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5 ...

  •   
      楼漫云和郎锦城大眼瞪小眼,瞪了足有十秒。
      
      这天儿实在是聊不下去了。
      
      楼漫云转身就跑,郎锦城起身就追。
      
      两个人拉拉扯扯,终于到了餐厅门口的时候,楼漫云被郎锦城一把拽住了。
      
      郎锦城看着她直乐:“你这一言不合就跑路的习惯,看来是由来已久啊。”
      
      楼漫云挣不开手,冷着脸怼他:“我什么习惯也归你管吗?”
      
      郎锦城看着她的脸色,嬉皮笑脸的哄:“不就是聊天么,怎么还急了呢……好好好,我的错。”
      
      “那就放手!”
      
      郎锦城轻笑:“别啊,咱们多久没见了,老朋友见面多高兴啊,留下徐叙叙旧啊?”
      
      “谁跟你是老朋友!”
      
      “那是什么?”郎锦城好像就等她这句话,顿了一瞬,故意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哦~对,咱们确实不是老朋友,咱们……”
      
      “闭嘴!谁跟你论‘咱们’!”楼漫云忍无可忍的打断他,“我不认识你!”
      
      她声音尖了点,急于摆脱的态度也伤人了点儿。
      
      话一出口,楼漫云先觉得自己反应有点儿过了。
      
      人和人之间打交道,如果一个人真情,一个人假意,但凡假意的那个人稍微有一点良心,肯定会对自己曾经的虚与委蛇存点心虚。
      
      楼漫云现在就很心虚。
      
      虽然说好了走肾不走心,但毕竟留下假信息跑路的人是自己。
      
      当初的郎锦城未见得说了全部实话,但起码在姓甚名谁这一点上,他没有说谎。
      
      只比这个的话,楼漫云先觉得自己矮人一头,怎么也不能理直气壮——可见有时候,良心还真不是好东西,纯粹是生出来跟自己较劲的。
      
      因此她这么尖利的反驳一出口,自己就觉得自己有点犯不上——过去的事,她当黑历史,不想再提,好说好散也就罢了,没必要这样不留情面地和人撇清关系。
      
      幸好郎锦城这人不是个脆弱敏感的玻璃心,搭话的时候还是微笑的:“怎么能不认识呢?你要是想不起来了我帮你回忆一下儿……”
      
      听见“回忆”两个字,刚说服自己“好说好散”的楼漫云顿时又炸了!
      
      对方却懂得见好就收,和楼漫云四目相对,趁机甩出了一个魅力十足的笑,语气透着一副“好商量”的态度:“行,小云你说不认识,那咱就不认识,没关系,我们重新认识一下也好——”
      
      他话音未落,一道汽车的远光从两人身侧照过来,照得两人都睁不开眼。
      
      楼漫云下意识抬手去挡,郎锦城则微微眯着眼睛侧了目,抓着楼漫云的手却没放。
      
      一个男性的身影从刺眼的光线里走过来:“你在干什么?!”
      
      这声音有点儿耳熟,楼漫云回忆了一秒,愣了。
      
      声音的主人已经出现在两人视线里。
      
      赫然是袁子明。
      
      他出场自带光芒万丈,走到近前,皱着眉扫过郎锦城没放开的手,一脸严肃:“这位先生,请你放手,不然我要报警了!”
      
      楼漫云趁机把手抽出来,郎锦城也没继续阻碍,一脸无辜地摊了摊手,耸了耸肩。
      
      袁子明的表情正义感爆棚,大约是他一贯喜欢“英雄救美”的毛病又犯了,但楼漫云其实也不理解,他怎么就这么喜欢打抱不平。
      
      同时撞见郎锦城和袁子明,楼漫云只觉得脑仁疼。
      
      这两个人的身份,无论解释哪个,楼漫云都觉得有点尴尬。
      
      于是她也不解释了,只想赶紧把这两人都打发走。
      
      她抢在袁子明之前出了声:“你怎么在这儿?”
      
