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第八章 ...

  •   第八章
      宫盈歪了下脑袋,盯着少年看了一眼。
      
      少年将手捏成拳头,一声不吭回望了宫盈片刻,接着默默转过头,用自己的背对着她。
      
      来了,来了,刚刚那生怕被人偷师学艺的反应又来了。
      
      俩人安静了片刻,长长久久的时间里面,他俩都一个字也没有说。
      
      静到宫盈都能听到自己的呼吸了。
      
      她垂了下视线,还是觉得茫茫然。
      
      不过没等她继续费力思索下去,那少年便转过身来,看向她,开口道:“你……”
      
      他的视线调转了几个地方,像是在绞尽脑汁找话题一般,最终,视线落在了宫盈怀里的那个大苹果上面。
      
      “你……这个是从哪儿来的。”他的神色略显古怪。
      
      宫盈垂头看了一眼。
      
      哦,对方会觉得奇怪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因为这个苹果是她从背包里面取出来的。
      
      之前在尹息的马车上抓了些水果塞在背包里,到现在都没来得及吃。
      
      其他人看不到她的背包,只觉得她瘦瘦弱弱的身子,虽然穿裹着大大的衣袍,可浑身上都没有什么能藏东西的地方。
      
      更重要的是,他们一路都在一起,实在是很难看出来她有在怀里揣食物。
      
      宫盈热情无比将苹果塞到对方手里:“我还有哦。”
      
      隔了会儿,她又从怀里掏出个红红的苹果,伸手随意擦了擦,便咔嚓咬了一大口。
      
      这苹果在马车车厢里就是洗过的,后来一路都放在背包格子里面,也不用担心会脏,所以她吃得心无顾忌。
      
      甜滋滋的味道在唇齿之间弥漫开来,香甜的苹果味道隔了这么长时间吃起来口感也仍旧值得称赞,十分好吃。
      
      咔嚓了两口后,对面少年的视线又望了过来。
      
      他看了她一会儿,犹豫了半晌才开口:“你……”
      
      宫盈好奇望过去:“嗯?”
      
      “……你到底是什么身份。”似乎觉得这种问题问得有些羞耻,少年说完以后,脸上又冒出了点点懊恼。
      
      果真,之前那黑衣阴毒男人突然找她麻烦,自然会引起这位少年对她身份的怀疑。
      
      集市乱糟糟的,那么多人,为什么他们不盯别人,非要找她的麻烦?
      
      他帮了她多次,她不太想对他说假话,可,南音图人人趋之若鹜,她也不敢同他说实话,便抿直了唇,垂眸一言不发。
      
      少年抬了下眼,看她神色严肃端正,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忍不住以手掩唇轻咳了两声,表情略显狼狈:“我的意思是,看你穿着……”
      
      说着,他上下打量了她一眼。
      
      宫盈看了一眼自己。她身上穿着的还是之前从浴桶美男身上偷来的衣服,偏大。至于里面,则是原身的白色长裙,灰扑扑的,在地牢里面湿了几次又干了几次,早已看不出原本的颜色。
      
      可以,她穿越以后过的日子实在是太糙了。
      因为一直没什么时间去考虑穿着的事情,到现在都是这个仿佛刚从难民村里爬出来的打扮。
      
      只不过,这和她的身份有什么关联吗?
      
      宫盈睁大眼睛,尽量使自己的表情显得懵懂好奇且天真:“……嗯?”
      
      少年又是一阵猛咳,他再次别开脸,声音压低:“我以为你是个……”
      
      她十分善解人意地帮他将剩余的话补充完整:“比较贫穷的姑娘?”
      
      没钱买漂亮的新衣服,对方这么觉得很正常。
      
      少年缓慢点了下头,似乎是怕她误会,又快速解释道:“我,咳,我没有说你不好的意思。”
      
      他脸上的神色变得正经了起来,白玉般的手指托着红彤彤的苹果,轻轻往上一抛,在苹果下落后,将之接入手中,才继续开口:“此乃千生果,是寻常富贵人家都难见到的食物。”
      
      宫盈的视线落到他手里的那个苹果上。
      
      她眨了眨眼睛,又眨了眨眼睛。这不就是个普普通通的苹果吗,不光模样和苹果一般无二,就连味道都是一样的。
      她读书少,谁能告诉她,千生果是个什么玩意?
      
