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第二天,宋屿墨生物钟准时醒来。
      厚实的窗帘密不透风遮去了晨光,昏暗在卧室里蔓延。
      颀长挺拔的身躯占据半张床,男人睁开眼,或许是刚醒的缘故,眸色还有未消的睡意和慵懒。
      他伸出称得上精致修长的手,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看时间。
      还不到七点整。
      
      随后,宋屿墨将淡漠的目光移向了另一半床上的女人。
      她紧阖着眼,脸蛋贴着枕头睡,那乌黑的卷曲长发四散在光洁的背部,蝴蝶骨漂亮的突起,轮廓是极美的,像是用上等的白瓷仔细琢磨出来,一丝瑕疵也没有。
      
      不过早晨的温度到底有些发凉,容易感冒。
      
      宋屿墨低着眼睑打量了她很久,就在伸出手想把女人塞回被子里时,手指的微凉,又未经允许便覆上她坦露的肩膀,体温穿透皮肤渗进纪棠的肌肤里,近乎是瞬间,她睁开纤长的眼睫正对着他,脸挨得极近。
      
      “……”
      纪棠一大早醒来就面对面着狗男人这张脸,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骂才好。
      他现在脑子里都是什么不过审的东西?不会还想要吧?
      真当她二十四小时随时待命的机器人?没看见她被折腾得快散架了!
      
      纪棠还没脑补完,宋屿墨却已经放开她,掀开被子起床去洗漱。
      
      她轻轻舒了口气,裹着被子在床上继续挺尸。
      等听到宋屿墨脚步声传来,才坐起身,一副睡清醒的模样,看向站在床前一身裁剪精良的纯黑西服男人,不得不说他这张脸和比男模特还完美的身材,是有足够资本让整个北城贵圈的名媛魂牵梦绕。
      
      否则以纪棠这样精致外貌主义者,也不会容忍宋屿墨躺在她床上三年。
      
      “老公,你要去上班了吗?”
      
      “嗯。”
      宋屿墨修长干净的指拿着一条水墨蓝条纹领带,娴熟地系好,速度快到让纪棠这个温顺懂事的妻子没有用武之地。
      
      而纪棠也就嘴巴说的好听,没半点下床送客的意思。
      
      许是结婚纪念日这个特殊的夜晚折腾得过分了,而她肤色本来就白,间接衬得眼下淡淡的青色很明显。
      宋屿墨忽然靠近,指腹下触碰到她柔腻的脸蛋,将几缕蜷曲的发丝滑到她耳后,又沿着一寸寸地从她裸露在外的蝴蝶骨抚摸下去,仿佛从醒来时早就想这样做了,语调缓了缓,带着点少有的低沉质感:“继续睡会。”
      
      纪棠眼睫颤了颤,身体蓦地僵硬得不是自己的。
      “我最近都会在家。”他再自然不过,微微侧头说。
      距离极近,宋屿墨说话间,温热的呼吸声均匀洒落在她脖颈处,激得肌肤微微的颤栗。
      
      纪棠脑袋卡机了,都忘了顺势装出温存的模样。
      ——
      塑料夫妻就别上演什么深情了,奇奇怪怪的。
      狗男人被盗号了?
      
      等等……
      他刚才说什么来着?
      
      纪棠早上坐在餐厅桌前吃美容营养粥时,还是有点蒙圈的。
      
      她嫁进宋家后,一直觉得跟宋屿墨这样聚少离多的塑料联姻挺满意的,他可以为了工作三个月不着家,把老婆无情丢在家里不闻不问。
      而她也不用装白莲伺候男人,每天不是各种买买买就是看秀游走于豪门圈顶级的上流聚会。
      等将来离婚了,还能分到他名下巨额财产,过着小鲜肉追着献殷勤,醉生梦死的豪门弃妇生活,不香吗?
      
