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2 ...

  •   
      楼漫云站住了,侧过身,看着袁子明急急忙忙地朝她的方向走过来,只觉得这场景有点儿稀奇。
      
      当初他们俩闹得相对无言,屁都没处放;如今一个追一个跑,活像旧情未了。
      
      可见世事无常。
      
      但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恶语相向,夹枪带棒,着实有失风度,不好不好。
      
      于是她只能从口头上,真心实意地替袁子明担心起工作来:“魏珊容女士呢?你不用和她聊聊案子吗?还是你们聊完了,你有别的事?”
      
      她的语气听不出被抢了案子的谴责,也没什么恼羞成怒的成分,仿佛真的就是随口一问。
      
      袁子明却很急:“没……我让她在楼上等我,我下来送送你。”
      
      “好,谢谢袁律师。”楼漫云礼数周全地笑了一笑,掏出手机叫车,“那我打车回去了,天冷,袁律师没穿外套,也赶紧上去吧。”
      
      “小云,我知道你不高兴……我接魏珊容的案子之前,我不知道她的代理律师是你。”袁子明被她四两拨千斤地挡了几次,解释的语气里带着焦急,“我接她的案子是有原因的,要知道这原本是你的案子,我……”
      
      “你什么?”楼漫云抬起头,看着袁子明的眼睛,对他一笑。
      
      她倒不是真的要宣泄负面情绪,虽然语气有这个嫌疑,但她本心确实只是想要一个答案,一探究竟:“要是你知道这原本是我的案子,你会怎么样?遵守职业道义,忽略你接这个案子的原因,放手不抢吗?”
      
      袁子明在她莹莹亮的注视下顿了一顿,抿了抿唇:“小云,我无意让你这么尴尬,如果早知道是你,我一定会采取委婉一点的方式,最起码提前通知你,打个商量……”
      
      说来说去,还不是不让,只不过换个“委婉”的方式表达。
      
      不是他袁子明不讲交情,只不过人家认为,和楼漫云的交情,不及那个价值。
      
      楼漫云也不知道,自己问这个问题是期待什么,但听到答案,她好像也只是意料之内的死心。
      
      至此,她的表情终于冷下来,装出的笑意也荡然无存。
      
      袁子明还想解释:“小云,这是个意外,我真的不知道……”
      
      “我信。我知道你不知道,你也大可不必有什么让熟人尴尬了的愧疚,工作上的事情,不需要。”
      
      袁子明微微皱着眉,看向她的表情有点伤感:“小云……”
      
      “可以了……那我只剩下一个方法能让你的愧疚感减少一点了,希望有用。”楼漫云面无表情地抬起头,直视他的眼睛,冷漠道,“我不认识你。”
      
      ———————————————————————————————
      
      我不认识你。
      
      楼漫云想,既然抢了熟人的案子让你不安,那就当我们不是熟人好了。
      
      不是熟人,你就可以心安理得,不用良心不安了。
      
      ——她的逻辑就是这么简单粗暴。
      
      果然,这句话一出口,袁子明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
      
      楼漫云则抓住他愣神的时机,果断拦了出租车,跑了。
      
      她真的不认识袁子明吗?
      
      怎么可能不认识,而是太认识了。
      
      袁子明是她前男友,初恋。
      
      人生就是个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的过程,无论什么事情,只有第一次最让人印象深刻,刻骨铭心。
      
      袁子明很幸运,在楼漫云的恋爱历程中占了个第一。
      
      可楼漫云很不幸,她在袁子明的恋爱经历里,只能算个经历——应该还是不怎么走心的那一种。
      
      袁子明出国那年,楼漫云十九岁,今年她已经二十六岁,匆匆一别,七年都过去了。
      
      除了不走心,楼漫云也想不出别的理由,能解释袁子明为什么能如此坦然又平和地面对七年没见过面的前女友。
      
      楼漫云自己就走过心,所以她面对袁子明的时候不太坦然,只不过她装得挺好,没让人看出她的耿耿于怀。
      
      七年前,楼漫云十九岁,上大三。
      
      她上学本来就早一年,初中的时候因为学习成绩出众,跳过一级,所以十六岁就上大学了。
      
      很多人羡慕她上学早,用的时间短,以后在社会上竞争有年龄优势。
      
      楼漫云原本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遇到袁子明,她才觉得上大学太早也有短板——年纪太小,脑子没长好,智商虽然已经超过了平均水平,但从情商而言,她本质里还是个小孩儿。
      
