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作者有话要说:  前几章是jo5黄金之风,没看过也不太影响,主要介绍性格能力
    之后还会再回来,还没完事.jpg
    下面是预收文的文案~:
    [综]不服憋着
      
    提问:又有六道仙人之力,又有力速双A的替身是一种什么体验?
    空条乔伊:谢邀,人在伟大航路横着走
      
    父亲是空条徐伦x安娜苏之子,母亲是漩涡博人x宇智波佐良娜之女,奇妙的祖先和长辈增加了!
      
    乔家几代只出了一个女孩,某海洋学博士还很少过问,差点养歪,当得知还有一个女孩儿时
    大乔:必须宠
    二乔→阿强:这次要像我对待荷莉一样对待乔伊,听见了吗臭小子!?
    仗&茸:小公主今天开心吗?
      
    但某斑祖宗听了并不乐意:看这写轮眼,明明是我家的,再不济也是柱间的后代,你们算什么?必须改姓宇智波
    止水&鼬:是家里唯一宝贝
    带土&佐助&鸣人:?
      
    伟大航路各种势力:……啊这,那谁敢惹啊?
      
    食用警告:
    1.女主人美甜又苏,前期弱鸡战五渣,后期拳打四皇脚踢七武海
    2.主线海贼王,火影jojo亲情向
    3.男主待定,谨慎入股
    [综]白月光退隐指南
      
    上辈子作孽这辈子还债,黛西被系统安排了感化暴君、给予童年凄惨的孩子关爱、帮反派走上正道……诸如此类比登天还难的任务
      
    成功攻略=被动病逝,任务失败=丧命召回
    阴差阳错,成为了攻略对象们心中再也回不来的白月光
      
    可对于黛西来说,要么就是给不是正常人的神经病当舔狗,要么就是得想办法走进根本不好接近的人的内心
    黛西:?累了,不干了,我要退休
      
    于是黛西选择遗忘所有记忆,在位面连接点开了个小店,过上归隐田园的生活。
    然而总有奇怪的客人来和她说一些不明所以的话,明里暗里意思都是自己有个白月光。
      
    绷带怪:她不是漂不漂亮
    帽子架:——的问题
      
    金姓热心市民:她真的是那种
    坟头对撞大家氪:很少见的那种
      
    万事屋老板、矮杉、蛋黄酱:她很好,没有人能与之相比
      
    欧拉人、rero人、wry人、嘟啦人、b*ki人、木大人、阿里人:她心地很善良,很可爱……
    不愿透露姓名的海军、四皇、七武海等:可惜的是当时我没能好好珍惜她
      
    黛西:……所以,你们的白月光是一个人?
    攻略对象:……
    黛西:和我说是想要我帮忙找人吗?
    (↑完全没有懂任何暗示)
     攻略对象:…… 
    食用指南:
    1、多世界融合,想到再添
    2、虐一时爽,追火葬场;混乱修罗场,就看谁会追
    3、男主未定,谨慎入股
  •   就像这个平静的社区里其他户人家一样,这栋米色白色相间的二层小房子阳台上摆放满了鲜花,绿叶和淡粉色的大簇花团从护栏上坠下来,随着微风轻轻摆动。除了常见的玫瑰、月季、天竺葵等花朵以外,还有迷迭香、罗勒之类的香料。
      但也许女主人是个养花的新手,某些品种的花瓣看起来不那么健康,可这并不影响整体的美观,从远处望去依旧甜美迷人。
      
      一个粉色长发的人正拿着喷壶,给被晌午的太阳晒得蔫嗒嗒的花朵洒水,第一眼看去也许会误以为是女人,但再仔细观察时便会发现那是个身形高大的男人,头发上还有一些看起来怪异的绿色斑点。
      他随意喷了两下便把小喷壶放回原来的位置,也不记得要把只剩下一个底的水壶重新灌满。
      男人漫不经心地拨弄着一朵玫瑰花的花瓣,轻柔的动作似乎充满爱意,然而下一秒他就硬生生拽下那朵无辜可怜的玫瑰,攥在手里放在眼前,食指和拇指捏着花径来回旋转。
      
      他似乎像是在观察什么,可绿色破碎的眼瞳却早已穿透花朵望向远方。
      半晌,男人恶狠狠地揪下几片花瓣,捏在指间揉搓几下便破碎不堪,深红的汁液汇合成一滴,如同血液般顺着手指缓缓流下。
      
      “迪亚波罗?”
      身后传来的声音让他从思虑中突然回神,粉发男人手轻轻一动,那朵不成样子的花便被他从二楼扔下去掉在修剪整齐的葱郁草坪上。
      “你在阳台上吗?”
      