      哦对,这是古代。
      还是个架空朝代,很有可能,普普通通的苹果在这里不仅不常见,还是牛逼轰轰大佬才能吃的东西。
      
      宫盈缓了片刻,试探着问了下:“所以,它值多少?”
      
      “之前我们住的客栈还记得吗,一个它就能买下十个客栈。”
      
      她咽了口唾沫,突然很想把苹果抢回来。
      
      怪不得他会突然疑惑她的身份,寻常人怎么可能会随随便便扔出去价值十个客栈的东西。
      
      少年注意到她的视线,突然笑了下:“所以这千生果不是你的,你是从哪儿弄来的。”
      
      宫盈十分老实地回答:“我偷来的。”
      
      他又咳了好几声:“你……”
      
      “当时刚好饿了,又看到一个马车里面放着这东西,我就顺手拿了几个。”她对于自己偷东西这件事,十分坦然,似乎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少年倒也不计较她的不光彩的行为,不仅如此,眼眸里还多了些新奇的笑意。
      
      “那些人没找你麻烦吗?”
      
      宫盈如实:“找了。”
      
      他们甚至展开了地毯式搜寻,简直惨无人道。
      
      见少年的好奇心被自己勾起,她又道:“不过我很快就把他们甩开了。”
      
      他的视线又落到了她瘦弱的身板上。
      似乎十分不信。
      
      “以后……”顿了一下,他默默将苹果放回她手心,站起身,斟酌着开口,“若是想吃,我可以带你去弄。”
      
      这话说完,他大抵是觉得有些羞耻,很快便转过身,没再看宫盈。
      
      她十分捧场,惊喜道:“好啊好啊。”
      
      默了,拍了下马屁:“你好厉害。”
      
      可大概是情绪不到位,说出来的话不够真诚,少年很快便意识到她只是在随口敷衍他。
      
      转过身,气结看她:“你不信我。”
      
      宫盈唔了声,果断摇头。
      
      隔了片刻,又笑了笑道:“这东西这么值钱,若是能弄到,我是不是可以开铺子靠它生财。”
      
      少年这才缓和了神色,翘了下唇角,话语里充满了对她的嫌弃:“你当铺子那么好开的吗。”
      
      宫盈的注意力不在这上面。
      
      事实上,她其实并没有想到那么长远的地方去,靠卖苹果生财就是一句玩笑话。
      因为她目前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制出易容丹,同少年告别后,改头换面远走高飞。
      
      ==
      等他们到达下一所客栈的时候,天色已经快黑了。
      
      在外面的时候没什么感觉,进了客栈,宫盈变困倦了起来。
      
      但是她暂时不能睡觉,先前在药铺里面买的药草还在等着她去研究呢。傍晚宫盈便窝在了客栈的小床榻上面,决定闭门不出研究会儿药臼。
      
      她随便抓了些草药放进药臼里面。
      
      这东西比她想象中要智能一点,虽然看着简陋,但使用起来很方便,草药放进去后,只需要点一下药臼旁边漂浮着的【制作】按钮,便可以安心等药物出来了。
      
      不需要花费心思,宫盈十分满意。
      
      现在的她,突然对这个药臼又有了期待。既然是随机药物,那么说不定可以随机个易容丹或者杀伤力很强的毒药出来。
      
      抱着这样的期待,等待的过程当中,她的表情都变得虔诚了许多。
      
      没一会儿,一个灰不拉几的药丸从药臼里面蹦了出来。上面飘着行淡淡的,像极了薄雾的字样。
      
      【静心丹】
      
      没一会儿,这薄雾字样就像是被人吹散了一般,从眼前消散。
      
      宫盈愣了愣。
      
      静心丹,不会就是她以为的那个东西吧?
      
      她思忖片刻,猜测这药丸应该不会有副作用,便大着胆子将之送入了口中。
      
      果然就是她以为的那个东西。
      
      这个药丸比她以为的还要没有用,吃完以后,宫盈的唯一感觉就是,心情似乎突然变得平静了起来。
      
      当然,她觉得这个效果,棉花糖同样也能达成。
      
      接下来,她又借着药臼做出了养颜丹、醒脑丹、提神丹等等数种一点用处都没有的玩意。
      
      又过了会儿,她甚至还做出了效果同眼药水没有什么区别的神奇药丸。
      
      反正全都是派不上用场的东西。
      
      宫盈沉默数秒钟后,将这些乱七八糟的药丸全部都塞进了背包里。
      
      没关系,她还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挥霍,不着急。
      
      这么想着,她继续塞草药,继续一脸虔诚地坐在药臼对面等待药物出生。
      
      这一次,似乎是上天为了给她一个惊喜,果真从里面蹦出来一个写着【易容丹】字样的药物。
      
      本来都不做太多期待的宫盈,在看到这字眼之后,心脏都险些从胸膛里面跳了出来。
      
      她攥紧药丸,视线落在了上面。
      
      隔了会儿,揉了下眼睛。
      
      她发现,“易容丹”后面还跟着一个字——“伪”。
      连起来就是【易容丹.伪】
      
      也就是说,这是一个假冒伪劣产品?
      