      ——毕竟她的终极梦想又不是吃爱情的苦。
      
      所以纪棠早就习惯且接受了这样丧偶模式的夫妻关系,让她不敢相信的说宋屿墨说最近都会在家……?
      
      他在家干什么?
      简直是晴天霹雳啊!
      
      纪棠纤长的眼睫低垂,静静地在思考中,怎么也想不明白。
      于是拿出手机给鹿宁发了个微信红包。
      不超过一分钟,鹿宁的头像热情的出现在聊天界面上:【谢谢爸爸!】
      
      纪棠指尖点在屏幕上,给她回:【狗男人竟然记得结婚三年纪念日,还说最近都会在家,你说我要不要找个心理方面的专家跟他做朋友聊聊天?】
      
      鹿宁发来语音消息:【呀呀呀呀呀呀!宋总这么浪漫的吗?】
      
      纪棠:“……”
      
      隔了两秒,鹿宁又发来语音消息:【美棠棠!宋总肯定是发现外面的小情人再好,也小家子气比不上家里的正室一根小指头,终于发现你的优点并且成功爱上你了。】
      
      纪棠被这句话吓得手机从指间滑落。
      而在掉下去前,屏幕上跳跃出了留一条宋夫人的消息:【棠棠,晚上你和屿墨回老宅一趟,老爷子回来了,点名要见你们。】
      
      *
      北城宋家,是一个很注重讲究地位和长幼尊卑,以及错综复杂的大家族。
      规矩多到小一辈们自幼就要熟读千字家规,印证了越是有钱有权规矩就越大,平时回趟老宅就跟去赴鸿门宴没什么区别。
      
      纪棠嫁进来能花言巧语的把婆婆哄好,却在老爷子这样德高望重的老祖宗面前只有乖乖地夹起尾巴做人的份,深怕会露出破绽。
      
      到了傍晚。
      司机在楼下等。
      纪棠在主卧找了件素雅的青色旗袍换上,修身的裁剪紧裹着纤弱身段,旗袍的开衩沿着小腿骨线贴落,那乌黑的长发低低绾起,挑出几缕蜷曲的青丝轻搭在白皙颈侧,看起来气质端庄又保守。
      
      就这贤妻良母的打扮,纪棠也硬生生折腾了两个小时。
      导致她慢悠悠地下楼时,宋屿墨这个狗男人已经先一步回到宋宅。
      
      纪棠迟了半个小时,等她进门时先看见宋夫人端坐在客厅沙发上,也是一身传统端庄的旗袍,多年养尊处优,暗紫色丝绸衬得贵气优雅。
      近乎是一出现,宋夫人的视线就落了过来,笑着说:“棠棠来了,屿墨刚被他爷爷叫到书房说话,来陪妈坐会。”
      
      别看她这位婆婆看起来好说话,又极有涵养的顶级贵妇模样。
      纪棠心里清楚,那只是你得规规矩矩听她安排的前提上。
      
      当年她会嫁给宋屿墨,除了有三个同父异母的哥哥功劳外,更大的原因是宋夫人从北城一圈名媛里千挑万选的挑中了她做儿媳妇。
      
      现在想想,也真是在劫难逃。
      她规矩坐在沙发上,陪宋夫人说会话的功夫,楼上传来极轻动静。
      抬头望去时,宋屿墨的身影出现在楼梯口,他扶着宋老爷子一路走下来,那张清隽英俊的脸庞竟然不给她任何暗示。
      
      “纪棠——”
      宋老爷子在对面沙发坐下,瞬间就把还在恍神的纪棠给拉回来。
      
      她起身规规矩矩地给老爷子问好,又含情脉脉地看向宋屿墨。
      ——难怪你这个狗男人不着家三个月还记得结婚纪念日!
      ——是不是早接到风声爷爷回来了?
      