      被叫到名字的人顿了一下,转过身收起刚刚怨毒的情绪,调整过后才推开玻璃门走进卧室里,神色轻松。
      “你醒了?可以再睡一会儿。”
      
      依旧赖在床上不肯起来的女人用手臂挡住晒进来的阳光,慢吞吞的把头转到另一边,嘟囔着“你去阳台上做什么?”,又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迪亚波罗见状顺手把窗帘拉上,西尔维娅这才不情不愿地动弹了两下,迷迷糊糊重新把手臂塞回被子里,还不忘了再拉到脖子严严实实盖好。
      
      “摘一些香料而已,中午打算做鸡肉罗勒披萨。”
      男人伸出手掌把手心里鲜绿的叶子展示给她看,年轻女人勉强睁开惺忪睡眼瞟了一下,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迪亚波罗走到床边坐下压住了被子她也没有理会。
      “等好了我再叫你起床。”
      
      她毫无防备地继续睡去,浅金长发铺在白色床单上,阳光透过窗帘布料薄的地方形成形状不规则的光斑照在脸颊上,金色的睫毛眼底有些许青色,也许是昨夜折腾的太晚了。
      可什么人会怀疑同床共寝几年的情人呢?
      
      房间里安静的只能听见风吹动贝壳风铃时叮当的声响,微风带来的凉意终于让女人紧皱的眉头舒展开,就着没睡醒的困意西尔维娅很快就再一次进入梦乡,然而她却全然不知即将到来的危险。
      一个红色的身形缓缓出现在迪亚波罗身边,白色的斜网格条纹分布在这个人形“事物”的手臂、前胸和腿部。
      
      替身,精神能量的聚集体、超能力的一种,而这个无声无息出现在房间里的正是迪亚波罗的替身“绯红之王”。
      那只白色的手伸向女人纤弱的颈项,力量A的绯红之王只要一瞬间就能扭断她的脖子。就在指尖即将碰上莹白的皮肤时,希尔维娅仿佛察觉到危险一般在睡梦中不安地动了动,红色的身影迅速消失。
      而这一下也仿佛唤醒了瞳孔微微变大的迪亚波罗。
      
      “西尔维娅。”
      他压低了声音细细在唇舌之间品味这个名字,两个人的关系变得亲昵之后他也会叫她的小名“茜茜”,不过那种时候并不多见。
      难得能留在他身边至今还不被清理掉的女人,当然,并不知道他迪亚波罗的真实身份。
      
      身份清白、性格随和、胸无大志,满足于安稳平静的生活,还是个有些天真的小姑娘,总是有些迷糊。
      但好就好在她只是想要情人的陪伴与爱,对于他的过去、工作很少打探,随口说一些编造的就全然信任毫不怀疑,这也是她现在还活着,甚至能知道他的名字的缘由。
      
      可现在这份平静已经被打破了,无法抹消掉的过去正紧紧追着他不放。迪亚波罗从未想过离开家乡打拼之前的旧情人竟然诞下一个女儿,她就快要病死了,在四处托人寻找孩子的父亲。
      而正是因为这一点,他曾经所使用过的假身份被人得知,他也面临着暴露的危险。
      
      “热情”,意大利势力最强的黑帮组织,没有人知晓其BOSS的真实身份。
      黑夜的帝王用恐惧和铁腕统治一切,然而谁能想象得到马上“热情”的BOSS就要去做一个可笑的鸡肉罗勒披萨呢?
      
