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8、礼物 ...

  •   半个月转眼过去,老师通知了期中考的消息。
      
      萧铃在这个时间段里,已经把林寒给她圈起来的重点,都复习了,并且完全的熟练。
      她还有时间去复习其他的功课。
      
      而另外一个和她打赌的于宁,却一天天的无所事事,天天玩,根本看不出她有什么紧张的情绪。
      
      这段时间里,程依依一句话都没和她说,而班里的同学,偶尔围观一下她学习,也没打扰她。
      暴风雨前的平静,莫过于此。
      
      考前的一天,萧铃给自己放假,打算去玩。
      这两天为了考生可以放松情绪,也正好放假。
      
      萧铃睡到了自然醒,起来之后就开始收拾东西,并打算去买化妆品之类的东西,打扮打扮自己。
      她前世身体娇弱,这些东西都不能用,可馋死她了。
      
      她刚收拾好,门就被敲响。
      她去开门,看到了林寒。
      
      “中午好。”萧铃有点意外,又有点惊喜的打了个招呼。
      他们半个月没说话了,萧铃一直没报答他的机会,没想到他自己找上门来。
      
      她一向恩怨分明,别人惹了她,不报仇不痛苦。别人要是帮了她,不报恩,也不痛快。
      
      “给你。”林寒伸出手,手上是一个黑色U盘。
      “这是什么?”萧铃没立刻去接。
      “你看了就知道。”林寒有点不那耐烦了的样子。
      
      “好吧。”萧铃知道他没那么多心思来害自己,或是捉弄自己,便接了。
      她出门的计划,因为这个U盘,就此搁置。
      
      她回屋,打开笔记本电脑,插入U盘,打开U盘里的文件,是一个视频。
      
      视频是偷拍视角,偷拍的视角在一颗树的后面,一半的画面被树皮占据,另外一半的画面,可以看出来是是操场。
      操场的外围处,带着帽子的于宁,和一个老师接头。
      
      “这是你要的东西。”老师递给她一个U盘。
      “这次考试的题目都在里面吧?”于宁不是很放心的问,“答案是不是也在?”
      “都在,你赶紧付钱,被人看到就不好了。”
      “嗯嗯。”于宁把手上的袋子递给他。
      
      袋子是很普通的尼龙袋,看上去沉甸甸的,估计有七八万吧。
      
      萧铃看完视频,第一个反应是,命运果然不会让于宁作弊得逞。
      第二个反应是,又欠了林寒一个人情……
      
      她拷贝了一份视频,给于宁发了过去。
      她手机里的通话记录太稀少,就算是没有保存于宁的手机号码,一看通话记录的时间,就可以知道哪个号码是于宁的。
      
      于宁正在按摩。
      经验丰富的按摩师,双手在她的后背上来回游走,把她给服侍的舒舒服服。
      
      “再用力一点。”于宁嫌力道不够,说了一身,正好看到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就点开看了一下。
      
      看完之后,她脸直接黑了。
      “停下,出去。”于宁愤愤道。
      
      按摩师顿了顿,不懂自己哪里惹她不高兴,但还是悄无声息出门去了,她为自己这个月的奖金感到担忧。
      
      随着按摩师出去,门关上,于宁脸色立马狰狞了。
      她给这个陌生的号码打了个电话过去。
      
      “你是谁!!居然敢偷拍我的视频,你是不是想死?我草你妈,说,你是谁,我他妈的不弄死你我不姓于!”
      
      萧铃默默把手机移开了自己的耳朵,他妈的这一声吼,差点把她耳膜震碎。
      
      那边没了声音之后,萧铃这才把手机给拿了回来,慢悠悠道:“冷静点儿,小姑娘家家的,怎么句句带粗话,不好,这样不好。”
      “是你……”于宁一下子没了脾气。
      
      “对,就是我。”萧铃说,“我给你发这个视频,就想跟你说一个事。”
      于宁心虚问:“什么?”
      “要是你作弊了,我就把这个视频发到网上,搞坏你们的名声,而且在网上闹大了,你猜教育局会不会介入?”萧铃笑笑说。
      “……”于宁大脑当机了一下下,就想到了说辞,“但我都看了,想忘记都难,你总不能让改试卷内容吧?”
      
