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8、第 18 章 ...

  •   四人往桌上一坐,黄耀打开一扎啤酒,说:“微醺才好玩游戏。”
      简寻一听,问:“什么游戏?”
      
      “当然是……”黄耀从桌子底下拿出一个罐子,罐子里有很多签,又拿出一个积木塔,说,“很简单,我们抽一个积木,谁不小心把塔给弄倒了,那么他就是天选之子,要回答签里的问题,必须如实回答,如果不能如实回答,就自觉喝酒。”
      
      简寻一听要喝酒,连忙又塞了几口羊肉串下肚,他要是肚子里没东西就喝酒,会醉得很快。
      
      第一轮,是黄耀输了,他从罐子里抽了一个问题,林泽井说:“我来念。”
      
      黄耀便把签递给他,他看完问题,别有深意地说:“如果你只能和在场的一个人流落荒岛,你会选谁。”
      
      黄耀捏着下巴思索良久:“我选小寻寻。”
      
      简寻满嘴肉含糊不清地说:“为森么?”
      
      “你想啊,流落荒岛,没有手机,没有任何娱乐设施,那么人在这种时候,一两天还好,要是带一年呢?人肯定需要疏解,需要发泄啊,我要是跟林老板或者繁总一起,那我肯定是沦为被压的那个,只有小寻寻,是我唯一有把握压倒的人。”黄耀说得有理有据,大义凛然。
      
      简寻忽然觉得手中的羊肉不香了。
      
      林泽井:“你放心,我日一条鱼也不会日你。”
      
      繁总:“附议。”
      
      下一局,佐繁输了,他的问题由黄耀来念。
      
      “咳咳,亲爱的繁总,请诚实告诉我们,你第一次使用右手是在几岁,想象的是谁?”
      
      “为什么我的有两个问题?”
      
      擅自加问题的黄耀面不红心不跳地说:“我怎么知道,这签上就写了两个问题啊。”
      
      简寻没想到居然有这么大尺度的问题,偷偷瞄了一眼佐繁,月色下他的侧脸很英俊,一只手抵在下唇上,似乎在回忆,一想到他是在回忆那种事情,简寻觉得他整个动作都增添了一丝性感的意味。
      
      简寻用手扇了扇风——怎么回事,是辣椒加多了吗,怎么有点热。
      
      “高三的时候。”佐繁最终这么回答,他的声音低沉而有磁性,甚至有一点缱绻。
      
      “想象的是谁?”黄耀追问。
      
      佐繁幽深的眸子看了一眼简寻,没有选择回答,而是把杯中啤酒一饮而尽。
      
      “切,没劲。”黄耀很是扫兴。
      
      第三轮,简寻不幸中招了。他默念着不要抽到太难的问题,从罐子里抽出一根签来。
      
      “繁总来念吧。”黄耀冲佐繁眨了眨眼。
      
      佐繁接过,看了一眼上面的字,说:“一共谈过几次恋爱,初吻在几岁。”
      
      “怎么也是两个问题啊?”简寻觉得自己手气好差。
      
      而林泽井和黄耀一看就是老狐狸佐繁自己加的。
      
      可怜单纯的简寻完全没发现,十分老实地作答:“我没有谈过恋爱,从小到大暗恋过几个人,都无疾而终。”
      
      “哦?”黄耀很感兴趣,“说来听听。”
      
      “小学的时候,我觉得我同桌扎辫子很好看,才暗恋了几天,她就转学了。初中的时候,暗恋我们班语文课代表,我表白了,可是她说我成绩不好,配不上她。大学时暗恋吉他社的一个学姐,好不容易进入吉他社,才发现她有女朋友……”
      
      简寻讲述完他三段悲催的暗恋史,黄耀心疼的摸摸他脑袋:“可怜的小寻寻……”
      
      佐繁的表情却不太好,周身气压更低了。
      
      “那初吻呢?”黄耀问。
      
      “初吻……”简寻挠了挠头,“初吻还在。”
      
      “啧啧啧,繁总你不行啊,居然没有拿下小寻寻的初吻……”黄耀和林泽井轮流嘲笑了一番。
      
      佐繁起身:“这个幼稚的游戏还要玩多久?我困了。”
      
      见佐繁要回屋,简寻也连忙站起来:“我也回去了。”
      
      一直到回到房间,简寻都觉得佐繁似乎心情不太好,到他也不敢问,就默默抱了床被子去沙发,说:“内什么,老规矩,我睡沙发你睡床?”
      
      佐繁解开衬衣前两颗扣子,输出一口气:“你随意。”
      
      简寻缩进沙发里,打了会儿游戏,抬起头来,发现佐繁正在电脑前办公,他戴上了一副眼镜,显得很斯文,很帅气了。
      
      简寻打游戏打雷了,抬头一看,佐繁还在工作,他打了个呵欠,扛不住先睡了。
      
      等他熟睡之后,佐繁取下眼镜,走了过来,将简寻额上的碎发理好,手指抚过他的睫毛,再到鼻梁,再到唇瓣,然后叹了口气。
      
      他很嫉妒,那些没有名字的女生,哪怕只是被简寻暗恋过几天,他也嫉妒得要命。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