      所有一切触碰到“老板的过去、真实身份”禁忌的人都必须被抹掉,无论是下属……还是女儿。
      按照常理来说,西尔维娅也应该死,最好是被他亲手杀死,这样就能解决一切后顾之忧,以免等他不需要她、将她抛弃的时候,再有什么动了歪心思的人顺着她找到他的线索。
      就像这个他一直不知道的女儿一样,迟早会再给他带来大麻烦。
      
      在他选择她的时候,西尔维娅活不了多久的命运就早已写下。
      杀了她,就像曾经他毫不留情对待有反骨之心的手下时那样,只有死人才不会说话,他才能真正放得下心。
      
      可她还不知道他究竟是谁,也从未惹过他不快,甚至颇得他的心意。
      就算他迪亚波罗从来不会爱上什么人,也不会对自己和第二人格托比欧以外的人产生感情,但身边有人也不是奇怪的事情,他毕竟是个成年男性。
      
      ……但是他所担心的事情可能也不会发生。
      她很乖巧听话,而他则小心翼翼从未暴露过一丝一毫有关黑帮的事情,西尔维娅什么都不知道,单纯地以为他是一个投资商人——毕竟绝大多数时候他只要用电脑发送邮件命令手下就可以了,偶尔出去亲自解决一些事情都可以用工作糊弄过去。
      
      不会有人顺着她找上他的。
      也许他可以再留她一段时间再说,等她真的对他有所威胁再动手……也不迟。
      
      被自己的想法震惊到,粉发男人猛地站起来,有些不可置信地盯着那张熟睡的面孔。
      年轻女人不知道梦见了什么,也许已经在梦里吃上了铺满起司奶酪的披萨,嘴角弯起来露出一个有些满足的笑容,无意识地用脸颊蹭了蹭被子。
      
      仅仅只是习惯了她在身边而已,现在还有用得着她的地方,迪亚波罗试图说服自己,他肯定能够做到有一天毫无留恋离她而去、就像从未出现那般。
      但不是现在。
      
      他只需要先解决女儿的问题、还有一直不肯安分的暗杀小组,而西尔维娅就在这里等他回来。
      无人知晓、平静安宁的生活还会继续。
      
      在前往计划之中威尼斯的圣乔治·马焦雷岛教堂之前,他还要把披萨做出来。
      哦,还要记得把刚才扔到楼下的玫瑰捡起来扔进社区垃圾箱里,如果叫西尔维娅看见他动了她心爱的玫瑰花,就算平时再温和,她也一定会对他发脾气的。
      
      “我要去威尼斯一趟,大概要一周左右。”
      两个人在铺着红白相间格子布的田园风格餐桌上分食一块披萨的时候,粉发男人看似无意随口提起道。
      
      “嗯?又是工作上的事情吗?”
      随口回了一句,西尔维娅的注意力根本没放在迪亚波罗身上,她正专注地翻看杂志上推荐的一套复古风格的衣裙,浅金短发女模特有点玛丽莲·梦露的味道。虽然她留长发,但也许这个穿在自己身上也会不错。
      “你觉得这一套怎么样,我穿起来会不会好看?”
      
      迪亚波罗沉默了一下,随即又自嘲般摇摇头,这是傻人有傻福吗?
      刚刚自己的那些臆想仿佛就是笑话,怎么可能有人从她身上调查出有关他的线索呢?况且看她的意思,也从未提过婚姻与孩子的话题,她对现在的生活似乎就已经很满意了。
      
      “喜欢就去填写邮寄地址。”
      随意瞟了一眼杂志内页,但也仅仅是看了裙子的样式——他并不在意价格,“热情”的产业带给他数不清的财富。虽然没什么兴趣扮演完美的意大利男人,但一些女人的衣服他还不至于吝啬到不肯为情人购买。
      况且如果这条裙子真的穿在她身上的话,一定比那个模特更美,对自己有利的事情,他没有必要不去做。
      
      然而他却再也等不到她穿上这条裙子那一天了。
      七天过去,西尔维娅没能等到迪亚波罗回来,却等来几个不速之客。
      
      一个看起来比她还要小的年轻男孩敲开了她的门,额前三个金色的发圈、绿色的眸子清澈坚定,身后还有一个明明已经快要到夏天却还是带着棉线帽子的棕色皮肤南意人。
      
      “您好,小姐,请问您认识一个叫‘迪亚波罗’或者‘托比欧’的男人吗?”
      他向她说明来意,西尔维娅的目光从男孩有些奇怪的黑色开胸西装上略过,下意识把他们当做了来找迪亚波罗做生意的人,毕竟他有时候也会穿什么紫色开胸毛衣或者渔网装。
      
      “是的,迪亚波罗是我的男朋友,请问您有什么事情吗,先生?”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