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1、第 21 章 ...

  •   这趟从山里回来,佐繁又打包了一大堆“简寻用过物品”回来,比如酒店的拖鞋、毛巾、梳子,还有简寻吃过的餐具、睡过的毯子,要不是车子装不下,他甚至想把简寻睡过的沙发搬过来。
      
      小白猫上前迎接主人,在他脚边蹭来蹭去。
      
      佐繁拿出一个小毛巾给它,说:“面包,这是他用过的东西。”
      
      白猫用力嗅了两下,“喵喵”直叫——是熟悉的味道。
      
      佐繁扛着一大堆东西上楼,把它们安置在走廊尽头那间储存独家记忆的储藏间。
      
      佐甜望着老哥的背影,啧啧两声,叹气道:“唉,长的一表人才,可惜是个变态。”
      
      .
      
      简寻回到学校后,就进入了期末考试期,每天一头扎进图书馆里,忙的昏天暗地。
      
      佐繁也再也没有联系他,就在他以为自己和佐繁再也没有交集的时候,许哲来找他了。
      
      见到许哲的这一天,是放寒假的第一天,他正在宿舍里收拾行李。
      
      李镇然打球回来说:“楼下有个美男子找你。”
      
      “啊?”简寻闻言回头,“美男子?”
      
      李镇然把篮球往桌上一放:“是啊,穿着西装,很商务风,开着豪车来的,就在楼下。”
      
      简寻心里寻思着,除了佐繁,我还认识开豪车的人吗?
      
      “你确定是来找我的?”
      
      “我确定。”
      
      等他走到楼下去时,发现是许哲。
      
      许哲见到他,便走上前,连招呼也没打,就把一张银行卡递给他,用公事公办的口吻说:“你爸妈的遗产都在这张卡里,密码是你妈妈的生日,你可以把钱转到你的账户上。从此以后,它们都归你所有了。”
      
      路过的女生纷纷侧目,毕竟,一个男人给另一个男人银行卡,实在很令人遐想。
      
      简寻看看他,又看看手里的卡,好半天才,才消化了他话里的意思。
      
      “这是,我舅舅让你转交给我的吗?”
      
      “不然呢?”
      
      “谢、谢谢……”简寻拿着卡,有些惊喜,也有些激动,失而复得的遗产,让他倍感珍惜。
      他握住许哲的手:“要不怎么说,人和人不一样呢,我学习不忙的时候只知道打游戏,而你,工作很闲的时候还想着帮助别人。”
      
      许哲抽回手,有些莫名其妙——什么叫我工作很闲?我忙的要死好吧,要不是繁总交代,你的事情必须办好,我会去帮你跑这几趟?
      
      “那什么,我也不知道怎么感谢你,我请你吃饭吧?”
      
      “不必了。你是放假了对吧,我送你回家。”
      
      “诶?”简寻连连摆手,“不用了不用了,我还在收拾行李呢。”
      
      “没关系,我等你。”
      
      许哲在心里说——这也是繁总交代的。
      
      简寻胸口微热,一阵感动,此时此刻许哲在他眼里,就是雷锋再世。
      
      他快速回宿舍收拾了行李,特意带上了给小森买的生日礼物。
      
      虽然舅舅和舅妈平时对他冷言冷语,但是他对这个表弟一直很好,每年生日都会用打工的钱给他买礼物。
      今年给他买的是一个海贼王的手办,希望他会喜欢。
      
      他发了个微信给小森:“我今天回家。”
      
      小森回:“我爸好像很生气的样子,哥,你们发生什么事了?我不希望你们吵架。”
      
      简寻叹了一口气。
      
      不管怎么样,这件事情,他都希望能和舅舅好好坐下来把话都说开,舅舅挪用了他爸妈的遗产,用来给她们夫妻俩买东西、给小森交学费,虽然拿回了母亲的银行卡,但是卡里的钱也所剩无几,但是这些年,舅舅好歹也给了他一个小房间,起码在放假的时候有一个可以回去的地方,恩和怨都有。
      
      他们应该直面这个坎。
      
      许哲开车把他送到舅舅家小区门口,把他放下,简寻下车前,跟他说:“帮我转告繁总,这次的事情,我也很感谢他,有空请他吃饭。”
      
      许哲点头:“我会转告的。”
      
      简寻进去以后,许哲这才拿起手机,冲一直连线中的佐繁说:“繁总,您都听到了?”
      
      佐繁似乎轻笑了一声:“嗯。”
      
      简寻下了车深吸一口气,有点忐忑,他知道回去又免不了挨舅舅一顿骂,可是他没有地方可去了,他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别的可以称之为家的地方了。
      
      一手抱着给小森的礼物,一手拖着行李箱,才刚走到舅舅家门口,就发现家门大开,他衣服,鞋子,他房间里的一切东西,全被丢出了家门,裹上了一层脏兮兮的尘土。
      
      “舅舅?”
      
      简寻脚步一滞,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切。
      
      舅舅正要往外扔最后一件物品,看到简寻,冷冷的说:“你还有脸回来。”
      
      “……”简寻完全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整个人僵在原地,不知所措。
      
      “从今天开始,别住我家!”
      
      简寻的喉咙一下子变得生涩:“舅舅……你这是……”
      
      “我跟你说实话吧,我要不是看在钱的份上,一秒钟都不想收留你!真看不出来,你还挺有本事,居然有办法找到我领导。为了你妈的破遗产,我他妈差点工作都没了,这钱我不要了行不行?你也给我滚,带着你的东西滚!别脏了我的屋子!”
      
