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染血玫瑰 ...

  •   “第一条:国民会议宣布阿黛尔·罗兰可耻地窃取了不属于她的权力,以异端之身祸及帝国。”
      “第二条:国民议会宣布将阿黛尔·罗兰判处死刑。”
      
      书记官宣读最后的判决书,法官和陪审员身着黑衣群鸦般立着,四下寂静。
      
      坐在椅上的受审者阿黛尔站起来,转身巡视卫兵和群众。光自侧高窗投进教堂,落在女王银色的卷发上,她优雅微笑,为自己做了最后的辩护:
      “身为女人头戴王冠,就是我的原罪。[1]”
      
      1557年8月28日。
      罗兰帝国第一位女王在叛/乱中被送上了断头台。
      
      …………
      阿黛尔以为自己下地狱了。
      
      上一秒她结束自己的生命,下一秒她重回兵变的这一夜。
      
      靠在雕花的椅背上,阿黛尔带着象征王权宝戒的手紧紧抓住扶手,不知从何而来的信息涌现在她的脑海里:
      ——那是她死后,帝国的百年历史。
      
      她被推翻之后,王位之争使帝国陷入长达三十年的混乱。其他国家的干涉,国内贵族与平民的矛盾,新神教派与旧神教派的争端……一切种种,使曾经强大辉煌的帝国走向末路。而史书对她的描述是“她是位有为之君,可惜难抵命运”。
      
      “叛军将至,”侍女长拉拢窗帘,快步走到女王面前哀求道,“从暗道走吧,女王陛下。”
      
      为了在特殊时刻保证宫殿主人的安全,罗兰帝国的王室寝宫中往往建有紧急撤退的密室和许多小型暗道。喧哗声逼近庭院,从窗户望出去可以看到火把的光,侍女长只能寄希望于这些密道能够救她的女主人一命。
      
      “不要做没有用的事,凯丽。”
      阿黛尔亲昵地称呼自己忠心耿耿的侍女长。
      
      她的语气不同寻常,凯丽夫人脑海中立刻掠过极其不详的猜测,脸刷的白了。她跪倒在女王椅前的软垫上,紧紧地握住了女王的手,颤着声:“陛下……”
      
      阿黛尔知道她明白自己的意思了。
      
      她们根本没办法逃出去。
      
      理论上,女王身边除了十二位荣誉警卫官外,还应该有一支国民侍卫队和士绅卫队提供贴身保护。然而,阿黛尔清楚,由精英贵族组成的士绅卫队此刻已经背叛了。他们将密道的出口围得水泄不漏,就等着她自投罗网。
      
      外面的喧哗渐渐近了。
      
      其他侍女不像凯丽夫人这般镇定,忍不住啜泣起来。当沉重的脚步声穿过枢密室,抵达内殿门外,她们的神情就如世界末日。
      
      不过好在,脚步声停了下来,对方似乎没有让几十名士兵同时涌进女王房间的打算。
      
      凯丽夫人迅速擦掉眼角的泪,神情严肃地站到女王椅侧,就像即将破门而入的不是叛军而是平时谒见的官员。
      
      长靴底部的金属马刺敲击岩石发出清脆的响声。
      
      阿黛尔坐直身,看着走进来的军官。
      
      来人很年轻,如果他不是在这种情况下现身,恐怕在宫廷侍女中会大受欢迎。他有着深黑色卷发,鼻梁高挺,显得有些冷酷的下垂眼,穿着较为干练的窄腰上衣,马裤搭配长靴,外面罩着的黑斗篷上如时下贵族流行的那样,缀满珍珠和宝石。斗篷下,挂着一柄危险的燧/发枪。
      
      “您失礼了,先生。”
      凯丽夫人勇敢地指责,军官已经越过宫廷礼仪的界线,踏上了御椅前的那块地毯。
      
      阿黛尔一个手势制止侍女长在这种情况下触怒军官:“无需介怀,道尔顿先生有不得已之处。是这样的,对吗?”
      
      她点出了来人的身份。
      
      罗伯特·道尔顿,罗兰帝国高级军官。他是个新神派教徒,借助五年前帝国的教会变革跻身高层。那次的冒险为他带来了丰厚的回报,因此他再次毫不犹豫地加入了眼下的这场叛变。
      
      前世,阿黛尔从密道离开,落到了士绅卫队手中,直到后来国民议会对她召开审判才在法庭上见过他。
      
      令阿黛尔对他印象深刻的是,他是帝国末期历史的重要人物。道尔顿野心勃勃,是三十年混乱的新神教派军事领导者。另一方面他性格极度扭曲,为人畏惧,史书多有抨击。
      
      阿黛尔留下来,不是为了等死,而是为了有可能出现在道尔顿身上的那丝转机。
      ——他出身平民。
      
      事实上,在看到女王端坐在房间中的一刹那,道尔顿第一次实心实意地感谢新神的庇佑——假如他们真存在的话。现在,他赶在那群贵族蠢驴面前获得了这场暴/动最重要的棋子。
      
      道尔顿走近前仔细打量他的“棋子”。
      
      一瞬间,他意识到再没有比这更耀眼的棋子了。
      
      年轻的女王坐在边缘镶缀宝石的御椅上,丝锻般的银色卷发垂在贝壳状的披肩上。她今天穿着开襟外衣,紧身中袖裙花瓣般裹着她曼妙的身躯,直到纤细的腰肢下一层层铺展开。被称为“帝国之心”的红宝石躺在她白得近乎半透明的胸/脯上。
      