      宋屿墨没接收到她的眼神控诉,走到纪棠身边坐下。
      新婚三年的两夫妻要坐在一起才看起来像话。
      
      不过他在外面很少和纪棠同框,不习惯人前亲密般,自始至终和她保持着正常男女安全距离。
      纪棠注意到狗男人这个细节,脸蛋挂着得体微笑,悄悄的移过去一点,待宋屿墨感知到她小动作的时候,对面,宋老爷子身边的管家拿了一叠厚厚的娱乐报纸出来。
      
      三年前宋屿墨举行完婚礼,宋老爷子就宣布正式退休,把宋家的产业交给了他管理。
      这几年,住在国外风景优美的小镇过着养老生活,也从不过问任何事。
      
      纪棠看到比她脸皮还厚好几层的报纸时,心想,爷爷这把年纪了还追娱乐新闻?
      
      谁知,下一秒看清楚刷着大字号黑体的新闻内容后。
      纪棠彻底愣住。
      
      ——【某个豪门贵妇被曝每个月领取50万人民币生活费,表面风光无限的她,公开场合必秀恩爱,结果夫妻三年同框次数为零,终日不见老公身影。】
      
      ——【豪门贵妇不好当,纪棠疑似屡次被传婚变在街头买醉。】
      
      ——【网传纪棠嫁入宋家备受委屈,一嫁入豪门深似海,以秘密产下七个女儿,不生儿子不公开。】
      ……
      而摆放在最前面一张娱乐新闻上,正是前两天狗男人和小明星闹得人尽皆知的绯闻
      
      即便纪棠人不在娱乐圈,但是美貌程度完全可以当明星了。
      加上她又风风光光的高嫁到豪门宋家,不知惹了多少人羡艳,婚后生活,一有些风吹草动就会经常出现在娱乐新闻版面。
      
      宋老爷子将这些媒体编写的新闻摆在明面上,手里的拐杖重重地敲了两下地上,瞧着是不太满意看到这些败坏家风的传闻:“你们两个到底怎么回事?”
      
      纪棠反应极快地将目光放到一旁沉静淡漠的男人身上,这时候甩锅装死就对了。
      别问她,问了就是委屈。
      
      她这三年也没少买通稿秀恩爱啊,架不住宋屿墨这个没有心的狗男人不配合。
      
      宋屿墨倒没什么太大反应,像是同一次见到这些新闻内容,很新鲜。
      他不紧不慢地拿起报纸,逐字把标题内容扫完。
      
      片刻后,面对老爷子的质问,他似乎在措词。
      
      也就这一两秒的对答不上来,宋老爷子不好训纪棠这个嫡孙媳妇在外面的行事作风被被媒体乱写成什么样,却不代表能看着他最出色最完美的继承人为了爱情,做出不惜疯狂的事。
      “那个李琢琢是不可能进宋家的门,做妾都不可能!还有,你们俩要真像外界传言的一样没感情,是被迫联姻,那就把婚离了!”
      
      宋老爷子中气十足的这段话刚落地,纪棠想都不敢想,近乎是出于本能,身体很诚实地打算离宋屿墨远一点。
      什么恩爱夫妻,都是假的假的!
      
      谁知屁股才刚刚往外移,穿着旗袍的腰肢就被宋屿墨的手给掐住,动弹不得。
      他忽地笑,神情平静:“爷爷您误会了。”
      
      宋老爷子说狂躁就狂躁起来,语气不善:“要是误会,媒体都传你们生了七个女儿……也怎么没见你们真生一个?”
      
      “……”
      纪棠!
      
      感情老爷子是先礼后兵,甩出这些娱乐新闻是来变相催生了!
      难怪一旁的宋夫人跟看戏般,这么淡定。
      
      宋老爷子:“生孩子还是离婚,选吧。”
      
      宋屿墨:“……”
      
      纪棠蓦然看向宋屿墨那张面无表情的脸,第一次在这个男人身上看到了未来的希望。
      ——快说快说,你选择离婚!

  • 作者有话要说:  更啦,哒哒哒抱头逃走~
    已捉虫。
    本章15个字以上送红包红包。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