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第 6 章 ...

  •   萧止带着千叶乌一路向着王树的位置走去。
      
      他们目前的位置距离最近的城市着实有些远,更不要说王树了,两人都没有坐骑,如果光用腿的话,可能光是走到城市里都需要大半天。
      
      萧止正在思考该怎么安排休息时间,前方却出现了一个看起来跟他熟悉的车站牌有几分相似的牌子。
      
      他走过去一看,发现这还真是个站牌。
      萧止还记得,以前如果要去远一点的地方的话,除了自己走和使用城市间的传送阵之外,要么花大价钱设置临时传送点,要么就只有马车之类的选项。
      
      没想到过了六百年,连游戏里都有公共交通系统了。
      
      等车的空隙,萧止顺手翻了一下论坛。
      原来在大约200年前,达泽门亚大陆上发现了以希矿,这种能量矿将大陆的科技水平向前猛推了一截,已经出现了类似汽车的交通工具。
      
      真是科技使人进步啊……
      
      不过在这片有魔法和各种神奇力量的土地上,科技并没有如同真正的人类社会一样蓬勃发展,只是作为细节上的点缀,让大陆居民的生活更便利了一些。
      毕竟,车再怎么快,也快不过传送阵啊。
      
      不多时,公交车来了。
      不过这个好像也不能被称之为车,毕竟它没有轮子,也不贴地面行驶,看起来更像是一艘有顶棚的飞行船。
      
      萧止看了一眼标价,到最近的城市需要800金贝。
      他毫无心理负担地偷偷把千叶乌揣进了法师袍的大袖子里藏起来,并只买了一个人的票,然后找了个安静的角落坐下。
      
      船上的人并不多,他们周围更是一个人也没有。
      
      千叶乌艰难地从萧止的袖子里伸出脑袋,压低了声音:“七哥,我好歹是千叶王储……要是被人知道我堂堂王储,在自己国家里还要逃票该怎么办?”
      
      萧止淡淡地说:“有本事自己买票。”
      
      千叶乌:“……”
      堂堂王储,当然是不会自己带钱的啊。
      
      萧止继续补刀:“而且,我记得某个人正打算悄悄返回王树。”
      他加重了“悄悄”两个字,提醒对方现在的情况。
      
      千叶乌的叶子耷拉下来,免为其难地说:“那我就当做参观一下庶民的生活吧。”
      
      这时,船上有其他的乘客向着萧止的方向扫了一眼,萧止眼疾手快地按住千叶乌的脑袋把他又按回到了自己的袖子里。
      
      千叶乌:“……”
      他自闭了。
      
      ·
      
      黑森,苍白阴冷的宫殿里。
      
      银发的男子独自坐在空旷的房间里,除了一张椅子,这里什么装饰都没有,前方不远处有一个闪烁着光芒的法阵,其中只存放着一些草编的黑色小蛇。
      
      如果有别的人看到这一幕一定会很惊奇,因为这个法阵的名字叫做时光之影,可以减缓其中物品的时间流逝。
      
      但这样一个法阵的消耗巨大,一般只有最重要的宝物或者信物才会被放在里面,可现在却被用来存放一些毫无价值的草编小蛇,简直是在浪费资源。
      
      在这堆小蛇里,大部分的草叶都带上了时光的痕迹,已经干枯褪色,却只有一个是新鲜的。
      
      骨节分明的手轻轻捧起这只有些不同的蛇,弗罗斯特垂眸细细的端详着。这只小蛇和他其他那些的很像,但是又不一样,细致的有点过头了。
      
      他低声呢喃,似在询问,又似乎是只说给自己听:“是你回来了,还是他们又有了新动作……”
      
      ·
      
      下了飞船,萧止走到城市里的传送阵附近,准备去王都。
      传送阵的价目表写得明明白白,从他们目前所在边陲小城奥拉,去王树所在的千叶城需要花费——5000金贝。
      
      真是万恶的通货膨胀,以前这种距离明明不会超过500的。
      
      萧止深吸了一口气,告诉自己要冷静,这都是投资,为了后续更美好的生活,这是必须投入的成本。
      
      告别了可爱的小钱钱,萧止揣着千叶乌踏入传送阵。
      
      当传送的光华散去,出现在萧止眼前的是一颗巨大的,树冠已经没入云端的大树。
      
      这棵树的树干粗壮得不可思议,如同一座大山一般。在苍翠的树叶间,每一根枝条都强壮又有力,无数的建筑在树枝上建起,交织成了一条条街道,看起来繁华又壮观。
      
      这就是千叶国的王树,同时这棵树本身就是都城千叶城所在。
      王树中下层是普通居民生活的城市,最顶端那片已经在云端之上的区域则是王宫所在的位置。
      
      原本千叶城的画风是静谧中透着生机的,但现在却显得有些嘈杂。
      许多身着铠甲的千叶国士兵在王树周围巡查,还有不少玩家也参与了进去,看着很热闹的样子。
      
      萧止顶着一张斯文干净的脸,温和地询问起附近的玩家:“你好,这里看着挺热闹的,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那人一看萧止态度不错,还长得好看,心情顿时好了几分。
      
      他指着王树说:“那边有个临时公共任务,加入之后巡查一下就能获得奖励,没什么危险还挺容易的,你可以去看看。”
      
      他又补充了一句:“接任务还可以加入千叶亲王的阵营,按照贡献能换区奖励,估计这个阵营不会开放太长时间,去吧,不亏。”
      