      就在这时,舅舅手里的相框呈现一条抛物线,“砰”地砸在地上,碎裂开来。
      
      简寻瞳孔一震,立马放下手里的东西冲上去捡起相框——那是他和爸妈的合影。
      
      “非得……”他觉得自己的声音有些发颤,“非得以这种形式吗?”
      
      “不然你以为,我们还会客客气气的欢迎你回家?你以为我们是慈善家?”舅妈一边嗑瓜子一边凉飕飕地说,“你现在不是拿到钱了吗?自己去找房子吧。”
      
      说完,就把门给关上了。
      
      简寻闭上眼睛,缓了好几秒钟,说实话,他这几秒钟里大脑都是空白的,甚至嗡嗡直响。
      
      舅舅舅妈以前就算对他颇有微词,也从来没有像此刻这般撕破脸。
      
      这些年他已经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了,只要自己能解决的事,就绝对不麻烦舅舅,在家的时候包揽了所有家务,帮小森辅导功课,上大学后除了寒暑假,其它假期都没有回家,而是去打工。同样家在本市的李镇然,跟他完全相反,只要是周末就会回家……
      
      原来,他一直以为的亲情,只是建立在钱的基础上啊……
      
      他缓缓吐出一口气,慢慢地收拾地上的东西,他把照片从碎掉的玻璃渣里拿出来,很小心很小心地放进口袋里。
      
      .
      
      简寻收拾完,提上行李箱,准备离开,突然,门开了一条小缝。
      
      小森扒着门,从门缝里看他,小声地说了句:“哥哥,你要走了吗?”
      
      简寻停顿片刻,把手里的礼物放在他脚下,轻轻地说了句:“生日快乐。要好好学习啊。”
      
      然后就拖鞋行李箱离开了。
      
      他漫无目的地走了两步,在小区喷水池旁坐下了。
      
      想了想,打了个电话给李镇然。
      
      电话响了两声被接起来:“喂?咋了哥们?我正登机呢!”
      
      “……”简寻愣了愣,“你要出远门?”
      
      “对啊,我们一家去泰国旅游,你想要什么纪念品,我给你带!”
      
      简寻呆了两秒:“没事,你快去登记吧,我挂了。”
      
      挂上电话,他盯着喷泉发了会儿呆,然后慢慢地抬起手背,在眼睛上抹了一下。
      
      不知坐了多久,期间有遛狗的居民路过,奇怪地看他。
      
      直到他打了个喷嚏,他像是惊醒一般,站了起来,往小区门口走去,此时天已经黑了,他从未觉得脚下的路这么艰难过。
      
      虽然妈妈的遗产拿到手了,但是他也不能乱花。
      
      整个寒假有一个月那么长,他不可能天天住酒店,妈妈的遗产不是让他这么浪费的。
      
      说起来,麦当劳好像是24小时营业的,在麦当劳睡也是一种办法。
      
      那……洗澡怎么办?
      
      白天怎么办?
      
      这样一想,棘手的事情真的好多啊……
      
      真是奇怪,以前不觉得,一旦没了落脚的地方,一切都变得仓促又悲凉起来。
      
      简寻划着微信通讯录,寻找可以借住的朋友,但是,他才发现自己朋友少得可怜,有些人只是点头之交,完全没有能到借住的交情。
      
      这时,他在一个头像上停住了。
      
      佐繁。
      
      这个人……
      
      他想起佐繁总是冰冷的神情,却又觉得他比别人还很有可能帮忙。
      
      他觉得有些好笑,比起那些点头之交的朋友,这个才认识不久的男人,居然给他一种可以依靠的感觉。
      
      不不不,我是疯了吗?
      
      竟然想要麻烦佐繁?
      
      他也是太不要脸了。
      
      他把手机放回兜儿里,继续漫无目的地走。
      
      不一会儿,看到了一家如家酒店。
      
      走进去问了一下价格,一晚三百多。
      
      有点贵,他打消了住酒店的念头。
      
      最后,他来到24小时营业的麦当劳,找了一个角落的位置,坐下了。
      
      外面不知何时下起了雨,他睡得很不安稳,好几次被冻醒,索性就不睡了,刷了一圈朋友圈,发现佐繁前几分钟发了一个工作的照片,原来他还没有睡。
      
      也许是大脑被冻坏了,他鬼使神差,不抱希望地给他发了一个消息:“繁总,你还租男友吗?我给你打五折,包住行不行?”
      
      刚发出去,简寻就立马后悔了——我这是在干什么???
      
      大半夜骚扰人家真的好吗!
      
      于是连忙撤回。
      
      可是他刚撤回,佐繁的消息就紧跟着出现了:“你在哪里?”
      
      简寻望着屏幕,愣了很久。
      
      于是,半小时后,他,一个无家可归的落魄大学生,在麦当劳门口,看见了朝他大步走来的总裁大人。
      
      车灯从佐繁身后打来,将他的轮廓镀上一层耀眼的金黄。
      
      这一刻,他几乎像是从天而降。
      
      简寻面对越来越近的佐繁,有些慌地解释:“内什么,我……”
      
      而佐繁直接提示他的行李箱,低沉而有力地说:“走吧。”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