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第 10 章 ...

  •   佐甜坏笑一下,对佐繁说:“哥,你也戴一个吧。”
      
      佐繁无动于衷,用沉默回答他们——不。
      
      “干嘛不戴,多好看啊。”佐甜很扫兴的样子,求助简寻,“你说是不是啊简寻?”
      
      简寻拿起一个鹿角,在佐繁头上比了比:“是挺好看的。”主要是佐繁的脸好看,五官特别精致深邃,而且都市精英的冷淡气质配上鹿角意外地有种反差萌。
      
      佐繁:“……”
      他似乎在犹豫。
      
      他动摇了。
      
      然后,他伸手,在黄耀和佐甜仿佛见到鬼一样的表情中,干了一件二十几年来从来没干过的事。
      
      戴上了鹿角。
      
      佐甜和黄耀沉默了几秒钟,忍了忍,没忍住,狂笑起来,两个人在佐繁发怒的边缘大鹏展翅。
      
      佐繁摘下鹿角头箍:“好了,别闹了。”
      
      佐甜连忙止住笑,拉了拉黄耀的袖子:“嘘,我哥要生气了。”
      
      黄耀擦了擦笑出泪花的眼角:“林老板什么时候来啊?”
      
      “七点。”佐繁不是很高兴,语气降了八度。
      
      “你还有朋友要来啊?”简寻偷偷问他。
      
      “嗯。”
      
      听完,简寻有点忧心忡忡的样子。
      
      “靠,林老板每次都要最后一个出现,是故意显得自己很重要吧。”黄耀吐槽了一句。
      
      “林老板每天都要签几个亿的生意,哪像我们这么闲。趁这个空挡不如我们把圣诞贺卡写了吧。”佐甜提议。
      
      “我书房有笔。”佐繁起身,往楼上走去。
      
      简寻也连忙起身:“哎,我跟你一起。”
      
      黄耀:“你们连体婴啊?”
      
      佐甜:“夫唱夫随。”
      
      佐繁有些讶异,待到走到书房,他关了门问:“怎么,你是有什么事吗?”
      
      “对啊,我担心啊。”简寻托着下巴在屋里踱来踱去,“你这么多朋友来,肯定要聊天的,万一问起我们的事,我们不统一口径,不就露馅了吗。”
      
      佐繁很淡定地坐在书桌前的椅子上,欣赏简寻此刻多余的担忧。
      
      “那你想怎么办?”他好整以暇地问。
      
      “我们先对个口径吧。”简寻一副密谋大事的模样。
      
      佐繁挑眉:“哦?比如?”
      
      “比如……”简寻想了想,“比如我们什么时候认识的,怎么认识的。”
      
      见佐繁不说话,简寻以为他编不出来,索性就建议道:“你可以把我带入你暗恋的那个人,把你和那个人的故事套在我和你身上。”
      
      佐繁望着他,似乎是很认真地回忆,手指又放在膝盖上敲打着,良久,说:“我和他……是在十几岁的时候认识的。”
      
      “嗯嗯。”简寻在手机备忘录上很认真地记录下来。
      
      “我们在同一个学校,他初二,我高三。”
      
      “哪个中学?”
      
      “一中。”
      
      简寻抬起头:“诶,这么巧,我也是一中毕业的。”然后很欣喜地说,“你几岁啊?”
      
      “二十六。”
      
      简寻算了算:“诶?等等,那我初二的时候,你刚好高三。”他抬起头认真地看向对方。
      
      “这……这么巧!”
      
      佐繁迎着他的目光,幽静深邃的眼眸里,泛起一丝这样的光。淡淡地:“哦,那还真巧。”
      
      简寻沉浸在校友相认的喜悦中,看佐繁的脸稍微亲切了一点。不一会儿,又想不通了:“照理说,中学时有你这种颜值的学长,应该早就在各大校园论坛炸锅了啊,你肯定是长年霸占校草榜的,我怎么对你都没有印象呢。”
      
      “我高中时和现在差别挺大的。”
      
      “嗯??什么意思?”
      
