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作者有话要说:  给没看过jojo的小伙伴解释一下为什么茜茜要死:
    前首领迪亚波罗手段残忍,而且贩卖du品,有数不清的仇家。新首领乔鲁诺上任之后曾经的老板被打败的消息传开,西尔维娅也被迫暴露在众人的视线里。
    乔鲁诺上门来找人本来以为老板的情人和迪亚波罗是一丘之豹都不是好人,打算直接将她杀了的。然而来了却发现西尔维娅背景清白,甚至不知道迪亚波罗的真实身份。
    然而对于前老板的情人,既是知道人是无辜的,现老板也没有任何义务去派人保护她。
    况且乔鲁诺刚刚打败迪亚波罗时年仅15岁,自己在组织里都很难站稳脚跟,身边也没有多少能信任的人,“热情”本身又有很大的基业,自己帮派里的事情都忙不过来更别说保护无关的人了。
    西尔维娅作为迪亚波罗的情人,没有人保护最后一定会被曾经的仇家找上门来杀了,迪亚波罗的残忍很可能被过度报复到西尔维娅身上。
    与其等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不知道什么方法杀死,不想受折磨的西尔维娅同意了乔鲁诺用“滚石”的替身帮她安乐死,这样就不会有任何痛苦了。
    西尔维娅的姓氏“塞拉菲娜”为“撒拉弗”的变体,撒拉弗为天使之首炽天使,拥有六个翅膀。
      
    茜茜的替身:
    复生?“Resurrection”
    破坏力E
    速度E
    射程距离B
    持续力∞
    精密动作性∞
    成长性A
    感谢在2020-06-12 05:59:10~2020-06-13 05:27:2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Occhionorelli 17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我还从未遇见过这样奇怪的要求。”
      黄金体验镇魂曲面无表情地沉默了几秒钟——虽然复生认为其实它也做不出更多的表情,那双紫色的眼睛似乎是在审视这个看起来不堪一击的白色替身,最后它用几乎和主人一模一样的声音回答。
      “你想利用生死之间的循环打破命运吗?”
      
      “至少我想试一试,茜茜不应该就这样……”
      复生叹息着,它说起话来比主人还更摇摇欲坠,面容悲伤、右侧脸颊上三颗泪珠几乎在闪闪发光。
      
      黄金体验镇魂曲看了看这个轻飘飘的身体,如果她真的拥有复活的能力,很有可能是因果系的替身。可它看起来太弱了,丝毫攻击的能力都没有,连声音都显得都有气无力。
      然而确实如它所说,西尔维娅本身是无辜的。
      
      “这件事只有你和我知道,连我的拥有者乔鲁诺·乔巴纳也不会知道这件事情。”
      无限面板的替身最后模棱两可地说道,但复生已经明白它同意了自己的请求。
      “也许日后我们还会再次相见。”
      
      这句话的话音刚落下,它就从那个奇妙的精神空间离开,仿佛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房间里并没有那个白色替身的身影,于是他也缓缓隐去身形。
      像是时间再一次开始流动一般,西尔维娅的手终于放在了滚石之上。
      
      她安静得像是睡着了,仿佛童话里的睡美人,浅金色的波浪长发柔顺地搭在肩头、面容安宁,好像只要有王子在她前额落下一吻,她就能再一次醒来。
      可她握着乔鲁诺的那只手却无声无息地松开了。
      
      “西尔维娅……”
      乔鲁诺喃喃着着这个名字站起身,来源于拉丁文,“森林中的精灵”……吗?
      
