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福玉 ...

  •   承安宗天璇峰的一处洞府外,一个小童正拖着有自己身高两倍的大扫把呆呆地站在一棵树下。看那小小的圆润身形,也就约莫五岁年纪。她此刻正全神贯注地盯着树上。顺着她的目光看去,那里有只春燕正在搭建自己的窝。
      
      可能看得太过于专注,她的嘴巴微张而不自觉,看起来有些呆,也有些憨。让人止不住的想要掐一把那张雪白/粉嫩的小脸,想必手感非常好。
      
      “呆福,你又在偷懒!”
      一个声音突然插入,打断了她。
      
      福玉转过头,看清楚了来人,恭恭敬敬地行了一个礼。
      
      动作行云流水,浑然天成,让受礼者看得十分的舒坦,比起那些修仙界出身的修者所行的礼都要顺眼稳妥。
      
      听说小师叔出身凡间的簪缨世族,那里的规矩礼仪甚多。他的侍仆这样规矩有礼也就顺理成章了。
      
      “听说你乱捡东西吃,在床上躺了三天,今儿终于好了?”
      
      听到这里,福玉嘴角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微微抽了一下。
      
      她觉得还是有必要解释一下,于是伸出手比划着,却遭遇了对方的不耐烦打断:“行了,我不是小师叔,你的那些比划我看不懂,也没这个耐心。”
      
      福玉遂听话的放下自己的手。她也觉得要解释清楚累得很。
      
      “小师叔在么?”
      
      福玉摇头。
      
      他追问:“去哪里了?”
      福玉往东南方向指了指。邢晔顺着她的手指方向看了看,还是没搞懂他的小师叔去了哪里。那个方向有的地方多了去了。
      
      “算了,我等他吧。”邢晔挥手打断她的进一步比划,在一旁的石凳子上很大爷的坐下,端的睥睨天下。
      福玉想了想,还是决定忽视掉奉茶这步,好替湛三少省些灵茶叶。
      
      于是没再管他,拿着扫把,继续有一搭没一搭的扫着洞府前的空地。
      
      “你说,小师叔怎的就要了你这么个仆童呢?”邢晔那边显然不是耐得住寂寞的。
      
      “是个凡人,普通的洒扫都要自己动手,又慢又不干净。还是个哑巴。连传个话都做不到。啧啧……”
      
      福玉没理他,这样的抱怨她已经不知道听了多少次了,左右他再不满也只能动动嘴皮子,不痛不痒,也就由他去。
      
      湛淳带她来修仙界,不但镇国将军府的人不理解,就连福玉自己也是颇感意外的。
      
      她是湛淳五岁时随父兄狩猎是捡回来的狼孩。
      
      因为着实稀罕,湛淳就一直放在身边亲自养着。谁说也不肯撒手。
      
      老将军夫妻见一向老成懂事的小儿子如此任性孩子气的一面,也就随他去了。
      
      将军府上下都当三少爷养了一只宠物。
      
      显然福玉这只宠物是不一般的。
      
      因为当湛淳知道自己要去修仙的时候,他二话不说要把福玉带去了,旁的人一律不要。
      
      可是把自家老母亲气哭了。一个六岁的娃娃,连自己都照顾不好,还要带个两岁的娃?
      
      按理说呢,踏上修仙路就跟凡尘俗世划清界线的。无论在凡间是何等身份,到了修仙界就是同样的待遇,无论年纪大小,一律不准带仆人的。
      
      太过年幼的,一般会等到可以自立之后才收为徒的。
      
      毕竟,凡人的年跟修仙界的年可不是一个等次的。对修者来说,十年都是眨眼间。
      
      可能望岳真人也觉得这个湛淳小娃的举动有意思,竟破天荒的答应了。还应允给他安排个侍女照顾他们。
      
      这也是看在湛淳是万年难得一遇的单雷灵根的份上才如此网开一面的。
      
      修仙界虽然不论凡间出身,但论灵根的。
      
      可惜的是,望岳真人应许的修仙界侍女被湛淳一口回绝了。
      
      湛三少也是个有脾气并且挑人的小孩。
      
      可怜的是福玉。
      
      因为湛淳到达被分配到的洞府的第二天就被望岳真人趁热打铁的拉去学习引气入体了。
      
      也是算湛三少有些常识,知道要给她留了一点食物。只是他太过于低估修仙界的常识。
      
      等他练气期五层,从入定中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三年过去了。
      
      可以说,年方两岁福玉完全是靠自己的顽强活到了五岁。
      
      也是她,换成别人试试,坟头草早就半人高了。
      
      正在呶呶不休的邢晔突然间止住了话头,兴冲冲地越过福玉往前走,快活地喊到:“小师叔!”
      
      一个小身影从飞剑上下来,冲上来迎接的邢晔点了点头,颇有师叔的风范。
      
      很难想象,这个九岁小孩竟如此的成熟稳重。
      
      福玉想起,自家刚到将军府的时候,湛淳他大哥也是九岁,可依旧是一副顽童模样。整天吆五喝六的跟小厮们玩骑马战。
      
      长子跟末子的性格怎的调了个的?
      