      “放屁。”萧铃无语道,“你当我傻子啊,你才拿到没多久,就你那鸡儿大的脑袋瓜子,能这么快看完?”
      “……你反驳我就反驳问,干嘛侮辱我?”于宁转移话题。
      
      “得了,你在哪里,我去回收试卷。”萧铃说着,突然意识到自己太冲动了,应该先找到她,再去给她说这个事的!
      不然她要是聪明一下,复印一份,那就真拿她没辙了。
      希望她可以在慌乱之中,想不到这个事儿。
      
      “啊……”于宁没说话。
      然后,手机那头传来了脚步声。
      
      “你要不说,我立马把视频发网上去!”萧铃厉声道。
      “啊,草,你别冲动!”于宁到底还年轻,立马慌了,“我在景门这边,2011号房间。”
      “嗯,你可别动,保持通话,不然我一个不高兴,就会把视频给发出去。”萧铃说着,就抽了U盘,扔在了抽屉里,随后穿着拖鞋就出门了。
      
      她打车去了景门,并且找到了2011号房间。
      一路上,她一直和于宁保持通话,偶尔会听到她大喘气和深呼吸的声音,很可能是在和谁交流。
      
      一推开2011号房间的门,她就看到了于宁一脸焦虑。
      “你来的挺快啊,要不要先喝个茶?”于宁干笑着和她打招呼。
      
      “不用,试卷呢?”萧铃直奔主题。
      “叩叩。”敲门声突然响起,随后有人推门而入,“于小姐,您要的复印卷好了。”
      
      于宁:“……”
      萧铃过去把员工手里的两份试卷拿走。
      
      “额,这位是?”员工一脸迷惘。
      “你别走。”萧铃看了她一眼,把手机揣兜里,说,“你去给我拿把剪刀来。”
      员工看向于宁。
      
      于宁想说,你敢拿,我就敢弄死你。
      但是这个时候,萧铃也看向了她。
      
      于宁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有点怵萧铃,恶狠狠的表情,瞬间变成了干笑:“去啊,快去拿啊。”
      语气十分咬牙切齿。
      员工有点慌,但还是去了。
      
      之后的十分钟里,萧铃当着员工和店员的面,把试卷一点点剪碎,扔在了马桶里,冲走。
      于宁的心在滴血。
      她的成绩,她的钱,就这么没了,血本无归。
      员工很迷惘,感觉现在有钱人的癖好越来越奇怪了。
      
      萧铃有点累,不过感觉很舒坦,特别是看到于宁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脸色,格外舒坦。
      
      “不用谢。”萧铃拉起于宁软乎乎的手,把剪刀安安稳稳放在她的手上,“我先走了,白白。”
      于宁没理她,眼神还在马桶里。
      
      萧铃哼着小曲儿离开,于宁还在看马桶。
      员工看看门,看看于宁,走不得,站着累,心情很复杂。
      
      就在员工小姐寻思着,怎么打破这个僵硬的气氛时,于宁突然面目狰狞的看向她,一个箭步冲到她面前,抓住她的肩膀,问:“你复印的时候,有保存数据没!?”
      “额……没这功能。”员工小心翼翼说。
      “草!”于宁崩溃将手上的剪刀扔在了地上。
      
      浪费钱她是一点都不心疼的,但是输了赌局的结果……想想她就心肝脾肺肾一起发痛。
      
      为什么她和顾南山提的要求,就不用下跪,和她提的就要下跪啊,这个看脸的人渣!
      于宁很想哭。
      
      萧铃解决了于宁的问题之后,心情很良好的去了附近的商场逛街,买了一大堆的东西。
      回去的时候,突然想起,林寒的手机是比她还老旧的款式,带键盘的……
      
      她手上钱不多了,把最后的钱拿去买刮刮乐,中了一万多,去买了一台最新款的苹果手机,顺带去礼品店花了二十块包装一下,提着被包装的漂漂亮亮的手机回去。
      
      她先把自己的东西放回房间,随后带着礼物,去敲响对面的房门。
      没人开门。
      
      萧铃掏出手机,给林寒打了个电话。
      电话被秒挂。
      
      “……”通话恐惧症?
      萧铃觉得自己没被讨厌,不然也不会一次又一次的受到他的帮助。
      
      随后,林寒的短信发了过来。
      “有事?”
      依然是这么的简短。
      
      萧铃回复:嗯,你在家没?在的话来开个门。
      
      林寒没回,过了一会儿,门打开了。
      他的脖子上还挂着耳机,显然刚刚是没听到敲门声。
      
      林寒用疑惑的目光看她,然后看到了她手上用粉色包装盒抱着的礼品,立马要关门。
      
      萧铃一看,立马伸手去抓住门框:“你要是关门了,我手指就会断这里我跟你讲。”
      林寒没被威胁到,照旧关门。
      萧铃没躲。
      她表面稳得一批,心里却已经慌了。
      
      门板在距离萧铃手指还有三厘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萧铃看着自己劫后余生的手指,心下一松。
      
      “给你。”萧铃推开门,把礼物塞在他怀里,“你要是不拿,我就不走了。不是什么奇怪的东西,是手机。”
      林寒没动。
      “你给我帮助,比区区一个手机贵重多了,你就收下吧。”萧铃无奈了。
      林寒还是没动。
      他在想,这有必要吗?
      他也没做什么,何必送他手机?她身上的钱应该也不多了,还离家出走,这种情况下,有必要花钱给他买手机吗?
      林寒无法理解。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