      然而紧接着他就不得不后退一大步,一个白色的身影突然出现,他只反映了不到一秒钟就认出这应该就是西尔维娅所描述的自己的替身。
      黄金体验镇魂曲被召唤出来站在他身边待命,面对突如其来的变化却丝毫没有像主人那样惊讶。
      
      她的替身能力发动了?可西尔维娅明明就已经……
      不,还有一种另外的可能性!并不是没有见过,在飞往撒丁岛的飞机上,确实有本体死亡之后才发动的替身。
      
      他马上变得警惕起来,臭名昭著的BIG当时给他们造成了多大的危机他不是不记得,小教父立刻大喊了米斯达和福葛的名字,时刻准备回应复生的攻击。
      可白色的替身却根本没有任何进攻的意思。
      
      那双金色的眼瞳流下像人类一般的泪水,一滴、两滴、三滴,正好在脸颊三颗泪珠的位置嵌合,浑身散发出耀眼的光芒,它双手做祈祷的动作合拢在一起,仰头向上方看去,背后伸展开之前从未见到过的六翼洁白翅膀。
      脑后一圈金色的星星头饰也跟着一起发亮,像是喷发出流星一样发射出一道道弧线的光芒,似乎是凭空落在某处,他们三个人不得不来回移动身体躲闪。
      
      有些直接落在了他们身边,还有些飞出窗外去。
      然后他们就看到了几个半透明的身影,那些“幽灵”似乎也很惊讶自己突然能够被察觉,可所有的视线又都重新被那个依旧在发动能力的替身所吸引。
      
      每当有一道光芒发射出去落在某处,它自身的光芒就黯淡一些,有那么一瞬间他们像是来到了天堂的入口,亲眼看到了天使的模样。
      如果人的一生曾见过这样的光景,那他一辈子都不会再忘记这种景色。
      
      一直到最后一道星光飞出窗外,复生自己变得灰暗下来,它缓缓闭上眼睛,金色的睫毛掩盖了向上天祈求的目光。
      它趴在死去的西尔维娅身上,头靠在她的肩窝处,和主人一同永远睡去了。
      
      所有人一时间都不知道到底应该先为哪一件事感到诧异,他们愣愣地望着浑身雪白的替身逐渐消散,才把视线落在对方身上。
      
      “……布加拉提、阿帕基、纳兰迦,真的是你们吗?”
      米斯达原本举起来对着复生的手/枪因为失去目标而缓缓落下,他不可置信地望着突然出现在房间里的几个人,他们的身体逐渐变得不再透明,而是和普通人毫无差异。
      
      “……是我。”
      就连布加拉提都难以保持平日的冷静,一切都显得那么梦幻,他们已经做好了离开的准备——能够再回来看一眼曾经的同伴就已经很知足了。
      
      “所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阿帕基来回翻看检查自己的手臂,确实没办法像是之前刚刚出现在这里时能够透过身体看见本应该遮挡住的东西了,他无比清晰地感受到新鲜的空气和透过窗帘打进来的阳光。
      
      福葛愣愣地望着带着橘色发带的男孩,他没有忍住表情、哽咽了一下,反而是纳兰迦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但却因为不知道说什么好而挠了挠头。
      
      乔鲁诺快步走向窗边向外面看去,他走进阳台的一片花朵之中,外面的草地上站着曾经的敌人,里苏特、普罗修特、贝西、加丘、梅洛尼、霍尔马吉欧、伊鲁索,甚至还有两个他没见过的男人,以及在威尼斯见到过的亲卫队成员……
      忍不住把手搭在阳台的围栏上,掩饰不住眼底的惊讶,他微微睁大双眼,然后猛地回头。
      
      布加拉提、阿帕基和纳兰迦就真实地站在那里,米斯达已经控制不住和他们拥抱,白色西装的黑发男人拍了拍枪手的背,有些无奈地笑着。
      他的伙伴真的回来了,他不是在做梦。
      
      “这就是……‘复生’真正的能力……吗?”
      他自言自语一般说道,一道金色的身影在他身边闪了一下,黄金体验镇魂曲真的如同它所保证地那样,这个秘密是只属于它和复生之间的约定。
      
      *
      
      —两个月后·那不勒斯—
      
      “所以我就是想吃草莓蛋糕啊!”
      米斯达不情不愿地说,让他从四块中往出拿一块,这不是在逼他嘛?
      “所以说为什么乔鲁诺和布加拉提都不在啊,哪怕回来任何一个都不至于这样,我们就可以要5块了!”
      