      那它同正品之间有什么区别吗?
      
      宫盈又沉默了会儿,却见下一秒,一行小小的使用提示出现在了伪劣易容丹上方。
      
      【此乃仿冒产品,并非正版易容丹,作用:可使死人易容成使用者的模样。】
      
      这……
      
      宫盈啧叹了声,突然觉得这个易容丹好像很有搞头的样子。
      
      只是,她要去哪里找死人?
      
      不过没关系,可以先收起来,迟早会派上用场。宫盈这么想着,将该假冒伪劣产品塞进了背包里面。
      
      忙了半天,终于获得了一个有用的东西,她的心情轻松了很多,决定休息会儿再继续努力。
      
      回头看了一眼自己弄出来的奇奇怪怪药丸们,她思忖片刻,将养颜丹从里面拿了出来。
      
      偷偷吃一颗,应该没人发现吧?
      
      宫盈怀着一种诡异的心情,将养颜丹吞入口中。这东西比之前的静心丹要有用很多,刚进肚子,她便感受到小腹处像是突然有什么东西在蠕动一般。
      
      她垂下视线看了一眼。
      
      感觉有那么一点点奇妙,像是有什么凉凉的东西在皮肤之下游走一般,所到之处皆是一阵清凉,可清凉过后,那里的皮肤很快又会开始升温,像是被火烧过一般。
      
      冰火两重天不外如是。
      
      又隔了一会儿,她便看到有什么东西从皮肤深处渗了出来。
      
      ……像是在排污。
      
      宫盈皱了下眉头,难得感觉到了羞耻。
      
      那东西正在以极其缓慢的速度不断增多,黑漆漆的,仿佛要将她体内的所有污浊都从身体里清扫出来。
      
      趁着东西还不够明显,宫盈擦了下脸,隔着木门,将恰好路过的小二喊了上来。
      
      她用布捂着脸,小声将要求提给小二。
      
      没一会儿,小二便将她需要的热水以及干净的换洗衣裳送了进来。
      
      衣裳她专门吩咐了,所以送过来的是男子服饰,长袍拖地,却是照着她的身高买的。
      
      关了门,宫盈舒了口气,脱掉身上脏兮兮的衣物,躲进木桶里给自己擦洗了一通。
      
      水温合适,她泡在水里,舒服地迷上了双眼。
      
      可没过一会儿,那药丸的效果却像是还没有结束,不仅如此,还突然变得暴躁了起来,在她的体内一阵横冲直撞。
      
      宫盈只觉得身体里的血液像是也跟着变得异常,浑身上下酸痛,仿佛是有人正在用巨大的铁锤用力锤她的骨头一般,疼到她险些昏厥过去。
      
      因为过于疼痛,她的意识渐渐涣散,后背压着木桶,身体脱力了一般向下滑去。
      
      渐渐的,浴桶里面的水便淹没了她的口鼻。
      
      她想要咳嗽,却连咳嗽的力气都没有。
      
      大脑一片混沌的时候,她迷迷糊糊地想,自己怕不是要成为普天之下,第一个在木桶里面泡澡硬生生把自己泡死的神奇人士了。
      
      说不定还会因此流传千古,被载入民间传奇话本。
      
      ……草,这是什么美颜丹。
      
      难道也和伪劣易容丹一样,是给死人用的?
      
      宫盈无端感觉到了那么点心慌意乱。
      
      ……死没什么问题,但是泡澡的时候死在浴桶里面,且浑身都是脏污,怎么想都觉得十分没面子……
      
      这么想着,她的心底突然崛起了那么点求生意志,伸手扒着木桶,从水里挣扎着了出来,湿漉漉的头发垂在眼前,压着嗓子,剧烈地咳嗽了几声。
      
      本以为只是被呛了,可这咳嗽起了之后却半晌不见停。
      
      她咳得面红耳赤,上气不接下气,几乎要将五脏六腑都要借着这惨烈的声音从肚子里给吐了出去。
      
      就在这个时候,喉咙间突然涌出了什么东西。
      
      她终于止住咳,胃里却有异样的东西在翻江倒海,宫盈没忍住,头探出木桶对着地面干呕了声。
      
      出乎意料的,一个透明的,细细长长的东西从她的口中跳了出来。
      
      确认这是一只虫子后,宫盈脸上的呆滞表情变成了恶心,确认这虫子是从自己口中吐出去的后,恶心又变成了惊恐。
      
      ……她为什么会吐出虫子来?
      
