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游戏ZERO的世界里。
      漆黑的森林中,周围的一切都是沉闷的灰黑色,只有一棵高大古怪的树木通体呈现白色,显得十分与众不同。
      
      树下,高挑瘦削身着法师长袍的青年随意地坐在地上。
      他的视线垂下盯着手指的方向,那双手修长白净,指尖翻飞着,灵巧得不可思议,手中正编织着一根黑森满地都是的黑色野草。
      
      随着他的动作,野草正在飞速成型。
      
      片刻后,原本平平无奇的野草变成了一只精致的小黑蛇。
      它盘起身体伸出脑袋,看上去活灵活现,如果不仔细研究细节的话,简直就像是个真正的活物。
      
      垂眸的青年这才抬起头来,他向着对面微微一笑,带着股如沐春风般的感觉。
      “阿森,给。”萧止把自己刚刚编织好的小黑蛇递给坐在对面的人。
      
      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接过了萧止递过来的蛇,他的动作很轻,仿佛是在呵护什么珍贵的礼物。
      
      被唤作“阿森”的男子有着一头铂金般的银发和同色的眸子,他的五官深邃俊美,皮肤带着几分非人的苍白。这人乍一看有些冷漠,但这份冷漠却被他手上小心翼翼的动作打散了。
      
      阿森把目光转向萧止:“这是你给我的第五百九十九个蛇了。”
      萧止有点意外:“有这么多了吗?”
      阿森认真地说:“有的,每一个我都有好好保存起来。”
      
      萧止笑得眉眼弯弯:“那明天我就给你凑上第六百个。”
      “好。”闻言,阿森露出了笑意,虽然只是浅浅的微笑弧度,却让他看起来又生动了几分。
      
      萧止看了一眼时间,发现时候已经不早。
      他说:“到我该睡觉的时候了。”
      阿森看着他:“为什么你睡觉的时候,不管发生了什么都完全醒不过来?”
      
      那当然是因为我下线了啊,萧止心想。
      在ZERO里,玩家下线之后,身体是会留在原地的,超过三天不上线才会消失回到复活点。
      
      但萧止并不满足于这种普通的答案,他一脸认真:“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我是天选之人,睡觉的时候,我的灵魂在忙着拯救另一个世界。”
      
      阿森:“……”
      他认真思索了几秒钟,得出结论——
      被忽悠了。
      
      萧止笑着对阿森挥了挥手:“鲁迅曾经说过——‘晚安啦’。”
      “晚安。”阿森也学着萧止的动作挥手。
      
      下一秒,萧止就闭上眼倒了下去,看上去就像原地去世了一样。
      但仔细看的话,他的呼吸还在,脸色也依然红润,只是阿森知道,这段时间内,不论发生了什么,对方都不会从沉睡中醒来。
      
      阿森轻轻地问:“鲁迅是谁……”
      下线中的萧止自然不会给他答复。
      
      银发的青年就这样坐在沉睡的人身边,沉默着等待他再次睁开眼。
      周围陷入了一片寂静,原本被笑容驱散的冷漠感又一寸一寸地在他身上蔓延开来。
      
      ·
      
      下线后,萧止洗了个澡就舒舒服服地躺在自己柔软的大床上,很快便沉沉睡去。
      
      ZERO是一款横空出世的全息游戏,由被誉为人类史上最伟大的天才人物——诺亚·裴研发,整个世界完全由主脑演算,无需人为操控。
      
      游戏所在的达泽门亚大陆如同真实世界一样发展着。种族、地貌都自主形成,每一个npc都是一个独立的人工智能,被视为活着的世界。
      
      在这个世界里,玩家只是大陆上的其中一个种族而已,如果不小心的的话,很容易在npc手里吃大亏,被坑得连大裤衩都不剩。
      
      虽然设备上还需要头盔和传感器,显得有些繁琐,但全息和自由世界这两点就已经吸引了无数的玩家,让他们为之着迷,并疯狂地涌入其中。
      
      萧止当然也不例外,他最近对于ZERO的热情极高,又正值他的假期,因此几乎是除了睡觉的时候都在线。
      
      到了平时起床的时间,萧止的生物钟自动唤醒了他。
      他在床上翻了个身,却感觉什么硬邦邦冷冰冰的东西咯了下他的屁-股。
      萧止迷迷糊糊地伸手抓过那个东西,拿到面前一看,他有点懵了:“石头?”
      
