已经有人发现不对劲了,出声阻止问:“你们干什么?”
      章辛领着人只管推门进去,她阴着脸,看着客厅里其乐融融一家人,心里骂道,妈的,你们倒是合家欢乐了。

      一家人被突然闯进来的人打断,都错愕看着进来的几个人,老爷子到底稳重,沉声声音宏厚问:“你这是干什么?还有没有一点规矩了?”
      章辛充耳不闻,回头又问章恪:“谁打的你?”

      章恪这会儿真有点羞愧,显得自己像个告状的小孩子。
      “我和表哥……”
      章辛根本不等他说完,冲身后的保镖说:“把他拉过来。”

      曹平是大姑姑的儿子,因为大姑离异儿子就养在章家。
      很好,可惜小叔和他的儿女不在,只有两个姑姑和她们儿子在。
      保镖是拿钱办事,当真冲过去抓着还没来得及说话的曹平,直接就扯过来了,她伸手就是两个耳光。

      章晗尖叫的冲上来,尖叫声咒骂:“章辛,你个畜生……”
      呵斥声不绝于耳,乱成一锅粥,五个保镖,两个守在她身边,三个充当打手。
      她手里还提着棒球棍站在那里,盯着曹平,说:“给章恪道歉。”
      老太太怒道:“章辛,你眼里还有没有王法了!”
      曹平笃定她不敢在家里行凶,眼神挑衅,无声骂她:“小.婊.子,你倒是打呀!”

      章辛看着他冷笑,伸手就是一棍,曹平惨叫一声趴在地上跟条死狗一样,章辛还是那句话:“和章恪道歉。”
      几个女人要冲过来,但是被几个安保挡着。
      曹平惨叫着,刺耳的尖叫声终于静下来了。
      老爷子问:“章辛!你要干什么?”
      章辛看他们一眼:“你们最好给我闭嘴,我可不保证我会不会开瓢。”
      客厅里顿时鸦雀无声。
      曹平没想到她这么疯,真的敢在家里动手,他实在疼的受不了,开口:“对不起。”
      “大声点。”
      “对不起!”
      在场的人静悄悄的,章辛根本不讲武德,环视一眼,阴狠说:“谁特么也别跟我提家教、王法。我妈死的早,我没家教。章恪哪里做的不对,和我说,我会教训他,但是谁特么再敢动他一下,谁再敢欺负他,我下次直接打折腿,不信和我试试。别跟我提一家人,我爸是我爸,我是我。你们要告我,只管去,先看看曹平是不是干净,吃拿卡要他干了什么自己心里清楚。张保生愿意给你走后门,让你发票上动手脚,你们只管窝里搞,不怕死你尽管去告我,我说的出来就能弄死你。”
      章晗哭喊着诅咒她:“你不得好死!章辛你这个畜生!”
      章辛定定看她一眼,没做声,转眼看了眼老爷子,见老爷子只是阴沉着脸盯着她不说话,并没有看起来那么的怒不可遏。
      她赌定了老爷子心知肚明,不过装脸色,谁也没比谁高贵。
      她冷笑一声,说完理都不理会,拉着章恪就走了。

      章恪脑子都是懵的,姐姐以前不是这样的。
      他妈的,他简直眼泪开闸了似的,关都关不住。
      丢大人了……
note 作者有话说
第5章 做事就要做绝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灌溉营养液]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
    作者公告
    《鸳鸯配》存稿中,求收藏
    ……(全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