      她正注视着他。
      比“帝国之心”更夺目的是她玫瑰色的眼睛,烛火下它们简直美如不真实的幻梦。
      
      帝国玫瑰。
      
      道尔顿想起了这位命途多舛的女王还是公主时,罗兰人对她的称呼。眼下,哪怕是被称为政敌抨击为“不懂欣赏的平民佬”“战争刀锋”的道尔顿,也意识到传言不虚——这位女王的确美得惊心动魄。
      
      女王朝他伸出一只修长柔美的手。
      
      道尔顿短暂地犹豫了一下,还是踩着女王椅前的软垫,半跪下来,行了个吻手礼:“一切已经安排就绪,出于您的安全考虑,请随我离开这里。女王陛下。”
      
      “我们离开后是将向西,还是向东呢?先生。”
      阿黛尔问。
      
      道尔顿距离她太近,她闻到了他身上残留的火/药和血腥味。
      
      帝国首都的西面是令人闻风丧胆的怀霍尔监狱,前世暴/动之后,她就是被大贵族们关押在那里。而向东,则是位于白河畔的皇室昼宫,军事防御更为坚固,前世她本想要赶到那里组织防御和反击。
      
      “向安全的地方去。”
      道尔顿巧妙地回避了女王藏在话里的试探,他可不是来当忠心护卫的。但对一位美人直言自己是来带她去监狱的,连他也觉得未免过于冷酷。
      
      “然后等待您的海上佣兵从西面登陆,在那些贵族与神父为了胜利烂醉如泥的时候,夺走他们的港口。是吗?”
      阿黛尔轻柔地说。
      
      这是从重生里得知的事,也是她要抓住的救命稻草。
      她清楚地知道,道尔顿是个什么货色——彻头彻尾的野心家,想要从他手里活下来,就必须证明她活着对他利益更大。而正好,她知道他需要什么。
      
      道尔顿是个平民,而罗兰帝国的政治体制僵化已久,她统治时间不过三年来不及改变太多。平民与贵族之间天然对立,以旧神为信仰的大贵族们很难容许道尔顿这样的平民瓜分走原本被他们垄断的权力。
      
      她一死,王位之争再次展开,贵族们也将借机驱逐道尔顿。
      
      道尔顿不是傻子,他是个赌徒,参与到混乱里有他的图谋——罗兰帝国西侧的十三个对外港口。
      
      “是谁告诉您这些的呢?尊敬的女王陛下。”
      道尔顿猛地起身。
      
      短促的,刺耳的尖叫。
      
      悬挂在道尔顿斗篷下的燧/发/枪消失了,以闪电般的速度抵上了女王的额头。只要他手指一动,罗兰帝国的女王就将命丧当场。侍女们吓得瘫坐在地上,有些人甚至紧紧闭上了眼睛。
      
      阿黛尔一伸手,以一个有力的动作强硬地拦下了下意识想冲上前的凯丽夫人。
      
      道尔顿知道那些贵族容不下自己。
      他们就等着将旧神派教徒推上王位,然后将他这个泥地里来的家伙赶出军队。为此,他联合国外的新神教派势力,在间谍的帮助下秘密雇佣了一支佣兵,准备在贵族们为了新王厮杀的时候,率先占领地盘。
      
      这些事都是隐秘的,连他的直属亲卫都不知道。
      
      一旦事先暴露,那些像鬣狗一样死死盯着他的家伙,会毫不犹豫地以“叛国罪”顺带将他也送上绞刑架。
      
      “您是怎么知道的?”
      道尔顿逼问。
      
      凯丽夫人眼前几乎可以闻到火/药呛人的味道,她几乎要昏死过去,然而她的女主人依旧镇定自若。
      
      “我是女王,先生。”
      阿黛尔微笑。
      
      道尔顿发现,王冠之下女王的眼睛不仅像殷红的玫瑰,也像心脏初涌的鲜血。
      
      “难道摄政大臣这个名称,不如十三港总督吗?”阿黛尔就像一名天真的孩子在提问,“以您的英勇,定能轻易地镇压那些暴/民和叛党,而抵达昼宫后您将成为无冕之王。”
      
      “您这是在挑唆我与围困在城堡外的大人们厮杀啊。”
      道尔顿手指在扳机上来回摩挲,露出了个犀利的笑容。
      
      阿黛尔抬手,握住了冰冷的枪/身,引着它向下抵在自己雪一般的左胸上。她这么做的时候,那双瑰丽的眼睛始终注视着野心勃勃的军官。
      
      枪声没有响。
      
      “您就不想征服罗兰吗?以及……”
      阿黛尔握着枪抵在心脏上,向前倾身靠近道尔顿。她顿了顿,声音在舌尖上打转,带上了近乎妖冶邪恶的魅惑。
      “征服我。”

  • 作者有话要说:  漏了备注,补上~
    [1]改自“你所在意我犯下的唯一的罪行是我是个女人,一个头戴王冠的女人”——《风中的女王》
    对设定进行了一些修改,削减了幻想元素,这本想尝试一下暴君比较少涉及的宫廷和社会生活。
    剧情+修罗场双线并重,非传统修罗场_(:з」∠)_女王是真·蛇蝎美人,封面就是我盛世美颜的女儿。其余食用事项见文案。这是个男男女女皆是神经病系列,是个放飞文(虽然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放飞起来)。
    大概就是这样啦,感觉距离上次看到你们已经过了好久,有点不习惯。
    新的故事,希望能和大家继续一起走下去
    日更,以后更新时间固定在十二点。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