      他的床上为什么会有石头?
      睡意瞬间褪去,萧止环顾四周,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黑漆漆的森林里,看上去有些陌生又有点熟悉。
      
      从周围的植物来看,这里好像是黑森。
      除了黑森,现实里根本找不到这样的植物,更何况还有自己下线时旁边的那颗白色的树。
      
      但比起他熟悉的黑森这里又有些不一样,围绕着他的树太高太茂密了,让环境显得越发阴沉,应该被称为黑森PLUS才对。
      
      萧止看向自己,发现身上穿着的也是下线之前的那件法师袍,产自汐月族,十分耐火。作为一个爱好是扔火球的法师,他非常钟爱这件袍子。
      
      又随手扯了一根地上的黑色杂草。
      手指感受到了柔韧湿润的触感,连草叶背后微微刺手的感觉都很清晰。这种感觉,比起用传感器操作的时候,现在的黑森更像是个真实的世界。
      
      一边思考着,萧止顺手编织起了手里的杂草。
      这是他思考时的一个小动作,手里一定要把玩着什么才行。
      
      一切的线索都在指向一件事——他在游戏里。
      并且,萧止感觉自己现在思路清晰,这说明并不是他游戏打多了在做梦。
      
      萧止按照原来的操作习惯调出了游戏界面,却发现整个界面都是灰色的,除了技能和背包之外的一切功能都不能使用,当然也包括了下线。
      除此之外,萧止注意到,界面的风格有了变化,是一种他不熟悉的风格。
      
      结合之前所见的黑森PLUS,萧止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他现在所处的游戏,恐怕并不是之前的那个版本。
      
      萧止想到了下线前和自己告别的阿森。
      阿森虽然是个npc,但却是他的好友,两人经常在树下见面。可现在萧止周围除了他自己之外,完全见不到别的人影。
      
      他端详着手里刚刚编织出的小蛇。
      以前用传感器操作的时候总是有一丝丝不顺手的感觉,现在倒是没有丝毫滞涩了,这条小蛇比之前的又精致了不少。
      
      可惜阿森不在,没办法给他了。
      将手里编织出的小蛇放在树下,萧止决定先离开这里,去附近打听打听消息。
      他记得不远处就是一个冒险者聚集的小镇。
      
      ·
      
      黑森与千叶国的交界处。
      
      乌塔镇是距离黑森最近的小镇,黑森内盛产各种稀有材料,但同时也是野兽和不死生物出没的地方,危险度非常高,冒险者的死亡率居高不下。
      
      这里有千叶国的木灵族,也有来冒险的其他种族和玩家,偶尔也会出现黑森过来的不死族。
      
      萧止凭借之前对于黑森的了解,一路闪避着各种危险生物,有惊无险地来到了小镇上。
      乌塔镇一如既往地杂乱里带着生机,比起以前,这里的地盘变大了,来往的人也多了一些,但总体的感觉还是之前那样。
      
      萧止在周围的地摊间穿行,这里玩家和npc混杂,都在售卖着各种黑森探险的特产。
      
      忽然萧止的呼吸一滞。
      他看到一个摊位上原本价值5金贝的咕噜果,居然被标价到了50!
      
      还来不及感慨黑心商贩要不得,他紧接着就发现附近摊位上的咕噜果也是49、51这样的数字。
      不仅如此,几乎所有他熟悉的东西价格都至少翻了10倍,甚至更高的也不稀罕。
      
      “难道是……通货膨胀?!”萧止万万没想到,就连游戏里也躲不开万恶的通货膨胀,ZERO的世界有必要做得这么真实吗!
      不知道积累了多少年的通货膨胀,让一个原本还算富裕的家伙瞬间面临了贫困的深渊。
      
      就在这时,前方的人群里有人惊呼起来。
      萧止顺着声音看过去,发现是一个专门鉴定矿石的摊位,一位穿着鉴定师制服的木灵族老人刚刚鉴定完毕一块矿石。
      
      那矿石经过鉴定术之后,已经变得通体金灿灿的,散发着“我很贵”、“庶民,别来玷污朕”的耀眼光芒。
      
      “这是耀金矿吧!不是说都绝版了吗?!”
      “说是人家家里长辈收藏了好多年的矿石,突然才想起来要鉴定的。”
      “这玩意要是拍卖,简直能上天了吧!”
      “我好酸……”
      “我爷爷怎么就没有囤积癖呢……”
      
      委托鉴定的那人看起来红光满面,显然对这个鉴定的结果十分满意。
      他对着木灵族鉴定师鞠了一躬:“霍伦先生的鉴定术太让人惊喜了。”
      霍伦先生淡淡地说:“不用,需要宗师以上鉴定术才能鉴定的矿石,本来品质就是顶尖的。”
      
      闻言,在贫穷边缘徘徊的萧止忍不住看向自己的背包界面,视线最终落在了一个不起眼的小格子上。
      
      那是阿森以前当萝卜白菜一样送给他的东西之一。
      这块石头的外表其貌不扬,物品说明里除了“???”就只有一行“鉴定需求:宗师级以上鉴定术”。
      
      因为阿森经常送萧止奇奇怪怪的礼物,有时候是石头,有时候是叶子,也有不知是什么东西的骨头,他的背包里堆了不少这样的东西。
      而萧止是一个热衷打架的砍崽,对鉴定术没有兴趣,之前又不缺钱,这些东西他都没有鉴定过。
      
      但现在不一样了,萧止还不知道目前这种状况会持续多久,想要在这片大陆上生存下去,钱是必不可少的。
      
      想象了一下这些东西全部变得金闪闪的画面,萧止感觉自己的小心脏都跳得快了几分,难道……一夜暴富的机会近在眼前?
      