      “我高中时200斤,不可能上校草榜。”
      
      简寻愣愣地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佐繁,怎么也想象不出他200斤的样子:“难怪网上说,胖子都是潜力股,要是当年的那些女同学知道你现在这么帅,肯定后悔当初没有追你了吧。”
      
      “我倒觉得,这样反而能看出谁是真心对你好的。”
      
      佐繁目光别有深意地望着他。
      
      “喂!你们找笔怎么找这么久啊?”佐甜在楼下催促。
      
      佐繁拉开抽屉,把笔递给简寻:“你先下去吧。”
      
      “哦哦,好~”简寻拿着笔出去了,佐繁没有关抽屉,而是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密码箱,输入密码,密码是“简寻”名字的拼音,打开箱子,里面放了很多杂物,其中最上层是一个印着卡通图案的创可贴,这种幼稚的图案一看就不可能是他会买的。
      
      望着创可贴,佐繁的思绪回到了中学时代。
      
      学校考八百米那天,他拖着沉重的脚步跑的气喘吁吁,可能这样的姿态在别人看来又笨重又可笑,全部学生都跑完了,只有他一个人还在跑道上艰难的跑着,对于他来说,八百米真的太难了。
      
      “哈哈啊哈你看那个胖子!”
      “好搞笑啊!”
      “你看!他肚子一颠一颠的,丑死了!”
      “咦,好恶心,我最讨厌胖子了。”
      “喂!大胖子!你跑快一点行不行,我们第二组还等着考试呢!”
      
      一时间,讥笑声此起彼伏。
      
      佐繁好不容易跑到终点,早已没了力气,脚下一软,跌倒在地,膝盖磨破了皮,出了血。
      
      “噗……死胖子!”
      “死胖子!死远一点!”
      
      周围不断有嘲笑声传来,一个老师冲他吹哨子:“那位同学!麻烦挪一挪,你占住跑道了!”
      
      佐繁想爬起来,但是他太沉重了,有点吃力。
      这时候,一只手绕道他腋下,艰难地把他扶了起来。
      
      “同学你还好吗?”那是他第一次见到简寻。
      
      简寻明明自己身材那么瘦小,但还是使出吃奶的劲把他扶到操场旁边坐着。
      
      “你流血了。”简寻稚嫩的脸上出现了些许惊慌,“你等会儿。”
      
      他上下左右摸了一遍自己的口袋,翻出了一叠创可贴,一股脑交到他手上:“你自己处理一下哦。”
      
      佐繁拿着创可贴,又看看他,有些懵。
      
      “这个,你贴在伤口上,回去记得清洗伤口,不然会发炎的。”简寻耐心讲解完,听到下课铃声,旁边有同学喊他。
      
      “简寻!快点!下节数学课,你想被罚站吗?”
      
      “哇啊!来了来了!”简寻像是听到什么噩耗一样,拔腿就跑,跑了几步又回头叮嘱他,“一定要记得洗伤口啊!”
      
      那个时候,阳光下简寻的模样,永远印在了他脑海里。
      
      从回忆中回过神来,佐繁把这枚创可贴放好,合上箱子,关上抽屉,才慢慢走下楼去。
      
      等他下楼,林泽井已经到了,正在门口脱大衣。
      
      佐甜拉着简寻给他介绍:“老板老板,你快看,这是我嫂子!”
      
      林泽井很疏离地点点头:“久仰大名。”
      
      “你,你好……”
      简寻觉得这个人好像很难相处的样子,刚好佐繁下来了,就躲到佐繁身后。
      
      “林老板,你又迟到了。”佐繁和林泽井是朋友,但是“老板”是大家给他的外号,也有揶揄的意思,每次这样喊他,仿佛就在满身铜臭味。
      
      林泽井凉薄的嘴角扯了扯,走到沙发,用脚踢了踢黄耀:“边儿去。”
      
      黄耀刷微博不知道看到一个什么笑话,笑得合不拢腿:“哎!你们听过富婆和鸭子的故事吗?”
      
      “什么什么?我要听!”佐甜凑过去。
      
      黄耀把手机给她看,这是微博上流传很广的聊天记录:
      男生:阿姨,我不想努力了。
      富婆:十万转账记录,今晚来找我。
      男生:阿姨真好!
      富婆:还叫阿姨呢?
      男生:亲爱的,晚上等我!
      
      黄耀哭丧着脸:“我什么时候才能被包养啊?”
      
      佐甜憋着笑,戳了戳黄耀肩膀,示意他看向林泽井。
      
      黄耀立马往林泽井身上一靠,黏黏糊糊地说:“叔叔,我不想努力了~”
      
      林泽井没有温度地看他一眼:“那你就去死吧。”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