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8、第 28 章 ...

  •   从珠宝店出来,一直到坐上车,简寻的脸都是发烫的。
      
      他觉得自己好不争气。
      
      对方只是随口说了一句自己的手小,可能他以前没见过男生手这么小,惊奇之余比了一下,我紧张什么!他一个gay都这么坦然,我一个直男紧张成这样像话吗!
      
      不过简寻的手确实比一般男性的小,导致店里的戒指没有适合他的尺码,需要订做。
      
      “大概需要等一个月。”佐繁告诉他。
      
      “好。”
      
      “你很热吗?”佐繁侧过头看着他。
      
      “……”简寻说,“有点。”
      
      于是佐繁对司机说:“老赵,暖气不用开那么高。”
      
      “好的佐先生。”
      
      这回车子总算是开到了民政局,工作人员给他们各一份《申请结婚登记声明书》,两人填写完毕之后,工作人员指了指声明书中“声明人”一栏,说:“签名,然后在上面按个手印。”
      
      简寻签名的时候突然有些犹豫——真的就这样结婚了吗?
      
      签名是一件很神圣的事,总觉得,不是跟心爱的人一起,就怪怪的。
      
      再看了一眼旁边的佐繁,他倒是签得一点犹豫都没有,似乎这对他来说不是什么值得困扰的事。
      
      真是神奇,明明不喜欢我,还签得毫无心理障碍,甚至可以说——急不可待?
      
      简寻晃了晃脑袋,否定了这个荒谬的想法。
      
      等他签完名要按手印时,发现印泥被其他窗口的人借走了,而佐繁刚好按完,他的拇指上还沾着多余的印泥。简寻本想等其他窗口的人用完再拿回来用,没想到佐繁直接把自己的手抓了过去,然后拇指就印在了自己拇指上,手指相触的瞬间,简寻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拇指被对方染红,顿时有种奇异的电流从指尖传来,直达心底。
      
      他按住小心脏——这个器官是不是坏掉了,总是在不该跳的时候乱跳。
      
      回家的路上,佐繁问他:“晚上的订婚party,你想好请谁了么?”
      
      “我没有人可以请。”
      
      简寻说完有点难过。
      
      佐繁目视前方,表情不变地说:“没关系。”
      
      简寻抬起头来不解地看着他。
      
      “没有人到场祝福,你也会幸福的。”
      
      简寻听罢,失神了一回儿,然后轻声说:“谢谢。”
      
      回到家里,他看到已经有工人在布置现场了。
      
      显然这个品味不是佐繁的,果然佐繁望着满墙的粉红色气球,和巨大的金色大字“新婚快乐”,脸都黑了,他实在不允许自己家里出现这么low的东西。
      
      佐甜说:“老哥,你看,我和妈一起选的装饰,好看吗?”
      
      佐繁脱下外套,走向张萍,告诉她请不要把他家布置得像一个乡村大舞台。
      
      张萍委屈地说:“可是我觉得很好看啊,对吧甜甜?”
      
      就在母子两为装饰品展开“拉锯战”的时候,简寻走进自己房间,趴在床上打开了微信通讯录,给小森发了一条消息,简单地说明了一下情况,然后问:“你要来吗?”
      
      他真心希望小森能来,可是,舅舅不会同意的吧。
      
      不一会儿,小森就打了一个电话过来:“哥,你结婚了?怎么这么突然?”
      
      “是有点突然,你能来吗?”
      
      “我爸今天在家,我恐怕很难找机会流出来……”
      
      见他这么为难,简寻已经猜到了七八分,于是说:“我知道了,没事。”
      
      他正准备挂,又听对方支支吾吾地问:
      
      “哥,你最近……好吗?”
      
      “挺好的。”
      
      小森在对面嘀咕了一句:“怎么就结婚了呢……”
      
      “什么?”简寻没听清。
      
      “没什么,新婚快乐,哥。”
      
      “谢谢。”
      
      这时候,面包又来找他了,扒着他的床单,“喵喵~”地撒娇。
      
      简寻把它抱起来,把脸埋进它雪白的毛里,瞬间觉得郁闷的心都被治愈了。
      
      他说:“面包你真好,幸好有你。”
      
      佐繁上来时,就看到面包又在吃简寻豆腐(以繁总的视角是这样解读没错),他不悦地皱起眉:“你又让它上床了。”
      
      简寻转头,像个被做错事被抓包的学生,心虚地说:“它不能上床吗?”
      
      你以前只说猫不能上桌、上沙发、没说不能上床啊……
      
      佐繁深吸一口气:“不能。”
      
      “……你……别框我,家规没有这一条吧……”
      
      “有。”
      
      “那你之前怎么没说。”
      
      佐繁理直气壮:“刚加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