      “我来吃饭。”袁子明原本瞪着郎锦城,被她一打断,只好先回答问题,“你呢?怎么这么晚跑来这边?”
      
      语气里全是对郎锦城意欲图谋不轨的怀疑。
      
      楼漫云只好尴尬地扯了扯嘴角,敷衍道:“我也来吃饭。”
      
      袁子明则十分警惕地瞥了郎锦城一眼,问道:“你一个人?”
      
      楼漫云只好随手指了指郎锦城:“客户,郎先生。”
      
      被拎出场的郎锦城显然对“客户”这个身份不怎么满意。
      
      他十分哀怨而嗔怪的看了楼漫云一眼,不过当着半路杀出来的“袁咬金”,他倒是能尽显场面人本色。
      
      他颇有风度地点头一笑,朝着黑脸的袁子明伸出手:“初次见面,你好。”
      
      那股子既重视敌人又蔑视敌人的派头,拿捏得实在是好。
      
      袁子明难得没被郎锦城这种做派的男人唬住,木着一张脸,伸出手一握:“你好,我是袁子明,也是律师。”
      
      郎锦城是个自来熟,跟谁好像都能聊两句:“袁律师年轻有为,你和小云是同事?”
      
      “算是。”袁子明一点头,“不过我和小云早已认识很多年了。”
      
      “巧了,我认识小云的时候也不短了。”郎锦城笑道,“看来我们小云人缘好。”
      
      袁子明看着他,话里有话:“是的,小云热情开朗,专业能力强,是个好女孩,也是个好律师,郎先生既然是客户,遇事多沟通,互相理解。”
      
      楼漫云:“……”
      
      谁雇这俩智障在这给我轮流发好人卡的?!
      
      郎锦城微微眯起眼睛,正要接着说点什么,一侧目看到楼漫云的表情,略一思索,最终还是让了一步,笑笑没说话。
      
      楼漫云恰好抓住这个空档,打断了这场没营养的对话。
      
      “行了,今天就沟通到这儿吧,不早了,有事明天再联络。”楼漫云看了看袁子明,又看了看郎锦城,“都散了吧?”
      
      袁子明没吭声,看了一眼郎锦城,发现对方没有要走的意思,他就没动。
      
      郎锦城确实没打算走,他余光瞥到楼漫云摸手机打开叫车软件,不着痕迹地按下了她的手机:“时间不早了,既然是我约你出来的,我也有义务送你回去——我带了司机。”
      
      楼漫云刚要拒绝,在一边围观的袁子明先拦了上来:“不麻烦郎先生,我开了车,小云可以跟我走,正好顺路。”
      
      “怎么能麻烦袁律师呢,小云今天特意跑这一趟是为了我,送她回去表表心意,应该的。”
      
      “对我来说这不算麻烦,更何况,您的司机送了小云还要送您,多不合适。”
      
      “合适合适,我跟小云之间不需要这么客气,倒是袁律师不用麻烦了。”
      
      “不麻烦,是郎先生太客气了,我认识小云这么多年了,没这么多计较。”
      
      楼漫云:……
      
      这两个人的客气里夹枪带棒,场面虚伪得令人头秃。
      
      楼漫云不禁开始思考,是不是自己的存在感太低了,低到没有人来问她的意见,要让两个不相干的人来抢着替她做决定?
      
      此时此刻,无论是袁子明还是郎锦城,她都不想见。
      
      他们掐成什么样,她也不想管。
      
      于是楼漫云打定了主意看热闹,冷着脸,高贵冷艳地往后退了几步。
      
      两人虚伪的寒暄半天也没分出个胜负,楼漫云看着无聊,毫无心理障碍的掏出了手机叫车,准备叫到车就自己走,留这俩人吵去吧。
      
      她在软件上输入完定位信息,抬头有意无意往袁子明的车上看了一眼,不由愣了一下。
      
      袁子明的车上还有一个人。
      
      他不是自己一个人来的,有人陪着他。
      
      看身影,是个女人。
      
      她和那个女性的视线遥遥一对,副驾上的女人弯了弯嘴角,从车上下来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