      这该不会是传说之中的蛊虫吧?
      
      大脑发懵片刻后,她觉得兹事体大,必须得弄个明白。
      
      还未等她从桶里站起来,宫盈便听到了“嘭”的一声,木门被推开,紧接着一个人出现在了门口。
      
      少年的神色本来还有些紧张,可在看清屋内的场景后,脸上的紧张便变成了茫然。
      
      又过了片刻,那茫然被一片火烧过般的红取代。
      
      他吓了一跳,慌忙后退,几个呼吸的时间就重新将门关上,消失了个一干二净。
      
      整个过程,宫盈甚至还没来得及说话。
      
      她眨眨眼,看了下自己。
      
      正前方有屏风挡着,不过这东西不够高,且摆放的位置不是特别合适,只遮挡住了一部分。
      
      但,即使如此,那少侠站出现在门口的时候也只能看到她的脑袋与脖颈,看不到其他。
      
      甚至是,他能意识到她在洗澡这件事,也着实让她觉得惊讶。
      
      宫盈是很快就将这事抛到了脑后,但回忆起少侠一副羞愤欲死的表情,她的脸上又出现了些许惆怅。
      
      吐出那透明小虫以后,她的身体便像是被灌注了灵丹妙药一般,通体舒畅,再也不疼了。
      
      她猜测,很有可能是吃下的美颜丹,将这虫子当成了阻碍她变美的毒物,所以毫不留情将之从她体内清除了出去。
      
      可问题来了,这虫子为什么会出现在她的体内?
      
      宫盈换好衣服,收拾好房间里的狼藉,便决定去找少侠问问。
      
      对面木门此刻正紧紧关着。
      
      她敲了两声。
      
      打开门,少年看到她,眼里立刻出现了震惊,隔了会儿,他那好不容易变得白净的脸蛋又腾地一下红了。
      
      红了……
      
      他不敢看宫盈的视线,羞愤转脸,声音像蚊子哼哼:“我,我刚刚敲了门的。”
      
      稍微停顿了下,他又接着:“你在屋里惨叫,我喊了你,没听到你回应,一时……”
      
      他大概是想说“一时情急”,可话到了嘴边,应该是又觉得很难以说出口,便哼哼唧唧了半天,闭口不敢再说话了。
      
      声音太小,宫盈没听清:“什么?”
      
      少年忍不住握拳,声音别别扭扭:“我的意思是,我会对你负责的。”
      
      宫盈:“……?”
      她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
      
      见她睁大眼睛,一脸的讶异,少年脸上的红色缓慢褪去。
      
      他抿了下唇,低声开口:“一人做事一人当,今日是我莽撞了,污了姑娘的清白……”
      
      宫盈理解了,并再次提醒自己,这是古代。
      
      她赶紧摇头:“什么呀,不需要你负责。”
      
      这回,讶异的人成了对方,他睁大眸子,看向她:“什么?”
      
      宫盈尽量使自己的表情显得轻松:“你进来不是什么都没有看到吗,这算什么,我清白还在啊!”
      
      为了证明自己所言不虚,她还原地转了圈,给他看她身上并不存在的,固若金汤的“清白”。
      
      少年停顿了片刻:“姑娘还真是……”
      
      他似乎找不到合适的词来形容,半晌后吐出两个字:“大方。”
      
      宫盈连忙站直身子,温柔朝他笑,笑出了一身母爱的光芒。
      
      少年噎了下,忍不住别开视线,小声:“可是,别人不会同你一样大方,这事若是被其他人知道了,你会……”
      
      她不得不再次开解他:“但是这事,除了你我便没别人知道了吧。”
      
      少年愣了下,茫然点头。
      
      “所以啊,只要你不说,我不说,我的清白就还在。”
      
      见少年抿唇不说话,她继续道:“还有啊,这种事你不用放在心上的。”
      
      他咬了下牙:“我没有放在心上。”
      
      似乎是不知道突然从何处冒出了火气,他脸色紧绷了起来,二话不说,扭脸进屋。
      
      宫盈见他要离开,这才想起自己此行的目的来,连忙伸出爪子,抓住了他的衣袖:“等……等下!”
      