      唉,这修仙修得,人都老气了,童心都没了。白瞎了一张包子嫩脸。
      
      邢晔才十五岁,也只是半大的孩子,又是邢长老的宝贝疙瘩,正是老子天下第一的狂妄时期。
      
      难得他能对着一个比自己小上那么多的人心悦诚服地喊出师叔。
      
      不过修仙界实力为尊,若不是入室弟子,还真不大讲究真实的辈分。未尝没有七八十岁的叫几岁稚儿师叔的,也算正常,只不过内心是不是甘愿的就另说。
      
      “何事?”那边湛淳开口了,一边对邢晔说着一边递给福玉一个小袋子。
      
      福玉接过去,打开一看,是一些厚厚的凡间书籍。上面写了什么她因为不识字,看不懂。
      
      往下翻翻,还找出了几个玉简,上面的字显然和那些凡间书籍是不一样的,这个福玉还是能分清楚的。
      
      再下面的就是一些文房四宝了。
      
      “小师叔说的,我没什事就不能来找你了么?难得小师叔不用闭关,我刚好正闲着,就来找师叔讨教讨教。”
      
      湛淳接过福玉很有眼色递过来的灵茶,喝上一口,悠悠道:“我是剑修,你是丹修,你能向我讨教的有限。邢长老不日也出关了。你若到他那里讨教想必他会对你的上进欣慰万分的。”
      
      邢晔一瘪嘴,道:“小师叔左右闲着也是闲着……”
      
      湛淳摆手,道:“也不是闲着,我有去外务堂领任务。还要教福玉识字,没那个空。”
      
      这话一听,邢晔就不乐意了,他道:“剑修在战斗中历练,不为灵石只为历练做那些低效率的任务我勉强可以理解。但为何要费那个功夫在她身上我就不理解了。”
      
      语气中充满着对福玉的鄙夷。这难怪,凡人在修者的眼里如同蝼蚁,最为微不足道的存在。
      
      湛淳静静地看着邢晔,不做声。那种凝望久到邢晔内心都有些发毛,渐渐有些局促不安的移开目光,不敢与之直视。
      
      半晌,湛淳双唇轻启,说出来一句甚是符合他年龄的话:“我乐意,你管不着。”
      
      这种突变的画风让邢晔当场回不过神,只能呆呆地半张自己的嘴,喃喃半天,最后自讨没趣地合起来。
      
      “福玉,你也别发呆了。把这些全背下来你就识字了。”
      
      福玉指指自己的喉咙。
      
      她不但是个哑巴,并且连字都不认得。
      
      “既然背不了就默写吧。”湛淳一副刚想起来的样子,继续道:“把那本《万字诀》拿出来,我念一遍,你就会认得字了。”
      
      对于天才来说,循序渐进是不需要的,因材施教也是不需要的。
      
      而湛淳是承安宗公认天才。
      
      在一旁的邢晔看福玉的眼神由最初的鄙夷变为轻微的同情,更多的是幸灾乐祸。
      
      一盏茶的功夫,《万字诀》就被飞快的读完了。福玉觉得脑袋有些发热,好像有无数的蚊子在脑袋里嗡嗡吵。
      
      湛淳喝一口灵茶润润喉咙,道:“因为功法,阵法,符篆之流都是用灵纹的文字写的,你也一并学了吧!为了以后能读懂《物天灵宝集》,不至于乱捡东西吃。”
      
      湛淳这话的语气竟然含着一丝沉痛。
      
      福玉的表情比他更加的沉痛。别以为她不晓得,灵纹就算是记忆力超群的修者都要花上最少十年的时间去学的。
      
      听湛淳的语气,他估计也是打算让她一遍过的。
      
      邢晔此时连鄙夷都不屑藏了,直接一声:“切。”就将福玉盖棺定论了。
      
      福玉也没那个心思理会邢晔的冷嘲热讽。因为湛淳非常利落的开始了。
      
      又是一盏茶的功夫,湛淳挥挥根本不存在的尘。看了几眼福玉那张眼冒金星,晕晕乎乎,憋的通红的脸,满意地跺着悠哉的步子回自己的洞府去了。
      
      顺道的将那些书一并拿回洞府去了。说好的默记可不能掺水。
      
      福玉倒是认真的在脑子里背起《万字诀》来。
      
      之前就一直想要找机会学学现世的字了。虽然湛三少的教法乱来了些,但也还是能接受得了。总比没有的好。
      
      邢晔见他的小师叔没有理他,福玉又一个劲地苦思冥想,没有搭理他的意思。只好自讨没趣地回去了。
      
      承安宗的小祖宗当得他这般窝囊的,也没谁了。
      
      福玉觉得差不多了,就拿出墨条在砚台上磨了起来。铺好宣纸,蘸墨,心中默念,下笔飞快地写了起来。
      
      次日清晨,湛淳在满地的写满字的宣纸堆里找到了福玉。
      
      福玉赫然睡死了过去,丝毫没有察觉到他的到来。
      
      湛淳一张张的捡起那些宣纸看了起来,虽然无甚笔势风骨,但好歹字是那个字,没写错。稍加练习也不是完全没救。
      
      当看到那些描绘出来的灵纹时,饶是湛淳也不禁有些动摇。
      他的只是想探一下福玉的能耐罢了。若她真的不成器,他就打算将她扔到凡间私塾那里学字的。
      
      只是,不成想这个结果竟如此的出乎他的意料,想起久远的记忆,又觉得在情理之中。
      
      姑且不论凡间文字,那些个灵纹的复杂程度可不是闹着玩的。放眼整个修仙界,又有谁能做到一个晚上就把基础灵纹全部记住的?
      
      就连他自己都做不到!
      
      这可不是一句天赋异禀能解释的了的。
      
      若是邢晔在的话,可能会酸溜溜的说上一句:“再聪明又怎样,终不过是凡人一个。”
      
      

  • 作者有话要说:  各位小天使,帮我评论一下嘛!收藏一下嘛!若是能给我投个雷的话,就非常非常有动力了。谢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