      小孩儿才容易头脑一热,小孩儿才容易冲动,小孩儿才相信一见钟情。
      
      是的,当初是楼漫云对袁子明一见钟情,也是楼漫云主动追的他。
      
      大一的时候,楼漫云自己拎着唯一的行李箱去学校报道,这箱子磕磕绊绊用了些年头,直到今天,才兜头糊了楼漫云一脸的墨菲定律——她刚下火车,四个万向轮碎了三个,彻底废掉了。
      
      幸好学校安排了学姐和学长在火车站迎新,让楼漫云还有组织可以投靠。
      
      当时赶得也巧,其他几个学长不知都去哪忙了,除了忙着举牌子指路的学姐们,迎新队伍中的男生,只剩下一个袁子明。
      
      于是,帮楼漫云搬箱子的任务就落到了袁子明身上。
      
      那是楼漫云第一次见到袁子明,心动也是那一瞬间产生的——源于那个任劳任怨帮她帮箱子时,英俊潇洒的后脑勺。
      
      她再见袁子明,是在学院的迎新晚会上,袁子明搭档学院里一个学姐一起做主持,但学校的设备不知道怎么回事,主持人的话筒一个好使一个不好使,学姐拿着那个漏音的话筒说完了开场白,原本的天籁之音也变得难听得像要断气。
      
      可是等主持人退场再上场,学姐重新变成了天籁之音,声嘶力竭的人变成了袁子明,而这种声嘶力竭一直持续到了晚会结束。
      
      当时很多人记住了迎新晚会上那个令人出戏的话筒音,但只有楼漫云记住了袁子明——他把好用的那个话筒偷偷换给了学姐,自己搭上脸面,跟不好用的话筒斗智斗勇了一个晚上。
      
      当时楼漫云就想,袁子明人真好,做他女朋友一定每一天都很开心。
      
      ——这个想法,让楼漫云在和袁子明分手后的每一天,都想穿越回去骂自己傻叉。
      
      倒不是说袁子明的“人品好”都是装出来的。
      
      从某种层面而言,袁子明的人品没问题,任谁都挑不出毛病。
      
      但是和袁子明这个人谈恋爱,却很有问题。
      
      当年袁子明选择出国,是不告而别。
      
      那时他们已经两个月没联系。
      
      他们没说过分手,楼漫云甚至还心存侥幸地在等他解释,可最终等到的却是袁子明已经出国了的消息。
      
      也是直到袁子明走了个干干净净,楼漫云才从多方渠道了解到,袁子明也不是对谁都这么狠心的。
      
      最起码,人家和初恋在一起的时候,那是相当的走心,甚至于选择出国,也是追随着初恋的脚步而去。
      
      说到底,无非是袁子明根本不喜欢她,人家选择温柔以待的对象压根不是她。
      
      可怜她当年青葱年少,付出的喜欢是真心实意的。
      
      当初,楼漫云瞧中了袁子明后,暗搓搓地跟自己斗争了大半年,快上大二的时候,她才终于决定抛弃矜持,去学生会活动的地方堵袁子明。
      
      而那个时候,袁子明早就忘了迎新时替她扛过箱子的“壮举”,更别提知不知道自己是因为一个不好用话筒,让人家小姑娘芳心暗许。
      
      面对女孩突如其来的示好,他一脸茫然。
      
      “同学,我们以前见过吗?”他说,“我好像不认识你。”
      
      楼漫云没有听出他潜意识里的抵触,直到很多年后,她才感慨自己年少无知时一往无前的勇气。
      
      ——那是懂得了很多事情之后,就不再拥有的东西。
      
      当年她脸皮厚如城墙,被人隐晦地拒绝了也能做到笑意不减。
      
      她说:“没关系啊,学长,我们以后就认识了。”
      
      她忘了袁子明当时怎么回答的。
      
      很多回忆,一旦不再用尽心神地去反复回想,很快就生疏了。
      
      可时光匆匆而过,多年后,她再见袁子明,却只能冷着脸,说,“我不认识你”。
      
      不是不感慨,不过把这句话说出来的感觉并不坏——他们的交往从“我不认识你”开始,如今,她成功把这句话还给了袁子明。
      
      哪怕他已经不记得了,但他们之间可以就此扯平。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