      告别了这个玩家,萧止带着千叶乌走到了角落,暗中观察起情况来。
      
      看情况,这里的玩家全部都加入了千叶蓝的阵营。
      对于玩家来说,他们是无所谓立场的,谁打谁都一样,有奖励拿就好,而千叶蓝那边好像也很大方的样子。
      
      期间萧止还听到了玩家们的谈话。
      
      “千叶蓝真的好大方啊,一点点贡献就能换红药。”
      “再多攒一点我就能换武器了。”
      “是诶,每次巡查完还有钱,这个公共任务真好,真希望以后还能有。”
      
      “你们说千叶王为什么不选他当王储?我他妈是真的不想再给千叶乌种大葱了。”
      “哈哈哈,我也是,前段时间满身都是大葱味,小姐姐们都不想搭理我。”
      “对啊。”
      
      萧止看了眼千叶乌。
      千叶乌眼泪汪汪。
      
      等到几个玩家走开之后,千叶乌对着萧止感动地说:“呜呜呜,七哥你是个好人,我再也不嫌弃你了。”
      
      虽然“公共任务”这样的词在千叶乌听来会被替换成“工作”、“委托”之类,但这丝毫不影响他理解那几个阿萨纳西人说千叶蓝比他好。
      
      相比之下,七哥真是太善良,太无私了。
      
      萧止揉着脑门:“别说了,再说我要忍不住叛变了。”
      
      想了想千叶蓝阵营的收获,再想想自己到目前为止-5800金贝的收益,他感觉心口有点疼。
      可惜接受任务的时候系统就提示过,他是无法加入千叶蓝阵营的,只能在千叶乌这边一条路走到黑。
      
      千叶乌:“……”
      哇呜呜呜,阿萨纳西人果然都是大猪蹄子。
      
      两人都在同一时间感觉自己上了贼船。
      但既然是贼船,又哪里是那么好下来的,他们还是要继续一起绑定着前进。
      
      既然要继续前进,萧止觉得还是先搞清楚情况比较好,他问:“你知道附近有什么进入王宫的密道吗?”
      千叶乌摇头:“可能有吧,但是我不知道啊。”
      
      萧止:“你不是住这里吗?怎么连自己家都不熟悉?”
      千叶乌理直气壮:“你家有几十万平的话你能全认识吗?”
      
      萧止:“……”
      好特么有道理。
      是庶民的生活限制了他的想象力。
      
      既然没有现成的捷径,萧止只能想办法带着千叶乌混进去了。
      
      两人绕着王树走了大半圈,终于发现一处巡逻的地方出现了空缺。
      原本负责这一片的两个玩家因为不明原因打起来了,这时候正你一拳我一脚打得十分投入,并亲切地问候着对方家里的长辈。
      
      看来六百年过去,人类在吵架方面的传统文化并没有什么大的改变。
      
      萧止抓住空隙,从两人的视线盲区蹿过了警戒线。
      
      王树上的千叶城作为国都面积自然不小,建筑的数量也非常多,这倒是方便了萧止藏身其中。
      
      不过因为出现叛乱的关系,居民们全部躲藏在了家中,街道上除了偶尔出现的巡查士兵外根本看不到半个人影,显得有几分寂寥。
      
      萧止带着千叶乌,一路躲猫猫一般的前进着。
      
      前进了好一阵,萧止躲在巷子里,抬头看了一眼头顶郁郁葱葱的王树,感觉依旧距离顶端非常遥远。
      
      他正准备继续,忽然听到了前方拐角处传来了脚步声。
      
      是巡逻的士兵。
      
      感觉不妙,萧止打算原路退回去,却又在自己身后不远处听到了另一组脚步声。两边的声音都距离他所在的巷子越来越近,这样下去,几秒钟之后就能来个胜利会师。
      
      萧止环视四周,快速几步上前,利落地翻过了巷子的墙壁,那动作看起来竟然十分熟练,也不知道他到底这样干了多少次。
      
      却不料,刚落地萧止就和一个打着哈欠的千叶士兵面对面。
      
      妈的,这个地方居然正好有个躲着摸鱼的家伙!
      那士兵的眼神里还带着一丝迷茫,似乎没料到自己都躲在这种地方摸鱼了,还会有人从天而降。
      
      双方都有些猝不及防,被彼此吓了一跳。
      
      摸鱼的士兵看到了萧止肩头的千叶乌,下意识地张开嘴,一声惊呼就要脱口而出。
      
      现在他们的距离太近了,不远处又是巡逻的士兵。使用火系法术的话,技能效果无疑会暴露萧止所在的位置,而禁言术的施法前置动作又太长。
      
      但萧止仍旧是抬起了法杖。
      他没有做出施法动作,而是毫不犹豫地一法杖抡上了士兵的脑袋,精致却硬邦邦的法杖快狠准地将人打晕过去,成功制止了他即将出口的惊呼。
      
      这时,不远处有声音传来:
      
      “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啊?没有啊。”
      “什么声音,难道是你放屁了吗?”
      “呸,你才放屁!”
      
      声音渐渐远去,萧止和千叶乌忍不住松了口气。
      
      千叶乌看着倒地的士兵问:“七哥……你不是个法师吗?”
      怎么这个敲闷棍的手法看着也很熟练的样子。
      
      萧止笑得斯文又温和:“物理眩晕术而已,小意思。”
      
      千叶乌:“…………?”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