      “……行了,没人不让你吃。”
      阿帕基抽了抽嘴角,为了不再听米斯达没完没了的墨迹,他选择戴上耳机。
      
      即使已经成为“热情”的干部,布加拉提在那不勒斯这个城镇巡视的习惯还是一点都没变,他刚刚结束了一圈路程,回到一切开始的餐厅稍作休息。
      其实已经不用他再做这样的事情了,可他就是忍不住,自从12岁开始来到这里,他就把那不勒斯当做自己的家,大家如果遇到了任何麻烦也依旧喜欢请他帮忙解决。
      
      还有一些老奶奶询问为什么之前有几天他不在这里了,黑发男人只是弯起唇角一带而过。
      那9天的经历他永生难忘。
      
      看起来今天也有人在等待,福葛向布加拉提说明那个中年男人已经在这里等了很久了,“有很重要的事情想要拜托布加拉提先生”。
      就像从前一样,黑发男人随意坐在一张椅子上,并不避讳同伴们能听见内容。
      
      “……是有关于我的女儿,她已经失踪了很久了,可警察并不管,只说她是自己离开的。”
      那个男人带着半月牙形状的眼镜,从西装的袖口能看出来他是个左撇子,经常伏案写字的样子,手臂位置的布料磨损得更加严重。
      
      “哦?那看来您是想要让我帮助您找到失踪的女儿吗,说来听听。”
      布加拉提直了直身子,神色也严肃起来,女性的失踪多为丈夫或男友导致,也许这后面隐藏着什么凶/杀案,他绝对不允许这座城镇上出现这样的事情。
      
      “是的,布加拉提先生。我了解我的女儿,她绝对不会就这样留下一封信说想要离开意大利出去看看世界就一去不返的。”
      男人抬起眼镜抹了抹眼泪,忍住哽咽继续说道,从公文包里掏出一个信封。
      “一定是那个男人,自从她交了男朋友……我就说他不是个好人,他大她那么多,看起来也没有正经的工作,甚至连他的名字都叫做‘恶魔’。您看,两个月前我收到了这封信,虽然确实是她的笔记,可我就是觉得有什么不对劲,我现在也一直联系不上她,可能她是被那个男人带走了,请您一定要帮帮我……”
      
      而布加拉提的瞳孔在看到那封信的火漆开始就微微放大,随着中年男人的每一句话,他的呼吸也就越发急促而沉重。
      他不可能不认得,两个月前他亲眼在一个书桌上看到了这个信封,当时里面的信纸上还一字未落。
      
      原本回去已经和纳兰迦吵嚷起来的福葛闭上了嘴,阿帕基摘下了耳机,米斯达也再也不喊什么四块蛋糕了。
      “恶魔”在意大利语中正是“迪亚波罗”的发音。
      
      而这位父亲的女儿已经再也不会回去了,他们亲眼目睹了她的死亡,她的替身能力复活了他们。
      乔鲁诺的身影出现在包厢的门口,没有人知道他到底听见了多少,教父的脸色很难看,可是他什么都没有说,就这样沉默地矗立在那里。
      
      布加拉提的喉结上下滑动了一下,一滴汗从额角滑下来,他艰难地呼吸着,却只能顺着一个女儿最后的爱一同欺骗这个可怜的父亲,这是西尔维娅的遗愿,他不可能就这样直接把真相说出来。
      “……我知道情况了,我会想办法的,我一定会想办法帮你找到你的女儿……”
      
      可一个永远无法兑现的诺言又应该怎样去实现呢?
      但就像当初答应那位老妇人他会想办法阻止这座城镇里贩/毒的人——哪怕最后以牺牲的代价打败老板。
      无论有什么办法,只要有一丝希望,他都会想办法带她回来的。
      
      Part1·那不勒斯(完)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