      萧止把目光投向淡定的霍伦先生,考虑着或许以后可以请对方鉴定几个矿石,以解决他目前的经济危机。
      
      忽然间,他感觉到了一种古怪的氛围。
      周围人的视线一直在若有若无地朝着他飘过来。不是一个两个,而是附近接近半数的人,他们偷偷地打量着萧止的脸,还时不时地和附近的人窃窃私语,接着就是越来越多的注视。
      
      不对劲。
      萧止立马收敛了关于一夜暴富的心思,脚步微动,缓缓地向着另外的方向走去。
      伴随着他的动作,那些注视着他的人也有不少悄悄地动了,大有要跟着不放的架势。
      
      萧止不明白这些家伙为什么跟着他,但他们明显不是社区组织送温暖的。这么多人,要是他真的被围堵上,可就难以脱身了。
      
      作为一个砍崽,如何在包围中脱身绝对是个必修课。
      萧止的脚步一偏,瞬间闪身进入了一条小巷子,那些跟着他的人也毫不犹豫地跟了上来。
      
      狭窄弯曲的小巷里,萧止的身影飘忽,总是在他们差一点就追上的时候又瞬间拉开距离,只让他们捕捉到一点翻飞的衣角。跟逗猫一样,让后面的追随者越来越着急。
      
      终于,前方就是条死路了。
      众人信心满满地冲过去,却发现前方空空如也,哪有萧止的影子?
      
      “人呢?”
      “我们是不是走错了?”
      “不可能,我看到他的背影跑过来的。”
      
      “仔细找找。”
      “这边没有啊……”
      “我这边也没有……”
      “唉,散了散了,发财的机会又没了……”
      
      等到众人散去后,藏身在另一条小巷子屋顶上的萧止才松了口气。
      他也隐约听到了那些人的对话,“发财”是指的什么?难道是一群人贩子要把他打包卖掉吗?现在长得帅这么危险了?
      
      萧止收回视线,翻身跳下屋顶,刚落地就正对上了一张脸。
      
      挺帅的,还挺眼熟……
      
      那是一张贴在墙上的画像,看这张纸的成色,似乎还挂了不短的时间。
      画像里的青年五官精致而立体,右眼下有一颗泪痣,眉眼间似乎含着几分笑意,看起来温和可亲,丝毫看不出这是个热衷用火球把温暖送去千家万户的暴力家伙。
      
      这特么不是他自己的脸吗!
      但问题是,他的头顶上面为什么有“通缉令”三个大字?悬赏金还高达一亿金贝?
      
      喜提通缉令的萧止:“What?”
      虽然我pk、吃瓜、说骚话,但我是个好玩家。

  •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啦~今天是双更哦!
    谢谢大家的收藏和评论还有开坑前的营养液和霸王票,原地翻滚720°,爱你们么么哒=3=
    ·
    -------【预收】-------
    《每次都是要命的人设》
    肖律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具…尸体,他记得自己的名字,却想不起任何事,这尸体也不是他的。
    从身体里传来的怨气和不甘在诱惑着他,肖律本能地知道,替身体的主人复仇后,这些都将成为他的养料。
    越是阴暗的罪恶,越能吸引以此为食的恶之花。每当他从新的尸体里醒来时,就是新一轮飨宴的开始。
    于是,凶手们开始觉得暗中有一双眼睛正打量着他们,似乎洞悉了所有见不得光的秘密。
    凶手们:他、他、他是不是回来了?回来报仇了!
    肖律:别紧张,我只是来恰个饭而已。
    凶手们:我信你个鬼!
    看起来乖实际上野的小疯子受x毫无求生欲疯批美人攻
    -------【预收】-------
    《惜命的我为何整天作死》
    深夜,肖澄独自回家,幽暗的路灯下,没有五官的凶手毫无来由地向他发动袭击。
    利刃刺入心脏,肖澄觉得自己死定了,没想到第二天清晨却再次睁开眼,而他胸口伤竟然消失了。
    这场意外让他踏入留存物的世界,同时开启了名为工作实为作死的人生新阶段,工作内容很刺激,包括但不限于:深夜徘徊的无面人、无来由的集体自杀、吞噬活人的破旧老楼……
    除此之外,还有个更大的刺激——他的搭档。
    第一次见到苏鹤延的时候:
    肖澄指着前方那个提着刀,一脸杀气朝自己冲过来的人:你说……那是我搭档?
    接引人:是的,希望你们今后相处愉快
    肖澄:可是我觉得我根本熬不过今天啊!!!
    后来:
    肖澄:前面看起来好危险,还是你上吧…
    苏鹤延:你不是不死吗?
    肖澄(面无表情):我怕得要死。
    苏鹤延:……退后。
    保温杯泡枸杞战术撤退大师受x在失控边缘反复横跳杀胚攻
    Ps:
    1.原名《咒物处理执行部》,关键名词和现有作品撞了,所以改掉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