      少年转眸,盯着她的爪子看了一眼,没说话,板着脸停下脚步。
      
      宫盈思考了下,做出惊慌失措的样子:“我……我刚刚看到虫子了。”
      
      虽然现在才惊惶好像晚了些,但,不管怎么说都聊胜于无嘛。
      她自我安慰。
      
      对方很明显并没有将她的说辞放在心上,侧着眸子扫了她一眼后,声音冷漠得像个菜市场卖画的摊主:“哦?”
      
      宫盈嘤嘤唧唧,一脸柔弱到即将摔倒在地的模样:“人家害怕,少侠能不能帮忙把虫子弄出去。”
      
      少年看了她一眼,大概是被她拿腔拿调的说话语气惹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嘴角抽了抽:“好好说话。”
      
      她无情无义无视之,哼唧了声,继续惺惺作态:“呜呜呜,可怕怕……”
      
      不过事实证明,有时候男人说不要也是要,这少年嘴上说着让她好好说话,脸上的表情却明显缓和了不少。
      
      他看了她一眼,哼了声,状似得意:“所以你是来求我帮你吗?”
      
      宫盈连忙点头如同小鸡啄米。
      
      他做出百般不情愿的表情来,一步三哼,跟着她进了她的房间。
      
      宫盈回屋的时候,那透明的虫子还在地上躺着。自被她吐出来以后,它便一直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像是死了一般。
      
      她扭头看向少年,却见对方这会儿视线根本不在自己身上,仿佛魂游天外去了。
      
      侧脸却有可疑的红色。
      不用猜都知道,肯定是又回想起了上一次进屋时候的画面。
      
      她轻咳一声:“在这里。”
      
      少年的视线落到那地上的透明小虫后,神色很快便变了。他沉下脸,像是一瞬之间换了个人般,二话不说将宫盈扯到了自己的身后。
      
      “这是怎么发现的?”
      
      听……听语气,这东西好像还挺可怕的?
      
      宫盈疑惑抬脸:“你知道这是什么虫子吗?”
      
      少年的眉头紧紧皱着:“这是天魔宗常用的无尸蛊,这蛊虫七日发作,发作之后,除非被下蛊的人身首异处,否则必会成为下蛊之人的傀儡。”
      
      草……
      
      这么邪门?
      
      宫盈倒吸一口凉气。
      
      还没吸完,便注意到了少年望过来的视线。
      
      她连忙摆手:“我……我我我和天魔宗没关系的。”
      
      他忍不住抽了抽嘴角:“没人怀疑你同他们有关系,以你的资质,连进去倒夜壶都会被排挤。”
      
      这么真实的吗……
      
      宫盈觉得自己再一次受到了人身攻击,忍不住对他怒目相看。
      
      少年轻咳一声,下意识避开她的视线,再次看向无尸蛊:“这蛊虫剧毒无比,人被下蛊后,七日才会毒发,七日后会如死尸般失去意识,听候下蛊之人差遣。”
      
      “被下蛊之后,即使是下蛊之人,也没法将蛊虫取出。”
      “下蛊方式很简单,无尸蛊只需要同人接触,便能顺着肌肤钻入体内。”
      
      “?”
      
      少年眸子微沉:“除非那人身死。”
      
      宫盈睁大眼睛。
      原来这虫子这么可怕,怪不得少年会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但问题是,她体内的这个虫子怎么掉了出来?
      
      思索片刻后,宫盈做出最后结论——美颜丹果然是个好东西。
      
      这么看来,极有可能是天魔宗的人给她下了蛊。
      怪不得桃夫人那般有恃无恐,竟是因为她知晓,就算宫盈跑了,蛊毒发作以后,也会变作任由摆布的傀儡?
      
      她越想便越觉得后怕,忍不住拍了拍胸口。
      
      “所以我才会好奇,这东西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少年看了她一眼,大概是觉得问不出什么,没再继续这个问题。
      
      移开视线后,抿了下唇,不知想到了什么,面色又难看了几分。
      
      

  • 作者有话要说:  嘿嘿嘿(*^▽^*)
    一人做事一人当,今天我一定要对在座各位负责。
    这章评论随机掉落红包哦mua! (*╯3╰)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