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6、第 26 章 ...

  •   林知律将人往外边丢,“真以为调查组是你的侦探社后勤,说来就来?”
      
      杨清水后背衣服被提溜着转不过身,不由自主地往前走,嚷嚷:“我给警方提供过不少关键线索,这会用不着我就始乱终弃了?”
      
      “你本身就是可疑人物。”林知律毫无波澜说道,“与其说协助办案,不如说是帮自己洗清嫌疑,而且警方并无向你求助。”
      
      杨清水怒道:“太过分了,你这样伤感情。”
      
      林知律不搭理他的控诉,“说实话,你来这儿做什么?”
      
      “……”杨清水踌躇了一下,“找苗颐。”
      
      林知律:“然后?”
      
      杨清水郁闷地翻个白眼,“聊天。”
      
      “聊什么?”
      
      杨清水挑眉:“你想知道吗,想知道就对我客气一点。”
      
      林知律蹙额,“如果跟案子无关,我不关心。”
      
      杨清水:“那你为什么把我压墙边?”
      
      林知律:“……”
      
      杨清水无语,“法律的原则是疑罪从无,你对我呢,是无罪从疑,认为我不可能无辜,所以现在就把我当罪犯看待。狂躁如你,也不见得回回都揍同一个人,你对我就是有偏见。”
      
      林知律静默了一阵,松开手,脸色缓和些许。
      
      杨清水转头,“实话告诉你,我过来只是想让苗颐帮忙介绍法证组的一个美女,就这么简单。”
      
      刚才在身后,听见他问蒋在月有没有男朋友,原来打探的就是这个?
      
      杨清水双手插兜,瞥他一眼,沿着走廊继续往外,“调查组跟法证组这么熟,你也认识她吧,愿意的话,做个中间人帮忙我俩介绍呗,我就不烦你的属下了。”
      
      话刚落音,林知律掉头往回走,神情十分冷淡。
      
      杨清水想要叫住他,“哎,你不是对人家有意思吧——”他记得没给林知律安排感情线啊。
      
      林知律瞥了他一眼,那眼神冷漠得要紧,杨清水想又怎么了,哪个字哪个表情踩到了林大警官的尾巴?
      
      林知律再没说半句话,门被踹开又关上,轰的一声门框余震不断。
      
      蒋在月所在的刑事法证技术中心不在警局内,杨清水走进法证中心,小说里不止一次描述过的环境,如同普通行政大楼内部的办公结构,只是空气若有若无透着寒意,楼层铭牌上基因档案、理化生物检验、法医等字样,也让人感觉畏惧。
      
      拿着蒋葳父母的委托授权书,可以调取当时的意外鉴定报告,打开只有数页的纸质档案,就是蒋葳最后留在世上的痕迹,她的尸体检验报告,分析认为死因是颅脑损伤,多发性胸腹部器官损伤。
      
      这与意外高坠被山泥掩埋的死因一样,符合意外死亡,尸检结论也是如此。只是尸表检验的一行字引起杨清水的注意:脚腕前侧有两处3厘米长出血……
      
      现场的痕迹勘定报告也有表示石块旁架设的一段钢线检验出蒋葳的DNA,也就是说她是先碰到钢线,再失去平衡跌到滑坡的悬崖边。
      
      如果能够证明架设钢线是有意的,即使齐忠有不在场证据,依然存在故意杀人的嫌疑。
      
      但是,要重新启动调查,首先需要证明齐忠的杀人动机。
      
      杨清水抓紧档案簿,谢过中心工作人员,却没有马上出发离开。他看一眼楼层指示,走进电梯,按向刑事法证组的4字按钮。
      
      明知两人事实是陌生人,但当知道蒋在月的存在时,他按捺不住心情想见她一面,如同多年不见的故友。
      
      毕竟是自己创造的角色。电梯门打开,当蒋在月穿着白大褂从楼道走过,杨清水一眼就认出这人是她,齐肩短发,姿态干练,回眸看向他时神采清亮。
      
      这人就是他的女主。杨清水愣住,只见蒋在月在电梯口站定,等了一会儿,确认他没有下来的打算,才走进电梯。
      
      难得陌生人的目光能够让她不自在,蒋在月回头看男子一眼,“先生,你要去几楼?”
      
      男子不为所动,手却伸进衣兜。
      
      蒋在月后退,脸色蒙上警惕。只见男子掏出名片,语气不无紧张:“我是……私家侦探。”怪他的草台侦探社连招牌也没有,直到现在杨清水也不知道名字叫啥。
      
      蒋在月迟疑一下,接过名片时,眸色闪过微光,“你是凌余的什么人?”
      
      “我俩是合伙人。”身份是被赋予的,除此以外,“确切来说,我应该是凌余世上最可靠的朋友。他失踪之后,我来到高桥市追查他的下落。”
      
      电梯到了,蒋在月看他一眼,走了出去,杨清水跟随在后。
      
      “我不明白你来找我的意思。”
      
      杨清水当然听出语气的冷淡,说:“我没有任何目的。你知道凌余那个人,独来独往,从不跟谁扯上关系。但是他跟我说起过你,我想你在他心目中一定是很重要的人,就冒昧来了。”他虚构了情节,说的却不是谎话。
      
      蒋在月神色怔怔,过一会儿,“我想你误会了,我跟凌余从来不是……男女朋友,只是旧同事关系。”
      
      自从凌余失踪,小说的时间线开始混乱,连人物关系进度也出现变化,不但刑警组的组员不认识凌余,连带女主的人物进度也停留在起初章节?
      
      思路尚未理清,听见蒋在月不无关心问:“你说‘生前’,警方确定凌余已经死亡?”
      
      杨清水也不知该点头还是摇头,“我想是的。”
      
      显然,蒋在月对他的答案不满意,盯着杨清水,眼眸似乎想要探索什么。
      
      “警方已经结案,法律意义上,凌余死了。”两人在中心大堂,不时有人进出,谈论起一个人的生死显得突兀,“可能我内心还没接受事实,当你这么问我,很难直截了当告诉你他真的死了。这件事说起来很长,很难在这里清楚解释,不如找个机会,我们坐下来聊聊?”
      
      蒋在月攥了攥手中的名片,杨清水……对她而言还是陌生人一个,说道:“我现在还要工作。”
      
      杨清水表示理解,告诉蒋在月自己接手了侦探社,无论什么时候过去找他都可以。
      
      蒋在月若有所思,沉默地点点头。
      
      往法证中心去的这一趟收获颇多,终于见上女主,杨清水在这个世界多了一个熟悉的老朋友,还得知男女主的感情线只是起步阶段,起码蒋在月重新开展新生活,不会放不下失踪的凌余。他不信泉下有灵,但有的话,他们会为所爱之人流的眼泪越少而感到安慰。
      
      夜晚,杨清水去了拳馆,在那儿看见齐忠。齐忠在擂台上像换了个人似的,出拳狠厉,陪练的教员好几次吃不消伸手要叫暂停,齐忠瞧出空子继续攻击,直至攻势结束,换上一副不好意思的表情,扶起陪练连忙道歉。
      
      要不是早就见识过,杨清水肯定以为自己看花了眼。被打懵圈的陪练碰上齐忠自责不已的脸,生气倒显得自己心胸窄了,反过来宽慰他。
      
      

  • 作者有话要说:  从小黑屋出来了
    【晋江文学携手作者祝亲爱的读者朋友们:春节假期,平安康乐!同时温馨提醒大家勤洗手 戴口罩 多通风 少聚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